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雪人

雪人

美文阅读网天玄仙尊围观:更新时间:2017-09-25 08:37:25

  我喜歡這樣看着你,就像我與院子裏的雪人相視。可是在冬天,黃昏畢竟有些短暫,我和我的雪人來不及傷悲,一切就成夢境了。

  這多可怕,我聽不見你叫喊我的名字,我握不住手裏的筆,我在冬天裏的奔跑沒有飛翔。

  嗳!當我還比現在年輕的時候,我拿着鐵鍬和獵具,在狂野,在守望。

  鐵鍬幫助我重塑,東一下,西一下,直到我看到雪人的輪廓;我把獵具布置得停停當當,如同我預見獵物的豐盈,當然,我不怕别人笑話——有什麽好笑的呢?

  我曾經看見你從隴上走過,還回頭歆羨我的傑作,那時候我竊喜自己的偉大,也第一次把自己和你聯系在一起。

  更多時候天降大雪,冰坨子欲哭無淚,我的帏簾有了抵抗的對手,咯吱——咯吱——沒完沒了。

  我喝完了濁酒,嗓子有些沙啞,我懷疑自己的眼睛那時就開始變老——我看見你和我的雪人站在一起,一起對着我默不作聲。

  那時候我的院子還好,大門把風雪阻擋在外,幾株老樹都還結實,沒有荒蕪的半點迹象。我也剛剛好,心裏想得很久的是遠方,很多次我看着鐵軌浮想聯翩,火車轟鳴的夜晚我又驚心又不安。

  可是,嗳!十八歲那年你沒有來,冬天的黃昏一眨眼就就把我撇下好遠好遠,天黑的時候我沒有開燈,窗棂外一片通明。我隻看見我的雪人,也不屬于我,是白天小孩子在我門前堆砌的。

  雪已經停了,外面沒有聲音,突然之間我動彈不得,我拿不動我的鐵鍬,我的獵具也七零八落,院子裏的老樹開始腐朽,多麽突然呀——我更嫌惡聽火車的聲音,我決計有一天把家搬到另一個地方去,我不想遠方,我想着什麽東西愈來愈像像軌道上的石子,噼裏啪啦地着響。

  也許始終是冬天,我的院子被茫茫白雪覆蓋,道路早已封阻,這樣就絕了所有的念想。我在冬天的院子裏,在冬天的窗口,把持着最後的遠離和翹首。

  嗳!你走了多久呢,又走了多遠呢。

  冬天再來的時候我會重塑雪人。我走不出去,因爲我是雪人呵;你也過不來,因爲是在冬天呵。我看着院子裏的雪人,心裏一陣一陣地困頓。

  可是,當春天來了,你會來嗎。嗳!

  我喜欢这样看着你,就像我与院子里的雪人相视。可是在冬天,黄昏毕竟有些短暂,我和我的雪人来不及伤悲,一切就成梦境了。

  这多可怕,我听不见你叫喊我的名字,我握不住手里的笔,我在冬天里的奔跑没有飞翔。

  嗳!当我还比现在年轻的时候,我拿着铁锹和猎具,在狂野,在守望。

  铁锹帮助我重塑,东一下,西一下,直到我看到雪人的轮廓;我把猎具布置得停停当当,如同我预见猎物的丰盈,当然,我不怕别人笑话——有什么好笑的呢?

  我曾经看见你从陇上走过,还回头歆羡我的杰作,那时候我窃喜自己的伟大,也第一次把自己和你联系在一起。

  更多时候天降大雪,冰坨子欲哭无泪,我的帏帘有了抵抗的对手,咯吱——咯吱——没完没了。

  我喝完了浊酒,嗓子有些沙哑,我怀疑自己的眼睛那时就开始变老——我看见你和我的雪人站在一起,一起对着我默不作声。

  那时候我的院子还好,大门把风雪阻挡在外,几株老树都还结实,没有荒芜的半点迹象。我也刚刚好,心里想得很久的是远方,很多次我看着铁轨浮想联翩,火车轰鸣的夜晚我又惊心又不安。

  可是,嗳!十八岁那年你没有来,冬天的黄昏一眨眼就就把我撇下好远好远,天黑的时候我没有开灯,窗棂外一片通明。我只看见我的雪人,也不属于我,是白天小孩子在我门前堆砌的。

  雪已经停了,外面没有声音,突然之间我动弹不得,我拿不动我的铁锹,我的猎具也七零八落,院子里的老树开始腐朽,多么突然呀——我更嫌恶听火车的声音,我决计有一天把家搬到另一个地方去,我不想远方,我想着什么东西愈来愈像像轨道上的石子,噼里啪啦地着响。

  也许始终是冬天,我的院子被茫茫白雪覆盖,道路早已封阻,这样就绝了所有的念想。我在冬天的院子里,在冬天的窗口,把持着最后的远离和翘首。

  嗳!你走了多久呢,又走了多远呢。

  冬天再来的时候我会重塑雪人。我走不出去,因为我是雪人呵;你也过不来,因为是在冬天呵。我看着院子里的雪人,心里一阵一阵地困顿。

  可是,当春天来了,你会来吗。嗳!

标签:雪人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