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要有光

要有光

美文网光之子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4:31

  在所有的人生模式中,爲了未來而犧牲現在是最壞的一種,它把幸福無限向後拖延,實際上是取消幸福。 周國平

   你從另一個世界進入這個世界,母親的子宮就是你來到這個世界的這扇門。進來之前你仿佛被移除了記憶,來到這個世界你已經忘掉了自己的 家鄉 。當有一天聰明的你拾起了關于 家鄉 的記憶時,那扇門早已關閉。鴻蒙的聲音自天末傳來: 要留下,有一天,你必重返家園 于是你開始遊戲人間

   人應該活在當下,而不是未來。人最主要的時間都是在過程中度過的,那種隻顧結果不顧過程的價值取向應該謹慎選擇。

   既然選擇活在當下,選擇過程,那麽在這個過程中的人應該如何生活呢?我認爲,人都是自私的,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無非是爲了幸福。今人追逐成功,可是幾人想過究竟成功是什麽?仔細想想,這之中似乎有地位和權力的野心、有财富的欲望、有功成名就後虛榮心的滿足。我們總是欺騙自己,認爲自己并不是那種追名逐利的市井俗人。但事實上大多數人的行爲模式并不是由内心的那個 真我 做出的,相反正是來自于這些 社會堆積物 的刺激,他們擾亂了我們的價值決策,使我們看不到也聽不見内心的真實想法。很多時候我們不是在爲自己而活,而是在爲權力、野心、欲望、虛榮而活,我們隻需看看房奴、車奴等等奴性的人們便知道。

   當人真正關心自己的時候他已經走上了幸福之路。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我更願意把人的需求分爲三類 生存的需求、情感的需求、精神的需求,每一個需求層次都有各種幸福元素。根據這三個需求層次的劃分,人的幸福也可以分爲三個層次 低級幸福,一般幸福,真正幸福。人的真正幸福或者說人的最大的幸福也該讓人真正的自我或者說人的靈魂後也感受到幸福。我認爲本我應該由 真我 與 自我 組成,或者說靈魂之于肉體。因爲自我與本我聯系是最爲直接的肉眼可見的,而真我與本我的聯系卻是一種虛線性的聯系。因此我們很多時候隻關注自我的幸福,而忽視了真我的幸福。當人徹底摒棄真我的存在時,人不過就是會思考的行屍。

   人最大的幸福或者說人的真正幸福在于精神的幸福,生存幸福與情感幸福的滿足有利于精神幸福,但是過度的追求生存幸福與情感幸福則會以消耗精神幸福元素爲代價。前者和後者發生矛盾時,我更願意選擇前者,因爲精神幸福才是最大的真正的幸福。精神幸福可以脫離生存幸福而獨立存在,一個極端的例子:一個有信仰的人,當他必須在死亡與信仰之間做出選擇而最終選擇了信仰,從容赴死時,這個人是幸福的。但是活着卻不能沒有精神幸福,這就好比肉體之于精神。沒有精神的肉體生活,不過是行屍走肉。我承認自己是軟弱的,當我用力掐自己的時候,我無法忍受肉體的疼痛。我的經曆構成了我行爲的局限性,因此我不得不在肉體與精神之間選擇一個折中的方法,或許也有一點中庸之道的意味。我承認自己隻是個凡人,沒有西方那位戳瞎自己雙眼以追求真理的英雄主義哲學家的勇氣。但是無法達到并不意味這不去做,至少我有一個方向,我有一個信仰,或許這個信仰就是教材上所反對的個人主義。

   精神幸福有很多幸福元素:通過知識與經曆使靈魂變的豐富,靈魂性的創作,靈魂性的愛等。在這些幸福元素中會有一個起着主導作用,由于每個人的生長環境、生活經曆不同,因而每個人的主導幸福元素也會不同。這種主導的幸福元素,就是真正意義上的有價值的價值取向。而我的價值取向是,在價值創作過程中将自我潛能全面開發出來,這樣真正的自我才不會因爲隻顧貪圖享樂而倍受壓抑,也不會因爲虛度光陰碌碌無爲而懊惱,如此方不負此生。這種自我價值實現的欲望,這種将自己的智慧與力量酣暢淋漓地發揮出來的欲望才是自我真正的需要。以此爲價值導向再選擇一個我所熱愛的職業,堅持不懈的奮鬥下去,這樣的生活才是既有意義又有樂趣的生活。也就是自我價值,社會價值,自我愛好的和諧統一。

   做一個有愛的人,追求幸福的人生

   做一個優秀的人,追求卓越的人生。

   不妨把優秀當作第一目标,把成功當作追求優秀的副産品。最大的收獲不在結果,而在于豐富的生命體驗。即使物質極度匮乏,隻要能活着,隻要有愛,隻要還在追求那麽這就是幸福。而在極度低迷時期生命與生活的殊死搏鬥正是我所要的生命體驗中的最有趣的一部分。

  在所有的人生模式中,为了未来而牺牲现在是最坏的一种,它把幸福无限向后拖延,实际上是取消幸福。 周国平

   你从另一个世界进入这个世界,母亲的子宫就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扇门。进来之前你仿佛被移除了记忆,来到这个世界你已经忘掉了自己的 家乡 。当有一天聪明的你拾起了关于 家乡 的记忆时,那扇门早已关闭。鸿蒙的声音自天末传来: 要留下,有一天,你必重返家园 于是你开始游戏人间

   人应该活在当下,而不是未来。人最主要的时间都是在过程中度过的,那种只顾结果不顾过程的价值取向应该谨慎选择。

   既然选择活在当下,选择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的人应该如何生活呢?我认为,人都是自私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无非是为了幸福。今人追逐成功,可是几人想过究竟成功是什么?仔细想想,这之中似乎有地位和权力的野心、有财富的欲望、有功成名就后虚荣心的满足。我们总是欺骗自己,认为自己并不是那种追名逐利的市井俗人。但事实上大多数人的行为模式并不是由内心的那个 真我 做出的,相反正是来自于这些 社会堆积物 的刺激,他们扰乱了我们的价值决策,使我们看不到也听不见内心的真实想法。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在为自己而活,而是在为权力、野心、欲望、虚荣而活,我们只需看看房奴、车奴等等奴性的人们便知道。

   当人真正关心自己的时候他已经走上了幸福之路。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我更愿意把人的需求分为三类 生存的需求、情感的需求、精神的需求,每一个需求层次都有各种幸福元素。根据这三个需求层次的划分,人的幸福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低级幸福,一般幸福,真正幸福。人的真正幸福或者说人的最大的幸福也该让人真正的自我或者说人的灵魂后也感受到幸福。我认为本我应该由 真我 与 自我 组成,或者说灵魂之于肉体。因为自我与本我联系是最为直接的肉眼可见的,而真我与本我的联系却是一种虚线性的联系。因此我们很多时候只关注自我的幸福,而忽视了真我的幸福。当人彻底摒弃真我的存在时,人不过就是会思考的行尸。

   人最大的幸福或者说人的真正幸福在于精神的幸福,生存幸福与情感幸福的满足有利于精神幸福,但是过度的追求生存幸福与情感幸福则会以消耗精神幸福元素为代价。前者和后者发生矛盾时,我更愿意选择前者,因为精神幸福才是最大的真正的幸福。精神幸福可以脱离生存幸福而独立存在,一个极端的例子:一个有信仰的人,当他必须在死亡与信仰之间做出选择而最终选择了信仰,从容赴死时,这个人是幸福的。但是活着却不能没有精神幸福,这就好比肉体之于精神。没有精神的肉体生活,不过是行尸走肉。我承认自己是软弱的,当我用力掐自己的时候,我无法忍受肉体的疼痛。我的经历构成了我行为的局限性,因此我不得不在肉体与精神之间选择一个折中的方法,或许也有一点中庸之道的意味。我承认自己只是个凡人,没有西方那位戳瞎自己双眼以追求真理的英雄主义哲学家的勇气。但是无法达到并不意味这不去做,至少我有一个方向,我有一个信仰,或许这个信仰就是教材上所反对的个人主义。

   精神幸福有很多幸福元素:通过知识与经历使灵魂变的丰富,灵魂性的创作,灵魂性的爱等。在这些幸福元素中会有一个起着主导作用,由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生活经历不同,因而每个人的主导幸福元素也会不同。这种主导的幸福元素,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有价值的价值取向。而我的价值取向是,在价值创作过程中将自我潜能全面开发出来,这样真正的自我才不会因为只顾贪图享乐而倍受压抑,也不会因为虚度光阴碌碌无为而懊恼,如此方不负此生。这种自我价值实现的欲望,这种将自己的智慧与力量酣畅淋漓地发挥出来的欲望才是自我真正的需要。以此为价值导向再选择一个我所热爱的职业,坚持不懈的奋斗下去,这样的生活才是既有意义又有乐趣的生活。也就是自我价值,社会价值,自我爱好的和谐统一。

   做一个有爱的人,追求幸福的人生

   做一个优秀的人,追求卓越的人生。

   不妨把优秀当作第一目标,把成功当作追求优秀的副产品。最大的收获不在结果,而在于丰富的生命体验。即使物质极度匮乏,只要能活着,只要有爱,只要还在追求那么这就是幸福。而在极度低迷时期生命与生活的殊死搏斗正是我所要的生命体验中的最有趣的一部分。

标签:要有光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