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人生当如雪里蕻

人生当如雪里蕻

美文網尘缘月梦围观:更新时间:2017-07-08 08:47:46

  2004年初秋,因爲求學,我一個人拉着沉重的行李箱來到合肥。舉目無親,唯有一箱書,幾件單衣。坐上公交車,在趕往學校的路上,淚眼婆娑,想着我從此要孤身一人在合肥度過四年(也許會更久),不覺内心落寞。

  到學校報到繳費,領完卧具,天色已晚,我已經饑腸辘辘,走進校門口的小餐館,老板問我吃什麽,我随意一指他剛剛炒好的一盤飯說,就來這個吧。

  5分鍾後,飯炒好了,老板邊摸圍裙邊與我搭讪說,同學,一個人來的?我點頭。

  老板愣了一下,說,趕緊吃吧,你一定餓了,這是雪菜炒飯,外地不一定有這東西,你嘗嘗,挺開胃的,往往人的胃口一開,身上也就暖烘烘,心事也就消解了。

  老板的一句話,戳到了我心裏的酸澀處,頓時眼淚在眼眶裏打轉。看到别的同學都有家長陪同來報到,我有種說不出的心酸。

  店外,起了些風,畢竟是立秋以後了,晚風吹得人涼涼的。一盤雪菜炒飯很快吃光了,我渾身汗津津的,告别老板,往校園的方向走,天上那輪月真圓,走進寝室,撲面而來的都是室友們親昵的笑臉。

  此後,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去那家餐館吃飯,每次我基本上都要點一份雪菜炒飯。後來,我才知道,雪菜就是雪裏蕻,很多地方是被當成鹹菜來吃的,合肥人也喜歡拿它來佐早餐,喝一碗粥,兩個茶葉蛋,配上一碟雪裏蕻,味道清爽。

  時光匆匆,在合肥的幾年裏,雪裏蕻成了我最貼心的朋友,人說,美食養心,而暖心多半是從暖胃開始的。

  大三那年,我去一家單位實習,一位部門主任問我,你對合肥印象最深的吃食是什麽?

  我稍加思忖說,合肥沒有特色十分鮮明的小吃,如果有,我覺得應該是雪裏蕻。愛吃雪裏蕻,不光是因爲它美味,還有它身上所負載的美食以外的東西,《廣群芳譜蔬譜五》裏記載:四明有菜名雪裏蕻,雪深,諸菜凍損,此菜獨青。

  主任聽了我的回答,微笑着點點頭。

  遭遇霜凍,不萎反茂,這與人遭遇逆境,不靡卻振是一個道理。菜不會種在瓷實的地面上,而是種在松動的土壤裏,難怪一位詩人說:菜栽了個跟頭,枝繁葉茂,人栽了個跟頭,學會繞道。

  青青雪裏蕻,不光在我的心智裏播撒了無邊的綠意,也伴随着我,把孤寂的路走得如此美麗且充滿暖意。

  人生當如雪裏蕻。

  2004年初秋,因为求学,我一个人拉着沉重的行李箱来到合肥。举目无亲,唯有一箱书,几件单衣。坐上公交车,在赶往学校的路上,泪眼婆娑,想着我从此要孤身一人在合肥度过四年(也许会更久),不觉内心落寞。

  到学校报到缴费,领完卧具,天色已晚,我已经饥肠辘辘,走进校门口的小餐馆,老板问我吃什么,我随意一指他刚刚炒好的一盘饭说,就来这个吧。

  5分钟后,饭炒好了,老板边摸围裙边与我搭讪说,同学,一个人来的?我点头。

  老板愣了一下,说,赶紧吃吧,你一定饿了,这是雪菜炒饭,外地不一定有这东西,你尝尝,挺开胃的,往往人的胃口一开,身上也就暖烘烘,心事也就消解了。

  老板的一句话,戳到了我心里的酸涩处,顿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到别的同学都有家长陪同来报到,我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店外,起了些风,毕竟是立秋以后了,晚风吹得人凉凉的。一盘雪菜炒饭很快吃光了,我浑身汗津津的,告别老板,往校园的方向走,天上那轮月真圆,走进寝室,扑面而来的都是室友们亲昵的笑脸。

  此后,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去那家餐馆吃饭,每次我基本上都要点一份雪菜炒饭。后来,我才知道,雪菜就是雪里蕻,很多地方是被当成咸菜来吃的,合肥人也喜欢拿它来佐早餐,喝一碗粥,两个茶叶蛋,配上一碟雪里蕻,味道清爽。

  时光匆匆,在合肥的几年里,雪里蕻成了我最贴心的朋友,人说,美食养心,而暖心多半是从暖胃开始的。

  大三那年,我去一家单位实习,一位部门主任问我,你对合肥印象最深的吃食是什么?

  我稍加思忖说,合肥没有特色十分鲜明的小吃,如果有,我觉得应该是雪里蕻。爱吃雪里蕻,不光是因为它美味,还有它身上所负载的美食以外的东西,《广群芳谱蔬谱五》里记载:四明有菜名雪里蕻,雪深,诸菜冻损,此菜独青。

  主任听了我的回答,微笑着点点头。

  遭遇霜冻,不萎反茂,这与人遭遇逆境,不靡却振是一个道理。菜不会种在瓷实的地面上,而是种在松动的土壤里,难怪一位诗人说:菜栽了个跟头,枝繁叶茂,人栽了个跟头,学会绕道。

  青青雪里蕻,不光在我的心智里播撒了无边的绿意,也伴随着我,把孤寂的路走得如此美丽且充满暖意。

  人生当如雪里蕻。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