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南柯一梦

南柯一梦

美文閲读网无上神武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9:05:29

  兩條平行線沿着各自的原點開始發端,猶如暴風雨來臨前的醞釀,朦朦胧胧的雲霧中隐隐約約現出身影,素未置妫慈菝玻@鴻掠影,稍縱即逝,留下模糊的印象,猶執古扇半遮面。生生的兩端,站成了彼岸,預言多情自古傷離别,初次相遇是相離的催化劑。 兩條平行線在彼此兩岸繼續行走,領略不同的風景,經曆不同的人生。一條平行線揚帆啓航,盡管前面的道路布滿荊棘,他都所向披靡,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另一條平行線仍在這座象牙塔裏學習,雖然步履艱難,但是她仍然堅持繼續行走,希望能跟你步伐一緻,雖沒有相交,但都在兩岸的石橋連接點上,不同岸卻同點,猶如一條線段的兩個端點。沒有相交仍需行走,沿着彼此兩岸,各站風景不盡相宜,風過流痕,水過流聲,人過流迹,上一站的朋友變成下一站的過客,終究站站都是過客,相離莫相忘,且行且珍惜。一站一個結,兩條平行線每到一個站打一個結,記錄各自的行程,每一個結代表着他們素未置娴南嘤龅拇螖担^ 精账粒鹗癄戦_ ,結打得越多,見面指日可待。 兩條平行線不約而同停下來休憩,再次相遇,沒有發端時的素未見面,站在結點,踮起腳尖,終究看清對方的容貌,卻是舊時相識,微微一笑,但是隻能彼此對望,可望不可即,雙眸對望,岸中細水長流,便縱有千言萬語,竟無語凝噎,眼含不舍之情注視對方,直被千山萬水阻隔,才獨自一人前往下一站。 兩條平行線經曆了千辛萬苦,沿着結點,步履輕盈,一步一台階,終究在石橋中央有了交點,相約黃昏桃花下,舉杯溩茫鎸γ娴亟徽劊念I神會,有些許害羞,踮起腳尖,彼此漸漸靠近,執手想看淚眼,互相傾訴彼此兩岸的酸甜苦辣。兩條平行線把酒黃昏後,細賞桃花随流水,細水長流,水中鴛鴦嬉戲,隻羨鴛鴦不羨仙。相知相遇,就差這一步。 殊不知暴風雨來臨之前風平浪靜的背後隐藏着怎樣的殘酷。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時間如流沙般在指尖随風飄走,沙沙作響。 兩條平行線相擁在石橋,夾岸桃花,落英缤紛,涓涓溪水,晚霞映照,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景與情和諧美好,終逃不過昙花一現,突然石橋斷裂,兩手緊扣,不斷掙紮,冥冥之中被迫分隔兩地,縱使不舍也無可奈何,欲語淚先流,回到原先的雙眸對望,像一顆千裏外的星光,我們隻能對望,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原來一切已是命中注定,一切自有其規律,徒有歡喜,一切歸于平靜,始于結點,止于結點,回到原點。 兩條平行線像往常一樣繼續在彼此兩岸行走,從此各自天涯,途中的酸甜苦辣,無人傾訴,惟有淚千行。時過境遷,物是人非,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零零碎碎的片斷的夢剪輯成一張光碟,光和影的組合,斷斷續續,每一片斷都有其密碼,密碼存在于回憶中。

  两条平行线沿着各自的原点开始发端,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酝酿,朦朦胧胧的云雾中隐隐约约现出身影,素未谋面,欲看容貌,惊鸿掠影,稍纵即逝,留下模糊的印象,犹执古扇半遮面。生生的两端,站成了彼岸,预言多情自古伤离别,初次相遇是相离的催化剂。 两条平行线在彼此两岸继续行走,领略不同的风景,经历不同的人生。一条平行线扬帆启航,尽管前面的道路布满荆棘,他都所向披靡,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另一条平行线仍在这座象牙塔里学习,虽然步履艰难,但是她仍然坚持继续行走,希望能跟你步伐一致,虽没有相交,但都在两岸的石桥连接点上,不同岸却同点,犹如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没有相交仍需行走,沿着彼此两岸,各站风景不尽相宜,风过流痕,水过流声,人过流迹,上一站的朋友变成下一站的过客,终究站站都是过客,相离莫相忘,且行且珍惜。一站一个结,两条平行线每到一个站打一个结,记录各自的行程,每一个结代表着他们素未谋面的相遇的次数,所谓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结打得越多,见面指日可待。 两条平行线不约而同停下来休憩,再次相遇,没有发端时的素未见面,站在结点,踮起脚尖,终究看清对方的容貌,却是旧时相识,微微一笑,但是只能彼此对望,可望不可即,双眸对望,岸中细水长流,便纵有千言万语,竟无语凝噎,眼含不舍之情注视对方,直被千山万水阻隔,才独自一人前往下一站。 两条平行线经历了千辛万苦,沿着结点,步履轻盈,一步一台阶,终究在石桥中央有了交点,相约黄昏桃花下,举杯浅酌,面对面地交谈,心领神会,有些许害羞,踮起脚尖,彼此渐渐靠近,执手想看泪眼,互相倾诉彼此两岸的酸甜苦辣。两条平行线把酒黄昏后,细赏桃花随流水,细水长流,水中鸳鸯嬉戏,只羡鸳鸯不羡仙。相知相遇,就差这一步。 殊不知暴风雨来临之前风平浪静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残酷。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时间如流沙般在指尖随风飘走,沙沙作响。 两条平行线相拥在石桥,夹岸桃花,落英缤纷,涓涓溪水,晚霞映照,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景与情和谐美好,终逃不过昙花一现,突然石桥断裂,两手紧扣,不断挣扎,冥冥之中被迫分隔两地,纵使不舍也无可奈何,欲语泪先流,回到原先的双眸对望,像一颗千里外的星光,我们只能对望,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原来一切已是命中注定,一切自有其规律,徒有欢喜,一切归于平静,始于结点,止于结点,回到原点。 两条平行线像往常一样继续在彼此两岸行走,从此各自天涯,途中的酸甜苦辣,无人倾诉,惟有泪千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零零碎碎的片断的梦剪辑成一张光碟,光和影的组合,断断续续,每一片断都有其密码,密码存在于回忆中。

标签:南柯一梦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