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扯淡中的“不清楚主义”小记

扯淡中的“不清楚主义”小记

美文阅读网美人榜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27:34

  原本姹紫嫣紅的靓麗景象,卻非要點明 何爲姹紫,姹紫爲何;何爲嫣紅,嫣紅爲何 ,且美其名曰 精準主義 、 求實主義 、 科學主義 、 确認主義 ,細細想來,當是有些荒謬可笑了。

   我是某大局裏的一個小中層。說 小 ,一則大局太 大 ,除卻局機關星星點點的各個職能科室10多個,還有星羅棋布的各個下屬企事業單位近20個;二則反差太 明 ,同樣層級的機關科室,多的十幾二十人,科室中尚有小組若幹,少的二三人;三則虛實太 迥 ,實職業務科室常常門庭若市,虛職務虛科室往往門可羅雀;四則資源太 異 ,有的科室财大氣粗 鼻息幹虹蜺 ,有的科室捉襟見肘 低頭思故鄉 。我所在的思想教育科,顯然就在門可羅雀 低頭思故鄉 之列。科室共三人,我是科長,另有副科長和相當于副科長工作人員各一名。

   某日,接到分管思想教育科的局黨委委員交辦的一任務:一企業(屬我局服務聯系對象)拟舉辦高端論壇,請京城知名專家來解疑釋惑,因内容大谢帐驶髁骰芰炕H合 讓學習蔚然成風 之機關建設基調,故欲與我局合作,爲我局幹部職工享受免費精神大餐提供平台。要求無他,借我局活動中心場地,順帶于室内展示其企業文化耳。另,據企業老總言,已與常務副局長作過口頭彙報,其已原則同意。

   既然常務副局長都已首肯,即相當于定了調把了脈掌了舵,那麽在原則方向上自然無須我等有杞人之憂。因此,我按照操作層面厘清了落實步驟:與企業老總緻電簡略談,與企業經辦中層見面詳細談,安排副科長與局活動中心業務部室咨詢交流談,由相當于副科長工作人員告知企業和活動中心具體經辦工作人員對接談。

   如是一來二往,企業先先後後拿來會場布置效果圖若幹,我也按照層級管理原則,向分管黨委委員作了彙報,并将修改意見作了反饋。我一直認爲,既然企業如此清晰地作出了會場效果圖,想來與活動中心的對接當是毫無障礙的。畢竟是企業出資的講座,自然不應該按機關的謹慎細緻來框定他們。稍稍有些奇怪的是,原本據說即将進行的講座,後來不知何故又變得悄無聲息。既然企業不再提及,我自然也不會多事。漸漸地,對這件事的印象也就模糊了。

   約莫過了一個多月,論壇講座的事忽然又咿D起來。據企業經辦中層介紹,因專家太忙,一直排不好檔期,所以一擱再擱,他們也覺得不好意思。不過這次已經板上釘釘,不會再有變化了,就在三天後,如期盛大開講。既如此,那就進入會場布置的實質操作階段了。雖然這個自有企業負責,爲穩妥起見,我和他們具體經辦的中層(業務經理)又咨詢對接了下,特别是關于和常務局長彙報首肯的問題又作了确認,然後請副科長在草拟局學習通知之餘,利用以前從事組織局機關學習的豐富經驗,予以适當的跟進關注。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高端論壇終于要 千呼萬喚始出來 了。

   哎呀,剛剛活動中心業務部主任打來電話,說原則上謝絕企業在那裏辦論壇,語氣是比較牛氣沖天的。企業的業務經理就隻是煩我,說什麽局長、委員等等都說過的雲雲。這些領導層面的溝通情況,我怎麽可能清楚? 剛到别單位辦事的我,還沒到對方樓下,副科長就打來電話。

   你上次不是都溝通好的麽?已經箭在弦上了,怎麽還有這樣一出? 我有些奇怪。

   是的啊,我也很弄不明白,搞不清楚。哦,我想起來了,上次業務部的主任不在,我就和副主任說了下,他說知道了,我也就沒和主任通電話。難怪他一推二六五,顯示出不耐煩的樣子。現在怎麽辦?能否給個思路? 副科長有些六神無主的焦慮。

   那業務部的主任有沒有什麽說辭,還是很果斷地說不行? 看來隻有先回單位了,我細問了句。

   那倒沒有,他隻是說這個要從領導層面再去溝通下。 副科長回答, 至于他本人,是沒有别的什麽意見的。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回單位來聯系溝通,你忙别的事去吧。 我對副科長說。

   回到單位,我立馬電話聯系了業務部的主任。要知道, 情況不明可就等同于盲人摸象 呢!

   主任好!不好意思,有個事想咨詢下。 我用懇切的語氣如是問。

   你好,客氣,請說。 貌似沒有多少牛氣啊,我接着電話,暗自嘀咕。

   還是三天後企業論壇的事,因爲是局領導交辦的,我也很爲難。不知要怎樣的層級溝通比較合适?主任經驗豐富,想求教下。

   這個事情原先我确實不清楚,副主任也沒和我說。現在的形勢,條條框框很多也較真。企業辦論壇吧,雖然號稱公益,還真不知他們會兜售夾帶什麽私貨,所以還真比較敏感。機關部門屬性的,一般都不願意摻和這種論壇,都覺得還是撇清爲好。當然,真要在我們中心辦的話,還是要和大主任溝通下。

   非常感謝主任的諄諄教誨,下次就有經驗了。

   于是,我又撥通了活動中心主任的電話: 主任,我是思想教育科小某。有個事想彙報下,某企業要借活動中心辦高端論壇,時間在三天後。前期已經做過一些對接聯系,不知怎樣布置才合乎要求?

   什麽?企業論壇?和誰對接?開玩笑! 主任語氣很沖, 這個讓他們到外面的賓館飯店裏去弄!

   是這樣,企業說他們和常務局長彙報過,也同意,所以才讓我們來作些溝通聯系的。 我的心裏咯噔一下, 因爲具體的操辦都由企業來進行,所以我們隻是和中心的具體人員做了些交流,不好意思。

   常務局長會同意企業進來賺吆喝?你還是過來下,把方案帶過來,電話裏也講不清。 主任說。

   雖然是平級,但含金量大不相同,三個人的科室怎麽可以和一百個員工的獨立法人相提并論呢。所以,我很快就到了主任闊綽的辦公室。

   主任似乎很是有些情緒,隻微微擺了擺手就算讓座,至于泡茶雲雲,則是影子都沒有的事情。随後,就皺起眉頭,苦大深仇地閱讀起論壇的方案來,一邊還不停地嘀咕着 亂七八糟 、 莫名其妙 等等。隻見主任上下左右、颠來倒去地看了幾遍後,思索了半響,還是拿起電話說要詢問下常務局長。

  原本姹紫嫣红的靓丽景象,却非要点明 何为姹紫,姹紫为何;何为嫣红,嫣红为何 ,且美其名曰 精准主义 、 求实主义 、 科学主义 、 确认主义 ,细细想来,当是有些荒谬可笑了。

   我是某大局里的一个小中层。说 小 ,一则大局太 大 ,除却局机关星星点点的各个职能科室10多个,还有星罗棋布的各个下属企事业单位近20个;二则反差太 明 ,同样层级的机关科室,多的十几二十人,科室中尚有小组若干,少的二三人;三则虚实太 迥 ,实职业务科室常常门庭若市,虚职务虚科室往往门可罗雀;四则资源太 异 ,有的科室财大气粗 鼻息干虹蜺 ,有的科室捉襟见肘 低头思故乡 。我所在的思想教育科,显然就在门可罗雀 低头思故乡 之列。科室共三人,我是科长,另有副科长和相当于副科长工作人员各一名。

   某日,接到分管思想教育科的局党委委员交办的一任务:一企业(属我局服务联系对象)拟举办高端论坛,请京城知名专家来解疑释惑,因内容大众化普适化主流化正能量化,颇合 让学习蔚然成风 之机关建设基调,故欲与我局合作,为我局干部职工享受免费精神大餐提供平台。要求无他,借我局活动中心场地,顺带于室内展示其企业文化耳。另,据企业老总言,已与常务副局长作过口头汇报,其已原则同意。

   既然常务副局长都已首肯,即相当于定了调把了脉掌了舵,那么在原则方向上自然无须我等有杞人之忧。因此,我按照操作层面厘清了落实步骤:与企业老总致电简略谈,与企业经办中层见面详细谈,安排副科长与局活动中心业务部室咨询交流谈,由相当于副科长工作人员告知企业和活动中心具体经办工作人员对接谈。

   如是一来二往,企业先先后后拿来会场布置效果图若干,我也按照层级管理原则,向分管党委委员作了汇报,并将修改意见作了反馈。我一直认为,既然企业如此清晰地作出了会场效果图,想来与活动中心的对接当是毫无障碍的。毕竟是企业出资的讲座,自然不应该按机关的谨慎细致来框定他们。稍稍有些奇怪的是,原本据说即将进行的讲座,后来不知何故又变得悄无声息。既然企业不再提及,我自然也不会多事。渐渐地,对这件事的印象也就模糊了。

   约莫过了一个多月,论坛讲座的事忽然又运转起来。据企业经办中层介绍,因专家太忙,一直排不好档期,所以一搁再搁,他们也觉得不好意思。不过这次已经板上钉钉,不会再有变化了,就在三天后,如期盛大开讲。既如此,那就进入会场布置的实质操作阶段了。虽然这个自有企业负责,为稳妥起见,我和他们具体经办的中层(业务经理)又咨询对接了下,特别是关于和常务局长汇报首肯的问题又作了确认,然后请副科长在草拟局学习通知之余,利用以前从事组织局机关学习的丰富经验,予以适当的跟进关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高端论坛终于要 千呼万唤始出来 了。

   哎呀,刚刚活动中心业务部主任打来电话,说原则上谢绝企业在那里办论坛,语气是比较牛气冲天的。企业的业务经理就只是烦我,说什么局长、委员等等都说过的云云。这些领导层面的沟通情况,我怎么可能清楚? 刚到别单位办事的我,还没到对方楼下,副科长就打来电话。

   你上次不是都沟通好的么?已经箭在弦上了,怎么还有这样一出? 我有些奇怪。

   是的啊,我也很弄不明白,搞不清楚。哦,我想起来了,上次业务部的主任不在,我就和副主任说了下,他说知道了,我也就没和主任通电话。难怪他一推二六五,显示出不耐烦的样子。现在怎么办?能否给个思路? 副科长有些六神无主的焦虑。

   那业务部的主任有没有什么说辞,还是很果断地说不行? 看来只有先回单位了,我细问了句。

   那倒没有,他只是说这个要从领导层面再去沟通下。 副科长回答, 至于他本人,是没有别的什么意见的。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单位来联系沟通,你忙别的事去吧。 我对副科长说。

   回到单位,我立马电话联系了业务部的主任。要知道, 情况不明可就等同于盲人摸象 呢!

   主任好!不好意思,有个事想咨询下。 我用恳切的语气如是问。

   你好,客气,请说。 貌似没有多少牛气啊,我接着电话,暗自嘀咕。

   还是三天后企业论坛的事,因为是局领导交办的,我也很为难。不知要怎样的层级沟通比较合适?主任经验丰富,想求教下。

   这个事情原先我确实不清楚,副主任也没和我说。现在的形势,条条框框很多也较真。企业办论坛吧,虽然号称公益,还真不知他们会兜售夹带什么私货,所以还真比较敏感。机关部门属性的,一般都不愿意掺和这种论坛,都觉得还是撇清为好。当然,真要在我们中心办的话,还是要和大主任沟通下。

   非常感谢主任的谆谆教诲,下次就有经验了。

   于是,我又拨通了活动中心主任的电话: 主任,我是思想教育科小某。有个事想汇报下,某企业要借活动中心办高端论坛,时间在三天后。前期已经做过一些对接联系,不知怎样布置才合乎要求?

   什么?企业论坛?和谁对接?开玩笑! 主任语气很冲, 这个让他们到外面的宾馆饭店里去弄!

   是这样,企业说他们和常务局长汇报过,也同意,所以才让我们来作些沟通联系的。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具体的操办都由企业来进行,所以我们只是和中心的具体人员做了些交流,不好意思。

   常务局长会同意企业进来赚吆喝?你还是过来下,把方案带过来,电话里也讲不清。 主任说。

   虽然是平级,但含金量大不相同,三个人的科室怎么可以和一百个员工的独立法人相提并论呢。所以,我很快就到了主任阔绰的办公室。

   主任似乎很是有些情绪,只微微摆了摆手就算让座,至于泡茶云云,则是影子都没有的事情。随后,就皱起眉头,苦大深仇地阅读起论坛的方案来,一边还不停地嘀咕着 乱七八糟 、 莫名其妙 等等。只见主任上下左右、颠来倒去地看了几遍后,思索了半响,还是拿起电话说要询问下常务局长。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