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浅浅秋色里

浅浅秋色里

美文閲读网诡歌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1:08

  趁着尚湹那锷娜盏妮谵ㄒ琅f,搭乘季節的末班車,匆匆踏上了膠東半島之旅,去閱讀一程秋色之美。

   湝秋色,沒有夏日的刻薄與張揚,也沒有深秋的蕭瑟與頹廢。秋色,多了一抹天高雲淡的韻味。人們,當沐浴到湝秋色,總會派生些許感慨,引發些許憧憬,甚至讓你再一次去咀嚼不曾淡忘的往事。

   穿越 冀魯界 的大門,就算是踏上了膠東半島之旅了。一座座新崛起的城鎮散落在無垠的膠東平原,時尚,氣派,錯落之美。這些美,似乎與秋色無關,依然故我地堅守着自己的領地,不動絲毫聲色。它的蘊含之美,隻能讓人去想象了。

   膠東半島,地域遼闊,土質優良,且一個平原連接着一個平原。一望無際的玉米,谷子已進入授粉期,沐浴着湝秋色,豐滿着自己的情懷。三兩場秋雨過後,流火的日子漸漸退去,一陣風兒掠過,會聞到一股股溓镌杏那逑恪N骞龋趶V袤的大地輕輕地搖曳,預演着一場豐碩之美。

   穿越黃河大橋,就進入壽光領地,聞名全國的蔬菜基地讓人大開眼界。一座座蔬菜大棚,密度把它們連成片。我不曾親曆大棚,但知道大棚科技含量很高,是最現代的農業設施。科技改變了菜蔬淡旺季的界限,哪怕是大雪紛紛的冬季,依然可以吃到頭頂黃花的黃瓜,鮮嫩欲滴的豆角、西紅柿。蔬菜基地的崛起,結束了北方吃幹菜的曆史。在這湝秋色,一期菜苗就要出場,在深秋裏就可上市。十多年前,也是一個溓铮以竭@裏觀光蔬菜農業,可遠沒有現在這樣的規模和氣派。靠蔬菜富起來的壽光人,人人是專家,談起蔬菜種植,個個揚眉吐氣,眉飛色舞。

   一些園子雖然沒有罩棚,一片片粉色的西紅柿,累累滿枝,葉子依然翠綠。高高的豆角架,垂着長長的豆角,且綻放着細碎雪白的豆角花,把溓镅b扮的分外妖娆。長途穿越一座座都市和村落,是不曾疲勞的,因爲湝的秋色太誘人。

   下榻于膠東半島的乳山,乳山,一座新近崛起的小城。三兩日後,又沿着半島的邊緣抵達渤海灣。渤海灣,我曾不止一次進入它的懷抱,默享着那一抹寬厚。無垠的海面,守望着一片湛藍如洗的天空,幾多厚重的白雲,那樣的慵懶,盤踞在天空的一隅,又慢慢地落入海面。幾隻海鷗偶爾掠過,打破了海空的寂寞。溓锏暮#瑳]有了往日的暴躁,多了一抹淡定,潮,漲漲落落,不厭其煩。満谷荒菢忧宄海毸榈纳沉G逦爻猎跍灘,呈現了一種不爲多見的晶瑩和透徹。一邊遊向大海的遠處,一邊臆想着深秋抑或嚴冬的海面,将會是何等的壯觀和冷峻!但無論何時的海,也沒有溓锏暮C嫒绱说拿利惡兔匀恕

   幾天後,再次回到曾下榻的乳山,恰逢十五圓月。我敬畏大海的胸懷,但不喜歡旅人擁擠,喧嚣不堪的海岸。溓锏狞S昏,海岸難得的安靜。隻身于海灘,極目遠眺,那些遠處的小島,灰暗的燈光惹隐惹現,把海面裝點得更加的深邃。隻身于海灘,聆聽着潮漲潮落的心音,竟然有些單調和恐懼。漫步柔軟的海灘,相伴于一輪圓月,竟然有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的況味。默默前行,我也走,月也走,月光灑在海面,由于視野的制約,形成了一道狹隘的光亮,一直延伸到海面的遠處。

   湝秋色,灑在海面的深處,灑在柔軟的海灘,也流淌在接納溓稂S昏,黃昏海岸的心田。

  趁着尚浅的秋色,夏日的葳蕤依旧,搭乘季节的末班车,匆匆踏上了胶东半岛之旅,去阅读一程秋色之美。

   浅浅秋色,没有夏日的刻薄与张扬,也没有深秋的萧瑟与颓废。秋色,多了一抹天高云淡的韵味。人们,当沐浴到浅浅秋色,总会派生些许感慨,引发些许憧憬,甚至让你再一次去咀嚼不曾淡忘的往事。

   穿越 冀鲁界 的大门,就算是踏上了胶东半岛之旅了。一座座新崛起的城镇散落在无垠的胶东平原,时尚,气派,错落之美。这些美,似乎与秋色无关,依然故我地坚守着自己的领地,不动丝毫声色。它的蕴含之美,只能让人去想象了。

   胶东半岛,地域辽阔,土质优良,且一个平原连接着一个平原。一望无际的玉米,谷子已进入授粉期,沐浴着浅浅秋色,丰满着自己的情怀。三两场秋雨过后,流火的日子渐渐退去,一阵风儿掠过,会闻到一股股浅秋孕育的清香。五谷,在广袤的大地轻轻地摇曳,预演着一场丰硕之美。

   穿越黄河大桥,就进入寿光领地,闻名全国的蔬菜基地让人大开眼界。一座座蔬菜大棚,密度把它们连成片。我不曾亲历大棚,但知道大棚科技含量很高,是最现代的农业设施。科技改变了菜蔬淡旺季的界限,哪怕是大雪纷纷的冬季,依然可以吃到头顶黄花的黄瓜,鲜嫩欲滴的豆角、西红柿。蔬菜基地的崛起,结束了北方吃干菜的历史。在这浅浅秋色,一期菜苗就要出场,在深秋里就可上市。十多年前,也是一个浅秋,我曾到这里观光蔬菜农业,可远没有现在这样的规模和气派。靠蔬菜富起来的寿光人,人人是专家,谈起蔬菜种植,个个扬眉吐气,眉飞色舞。

   一些园子虽然没有罩棚,一片片粉色的西红柿,累累满枝,叶子依然翠绿。高高的豆角架,垂着长长的豆角,且绽放着细碎雪白的豆角花,把浅秋装扮的分外妖娆。长途穿越一座座都市和村落,是不曾疲劳的,因为浅浅的秋色太诱人。

   下榻于胶东半岛的乳山,乳山,一座新近崛起的小城。三两日后,又沿着半岛的边缘抵达渤海湾。渤海湾,我曾不止一次进入它的怀抱,默享着那一抹宽厚。无垠的海面,守望着一片湛蓝如洗的天空,几多厚重的白云,那样的慵懒,盘踞在天空的一隅,又慢慢地落入海面。几只海鸥偶尔掠过,打破了海空的寂寞。浅秋的海,没有了往日的暴躁,多了一抹淡定,潮,涨涨落落,不厌其烦。浅海滩,水竟然那样清澈,细碎的沙粒清晰地沉在浅滩,呈现了一种不为多见的晶莹和透彻。一边游向大海的远处,一边臆想着深秋抑或严冬的海面,将会是何等的壮观和冷峻!但无论何时的海,也没有浅秋的海面如此的美丽和迷人。

   几天后,再次回到曾下榻的乳山,恰逢十五圆月。我敬畏大海的胸怀,但不喜欢旅人拥挤,喧嚣不堪的海岸。浅秋的黄昏,海岸难得的安静。只身于海滩,极目远眺,那些远处的小岛,灰暗的灯光惹隐惹现,把海面装点得更加的深邃。只身于海滩,聆听着潮涨潮落的心音,竟然有些单调和恐惧。漫步柔软的海滩,相伴于一轮圆月,竟然有了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的况味。默默前行,我也走,月也走,月光洒在海面,由于视野的制约,形成了一道狭隘的光亮,一直延伸到海面的远处。

   浅浅秋色,洒在海面的深处,洒在柔软的海滩,也流淌在接纳浅秋黄昏,黄昏海岸的心田。

标签:浅浅秋色里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