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我们是否还在诗意的栖居

我们是否还在诗意的栖居

美文网神韵古迹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9:06:37

  每日穿梭于林立的高樓大廈之間,享受美味佳肴帶來的快感;徜徉在奔馳寶馬,物欲橫流的空間,也許在某種意義上講我們是幸福的,至少我們的軀體是自由的。可你是否想過我們的思想是否自由?靈魂是否自由?又或者我們是否還在詩意的栖居?

   其實我們都曾想簡約的活着,哪怕隻是一晃而過,不可捉摸的的想法也罷。然而事實的真相是,世界以其神秘的力量牽引着将你置于無知無能之地。于是我們最重要的東西,我們的自由,我們自由的靈魂被物質遮蔽,被毫無保留地困在高樓内,奢靡的物質享受帶來的感官刺激當中而無法解脫。因爲自由的缺失,尊嚴也得不到保證。于是我們隻有被迫作現實囚牢中的邊緣人,過着所謂 自由灑脫 的幸福的生活。

   每個人一生都在尋找一個寶貴的東西,盡管在我們找不到的時候,它可能已經被摧毀的面目全非,而我們仍在不懈地追尋。或許有人會問:既然追尋的東西都已不複存在,又何必徒勞尋找呢?我告訴你: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這種動物需要一種信念或者說一種信仰支撐他不斷朝前走去。即使有時很迷茫,自覺無路可循,這種信念和信仰也會牽着他不由自主的走下去,無論是對是錯,直至他的靈魂停止了呼吸。

   假如一個人的靈魂不能被藝術之美所陶醉,不能被美麗憂傷的文字所打動,那麽他的靈魂是有缺憾的。試問這種人還能詩意的栖居嗎?顯然,非也。對于靈魂,姓f紛纭。有人敬仰,有人不屑,也有人懷疑,不過不論你有何等高見,關于靈魂最基本的莫過于:追問靈魂,透視靈魂直到安頓靈魂。每個人心中難免都有一片很難用是非善惡來形容的朦胧地帶,有時也許隻有讓它永遠處于朦胧狀态才是對靈魂的追問和透視,才能讓你詩意的栖居。

   那麽,獨處是否是一種詩意的栖居呢?有人給獨處罩上孤獨,憂傷,悲苦的外套,然而獨處何嘗不是一種淡淡的美呢?一個人遠離世俗的喧嚣,市井的嘈雜,人心的爾虞我詐,靜立于書架前,用手觸摸那柔美的紙張,用心感受那動人的文字帶給他顫栗的美。仿佛你已不是現在的你,你是一個初生的嬰兒,清新而美麗;有時,手捧一本詩集,耳邊是美妙輕柔的樂曲,一邊欣賞流動着的詩文,一邊細品淡淡的茶香。這種獨處的美誰能忍心去打破?誰又舍得用孤獨,悲傷來形容?一個人靜靜伫立于窗前,窗外月光皎潔,此時心境淡然的你忘卻世俗的種種紛擾,靜享獨處的恬淡時光,誰能否定這不是一種詩意的栖居呢?

   有人說:但願離去是幸,我願永不歸來。這句話有些消極了。無論是幸還是不幸,倘若有一種超然的心境,那麽幸即是幸,不幸亦可以是一種幸了。當然,這種心境每個人都有,隻是我們中的大多數掩蓋了這種靈魂深處最寶貴的東西,即真實。不管你身處何地,身陷何境,都要說最真的話,做最真的自己,如此,便是詩意的栖居。

  每日穿梭于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享受美味佳肴带来的快感;徜徉在奔驰宝马,物欲横流的空间,也许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是幸福的,至少我们的躯体是自由的。可你是否想过我们的思想是否自由?灵魂是否自由?又或者我们是否还在诗意的栖居?

   其实我们都曾想简约的活着,哪怕只是一晃而过,不可捉摸的的想法也罢。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世界以其神秘的力量牵引着将你置于无知无能之地。于是我们最重要的东西,我们的自由,我们自由的灵魂被物质遮蔽,被毫无保留地困在高楼内,奢靡的物质享受带来的感官刺激当中而无法解脱。因为自由的缺失,尊严也得不到保证。于是我们只有被迫作现实囚牢中的边缘人,过着所谓 自由洒脱 的幸福的生活。

   每个人一生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尽管在我们找不到的时候,它可能已经被摧毁的面目全非,而我们仍在不懈地追寻。或许有人会问:既然追寻的东西都已不复存在,又何必徒劳寻找呢?我告诉你: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这种动物需要一种信念或者说一种信仰支撑他不断朝前走去。即使有时很迷茫,自觉无路可循,这种信念和信仰也会牵着他不由自主的走下去,无论是对是错,直至他的灵魂停止了呼吸。

   假如一个人的灵魂不能被艺术之美所陶醉,不能被美丽忧伤的文字所打动,那么他的灵魂是有缺憾的。试问这种人还能诗意的栖居吗?显然,非也。对于灵魂,众说纷纭。有人敬仰,有人不屑,也有人怀疑,不过不论你有何等高见,关于灵魂最基本的莫过于:追问灵魂,透视灵魂直到安顿灵魂。每个人心中难免都有一片很难用是非善恶来形容的朦胧地带,有时也许只有让它永远处于朦胧状态才是对灵魂的追问和透视,才能让你诗意的栖居。

   那么,独处是否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呢?有人给独处罩上孤独,忧伤,悲苦的外套,然而独处何尝不是一种淡淡的美呢?一个人远离世俗的喧嚣,市井的嘈杂,人心的尔虞我诈,静立于书架前,用手触摸那柔美的纸张,用心感受那动人的文字带给他颤栗的美。仿佛你已不是现在的你,你是一个初生的婴儿,清新而美丽;有时,手捧一本诗集,耳边是美妙轻柔的乐曲,一边欣赏流动着的诗文,一边细品淡淡的茶香。这种独处的美谁能忍心去打破?谁又舍得用孤独,悲伤来形容?一个人静静伫立于窗前,窗外月光皎洁,此时心境淡然的你忘却世俗的种种纷扰,静享独处的恬淡时光,谁能否定这不是一种诗意的栖居呢?

   有人说:但愿离去是幸,我愿永不归来。这句话有些消极了。无论是幸还是不幸,倘若有一种超然的心境,那么幸即是幸,不幸亦可以是一种幸了。当然,这种心境每个人都有,只是我们中的大多数掩盖了这种灵魂深处最宝贵的东西,即真实。不管你身处何地,身陷何境,都要说最真的话,做最真的自己,如此,便是诗意的栖居。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