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酒女

酒女

美文閲读网秦皇纪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9:04:28

  我還是學生,每次說出這句話都些許帶着高貴而又可憐的自尊,學生票省一半的錢用來買零食,兼職吵着學生的噱頭幹最少的活兒,或者每次被父母灌輸現實的時候: 我還是學生 ,是的,現在蒙上被子睡大覺也不至于被雷劈吧。

   網傳90後自信而脆弱,敏感又自私,依賴網絡而且有着強烈的反叛意識,對于這樣的評價我倒覺得一點兒也不過分,因爲與缺點相生相随的是年輕,活躍,玩得酷又靠得住,96後的親妹顯然都占了,她獨立,堅韌,比我小3歲,但是情商明顯高我太多,所以重要的心事還是跟她分享更靠譜。最欣賞她的品質還是單純,是明知道世故依然如我的單純,既不裝傻也不靠賣萌博來好評。我們習慣在渾濁的世界裏找單純的動物,但是一旦身邊人如此,你便知道最寶貴的東西往往也離危險最近。最親近的人最讓你明白現實的重量,生活中的第一記耳光應該也是發現自己無能一點忙也幫不上的時候。

   一個城市到底能潛藏多少種生存的辦法。正如在中國最多的财富聚集在極少數的人手裏一樣,也是隻有少數的人能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奢侈又幸福。大多數人把求安穩求稚有不少的人生活在這個城市的邊緣,身不由己而又無能爲力的活着。她們或許也遭受過冷豔,遭受過陌生人異樣的眼光,但是權衡各種,還是選擇繼續,我想畢竟還是靠自己幸苦掙來的錢,總是幹淨些!

   印象最深的是一個穿黑色緊身裙的女人,看起來大概30左右,她滿身酒氣敲門進宿舍,爆粗口,很慌亂的把鞋一甩,然後很霸氣的說着不屑這些有錢的臭男人雲雲。她瞟了一眼我們,快速的把床鋪收拾好,告訴我們晚上可以睡在她床上湊合一宿。盡管粗口加滿身酒氣,但是還是對她印象不錯,想起在舞台上她瘋狂的甩頭,跳舞,豐滿的身體随意扭動顯得更加的性感撩人。那個時候大概有點怕她,或者在我的印象裏更多的就是不了解和永遠也不要接觸好了。宿舍很冷很冷,簡易的板房,隻有一個衛生間,沒有可以喝的熱水。她們大都來自郊區,隻帶了些簡單的行李,操一口當地方言。然後草草的就開始了收入不錯但是沒有安全感沒有認同感的工作。突然覺得卸了妝的她們和我們沒什麽兩樣,估摸20歲的年齡,還是一臉的稚氣。那個晚上我坐了整整一宿,對面床鋪的姐姐醒了幾次,讓我和她過去一起睡,我直挺挺的坐着表示拒絕,心裏開始翻湧:我們又有什麽資格去瞧不起這些所謂娛樂業的人,她們哪一個不是爲生活所迫,而我們呢,我們隻不過幸唿c兒,多了一點可以選擇生活的權利。我們給他們起了太多帶有明顯感**彩的名字,我們把她們歸爲這個城市的邊緣人群,無數次的告訴周圍人,娛樂場所慎入。其實想想,這并不是歧視,而是潛藏在心裏的自卑和恐懼。

   這個社會有太多外在的不自信,比如看到一個長得漂亮創業成功的姑娘,就覺得她去整過容或者抱大腿,看到一個美女賣油條賣包子,就會出現包子西施什麽的,我們總是認爲長得好的就應該過得慘,長得不好的成功才叫勵志傳奇。各行各業都有潛規則,對你好的永遠離不開利益。不知覺我們都被浸染,被染上了深深的顔色,還有摘不下來的有色眼鏡。

   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見這個穿黑色衣服的姐姐了,我想象她應該還沒有結婚,或者她有個弟弟妹妹在國外上學,她最大的夢想就是賺很多很多的錢,然後買一張飛往大洋彼岸的飛機票漂洋過海去看看他的弟弟妹妹,在異國他鄉她看到了充滿田園氣息的莊園,她緊攥着信用卡緊張的張望,尋找。

   時間會給她答案。

  我还是学生,每次说出这句话都些许带着高贵而又可怜的自尊,学生票省一半的钱用来买零食,兼职吵着学生的噱头干最少的活儿,或者每次被父母灌输现实的时候: 我还是学生 ,是的,现在蒙上被子睡大觉也不至于被雷劈吧。

   网传90后自信而脆弱,敏感又自私,依赖网络而且有着强烈的反叛意识,对于这样的评价我倒觉得一点儿也不过分,因为与缺点相生相随的是年轻,活跃,玩得酷又靠得住,96后的亲妹显然都占了,她独立,坚韧,比我小3岁,但是情商明显高我太多,所以重要的心事还是跟她分享更靠谱。最欣赏她的品质还是单纯,是明知道世故依然如我的单纯,既不装傻也不靠卖萌博来好评。我们习惯在浑浊的世界里找单纯的动物,但是一旦身边人如此,你便知道最宝贵的东西往往也离危险最近。最亲近的人最让你明白现实的重量,生活中的第一记耳光应该也是发现自己无能一点忙也帮不上的时候。

   一个城市到底能潜藏多少种生存的办法。正如在中国最多的财富聚集在极少数的人手里一样,也是只有少数的人能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奢侈又幸福。大多数人把求安稳求谋生,还有不少的人生活在这个城市的边缘,身不由己而又无能为力的活着。她们或许也遭受过冷艳,遭受过陌生人异样的眼光,但是权衡各种,还是选择继续,我想毕竟还是靠自己幸苦挣来的钱,总是干净些!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穿黑色紧身裙的女人,看起来大概30左右,她满身酒气敲门进宿舍,爆粗口,很慌乱的把鞋一甩,然后很霸气的说着不屑这些有钱的臭男人云云。她瞟了一眼我们,快速的把床铺收拾好,告诉我们晚上可以睡在她床上凑合一宿。尽管粗口加满身酒气,但是还是对她印象不错,想起在舞台上她疯狂的甩头,跳舞,丰满的身体随意扭动显得更加的性感撩人。那个时候大概有点怕她,或者在我的印象里更多的就是不了解和永远也不要接触好了。宿舍很冷很冷,简易的板房,只有一个卫生间,没有可以喝的热水。她们大都来自郊区,只带了些简单的行李,操一口当地方言。然后草草的就开始了收入不错但是没有安全感没有认同感的工作。突然觉得卸了妆的她们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估摸20岁的年龄,还是一脸的稚气。那个晚上我坐了整整一宿,对面床铺的姐姐醒了几次,让我和她过去一起睡,我直挺挺的坐着表示拒绝,心里开始翻涌: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瞧不起这些所谓娱乐业的人,她们哪一个不是为生活所迫,而我们呢,我们只不过幸运点儿,多了一点可以选择生活的权利。我们给他们起了太多带有明显感**彩的名字,我们把她们归为这个城市的边缘人群,无数次的告诉周围人,娱乐场所慎入。其实想想,这并不是歧视,而是潜藏在心里的自卑和恐惧。

   这个社会有太多外在的不自信,比如看到一个长得漂亮创业成功的姑娘,就觉得她去整过容或者抱大腿,看到一个美女卖油条卖包子,就会出现包子西施什么的,我们总是认为长得好的就应该过得惨,长得不好的成功才叫励志传奇。各行各业都有潜规则,对你好的永远离不开利益。不知觉我们都被浸染,被染上了深深的颜色,还有摘不下来的有色眼镜。

   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这个穿黑色衣服的姐姐了,我想象她应该还没有结婚,或者她有个弟弟妹妹在国外上学,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买一张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票漂洋过海去看看他的弟弟妹妹,在异国他乡她看到了充满田园气息的庄园,她紧攥着信用卡紧张的张望,寻找。

   时间会给她答案。

标签:酒女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