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闲来散语

闲来散语

美文网暴力白菜围观:更新时间:2017-09-07 09:03:00

  我是個不愛回憶的人,腦袋裏的景象往往少之又少,連高中很多事都全然記不清楚,若輕易不被人提起,倒也真的像從未發生過一樣。說不清,這樣是好是壞。畢竟回憶裏喜憂參半,哪方也沒勝過誰,無從提起。

   昨日,跟朋友在一個老街上轉悠突遇高中同學,一路寒暄,倒扯出不少回憶段子出來。蓦然已覺時間輾轉,三四年的時光,竟然覺得像是十年那麽長。老街的街道邊淨是一些小咖啡店,酒吧和挂滿明信片的小房間,顯得文藝十足。一路走馬觀花,竟再也沒有喜歡的心思。向身邊朋友感慨道, 怎麽現在到這種地方,一點感覺都沒了,沒意思。 你以前不是最喜歡這樣文藝的地方嗎? 是啊,現在完全沒感覺。 大概是看多了吧。

   轉過身望着身後走過的路,路上依舊好多的人,突覺原來已經走了這麽長了。我一路低頭走路,急着向前,竟忘了轉身。難怪,記憶會模糊。

   有人跟我說,Z怎麽你寫的東西都在懷念過去了?我淡笑不語,隻是搖頭。說實話,過去的東西,在腦海裏一直是模糊的景象,小說裏,散文裏塑造出來的主人公總是孤單一人不舍男友的離開,朋友的分散,但隻有我自己心裏清楚,現實我這裏沒有男友分手的痛哭,亦沒有好友分散的傷痛,隻有一次比一次更長久的沉默和一次比一次更冷靜的接受。倘若追溯到高一,或許我會是懷念過去的,會是不敢向前的,會是矯情難耐,絕望極端的,甚至爲一點小事而淚流滿面,和自己玩命死磕的。但,畢竟過去這麽多年,不知不覺自己已經改變了。

   在馬太福音裏摘抄到一句話, 你們陡妫瑹o論求什麽,隻要信,就必得着。 心裏首先冒出來的陡婢谷皇 願你能永遠置之事外,願我能獨自走向未來,願我們能無事常相見。 我被自己心底的聲音驚訝到,但仔細一想,我本就一直是這樣啊,這樣倔強。

   如此倔強。是死性不改。

   看這幾年的自己,即使在最累最怕最孤獨的時刻曾不斷妄想有人能給我依托陪我度過,但每一次心底的暗面席卷而來的時候,我都是低頭沉默,懶于訴說。我以爲一切總會過去,壞的會過去,會重新好起來,雖然當初哭的好像怎麽也過不去。等風平浪靜,才想起來跟人訴苦。當然事後訴苦實際是沒有什麽用處的,權當無聊之處散閑話了。在時光的打磨下,我褪去棱角,不針鋒相對,不玩命死磕,懂得趨利避害,溫順内斂不嚣張。慌亂的次數越來越少,冷靜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可以不好強,不争搶,但是沒法不固執自己的一套。我知道因自己過于執拗的性子,錯失過多次感情,受過多次傷,甚至于被誤解,被看輕。但,倘若我不一路如此固執前行,我還是我麽?

   明顯不是。

   時光叫人清醒叫人醉。

   成熟沒什麽不對,我們終将褪去稚嫩,模糊回憶,習慣傷痛,疲于向前,成長爲一個懂時務知進退的大人。

   我不怕成長,不怕成熟,不怕變複雜。

   我隻希望自己在獨自面對複雜世界自顧不暇時也能勿忘初衷,一如當初,現在的執拗,不辜負。

   ----zephyr

  我是个不爱回忆的人,脑袋里的景象往往少之又少,连高中很多事都全然记不清楚,若轻易不被人提起,倒也真的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说不清,这样是好是坏。毕竟回忆里喜忧参半,哪方也没胜过谁,无从提起。

   昨日,跟朋友在一个老街上转悠突遇高中同学,一路寒暄,倒扯出不少回忆段子出来。蓦然已觉时间辗转,三四年的时光,竟然觉得像是十年那么长。老街的街道边净是一些小咖啡店,酒吧和挂满明信片的小房间,显得文艺十足。一路走马观花,竟再也没有喜欢的心思。向身边朋友感慨道, 怎么现在到这种地方,一点感觉都没了,没意思。 你以前不是最喜欢这样文艺的地方吗? 是啊,现在完全没感觉。 大概是看多了吧。

   转过身望着身后走过的路,路上依旧好多的人,突觉原来已经走了这么长了。我一路低头走路,急着向前,竟忘了转身。难怪,记忆会模糊。

   有人跟我说,Z怎么你写的东西都在怀念过去了?我淡笑不语,只是摇头。说实话,过去的东西,在脑海里一直是模糊的景象,小说里,散文里塑造出来的主人公总是孤单一人不舍男友的离开,朋友的分散,但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现实我这里没有男友分手的痛哭,亦没有好友分散的伤痛,只有一次比一次更长久的沉默和一次比一次更冷静的接受。倘若追溯到高一,或许我会是怀念过去的,会是不敢向前的,会是矫情难耐,绝望极端的,甚至为一点小事而泪流满面,和自己玩命死磕的。但,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改变了。

   在马太福音里摘抄到一句话, 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 心里首先冒出来的祷告竟然是 愿你能永远置之事外,愿我能独自走向未来,愿我们能无事常相见。 我被自己心底的声音惊讶到,但仔细一想,我本就一直是这样啊,这样倔强。

   如此倔强。是死性不改。

   看这几年的自己,即使在最累最怕最孤独的时刻曾不断妄想有人能给我依托陪我度过,但每一次心底的暗面席卷而来的时候,我都是低头沉默,懒于诉说。我以为一切总会过去,坏的会过去,会重新好起来,虽然当初哭的好像怎么也过不去。等风平浪静,才想起来跟人诉苦。当然事后诉苦实际是没有什么用处的,权当无聊之处散闲话了。在时光的打磨下,我褪去棱角,不针锋相对,不玩命死磕,懂得趋利避害,温顺内敛不嚣张。慌乱的次数越来越少,冷静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可以不好强,不争抢,但是没法不固执自己的一套。我知道因自己过于执拗的性子,错失过多次感情,受过多次伤,甚至于被误解,被看轻。但,倘若我不一路如此固执前行,我还是我么?

   明显不是。

   时光叫人清醒叫人醉。

   成熟没什么不对,我们终将褪去稚嫩,模糊回忆,习惯伤痛,疲于向前,成长为一个懂时务知进退的大人。

   我不怕成长,不怕成熟,不怕变复杂。

   我只希望自己在独自面对复杂世界自顾不暇时也能勿忘初衷,一如当初,现在的执拗,不辜负。

   ----zephyr

标签:闲来散语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