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仰视乞丐

仰视乞丐

美文网特种狂医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27:44

  我不知道是被兒女遺棄了,還是農村人大多仍在溫飽線上起伏而導緻的結果。這位穿着破舊的中山服,渾身髒兮兮的老人在深圳這個繁華之地乞讨了。

   老人總是紅光滿面,笑語吟吟地斜躺在沒有植花的水泥花欄上,頭枕他破爛的提包悠閑地曬太陽。旁邊是私人自發慢慢形成的一個小小的燒香跪拜之地。雖僅僅一平方米左右,地板上僅放一個大鐵爐,高速公路樓房遺棄的一個小小的角落,燒香拜佛者卻異常熱鬧。每天總有附近的居民甚還較遠的開車者來此爲濃重的煙霧增加幾分。當看到他們跪下磕頭陡嫱戤叄箬F桶裏燒紙時,他便拿起一個準備好的大木棍,爲他們朝下捅。有知恩者且過意不去又可憐他的,會在離開前給他些手裏正提着的吃食,沒吃的會朝他的碗裏仍枚硬币。每每,他總露出心滿意足的樣子。也許更多的是自己價值的體現,付出得到認可的喜悅吧。也有對他的行爲視而不見的,沒有任何表示地淡然而去,老人習慣性地淡淡看他們離去的背影一眼。

   老人乞讨的年限有相當長的曆史了。起初他曾在天橋上守候過幾個月,同時守候的還有一位老年婦女。在炙陽或暴雨糾紛,看着太陽或大雨在她身上施虐,他總會拍拍衣服悄悄退去,讓所有經過此地慈善人的愛心彙集到她身上。那次,老年婦女死纏将軍肚的過路男子,結果不但沒得分文,還被那男子伸手狠狠地推倒在地上。老人勃然大怒,追上去朝大肚子上就是一腳。因此他被打得腰現在還疼。老年婦女很是感動,之後常幫他洗洗衣服,久而久之相互照應着。被她當地打工的兒子得知後罵他老不要臉,打他母親的壞主意,并搶走了他身上的所有錢,還威脅他要遠遠離開,不然他要爲她母親養老送終,他可不管這個娘了。老人在老年婦女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請求下離開了天橋。

   他也在高速公路上幹過。當車輛堵車或紅燈亮時,他專找高級的車伸手,後在巡警的一再警告下來到這個煙霧迷漫的地方。

   他的兒女不知道父親常年在外過得怎樣。當地的人們隻管燒香,沒人過問大鐵桶、觀音像的來曆,也隻有天知道村裏那個無爹無媽的孩子從哪兒弄來的錢上學。

   大年三十了,大街上人車稀少了很多。錯綜複雜的情緒讓我坐立不安。不知不覺又走到一平方米之地。竟出乎我意料地沒有人燒香,老人正坐着似在遐想着什麽。看到我慈祥地笑了。 大爺,不回家過年嗎? 不回,這兒有風有陽有人情,吃得飽穿得暖睡得好。我很快樂很滿足呀,天天都在過年!

   我忽然感覺到老人擁有了春天裏的所有鮮花和天空。而這些,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多麽稀少和珍貴呀!我們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做着引以爲豪的工作,說着光榮體面的話,心髒由大腦支配着爲榮辱功利得失喜喜悲悲。老人的熱情,愛憎分明,愛生活,愛人類 一切的一切,僅僅讓它停留在影片中嗎?僅僅任渴求瘋長而不付諸行動來檢點自己嗎?僅僅讓新聞媒體賣力地宣揚嗎?老人提前富了起來,外在的内在的,富得讓我自慚形穢,富得讓我眼紅心痛,富得世界亮麗一片。

  我不知道是被儿女遗弃了,还是农村人大多仍在温饱线上起伏而导致的结果。这位穿着破旧的中山服,浑身脏兮兮的老人在深圳这个繁华之地乞讨了。

   老人总是红光满面,笑语吟吟地斜躺在没有植花的水泥花栏上,头枕他破烂的提包悠闲地晒太阳。旁边是私人自发慢慢形成的一个小小的烧香跪拜之地。虽仅仅一平方米左右,地板上仅放一个大铁炉,高速公路楼房遗弃的一个小小的角落,烧香拜佛者却异常热闹。每天总有附近的居民甚还较远的开车者来此为浓重的烟雾增加几分。当看到他们跪下磕头祷告完毕,朝大铁桶里烧纸时,他便拿起一个准备好的大木棍,为他们朝下捅。有知恩者且过意不去又可怜他的,会在离开前给他些手里正提着的吃食,没吃的会朝他的碗里仍枚硬币。每每,他总露出心满意足的样子。也许更多的是自己价值的体现,付出得到认可的喜悦吧。也有对他的行为视而不见的,没有任何表示地淡然而去,老人习惯性地淡淡看他们离去的背影一眼。

   老人乞讨的年限有相当长的历史了。起初他曾在天桥上守候过几个月,同时守候的还有一位老年妇女。在炙阳或暴雨纠纷,看着太阳或大雨在她身上施虐,他总会拍拍衣服悄悄退去,让所有经过此地慈善人的爱心汇集到她身上。那次,老年妇女死缠将军肚的过路男子,结果不但没得分文,还被那男子伸手狠狠地推倒在地上。老人勃然大怒,追上去朝大肚子上就是一脚。因此他被打得腰现在还疼。老年妇女很是感动,之后常帮他洗洗衣服,久而久之相互照应着。被她当地打工的儿子得知后骂他老不要脸,打他母亲的坏主意,并抢走了他身上的所有钱,还威胁他要远远离开,不然他要为她母亲养老送终,他可不管这个娘了。老人在老年妇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请求下离开了天桥。

   他也在高速公路上干过。当车辆堵车或红灯亮时,他专找高级的车伸手,后在巡警的一再警告下来到这个烟雾迷漫的地方。

   他的儿女不知道父亲常年在外过得怎样。当地的人们只管烧香,没人过问大铁桶、观音像的来历,也只有天知道村里那个无爹无妈的孩子从哪儿弄来的钱上学。

   大年三十了,大街上人车稀少了很多。错综复杂的情绪让我坐立不安。不知不觉又走到一平方米之地。竟出乎我意料地没有人烧香,老人正坐着似在遐想着什么。看到我慈祥地笑了。 大爷,不回家过年吗? 不回,这儿有风有阳有人情,吃得饱穿得暖睡得好。我很快乐很满足呀,天天都在过年!

   我忽然感觉到老人拥有了春天里的所有鲜花和天空。而这些,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多么稀少和珍贵呀!我们每天穿梭在大街小巷,做着引以为豪的工作,说着光荣体面的话,心脏由大脑支配着为荣辱功利得失喜喜悲悲。老人的热情,爱憎分明,爱生活,爱人类 一切的一切,仅仅让它停留在影片中吗?仅仅任渴求疯长而不付诸行动来检点自己吗?仅仅让新闻媒体卖力地宣扬吗?老人提前富了起来,外在的内在的,富得让我自惭形秽,富得让我眼红心痛,富得世界亮丽一片。

标签:仰视乞丐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