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美文阅读网至尊剑途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1 08:41:09

  有時候我會給某種狀态下這樣的定義:像一隻貓,跳到窗台,爬上屋頂,蹲在一棵老樹上,可是,一切,所有,都不曾發出任何聲音。

  我見過這樣的貓,大而且瘦,滿身的褐色斑紋,一副兇殘殘的架勢。我還小的時候,害怕這樣的事情,它不顧一切,折騰我的葡萄架,或者把魚缸裏的幾尾紫墨魚沖得淩亂不堪。終于,我對所有的貓都心存芥蒂——這不怪我。

  我養過許多寵物,連荷蘭豬都有,可是我沒有興緻招待任何一種貓。這讓我多少有些難過,我的院子很寬裕,房間裏的壁畫貼得到處都是。我曾經不斷地想過,如果我有一隻貓——下面的情形我就不知道了。我有這樣的情結,卻始終沒能如願以償,心裏會覺得挺怪異的。

  很久之後我知道是自己的方法不對,我不該一開始就對它充滿了敵意,沒有給它相安而居的機會。這問題我解決不了,它盡可能地顯現出勉強,妥協,既然這樣,縱使百般的不快,我亦不會覺得後悔。

  我又看到了貓。它反複從我的眼前走過,像一隻倔強的鳥,立在雕镂的屋頂上。十多年前也是這樣,屋頂雕镂的是兩個肆虐的石獅,好像什麽也沒有改變。我恍惚感到它是十年前的那一隻,隻不過在我眼前走了一個來回,它去什麽地方遊戲,然後乘着月色就回來了。而我不曾刻意留心,對一隻貓的忽略,像簡簡單單地忘掉一件事情。

  月亮像一個鈎钺,琉璃的瓦楞寂寂地泛着清輝;沒有多少人願意在陌生的異鄉醒來吧,除了一隻貓,蹑着步子,還是聽不到任何聲響,從我租賃的公寓屋頂,倏倏地滑了下去,待我靜心分辨時,它那樣的輕捷,已經電一樣地過了河上的石橋了。

  它更不會是多年前的那一隻了,可是我很詫異,也更加确定,它更像一個人的步伐,輕輕緩緩,等到你終于發現或明白時,它已經點點滴滴,走到你永遠也想不到的地方了——

  我以後的歲月中,仍然會有一隻貓,跳上窗台,爬到屋頂,蹲在一株老樹上,溜過了一段歲月,看着你曾經那樣義無反顧地生長。雖然,你也不曾發出,任何聲響。

  有时候我会给某种状态下这样的定义:像一只猫,跳到窗台,爬上屋顶,蹲在一棵老树上,可是,一切,所有,都不曾发出任何声音。

  我见过这样的猫,大而且瘦,满身的褐色斑纹,一副凶残残的架势。我还小的时候,害怕这样的事情,它不顾一切,折腾我的葡萄架,或者把鱼缸里的几尾紫墨鱼冲得凌乱不堪。终于,我对所有的猫都心存芥蒂——这不怪我。

  我养过许多宠物,连荷兰猪都有,可是我没有兴致招待任何一种猫。这让我多少有些难过,我的院子很宽裕,房间里的壁画贴得到处都是。我曾经不断地想过,如果我有一只猫——下面的情形我就不知道了。我有这样的情结,却始终没能如愿以偿,心里会觉得挺怪异的。

  很久之后我知道是自己的方法不对,我不该一开始就对它充满了敌意,没有给它相安而居的机会。这问题我解决不了,它尽可能地显现出勉强,妥协,既然这样,纵使百般的不快,我亦不会觉得后悔。

  我又看到了猫。它反复从我的眼前走过,像一只倔强的鸟,立在雕镂的屋顶上。十多年前也是这样,屋顶雕镂的是两个肆虐的石狮,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我恍惚感到它是十年前的那一只,只不过在我眼前走了一个来回,它去什么地方游戏,然后乘着月色就回来了。而我不曾刻意留心,对一只猫的忽略,像简简单单地忘掉一件事情。

  月亮像一个钩钺,琉璃的瓦楞寂寂地泛着清辉;没有多少人愿意在陌生的异乡醒来吧,除了一只猫,蹑着步子,还是听不到任何声响,从我租赁的公寓屋顶,倏倏地滑了下去,待我静心分辨时,它那样的轻捷,已经电一样地过了河上的石桥了。

  它更不会是多年前的那一只了,可是我很诧异,也更加确定,它更像一个人的步伐,轻轻缓缓,等到你终于发现或明白时,它已经点点滴滴,走到你永远也想不到的地方了——

  我以后的岁月中,仍然会有一只猫,跳上窗台,爬到屋顶,蹲在一株老树上,溜过了一段岁月,看着你曾经那样义无反顾地生长。虽然,你也不曾发出,任何声响。

标签: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