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从喜剧演员到抑郁症病人

从喜剧演员到抑郁症病人

美文閲读网大元帅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8:32:52

  每一個偉大的喜劇演員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當然這種說法隻能表述出喜劇演員不容易做,但同時也反映出到底喜劇演員是不是要想方設法地去思考表演喜劇的形式? 喜劇,是什麽?是在别人看來特别傻的事情,卻能引得你坐在電影院哈哈大笑的表演方式,還是在别人看來,台上的他們所做的表演像是一個小醜一般,不斷地醜化自己,從而引起你們的歡樂? 但是你們是否想過,每一個喜劇演員的背後,并非像鎂光燈或者屏幕下那般的快樂。你甚至不可能估計,他們在背後承受過多大的痛苦。他們生怕自己的表演不能引起大械臍g樂。 本月11日,美國喜劇明星羅賓 威廉姆斯因深受重度憂郁症所苦,以自殺結束了生命。消息一出來,許多人都會覺得惋惜,甚至于覺得又一顆巨星的隕落。據悉,他生前曾參演多部喜劇電影,演技純熟,亦曾經憑借《心靈捕手》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獎,第62屆金球獎終身成就獎。有人說,他去天堂搶第一排的座位了。

  一顆巨星的隕落,又再起引發我們對於抑郁症的關注,似乎抑郁症這種心理疾病會随時随地發生在我們身邊任何一個人的身上,隻是我們是否真的能正視它的存在,去認識到這種疾病所帶給自己的各種身心的折磨和影響。 從喜劇到悲劇,乍看兩者是相差十萬九千裏,但事實上,喜劇的背後卻蘊含着作爲喜劇演員的各種付出,甚至他們可能遭受過某一種心理疾病。而這種疾病卻能夠困住他們的一生,甚至很有可能會影響整個演藝道路。 屏幕上,他們是演員,給觀袔須g樂;屏幕下,他們是常人,依然要生活。 或許,很多觀卸紩X得,喜劇演員應該是要很開朗的性格或是特别能搞笑的。若是某個演員表演某個角色特别深入人心的時候,就會容易被定型,其實這是演員最怕的,尤其是打着某某标簽,讓人感到除了這種角色之外,其他的他都似乎駕馭不成功似的。 提起喜劇,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 卓别林。卓别林作爲喜劇的鼻祖,也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電影明星。他以 頭戴圓頂禮帽、手持竹手杖、足登大皮靴、走路像鴨子 的流浪漢夏爾洛的形象首次出現。這一形象逐漸成爲了卓别林的标志,風靡歐洲。他一生演過80部電影,每一個角色都深入人心,成爲了不可超越的表演,許多人都爲他的表演而感到捧腹大笑。在經濟大蕭條的美國,他的默劇深得觀械臍g迎,但我們又是否知道,他被抑郁症困擾一生。父親酗酒去世,母親罹患精神病被送到精神病院,感情道路的坎坷等各種的挫敗,讓他患上抑郁症。隻是大卸紩䶮o法想像,喜劇演員背後的辛酸淚。 據說過多使用幽默的人往往不善于抒發負面情感,長此以往就會引發抑郁。當他們悲傷時往往不知道如何表達,隻能用一個又一個笑話來掩蓋。 我們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人,而傷痛或是悲傷是需要用情緒或是情感來進行發洩的,但若是逃避的話,反而會造成一定的心理負擔。長期下來,容易封閉自己,而表演雖然能夠讓他們在絕望之中看到所謂的微弱的希望,卻不一定能夠解決得了自己的心理問題。

  因爲在表演的過程中,需要考慮到各種因素以及觀校谔氐氐沫h境之下,才會使用幽默。就如魔法一般,必須在某種定制道具裏才可以發生奇迹一樣。 喜劇,在卸嗳诵闹校紤撌羌儗俑阈Τ煞志佣啵踔梁跤X得,隻要你笑了,也許就算是一部分的成功。但無論是哪種表演,默劇、喜劇、甚至悲劇,它所表達的内核往往不像我們想象中那般的簡單,隻是作爲觀校螂b會關注它能否引起我們的大笑神經,乍看就已經足夠了。很有可能,沒有人會去關心它所要表達的表演内核和更深一層的思考。 二零零五年,周星馳的《長江七號》上映,這是一部打着 會讓你流淚 噱頭的喜劇片可以說,它真的比較搞笑,喜劇成分居多,隻是除了喜劇的包裝,能否從另一個側面去解讀它呢? 許冠文說每一個喜劇演員或者是喜歡把歡笑帶給人們的人其實是一個很充滿悲哀的人,是一個悲劇人物。提起黃子華,也許很多人都會想起 奸人堅 這個角色,又或者是《男親女愛》的莫作棟,一天到晚都會挂在嘴邊的一句: 小強啊,小強啊。 棟笃笑,是一個人的talkingshow。而香港棟笃笑始祖黃子華于2007年接受過《志雲飯局》的訪問。他表示,其實很怕面對觀校芘伦约赫f出來的東西他們不會笑,要随時随地地顧及觀械姆磻沂虑耙獪蕚浜芫谩K寡裕M腥烁黄 度橋 (思考)棟笃笑的話題。但事實上是沒有的,隻有自己看着天花板發呆,且過程很漫長,是一種煎熬。 在訪談中,他說,其實從小到我開始想做演員,而且無論從事什麽行業,話劇團也好,編劇助理也好,都是爲了自己的演員夢,棟笃笑當初隻打算做一場就算了,但是它後來竟然可以這麽成功,也就促使了我繼續做下去。 在黃子華身上,我們看到了一種被定型的演員,那就是别人覺得你的搞笑是成功的,從此就隻能搞笑了。換個角度來說,這算不算是一種被定型的悲哀?讓我們不禁深思:喜劇到底是不是隻是單純的喜劇表演,它不能帶有任何深刻的表演意義?在卓别林的電影裏,我們看到的是令我們捧腹大笑的流浪漢,但同時它的角色又具有鮮明的現實意義,具有一定的諷刺意味,以此反映時下的某些局面或者情況。 據報道,著名喜劇片的《憨豆先生》的扮演者,英國著名喜劇演員羅溫 艾金森曾罹患上抑郁症,到美國進行治療,治療後還需要回家靜養。

  鑒于羅溫 艾金森是個追求完美性格的表演者,私底下是個嚴肅派的人,鏡頭下不言苟笑。這說明了,任何的喜劇演員都不像我們想象中那麽快樂,也許他身上所存在的,隻是一小部分,或是說,他所有的表演都隻是奉獻在了螢光幕上。

  每一个伟大的喜剧演员似乎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当然这种说法只能表述出喜剧演员不容易做,但同时也反映出到底喜剧演员是不是要想方设法地去思考表演喜剧的形式? 喜剧,是什么?是在别人看来特别傻的事情,却能引得你坐在电影院哈哈大笑的表演方式,还是在别人看来,台上的他们所做的表演像是一个小丑一般,不断地丑化自己,从而引起你们的欢乐? 但是你们是否想过,每一个喜剧演员的背后,并非像镁光灯或者屏幕下那般的快乐。你甚至不可能估计,他们在背后承受过多大的痛苦。他们生怕自己的表演不能引起大众的欢乐。 本月11日,美国喜剧明星罗宾 威廉姆斯因深受重度忧郁症所苦,以自杀结束了生命。消息一出来,许多人都会觉得惋惜,甚至于觉得又一颗巨星的陨落。据悉,他生前曾参演多部喜剧电影,演技纯熟,亦曾经凭借《心灵捕手》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第62届金球奖终身成就奖。有人说,他去天堂抢第一排的座位了。

  一颗巨星的陨落,又再起引发我们对於抑郁症的关注,似乎抑郁症这种心理疾病会随时随地发生在我们身边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只是我们是否真的能正视它的存在,去认识到这种疾病所带给自己的各种身心的折磨和影响。 从喜剧到悲剧,乍看两者是相差十万九千里,但事实上,喜剧的背后却蕴含着作为喜剧演员的各种付出,甚至他们可能遭受过某一种心理疾病。而这种疾病却能够困住他们的一生,甚至很有可能会影响整个演艺道路。 屏幕上,他们是演员,给观众带来欢乐;屏幕下,他们是常人,依然要生活。 或许,很多观众都会觉得,喜剧演员应该是要很开朗的性格或是特别能搞笑的。若是某个演员表演某个角色特别深入人心的时候,就会容易被定型,其实这是演员最怕的,尤其是打着某某标签,让人感到除了这种角色之外,其他的他都似乎驾驭不成功似的。 提起喜剧,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 卓别林。卓别林作为喜剧的鼻祖,也称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明星。他以 头戴圆顶礼帽、手持竹手杖、足登大皮靴、走路像鸭子 的流浪汉夏尔洛的形象首次出现。这一形象逐渐成为了卓别林的标志,风靡欧洲。他一生演过80部电影,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成为了不可超越的表演,许多人都为他的表演而感到捧腹大笑。在经济大萧条的美国,他的默剧深得观众的欢迎,但我们又是否知道,他被抑郁症困扰一生。父亲酗酒去世,母亲罹患精神病被送到精神病院,感情道路的坎坷等各种的挫败,让他患上抑郁症。只是大众都会无法想像,喜剧演员背后的辛酸泪。 据说过多使用幽默的人往往不善于抒发负面情感,长此以往就会引发抑郁。当他们悲伤时往往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能用一个又一个笑话来掩盖。 我们都是有七情六欲的人,而伤痛或是悲伤是需要用情绪或是情感来进行发泄的,但若是逃避的话,反而会造成一定的心理负担。长期下来,容易封闭自己,而表演虽然能够让他们在绝望之中看到所谓的微弱的希望,却不一定能够解决得了自己的心理问题。

  因为在表演的过程中,需要考虑到各种因素以及观众,在特地的环境之下,才会使用幽默。就如魔法一般,必须在某种定制道具里才可以发生奇迹一样。 喜剧,在众多人心中,都应该是纯属搞笑成分居多,甚至乎觉得,只要你笑了,也许就算是一部分的成功。但无论是哪种表演,默剧、喜剧、甚至悲剧,它所表达的内核往往不像我们想象中那般的简单,只是作为观众,或只会关注它能否引起我们的大笑神经,乍看就已经足够了。很有可能,没有人会去关心它所要表达的表演内核和更深一层的思考。 二零零五年,周星驰的《长江七号》上映,这是一部打着 会让你流泪 噱头的喜剧片可以说,它真的比较搞笑,喜剧成分居多,只是除了喜剧的包装,能否从另一个侧面去解读它呢? 许冠文说每一个喜剧演员或者是喜欢把欢笑带给人们的人其实是一个很充满悲哀的人,是一个悲剧人物。提起黄子华,也许很多人都会想起 奸人坚 这个角色,又或者是《男亲女爱》的莫作栋,一天到晚都会挂在嘴边的一句: 小强啊,小强啊。 栋笃笑,是一个人的talkingshow。而香港栋笃笑始祖黄子华于2007年接受过《志云饭局》的访问。他表示,其实很怕面对观众,很怕自己说出来的东西他们不会笑,要随时随地地顾及观众的反应,而且事前要准备很久。他坦言,希望有人跟他一起 度桥 (思考)栋笃笑的话题。但事实上是没有的,只有自己看着天花板发呆,且过程很漫长,是一种煎熬。 在访谈中,他说,其实从小到我开始想做演员,而且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话剧团也好,编剧助理也好,都是为了自己的演员梦,栋笃笑当初只打算做一场就算了,但是它后来竟然可以这么成功,也就促使了我继续做下去。 在黄子华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被定型的演员,那就是别人觉得你的搞笑是成功的,从此就只能搞笑了。换个角度来说,这算不算是一种被定型的悲哀?让我们不禁深思:喜剧到底是不是只是单纯的喜剧表演,它不能带有任何深刻的表演意义?在卓别林的电影里,我们看到的是令我们捧腹大笑的流浪汉,但同时它的角色又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以此反映时下的某些局面或者情况。 据报道,著名喜剧片的《憨豆先生》的扮演者,英国著名喜剧演员罗温 艾金森曾罹患上抑郁症,到美国进行治疗,治疗后还需要回家静养。

  鉴于罗温 艾金森是个追求完美性格的表演者,私底下是个严肃派的人,镜头下不言苟笑。这说明了,任何的喜剧演员都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快乐,也许他身上所存在的,只是一小部分,或是说,他所有的表演都只是奉献在了萤光幕上。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