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圈子问题

圈子问题

美文閲读网世纪神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6:40

  突然想到了圈子的問題,大概是因爲前段時間的瑣事,又讓我想起了暑期曾看過的小說《圈裏圈外》吧。用一隻憂愁的豬的思想去判斷,不同的圈子和圈子裏不同的人。也許每頭豬都有自己心裏範圍的不同的圈兒。

   一直是個很不喜歡被各種規矩束縛的豬,當你責令我必須這樣或者必須那樣的時候,原本喜歡的心情也會頓然失去了做的興趣。幸得歲月癡長,年華漸老,性子也漸緩和,多少收斂了些。年少時興趣頗廣的毛病倒是重新開始萌出來了。由着性子東奔西跑了一段時間,突然發現原來身邊也有許多大大小小不同的圈子。像剛從井底跳出來的青蛙,一時間興奮的有點不知所以,左突右撞,倒是認識了很多原本不相幹的朋友們,聊着彼此感興趣的話題,頗有些興奮的不知所以。

   熱情總會淡的,如果那隻是一時沖動的興趣。當虛浮的假象慢慢散去,像大浪淘沙般留下最愛的在心底。熱情并沒有沉寂,而是以一種更成熟的豐滿姿态,沉澱下來。此時卻發現,原本相交甚歡的朋友們,在流水的歲月裏各自走進了不同的圈子,熱衷于與各自新結識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們歡笑嬉戲。在一個像現在一樣靜好的下午,我捧着一杯暖暖的清水,蓦地發現,很多我以爲或可成爲知己的友人們開始營着各自的生活,誰都依然忙的像陀螺一樣。在新的,更适應的環境裏,暢快的旋轉着。而我,不過是偶而的小憩一下,也許,很快也會像他們一樣,在新的圈子裏融入,或者離開再去尋找。

   而我的興趣依舊是廣泛的,隻是或多或少總會有所偏頗。就像人的心髒,總算偏心的,極少生長在胸的正中央。于是緊張且碌碌的工作之餘,當然還要照顧我作爲一頭豬的生就有的懶惰。所餘的那點少的可憐的時間便很不公平的被這些興趣瓜分了。在經曆一個長時間的冷靜之後,有時會突然想起那些曾經一起的朋友們,滿懷熱情的招呼過去。卻發現彼此都開始變得客氣,也許,漸漸疏遠了吧。感情還是真摯的,隻是距離在時間的拖沓中不可避免的發生着變化。一如曾經朝夕相處的同學少年,分别十數年後再見,卻隻有當年的三點一線和現在或者尚在同樣工作性質中的升職、調遷尚可以清湯寡水的談談。

   曾經在井底,即便是小,也一樣是有着圈子的存在吧。隻是那時因眼睛裏隻有井口大的一塊地方,所以不曾意識到。而今,隻是在一口更大的井中,卻也因爲畢竟拓寬了的視野,讓我能粗略見到各種圈子的模糊樣子。我在腦袋裏用筆畫着大大小小深深湝不同的圈兒,意圖區分出彼此,或者希冀可以清楚的劃分出自己到底是在哪個圈子裏或者外晃悠着。卻控制不住腦中的筆大大小小的一通亂畫,那些原本看似不相關的圈子竟然彼此溝通聯系,相切相交,由平面而至立體,最終成了一團亂麻一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分我而去,我又分你不出。

   且就任其亂着吧。畢竟若要實在劃分,那可真是一件相當難的事情。人生于世,不同的環境,不同的身份,總會身處于不同的圈子之中,有誰能劃分得那麽細緻呢。不管所處的是什麽圈子,隻要真摯的對待所有曾經同志或者而今道合的朋友們就好。

   那些一起同甘或共苦的朋友們,我愛你們。

  突然想到了圈子的问题,大概是因为前段时间的琐事,又让我想起了暑期曾看过的小说《圈里圈外》吧。用一只忧愁的猪的思想去判断,不同的圈子和圈子里不同的人。也许每头猪都有自己心里范围的不同的圈儿。

   一直是个很不喜欢被各种规矩束缚的猪,当你责令我必须这样或者必须那样的时候,原本喜欢的心情也会顿然失去了做的兴趣。幸得岁月痴长,年华渐老,性子也渐缓和,多少收敛了些。年少时兴趣颇广的毛病倒是重新开始萌出来了。由着性子东奔西跑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原来身边也有许多大大小小不同的圈子。像刚从井底跳出来的青蛙,一时间兴奋的有点不知所以,左突右撞,倒是认识了很多原本不相干的朋友们,聊着彼此感兴趣的话题,颇有些兴奋的不知所以。

   热情总会淡的,如果那只是一时冲动的兴趣。当虚浮的假象慢慢散去,像大浪淘沙般留下最爱的在心底。热情并没有沉寂,而是以一种更成熟的丰满姿态,沉淀下来。此时却发现,原本相交甚欢的朋友们,在流水的岁月里各自走进了不同的圈子,热衷于与各自新结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欢笑嬉戏。在一个像现在一样静好的下午,我捧着一杯暖暖的清水,蓦地发现,很多我以为或可成为知己的友人们开始营着各自的生活,谁都依然忙的像陀螺一样。在新的,更适应的环境里,畅快的旋转着。而我,不过是偶而的小憩一下,也许,很快也会像他们一样,在新的圈子里融入,或者离开再去寻找。

   而我的兴趣依旧是广泛的,只是或多或少总会有所偏颇。就像人的心脏,总算偏心的,极少生长在胸的正中央。于是紧张且碌碌的工作之余,当然还要照顾我作为一头猪的生就有的懒惰。所余的那点少的可怜的时间便很不公平的被这些兴趣瓜分了。在经历一个长时间的冷静之后,有时会突然想起那些曾经一起的朋友们,满怀热情的招呼过去。却发现彼此都开始变得客气,也许,渐渐疏远了吧。感情还是真挚的,只是距离在时间的拖沓中不可避免的发生着变化。一如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少年,分别十数年后再见,却只有当年的三点一线和现在或者尚在同样工作性质中的升职、调迁尚可以清汤寡水的谈谈。

   曾经在井底,即便是小,也一样是有着圈子的存在吧。只是那时因眼睛里只有井口大的一块地方,所以不曾意识到。而今,只是在一口更大的井中,却也因为毕竟拓宽了的视野,让我能粗略见到各种圈子的模糊样子。我在脑袋里用笔画着大大小小深深浅浅不同的圈儿,意图区分出彼此,或者希冀可以清楚的划分出自己到底是在哪个圈子里或者外晃悠着。却控制不住脑中的笔大大小小的一通乱画,那些原本看似不相关的圈子竟然彼此沟通联系,相切相交,由平面而至立体,最终成了一团乱麻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分我而去,我又分你不出。

   且就任其乱着吧。毕竟若要实在划分,那可真是一件相当难的事情。人生于世,不同的环境,不同的身份,总会身处于不同的圈子之中,有谁能划分得那么细致呢。不管所处的是什么圈子,只要真挚的对待所有曾经同志或者而今道合的朋友们就好。

   那些一起同甘或共苦的朋友们,我爱你们。

标签:圈子问题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