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嫉妒心

嫉妒心

美文阅读网终焉回归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1 08:57:49

  嫉妒是被破壞了的優越感,它不是從自己的擁有中提取幸福,反是從他人的擁有中尋求痛苦,可謂一種自我折磨。所以與其羨慕、嫉妒、恨,還不如将目光鎖定自己,把嫉妒的氣力轉爲自強的動力。

  有一副對聯:欲無後悔須律己,各有前程莫妒人,下聯直指人們常見的嫉妒心。

  嫉妒俗稱紅眼病,是與他人比較,發現才能、聲譽、境況等不如對方,因而産生一種由排斥、貶低、敵視等組成的心理狀态。它被英國哲學家羅素視作人類最普遍、最根深蒂固的情感之一,并且是在人性所有特點中最不幸的情緒。

  說到嫉妒,大家平日裏多有感受,尤其是在相同的領域和相近的圈子,更易滋長此種心情。嫉妒來自于較量,若彼此之間沒有關聯,或者水平相差懸殊,就不會争你長我短。因此,距離産生美,近距離則産生嫉妒,文人相輕、同行相忌便是這個道理。

  人從來到世上開始,或多或少都帶有自我中心意識。雖然随着年齡的增長,情況會起變化,但無疑希望被推崇、欣賞。所以看到别人勝過自己,失望是難免的。說到底,嫉妒是被破壞了的優越感,特别是原先差不多甚至低于自己的人躍到前頭,那份挫傷心理就愈加強烈,羨慕、嫉妒、恨也油然而生。

  羨慕是嫉妒的起點,但後者的可怕在于向仇恨轉化,因而有難以預料的破壞性。在戰國時期,龐涓與孫膑、李斯與韓非本師出同門,可一旦心生嫉恨,就多了無比冷酷的陰招。故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斜胤侵H魏文甏加薪佣B三的人,對出類拔萃者或無中生有诽謗,或絞盡腦汁陷害,總想置之死地而後快。

  從本質上講,嫉妒源于自身的缺乏。張三沒有的,李四偏偏有,這種反差讓心胸狹窄者無法容忍。在某些人的心裏,自己得不到或辦不到的,誰也休想染指。當看見别人的好,首先是不願承認,繼而竭力挑刺、诋毀,試圖将他拉回與自己相同的水平線。但别人的好,豈是信口雌黃就能抹殺?退一步說,即使可以蒙蔽一時,也難以蒙蔽一世。現實不可能因嫉妒而改變,再多的糾結終究是一場徒勞。

  如此看來,嫉妒心既可憎又可憐。像貪婪、懶惰等種種惡習,畢竟還給人帶來一些初始的快樂,伴随嫉妒的卻隻有痛苦。因爲它不是從自己的擁有中提取幸福,反是從他人的擁有中尋求痛苦,這可謂一種自我折磨。毫無疑問,嫉妒是欠缺智慧的表現,一個在精神上富足的人必将遠離。而嫉妒心重的,則很難有成大事的器局。因嫉傷人者,往往傷人不成反自傷,總在自尋煩惱中耗盡自己。

  嫉妒的病根是不當比較。一個人習慣于攀比,通常喜歡盯住别人。當看到自己的境況較好,心中自然滿足,可過不了多久,他将發現另一些境況更好的人。因此,狹隘地與人較量,嫉妒就不可避免。正如羅素所說:如果你渴望榮譽,你可能會嫉妒拿破侖,拿破侖嫉妒凱撒,凱撒嫉妒亞曆山大,而亞曆山大我想,他也許嫉妒那個不存在的海格拉斯。

  此類接龍式的嫉妒顯然有盲點。人本是一個得失平衡體,享受了某一樣好,就得承受另一樣壞;并且某一樣好,大多不會憑空而來,正是以鮮爲人知的付出與代價換來的。世上的一切是連續的,有其果必有其因。我們沒有必要與别人比,因爲你根本不知道他們經曆了怎樣的軌迹。所以與其羨慕、嫉妒、恨,還不如将目光鎖定自己,把嫉妒的氣力轉爲自強的動力。

  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嫉妒式的挑剔、打擊,對别人不公,對自己也至多帶來空虛的發洩。隻有超越了嫉妒心,以實實在在的努力赢得進步,通過提升自我而不是壓低别人,來縮小、彌補相互之間的差距,這份較勁才有意義,由此得到的滿足才真正的暢快。

  每個人都有特定的視域,有目光所及的地平線。但是,地平線的後頭仍是無限的世界。人生的路很寬廣,毫無必要走進嫉妒的死胡同。當年蘇東坡剛出道,歐陽修早已是譽滿天下的文壇領袖。一日,他讀了蘇東坡的書信,不由感慨:老夫當避路,放他出一頭地也!面對才情畢露的晚輩,歐陽修不僅沒有忌防,而且預言此人必将取代自己。

  長江後浪推前浪,這是客觀規律。但世上又有極大的空間可以共處,有數不盡的機會可以分享,絕非一定誰取代誰。事實上,蘇東坡也并未取代歐陽修。同爲北宋文壇泰鬥,兩人都以鮮明的文風、筆法彪炳史冊。而進一步載入史冊的,更有歐陽修獎掖後進的胸懷。歐陽修放蘇東坡出一頭地,又何曾不是讓自己的氣度出一頭地?丢開嫉妒,恰恰是丢開沉重而無用的包袱。歐陽修提攜了蘇東坡,也升華了自己,爲人類記憶增添了一份穿越千年的人格風采。

  嫉妒是被破坏了的优越感,它不是从自己的拥有中提取幸福,反是从他人的拥有中寻求痛苦,可谓一种自我折磨。所以与其羡慕、嫉妒、恨,还不如将目光锁定自己,把嫉妒的气力转为自强的动力。

  有一副对联:欲无后悔须律己,各有前程莫妒人,下联直指人们常见的嫉妒心。

  嫉妒俗称红眼病,是与他人比较,发现才能、声誉、境况等不如对方,因而产生一种由排斥、贬低、敌视等组成的心理状态。它被英国哲学家罗素视作人类最普遍、最根深蒂固的情感之一,并且是在人性所有特点中最不幸的情绪。

  说到嫉妒,大家平日里多有感受,尤其是在相同的领域和相近的圈子,更易滋长此种心情。嫉妒来自于较量,若彼此之间没有关联,或者水平相差悬殊,就不会争你长我短。因此,距离产生美,近距离则产生嫉妒,文人相轻、同行相忌便是这个道理。

  人从来到世上开始,或多或少都带有自我中心意识。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情况会起变化,但无疑希望被推崇、欣赏。所以看到别人胜过自己,失望是难免的。说到底,嫉妒是被破坏了的优越感,特别是原先差不多甚至低于自己的人跃到前头,那份挫伤心理就愈加强烈,羡慕、嫉妒、恨也油然而生。

  羡慕是嫉妒的起点,但后者的可怕在于向仇恨转化,因而有难以预料的破坏性。在战国时期,庞涓与孙膑、李斯与韩非本师出同门,可一旦心生嫉恨,就多了无比冷酷的阴招。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任何年代都有接二连三的人,对出类拔萃者或无中生有诽谤,或绞尽脑汁陷害,总想置之死地而后快。

  从本质上讲,嫉妒源于自身的缺乏。张三没有的,李四偏偏有,这种反差让心胸狭窄者无法容忍。在某些人的心里,自己得不到或办不到的,谁也休想染指。当看见别人的好,首先是不愿承认,继而竭力挑刺、诋毁,试图将他拉回与自己相同的水平线。但别人的好,岂是信口雌黄就能抹杀?退一步说,即使可以蒙蔽一时,也难以蒙蔽一世。现实不可能因嫉妒而改变,再多的纠结终究是一场徒劳。

  如此看来,嫉妒心既可憎又可怜。像贪婪、懒惰等种种恶习,毕竟还给人带来一些初始的快乐,伴随嫉妒的却只有痛苦。因为它不是从自己的拥有中提取幸福,反是从他人的拥有中寻求痛苦,这可谓一种自我折磨。毫无疑问,嫉妒是欠缺智慧的表现,一个在精神上富足的人必将远离。而嫉妒心重的,则很难有成大事的器局。因嫉伤人者,往往伤人不成反自伤,总在自寻烦恼中耗尽自己。

  嫉妒的病根是不当比较。一个人习惯于攀比,通常喜欢盯住别人。当看到自己的境况较好,心中自然满足,可过不了多久,他将发现另一些境况更好的人。因此,狭隘地与人较量,嫉妒就不可避免。正如罗素所说:如果你渴望荣誉,你可能会嫉妒拿破仑,拿破仑嫉妒凯撒,凯撒嫉妒亚历山大,而亚历山大我想,他也许嫉妒那个不存在的海格拉斯。

  此类接龙式的嫉妒显然有盲点。人本是一个得失平衡体,享受了某一样好,就得承受另一样坏;并且某一样好,大多不会凭空而来,正是以鲜为人知的付出与代价换来的。世上的一切是连续的,有其果必有其因。我们没有必要与别人比,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经历了怎样的轨迹。所以与其羡慕、嫉妒、恨,还不如将目光锁定自己,把嫉妒的气力转为自强的动力。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嫉妒式的挑剔、打击,对别人不公,对自己也至多带来空虚的发泄。只有超越了嫉妒心,以实实在在的努力赢得进步,通过提升自我而不是压低别人,来缩小、弥补相互之间的差距,这份较劲才有意义,由此得到的满足才真正的畅快。

  每个人都有特定的视域,有目光所及的地平线。但是,地平线的后头仍是无限的世界。人生的路很宽广,毫无必要走进嫉妒的死胡同。当年苏东坡刚出道,欧阳修早已是誉满天下的文坛领袖。一日,他读了苏东坡的书信,不由感慨: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面对才情毕露的晚辈,欧阳修不仅没有忌防,而且预言此人必将取代自己。

  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客观规律。但世上又有极大的空间可以共处,有数不尽的机会可以分享,绝非一定谁取代谁。事实上,苏东坡也并未取代欧阳修。同为北宋文坛泰斗,两人都以鲜明的文风、笔法彪炳史册。而进一步载入史册的,更有欧阳修奖掖后进的胸怀。欧阳修放苏东坡出一头地,又何曾不是让自己的气度出一头地?丢开嫉妒,恰恰是丢开沉重而无用的包袱。欧阳修提携了苏东坡,也升华了自己,为人类记忆增添了一份穿越千年的人格风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