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文学非净土乎?

文学非净土乎?

美文阅读网天才相士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5:28

  前些日子,在物質生活書吧參加了睦鄰文學獎舉辦的關于 小說煉金術 的講論,組織方爲推廣和推動這一有益于深圳文學愛好者寫作的文化活動,确實值得贊一個。這次邀請演講的是深圳作家丁力,這位作家實屬一位很有個性的作家,在卸嘧骷抑杏信c胁煌谋憩F,甚至可以說有些另類。他直言不諱、口無遮攔、快言快語,以及語言犀利、妙趣橫生的演講風格,令文友掌聲陣陣,笑語連連。而作家丁力言論文學非淨土的話題,引發部分文友過激的不同反應,甚至有位名爲菲菲美女拔地而起,與其針鋒相對。我猜測到那位美女文友必定刺痛了她純淨而又對文學有一份憧憬的心。當時我爲作家捏把冷汗,看他如何收拾殘局。結果也不過是風平浪靜,各自包容作罷。 本人既非作家也非寫家,頂多算個不入圍的三流文友,對文學談不上深奧的理解和造詣,可是我還是想嘀咕幾句,瞎掰兩下,表表看法。至少我知道文學的包容性是不可辯解的,容得了說不三不四的話,不就是麽。不像政治一邊倒,殘酷鎮壓異己。文學本身就是一個很包容的載體,文學的内容玲琅滿目,包羅萬象,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文學的風格也是溫文爾雅,辛辣諷刺,魔幻浪漫,有雅有俗的結合體,既有高大上,也有下三爛。文學的創作者也是貴族紳士,白領粉領,窮困颠倒,貧富不分。 作家丁力他是位高産作家,八年寫出了三十部長篇小說,還是老板文學領軍人物,說起來你不得不眨眼,爲之贊歎!恰好我和他是本家,這樣道來,我有支持他的言論觀點的本能動機,不挺家門挺誰呀。倒是我在納悶、琢磨他是如何高産寫出的,反過來說,30年寫8部小說就萬萬不得了了。莫非他寫小說有那種文學工廠生産車間的小說生産線,生産線上的産品按出版商意圖定制,随時可以下單生産?一部小說交貨期爲一個月甚至更短。佩服,佩服,大信宸∠氡厮洜懝贍懮痰貌坏綋P眉吐氣,跨界寫作一舉成名,他在文學道路亦是嘗盡酸甜苦辣鹹,不是一帆風順。能真言道出文學亦非淨土,想必是肺腑之言,有感而發,絕非嘩衅饘櫋Kf官場腐敗,商場奸詐,文學也難逃脫。兴苤膶W領域的奇聞怪事、肮髒之氣時有敗露,不絕于耳,諸如剽竊之風者有之,投懷送抱發表文章者有之,文學粉絲淪爲小三者有之,争取官位和提拔而甘爲槍手者有之,爲别有意圖的政治黨派集團當吹鼓手者有之。想必文學愛好者也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而是早有所聞的。象文學騙子、文學流氓這樣的帽子的出現,必然是有某種現象和某種人的存在而誕生,絕對不是憑空捏造,胡謅亂語。文學的土壤是人文環境,不可能世外桃源,賴以生存的土壤受污染,很難做到出污泥而不染的聖潔。 文學是淨土與非淨土而不應狹義去下結論和争論,丁作家與美女争論的不在一個範疇内,個言個的好,我不得不哭笑,真是牛頭不對馬嘴。我贊同文學非淨土言論觀點,我更支持文學乃一片淨土的豪言,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真正的文學喜好和癡迷是發自内心的,是心靈的寄托,是精神上信念上的需求,是潛在空靈深處的内心渴望,是空虛的内心溝壑需要填滿。當然不排除,也有裝逼族借文學幌子賣弄風騷的群體以及莫名其妙的種種投機者。于是乎不難感知到,我有心靈的呐喊、心靈的呼喚、心靈的渴求,更有心靈的流露、心靈的表達,付之于文字的表露和分享,順乎産生了文學的各種形式,詩歌、散文、小說、劇本等。這原始的抒發情感、寄托情懷、頌揚恩愛、激發潛能、弘揚正氣的點點滴滴和表現手段,難道不是真真切切、純純仆仆的淨土嗎?在我所處空間和時間,美與醜、善與惡、忠與奸,甜與苦、香與臭、悅與噪,有眼、耳、鼻、舌、身、意六種本能感知感識,形形色色的世界于我無法逃避隻有去面對。在這大千世界裏,在芸芸人海之中,我有時需要一種内心的凝靜和心靈的寄托,也有一種内心的情愫和浪漫,更有一種内心的夢想和激情,而往往物質上是無法爲你解脫的,你也不能奢望身邊有無數貼身粉絲爲你釋懷,蓦然回首,發現文學不失仍爲最好的良藥和伴侶。你在文學的領域裏,可愛可恨,可樂可憂,亦可歌可泣,更可立離可棄,任由恣意馳騁。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顔如玉,是讀書人的真實寫照。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閑事挂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讀到這樣的詩句,難道不曾想到靜靜的、安然的生活是人生的向往。你說文學不是心靈的一片淨土又是什麽呢? 作家丁力将寫小說比着種棵樹,而非建房子,要憑心靈的感受去寫,不要先去搭架構再建造。模仿也是提高小說寫作技巧的有效途徑,小說的雅與俗與作家個人性格和素養有關,他還講到,深圳文學不要貼标簽,文學有自我生态,什麽老板文學,打工文學的提法實爲不妥。他更爲重點反複談到,文學要轉化爲生産力,文學作品産業化,自己走向市場,作爲深圳的作家應先有這份意識。文學是人賴以生存的工具。非職業作家去尋找自己的文學淨土,職業作家要有目的性發表自己的作品,要有經濟目的。上述有些觀點蠻是肯同,有些觀點我确實也是不能苟同的,曹雪芹衣食無憂,卻能留下經典宏篇,張愛玲十三歲開始寫小說,并不是爲了生存啦。 文學非淨土乎?早有文人留下許多筆墨,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各抒己見,求同存異。拜托,我不與你争對與錯。 20××-09-07

  前些日子,在物质生活书吧参加了睦邻文学奖举办的关于 小说炼金术 的讲论,组织方为推广和推动这一有益于深圳文学爱好者写作的文化活动,确实值得赞一个。这次邀请演讲的是深圳作家丁力,这位作家实属一位很有个性的作家,在众多作家中有与众不同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有些另类。他直言不讳、口无遮拦、快言快语,以及语言犀利、妙趣横生的演讲风格,令文友掌声阵阵,笑语连连。而作家丁力言论文学非净土的话题,引发部分文友过激的不同反应,甚至有位名为菲菲美女拔地而起,与其针锋相对。我猜测到那位美女文友必定刺痛了她纯净而又对文学有一份憧憬的心。当时我为作家捏把冷汗,看他如何收拾残局。结果也不过是风平浪静,各自包容作罢。 本人既非作家也非写家,顶多算个不入围的三流文友,对文学谈不上深奥的理解和造诣,可是我还是想嘀咕几句,瞎掰两下,表表看法。至少我知道文学的包容性是不可辩解的,容得了说不三不四的话,不就是么。不像政治一边倒,残酷镇压异己。文学本身就是一个很包容的载体,文学的内容玲琅满目,包罗万象,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文学的风格也是温文尔雅,辛辣讽刺,魔幻浪漫,有雅有俗的结合体,既有高大上,也有下三烂。文学的创作者也是贵族绅士,白领粉领,穷困颠倒,贫富不分。 作家丁力他是位高产作家,八年写出了三十部长篇小说,还是老板文学领军人物,说起来你不得不眨眼,为之赞叹!恰好我和他是本家,这样道来,我有支持他的言论观点的本能动机,不挺家门挺谁呀。倒是我在纳闷、琢磨他是如何高产写出的,反过来说,30年写8部小说就万万不得了了。莫非他写小说有那种文学工厂生产车间的小说生产线,生产线上的产品按出版商意图定制,随时可以下单生产?一部小说交货期为一个月甚至更短。佩服,佩服,大众佩服!想必他曾经为官为商得不到扬眉吐气,跨界写作一举成名,他在文学道路亦是尝尽酸甜苦辣咸,不是一帆风顺。能真言道出文学亦非净土,想必是肺腑之言,有感而发,绝非哗众起宠。他说官场腐败,商场奸诈,文学也难逃脱。众所周知文学领域的奇闻怪事、肮脏之气时有败露,不绝于耳,诸如剽窃之风者有之,投怀送抱发表文章者有之,文学粉丝沦为小三者有之,争取官位和提拔而甘为枪手者有之,为别有意图的政治党派集团当吹鼓手者有之。想必文学爱好者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而是早有所闻的。象文学骗子、文学流氓这样的帽子的出现,必然是有某种现象和某种人的存在而诞生,绝对不是凭空捏造,胡诌乱语。文学的土壤是人文环境,不可能世外桃源,赖以生存的土壤受污染,很难做到出污泥而不染的圣洁。 文学是净土与非净土而不应狭义去下结论和争论,丁作家与美女争论的不在一个范畴内,个言个的好,我不得不哭笑,真是牛头不对马嘴。我赞同文学非净土言论观点,我更支持文学乃一片净土的豪言,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真正的文学喜好和痴迷是发自内心的,是心灵的寄托,是精神上信念上的需求,是潜在空灵深处的内心渴望,是空虚的内心沟壑需要填满。当然不排除,也有装逼族借文学幌子卖弄风骚的群体以及莫名其妙的种种投机者。于是乎不难感知到,我有心灵的呐喊、心灵的呼唤、心灵的渴求,更有心灵的流露、心灵的表达,付之于文字的表露和分享,顺乎产生了文学的各种形式,诗歌、散文、小说、剧本等。这原始的抒发情感、寄托情怀、颂扬恩爱、激发潜能、弘扬正气的点点滴滴和表现手段,难道不是真真切切、纯纯仆仆的净土吗?在我所处空间和时间,美与丑、善与恶、忠与奸,甜与苦、香与臭、悦与噪,有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本能感知感识,形形色色的世界于我无法逃避只有去面对。在这大千世界里,在芸芸人海之中,我有时需要一种内心的凝静和心灵的寄托,也有一种内心的情愫和浪漫,更有一种内心的梦想和激情,而往往物质上是无法为你解脱的,你也不能奢望身边有无数贴身粉丝为你释怀,蓦然回首,发现文学不失仍为最好的良药和伴侣。你在文学的领域里,可爱可恨,可乐可忧,亦可歌可泣,更可立离可弃,任由恣意驰骋。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是读书人的真实写照。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读到这样的诗句,难道不曾想到静静的、安然的生活是人生的向往。你说文学不是心灵的一片净土又是什么呢? 作家丁力将写小说比着种棵树,而非建房子,要凭心灵的感受去写,不要先去搭架构再建造。模仿也是提高小说写作技巧的有效途径,小说的雅与俗与作家个人性格和素养有关,他还讲到,深圳文学不要贴标签,文学有自我生态,什么老板文学,打工文学的提法实为不妥。他更为重点反复谈到,文学要转化为生产力,文学作品产业化,自己走向市场,作为深圳的作家应先有这份意识。文学是人赖以生存的工具。非职业作家去寻找自己的文学净土,职业作家要有目的性发表自己的作品,要有经济目的。上述有些观点蛮是肯同,有些观点我确实也是不能苟同的,曹雪芹衣食无忧,却能留下经典宏篇,张爱玲十三岁开始写小说,并不是为了生存啦。 文学非净土乎?早有文人留下许多笔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抒己见,求同存异。拜托,我不与你争对与错。 20××-09-07

标签:文学非净土乎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