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贪凉的人

贪凉的人

美文阅读网窈窕医女围观:更新时间:2017-08-16 09:00:28

  啥人都有。有人貪杯,有人貪色,有人貪财,有人貪涼。最不劃算的是貪杯,最需要勇氣的是貪涼。

  西安今年的夏天把人熱得受不了,有一個數據可以作證,即全市每天的用電量屢屢創出曆史新高。電都跑到哪裏去了?答案是跑到空調主機裏頭了,馬不停蹄爲市民送涼快。

  送了涼快,還要送爽。夏天裏當然是碰涼就送,但是秋冬時節就不好說了,比如我寫這篇文章這天是10月21號,最高氣溫21攝氏度,最低13攝氏度,按說氣溫适宜,但我去看望一對兒90歲的老夫婦的時候,發現兩人穿的是棉衣棉褲。走出老人家,眼見大部分人都身着長衣長褲棉毛衫,隻有一個小夥兒貪涼,穿的是汗衫短褲。不知他爽不爽。

  看看候鳥,天冷了,飛到南方;天暖了,飛回北方。人也一樣,天冷加衣,天熱減衣。根據溫度加加減減,都是爲了達到體感的舒适。但是身上舒适了,精神上的感受卻有不同。冬天加衣,加得過早,加得過厚,就給人一個這人沒火氣撐不住的感覺,體型還有點兒臃腫,有點兒窩囊。而天冷衣服加得晚,加得薄,點到爲止,就給人以精悍、灑脫的印象。

  可能有的人心就動了。聽說,東郊一家工廠衛生所有倆男大夫,都四五十歲了,每年國慶節後仍穿短袖短褲。穿就穿,也沒啥,奇的是廠子下班的當口,下午6點左右,隔三差五,不是甲,就是乙,他倆總有一人站在廠門口,好像等什麽人似的,滿臉滋潤,與大家打着招呼。兩人暗中較勁,輪流在廠門口站到11月初或者更晚,爽上一個多月,各自收獲好口彩無數。

  兩人扛得住,兩人都是兢兢業業貪涼人。貪涼,看似過度趨涼,但當氣溫低過身體耐受力的度的時候,精神力就會化爲一件外套來爲他們保暖。在廠門口,在工友們眼裏,身披這種外套想來有很酷的感覺。貪涼的人,說不定都是精神上的王者,

  因想到曆史上一個貪涼的人朱元璋,他在《詠菊花》裏說,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吓殺。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菊花貪涼,敢在肅殺的秋天開放,靠的就是大戰西風的勇氣。說是詠菊花,其實詠的是他自己。詠自己也不是自誇三頭六臂飯量大,誇的是一種敢于挑戰世界的氣勢。後來他果然作了皇帝,一臉的爽字,站在中國的大門口。

  啥人都有。有人贪杯,有人贪色,有人贪财,有人贪凉。最不划算的是贪杯,最需要勇气的是贪凉。

  西安今年的夏天把人热得受不了,有一个数据可以作证,即全市每天的用电量屡屡创出历史新高。电都跑到哪里去了?答案是跑到空调主机里头了,马不停蹄为市民送凉快。

  送了凉快,还要送爽。夏天里当然是碰凉就送,但是秋冬时节就不好说了,比如我写这篇文章这天是10月21号,最高气温21摄氏度,最低13摄氏度,按说气温适宜,但我去看望一对儿90岁的老夫妇的时候,发现两人穿的是棉衣棉裤。走出老人家,眼见大部分人都身着长衣长裤棉毛衫,只有一个小伙儿贪凉,穿的是汗衫短裤。不知他爽不爽。

  看看候鸟,天冷了,飞到南方;天暖了,飞回北方。人也一样,天冷加衣,天热减衣。根据温度加加减减,都是为了达到体感的舒适。但是身上舒适了,精神上的感受却有不同。冬天加衣,加得过早,加得过厚,就给人一个这人没火气撑不住的感觉,体型还有点儿臃肿,有点儿窝囊。而天冷衣服加得晚,加得薄,点到为止,就给人以精悍、洒脱的印象。

  可能有的人心就动了。听说,东郊一家工厂卫生所有俩男大夫,都四五十岁了,每年国庆节后仍穿短袖短裤。穿就穿,也没啥,奇的是厂子下班的当口,下午6点左右,隔三差五,不是甲,就是乙,他俩总有一人站在厂门口,好像等什么人似的,满脸滋润,与大家打着招呼。两人暗中较劲,轮流在厂门口站到11月初或者更晚,爽上一个多月,各自收获好口彩无数。

  两人扛得住,两人都是兢兢业业贪凉人。贪凉,看似过度趋凉,但当气温低过身体耐受力的度的时候,精神力就会化为一件外套来为他们保暖。在厂门口,在工友们眼里,身披这种外套想来有很酷的感觉。贪凉的人,说不定都是精神上的王者,

  因想到历史上一个贪凉的人朱元璋,他在《咏菊花》里说,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菊花贪凉,敢在肃杀的秋天开放,靠的就是大战西风的勇气。说是咏菊花,其实咏的是他自己。咏自己也不是自夸三头六臂饭量大,夸的是一种敢于挑战世界的气势。后来他果然作了皇帝,一脸的爽字,站在中国的大门口。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