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好高骛远未尝不可

好高骛远未尝不可

美文网玄天战皇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1:58

  老是有人告訴我,你不要好高骛遠眼高手低。我是這樣解釋,中國人想得諾貝爾确實有些好高骛遠,我逮住誰都這麽說,他們說你這樣講不行的,中國文豪那麽多,那諾獎的能力還是綽綽有餘的。我就知道他誤解了 文豪 一詞。他诘問我,那你說中國人拿不到諾獎誰可以拿到?我的答案是,古代中國人。你想要是把四大名著或金瓶梅扥一批作品推薦給評獎委員會,這諾獎怕早就把中國門檻踏爛了。但是很可惜,諾獎有個門檻,從不眷顧死人。近代作品魯迅就大呼不行,他說:我覺得中國實在還沒有可得到諾貝爾獎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們,誰也不給。倘因爲黃色臉皮人,格外有待從寬,反足以長足中國人的虛榮心,以爲真的可以與别國大作家相比了,結果将很壞。但是結果呢,兴苤敶骷夷员У妹廊藲w。有人說,這就讓我下不了台了,其實不然這就讓我明白一個道理:好高骛遠未嘗不可。我最想抨擊的就是大哲學家維特根斯坦,他說:我貼在地面行走,不在遠端跳舞。起初我以爲他是個大胖子,好歹也有幾百斤,胖子當然跳不得舞,舞姿可想而知,更何況還在雲端跳舞。朋友笑我斷章取義,正兒八經的向我解釋,我雖無知這句話還是足以理解的。我覺得這話不對,明顯有些消極。我覺得這話應該添油加醋倒過來說:隻有敢在遠端跳舞,貼在地面行走才有意義。

   我就知道這樣一個例子:他生于南洋,學在西洋,婚在東洋,仕在北洋;精通九國語言,獲得十三個博士學位,他卻畢生不遺餘力地從事中華文化輸出工作,成爲中國人中獨立完整英譯儒經的開拓者,成果斐然,極具世界效應,1913年還被作爲諾貝爾文學獎的提名者,但是那年諾獎卻給了泰戈爾。泰戈爾中國之旅也特别向辜鴻銘請教。而辜鴻銘卻認爲泰戈爾不通易經,沒有資格講演 惟精惟一 那種高深的真理,勸他回印度整理詩集去,不要再講演東方文化了。除了這,他也是唯一一個罵外國人還深受愛戴的,就著作在歐美的閱讀範圍和産生過的轟動效應而言,辜鴻銘當之無愧稱得上是近代中國第一人。丹麥評論大家勃蘭兌斯更是稱他爲 現代中國最重要的作家 。諸如此類的評價還有很多,不知你聽的怎麽,反正我講的過瘾。言歸正傳,我要講的就是他的故事,他在在小的時候就受到義父布朗的賞識,并且義父告訴小辜鴻銘:你的祖國正在被放在案板上,侵略者正在分食,希望你能學通中西,擔起富國治國的重擔,教化歐美。這話在當時聽起來像天方夜譚,沒想到這話竟然深深烙在小辜鴻銘心裏,然後他就被送往西方求學,學業有成之際在新加坡語言大師馬建忠建議下,欣然回國,研究宣傳儒學。我說他是個好高骛遠的人不足爲過,從文化入手來治國富國難免有些滑稽之談。老頭硬是講儒學獨立的譯成外文。有人嘲笑他,欺辱分割他的祖國,這個頑固的中國人以狂放的姿态,帶淚的表演,以狂放來保護強烈的自尊。讓人心生敬佩,這個故事本該有很多寓意,我卻隻想得到一條,隻有敢在雲端跳舞,貼在地面行走才有意義。

  老是有人告诉我,你不要好高骛远眼高手低。我是这样解释,中国人想得诺贝尔确实有些好高骛远,我逮住谁都这么说,他们说你这样讲不行的,中国文豪那么多,那诺奖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就知道他误解了 文豪 一词。他诘问我,那你说中国人拿不到诺奖谁可以拿到?我的答案是,古代中国人。你想要是把四大名著或金瓶梅扥一批作品推荐给评奖委员会,这诺奖怕早就把中国门槛踏烂了。但是很可惜,诺奖有个门槛,从不眷顾死人。近代作品鲁迅就大呼不行,他说: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到诺贝尔奖金的人,瑞典最好是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人,格外有待从宽,反足以长足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的可以与别国大作家相比了,结果将很坏。但是结果呢,众所周知当代作家莫言抱得美人归。有人说,这就让我下不了台了,其实不然这就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好高骛远未尝不可。我最想抨击的就是大哲学家维特根斯坦,他说:我贴在地面行走,不在远端跳舞。起初我以为他是个大胖子,好歹也有几百斤,胖子当然跳不得舞,舞姿可想而知,更何况还在云端跳舞。朋友笑我断章取义,正儿八经的向我解释,我虽无知这句话还是足以理解的。我觉得这话不对,明显有些消极。我觉得这话应该添油加醋倒过来说:只有敢在远端跳舞,贴在地面行走才有意义。

   我就知道这样一个例子:他生于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精通九国语言,获得十三个博士学位,他却毕生不遗余力地从事中华文化输出工作,成为中国人中独立完整英译儒经的开拓者,成果斐然,极具世界效应,1913年还被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者,但是那年诺奖却给了泰戈尔。泰戈尔中国之旅也特别向辜鸿铭请教。而辜鸿铭却认为泰戈尔不通易经,没有资格讲演 惟精惟一 那种高深的真理,劝他回印度整理诗集去,不要再讲演东方文化了。除了这,他也是唯一一个骂外国人还深受爱戴的,就著作在欧美的阅读范围和产生过的轰动效应而言,辜鸿铭当之无愧称得上是近代中国第一人。丹麦评论大家勃兰兑斯更是称他为 现代中国最重要的作家 。诸如此类的评价还有很多,不知你听的怎么,反正我讲的过瘾。言归正传,我要讲的就是他的故事,他在在小的时候就受到义父布朗的赏识,并且义父告诉小辜鸿铭:你的祖国正在被放在案板上,侵略者正在分食,希望你能学通中西,担起富国治国的重担,教化欧美。这话在当时听起来像天方夜谭,没想到这话竟然深深烙在小辜鸿铭心里,然后他就被送往西方求学,学业有成之际在新加坡语言大师马建忠建议下,欣然回国,研究宣传儒学。我说他是个好高骛远的人不足为过,从文化入手来治国富国难免有些滑稽之谈。老头硬是讲儒学独立的译成外文。有人嘲笑他,欺辱分割他的祖国,这个顽固的中国人以狂放的姿态,带泪的表演,以狂放来保护强烈的自尊。让人心生敬佩,这个故事本该有很多寓意,我却只想得到一条,只有敢在云端跳舞,贴在地面行走才有意义。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