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宇宙的变化(一)

宇宙的变化(一)

美文网曾经是兵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6:58

  變是宇宙的根本。萬變不離其宗的變是沒變,不變隻是宇宙的表像,也是宇宙自然發展的成果,随機應變是宇宙對未來不确定性的一種感言,也是我們人對自身未來不确定性的一種無奈的自信,或者不自信的一種無奈的表态。

   今天,我們吃的饅頭和昨天吃的饅頭都是饅頭,今天的饅頭不是昨天的饅頭,昨天的饅頭也不是今天的饅頭;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都是我,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昨天的我也不是今天的我;昨天的我還意氣風發,今天的我已經心灰意冷。

   我們的變一直都在不變的周圍,并且還深入到了它的骨髓;我們的不變始終都在被變所包圍,不變就在變化當中;變決定着不變的走向,不變主導着變的行爲。一個事物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一個事物的産生可以是碰撞也可以是擠壓,碰撞下的産生屬偶然現象,擠壓下的産生就是必然。

   我們走上街頭一定會看到人,因爲我們已經被擠壓在了一個村落、一個城市當中,看到人是必然的,具體到我們究竟能看到什麽人就純屬偶然或者是碰撞。碰撞出火花就會有新的事情發生、新的東西産生,如果碰撞不出火花,那就是外甥打燈 照舊。

   事實上,宇宙大自然中的不變隻是一種表象,最多是穩定變化中帶出來的一種假象,或者是循環變化中的一種穩定的現像,不變隻是我們永遠一直都在努力的方向,變才是一個事物存在的根本。沒有變,我們根本不會存在;沒有不變,我們隻是不能存在。

   本質上,我們就是在變與不變之間來回的變動,我們就是要在變化中尋找不變,以不變來應對萬般的變化。不變看上去比較純樸與單一,變說的是豐富外加多彩。變讓我們感覺到了社會的複雜與人生的多妙,不變讓我們體會到了簡單,也讓我們感受到了溫情與溫暖。

   事實上,變在我們靜态的語意中所表達的就是不同,不變所表達的就是相同。我們對事物與事物之間的不同的表達所采用的概念就是質量。質所描述的是一個事物同另一個事物本質上的不同,量所描述的是本質相同的兩個事物之間量上的不同。

   質所描述的是方向上的不同,量所描述的是同一方向上具體定位的不同。質實質上一開始隻是不同量疊加凝聚整合了之後的一個總的描述,質的進一步疊加凝聚整合還是質,如果讓質進行回歸,那它分解到最後所表達的一定是量的不同。

   事實上,一袋大米,我們從中拿走了幾粒,雖然,隻是數量上的變化,甚至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變化,然而,我們可以說,它的質已經發生了改變。無論我們怎樣狡辯,質量這一概念的提出,根本上就是用來描述事物與事物之間不同之所在。

   我們無論是吃了饅頭還是米飯,都會補充我們丢失的能量。我們對米飯與饅頭的消化都會長成我們的身體。無論米飯與饅頭再不同,我們的身體都會将它們同化。本質上,同化最形像的解釋,應該是将不是自己的東西通過自己對其的了解與認識、分解與合成,最後變成了能被自己所用的屬于自己的東西的一個過程。

   如果我們的東西被别人拿去進行了解與認識、分解與合成,最後變成了能爲别人所用的屬于别人的東西,那這個過程就應該是我們的東西被别人進行了同化,從我們這裏講就應該是被異化。我們的東西能被别人同化,别人的東西能被我們同化,這就是我們世面上的交易,乃至我們社會隻所以成形的根本之所在。

   别人的東西能支持我們的存在,我們的東西能支持别人的存在,當然,支持别人存在的我們的東西必定會支持我們的存在,支持我們存在的别人的東西一定會支持别人的存在,即能支持别人存在也能支持我們存在的東西就是我們的相同。

   我們就是利用我們的相同來完成交易,而我們所真正利用的卻是我們的不同,我們的不同談的是價值,我們的相同講的是意義,意義是自己的,價值是别人給的。

   我們争取我們自己東西的價值最大化,就是在争取我們存在意義的完美化,也就是在讓我們的生命到了最後的時刻,沒有什麽遺憾的面帶着笑容的非常欣慰的閉上我們的眼睛。如果我們死不瞑目,那我們的價值最大化一定成爲了泡影,我們存在的意義必定沒有根本完成。

   我們每個人存在的質,本質上是由我們的基因所根本決定了的事情,我們的一生所需要找回的就是與我們的質相互匹配的那些個量,進而完成我們的生命質量,再進而,讓我們的生命質量繼續在我們未來的生命中發揮它們的作用。

   我們對量的最真接的表達是數,我們對質的比較深入的追究是結構,一個事物的表達靠的是内容與形式,内容相同形式的不同就是質的不同,質的相同内容的不同就是量的不同。内容就是組成事物的事物或者是組成物質的物質;形式是事物與事物之間,物質與物質之間的關系與聯系。

   關系與聯系放在一個事物的内部就是結構,放在一個事物的外部就是環境,我們的發展本質上就是要将我們的外部環境變成我們的内部環境。如果要想将我們的外部環境變成我們的内部環境,首先必須要能将其進行同化,也就是對其有足夠的認識,要不然我們拿來也沒什麽價值與意義。

   當然,如果我們隻是看到了别人對我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别人并沒有看到我們對它們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我們要想從别人那裏得到好處,就隻能用槍炮與棍棒。

   我們用強力占有了别人的東西,反過來說,就是别人用強力占有了我們的東西,我們不是誓死反抗、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将我們的東西從敵人的手裏面搶過來,這樣的外環境的内化,隻能讓我們的社會動蕩不安,到處充滿着血腥與暴力。

   我們不要說使用強力占有了别人的東西,即便我們在交易中用了不等價的交換,多拿了别人的東西,别人即便不知道,也會感覺到莫名其妙的不高興,如果是别人知道了我們多拿了别人的東西,别人不找我們算帳,就會打斷我們的狗腿,如果别人一直都被蒙蔽,那我們就會迎來市場經濟的危機。

   我們的交易就如同兩條腳走路,如果一條腳的營養不良,那另一條腿多出來的營養就是過剩,過剩的營養就是浪費,如果我們不想浪費就隻能一條腿走路,用營養過剩的腿走路是在減肥,用營養不足的腿走路,我們不僅減不了肥,還會制造出窮人的越來越窮,富人相對的越來越富,這樣的結果是窮人越來越壓力山大的難過,富人越來越無聊無趣的不好受。

   事實上,天下總會有比我們窮的人,也總會有比我們富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是我們對我們生活的困苦與無聊乃至無趣的最爲無奈的一種自我安慰,也是在平衡當中找到了一種穩定。

  变是宇宙的根本。万变不离其宗的变是没变,不变只是宇宙的表像,也是宇宙自然发展的成果,随机应变是宇宙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感言,也是我们人对自身未来不确定性的一种无奈的自信,或者不自信的一种无奈的表态。

   今天,我们吃的馒头和昨天吃的馒头都是馒头,今天的馒头不是昨天的馒头,昨天的馒头也不是今天的馒头;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都是我,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昨天的我也不是今天的我;昨天的我还意气风发,今天的我已经心灰意冷。

   我们的变一直都在不变的周围,并且还深入到了它的骨髓;我们的不变始终都在被变所包围,不变就在变化当中;变决定着不变的走向,不变主导着变的行为。一个事物的存在有其必然性也有其偶然性,一个事物的产生可以是碰撞也可以是挤压,碰撞下的产生属偶然现象,挤压下的产生就是必然。

   我们走上街头一定会看到人,因为我们已经被挤压在了一个村落、一个城市当中,看到人是必然的,具体到我们究竟能看到什么人就纯属偶然或者是碰撞。碰撞出火花就会有新的事情发生、新的东西产生,如果碰撞不出火花,那就是外甥打灯笼 照旧。

   事实上,宇宙大自然中的不变只是一种表象,最多是稳定变化中带出来的一种假象,或者是循环变化中的一种稳定的现像,不变只是我们永远一直都在努力的方向,变才是一个事物存在的根本。没有变,我们根本不会存在;没有不变,我们只是不能存在。

   本质上,我们就是在变与不变之间来回的变动,我们就是要在变化中寻找不变,以不变来应对万般的变化。不变看上去比较纯朴与单一,变说的是丰富外加多彩。变让我们感觉到了社会的复杂与人生的多妙,不变让我们体会到了简单,也让我们感受到了温情与温暖。

   事实上,变在我们静态的语意中所表达的就是不同,不变所表达的就是相同。我们对事物与事物之间的不同的表达所采用的概念就是质量。质所描述的是一个事物同另一个事物本质上的不同,量所描述的是本质相同的两个事物之间量上的不同。

   质所描述的是方向上的不同,量所描述的是同一方向上具体定位的不同。质实质上一开始只是不同量叠加凝聚整合了之后的一个总的描述,质的进一步叠加凝聚整合还是质,如果让质进行回归,那它分解到最后所表达的一定是量的不同。

   事实上,一袋大米,我们从中拿走了几粒,虽然,只是数量上的变化,甚至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变化,然而,我们可以说,它的质已经发生了改变。无论我们怎样狡辩,质量这一概念的提出,根本上就是用来描述事物与事物之间不同之所在。

   我们无论是吃了馒头还是米饭,都会补充我们丢失的能量。我们对米饭与馒头的消化都会长成我们的身体。无论米饭与馒头再不同,我们的身体都会将它们同化。本质上,同化最形像的解释,应该是将不是自己的东西通过自己对其的了解与认识、分解与合成,最后变成了能被自己所用的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一个过程。

   如果我们的东西被别人拿去进行了解与认识、分解与合成,最后变成了能为别人所用的属于别人的东西,那这个过程就应该是我们的东西被别人进行了同化,从我们这里讲就应该是被异化。我们的东西能被别人同化,别人的东西能被我们同化,这就是我们世面上的交易,乃至我们社会只所以成形的根本之所在。

   别人的东西能支持我们的存在,我们的东西能支持别人的存在,当然,支持别人存在的我们的东西必定会支持我们的存在,支持我们存在的别人的东西一定会支持别人的存在,即能支持别人存在也能支持我们存在的东西就是我们的相同。

   我们就是利用我们的相同来完成交易,而我们所真正利用的却是我们的不同,我们的不同谈的是价值,我们的相同讲的是意义,意义是自己的,价值是别人给的。

   我们争取我们自己东西的价值最大化,就是在争取我们存在意义的完美化,也就是在让我们的生命到了最后的时刻,没有什么遗憾的面带着笑容的非常欣慰的闭上我们的眼睛。如果我们死不瞑目,那我们的价值最大化一定成为了泡影,我们存在的意义必定没有根本完成。

   我们每个人存在的质,本质上是由我们的基因所根本决定了的事情,我们的一生所需要找回的就是与我们的质相互匹配的那些个量,进而完成我们的生命质量,再进而,让我们的生命质量继续在我们未来的生命中发挥它们的作用。

   我们对量的最真接的表达是数,我们对质的比较深入的追究是结构,一个事物的表达靠的是内容与形式,内容相同形式的不同就是质的不同,质的相同内容的不同就是量的不同。内容就是组成事物的事物或者是组成物质的物质;形式是事物与事物之间,物质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与联系。

   关系与联系放在一个事物的内部就是结构,放在一个事物的外部就是环境,我们的发展本质上就是要将我们的外部环境变成我们的内部环境。如果要想将我们的外部环境变成我们的内部环境,首先必须要能将其进行同化,也就是对其有足够的认识,要不然我们拿来也没什么价值与意义。

   当然,如果我们只是看到了别人对我们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别人并没有看到我们对它们存在的价值与意义,我们要想从别人那里得到好处,就只能用枪炮与棍棒。

   我们用强力占有了别人的东西,反过来说,就是别人用强力占有了我们的东西,我们不是誓死反抗、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将我们的东西从敌人的手里面抢过来,这样的外环境的内化,只能让我们的社会动荡不安,到处充满着血腥与暴力。

   我们不要说使用强力占有了别人的东西,即便我们在交易中用了不等价的交换,多拿了别人的东西,别人即便不知道,也会感觉到莫名其妙的不高兴,如果是别人知道了我们多拿了别人的东西,别人不找我们算帐,就会打断我们的狗腿,如果别人一直都被蒙蔽,那我们就会迎来市场经济的危机。

   我们的交易就如同两条脚走路,如果一条脚的营养不良,那另一条腿多出来的营养就是过剩,过剩的营养就是浪费,如果我们不想浪费就只能一条腿走路,用营养过剩的腿走路是在减肥,用营养不足的腿走路,我们不仅减不了肥,还会制造出穷人的越来越穷,富人相对的越来越富,这样的结果是穷人越来越压力山大的难过,富人越来越无聊无趣的不好受。

   事实上,天下总会有比我们穷的人,也总会有比我们富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是我们对我们生活的困苦与无聊乃至无趣的最为无奈的一种自我安慰,也是在平衡当中找到了一种稳定。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