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哲理美文承认自己不行,真的很可怕?

承认自己不行,真的很可怕?

美文摘抄网凡劫围观:更新时间:2017-12-14 18:59:00

随筆
承認自己不行,真的很可怕?
于公謹
昨天,坐公交車的時候,聽到了旁邊的人交談,内容是有一個人工作速度比較慢,所以拖累了很多人,讓很多人都不能夠及時的下班。因爲他們是一個整體,所以必須是一起上下班。而另外一個人則是開始找理由,開始說其他人工作很久,而且是一直都是鍛煉着,所以才會速度很快;如果幹一段時間,很有可能幹活慢的也可以追上這個速度,也會鍛煉好的。
我一直都沒有言語,隻是做一個旁聽者。但是,對于他們的觀點,我是很不贊同的。但是,這也是無可指責的,因爲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國人一貫都是如此的;比不過,或者晚了,遲到了,總是想要找着一些理由,替自己開脫的;或者是在安慰别人的時候,總是埋怨别人的不好,埋怨别人的不理智,埋怨着别人的不地道,卻忘了自己的不是。
我覺得這并不是理由,不是借口,失敗就是失敗,沒有什麽好說的。就像是一場戰役輸了,輸了就輸了,無論找出什麽理由,都是不對的,因爲這就是輸了,是不可能會改變。曆史上發生的事情太多,很多的朝代,總是喜歡找理由,而不是喜歡找自身的原因;而且,很多的大臣,也是喜歡推卸責任,而不是喜歡肩負責任,更不要說承認失敗,就連是皇帝也是如此。就像是明末時期的崇祯一樣,他覺得他自己是英明神武,而且也覺得他是明君,所以明朝的滅亡,就是下面人的事情,而不是他崇祯。但是,有一個最基本的一點是他所無法見否認的,那就是他用人的問題,即使是他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了大臣的身上,卻也不可能會推卸得了責任,其中最爲基本的一點就是,這些大臣都是崇祯任命的。如果沒有崇祯的任命,這些大臣也不可能會擔任重要的職責。從這一點來說,明朝的滅亡,最應該負責人的是崇祯,而不是那些大臣。
我們現在的年代是和平的年代,而我們的工作,隻是簡單的工作而已,并沒有什麽複雜的;成功和失敗,都是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已。但是,連這樣的小事情都要見推诿?進行找理由,而不是坦账麄兊氖。窟@樣的人,将來會怎麽樣?我覺得很有可能的是一無是處,也很有可能的是,一事無成,因爲他們總是會把他們的失敗歸結于别人的身上,歸結于别人的頭上,而不是從他們自己開始找差距,也不是從他們自身上面找一下自己的不足,也不敢正視自己的缺點,也不可能會有什麽成就了。
母親很多時候都是教訓我,總是對我說一句話,别人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們也應該做到,因爲别人也是人,我們也是人。從這一點來說,她就是不希望我找出理由來推卸着我的不成功。我也記住了母親的話,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是不找理由來替自己進行搪塞的;而且,我也從來就沒有成功過,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是承認這是我的責任,而不是别人的責任;因爲這麽多年過去了,别人的成功,自己可以看在眼睛裏,卻不可以找理由。很多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也沒有成立的時候;最不成功的,就應該是自己的人。
推卸的理由很多,很客觀。就像是坐車堵車了,這個時候遲到了,就會說,是堵車的緣故。但是,這個理由成立嗎?應該說是很不成立的。如果是早出門,堵車又會怎麽樣?從這一點來說,所有的理由,都是爲了開脫,而不是承認自己的不行,也不是承認自己的錯誤。最起碼,做人應該是客觀一點的,而不是那樣的一味的不肯面對着自己的錯誤的。
承認不行,或者是說是承認自己不行,真的就那麽可怕嗎?這一點,有些懷疑。

随笔
承认自己不行,真的很可怕?
于公谨
昨天,坐公交车的时候,听到了旁边的人交谈,内容是有一个人工作速度比较慢,所以拖累了很多人,让很多人都不能够及时的下班。因为他们是一个整体,所以必须是一起上下班。而另外一个人则是开始找理由,开始说其他人工作很久,而且是一直都是锻炼着,所以才会速度很快;如果干一段时间,很有可能干活慢的也可以追上这个速度,也会锻炼好的。
我一直都没有言语,只是做一个旁听者。但是,对于他们的观点,我是很不赞同的。但是,这也是无可指责的,因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且国人一贯都是如此的;比不过,或者晚了,迟到了,总是想要找着一些理由,替自己开脱的;或者是在安慰别人的时候,总是埋怨别人的不好,埋怨别人的不理智,埋怨着别人的不地道,却忘了自己的不是。
我觉得这并不是理由,不是借口,失败就是失败,没有什么好说的。就像是一场战役输了,输了就输了,无论找出什么理由,都是不对的,因为这就是输了,是不可能会改变。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太多,很多的朝代,总是喜欢找理由,而不是喜欢找自身的原因;而且,很多的大臣,也是喜欢推卸责任,而不是喜欢肩负责任,更不要说承认失败,就连是皇帝也是如此。就像是明末时期的崇祯一样,他觉得他自己是英明神武,而且也觉得他是明君,所以明朝的灭亡,就是下面人的事情,而不是他崇祯。但是,有一个最基本的一点是他所无法见否认的,那就是他用人的问题,即使是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了大臣的身上,却也不可能会推卸得了责任,其中最为基本的一点就是,这些大臣都是崇祯任命的。如果没有崇祯的任命,这些大臣也不可能会担任重要的职责。从这一点来说,明朝的灭亡,最应该负责人的是崇祯,而不是那些大臣。
我们现在的年代是和平的年代,而我们的工作,只是简单的工作而已,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成功和失败,都是很微不足道的小事情而已。但是,连这样的小事情都要见推诿?进行找理由,而不是坦诚他们的失败?这样的人,将来会怎么样?我觉得很有可能的是一无是处,也很有可能的是,一事无成,因为他们总是会把他们的失败归结于别人的身上,归结于别人的头上,而不是从他们自己开始找差距,也不是从他们自身上面找一下自己的不足,也不敢正视自己的缺点,也不可能会有什么成就了。
母亲很多时候都是教训我,总是对我说一句话,别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也应该做到,因为别人也是人,我们也是人。从这一点来说,她就是不希望我找出理由来推卸着我的不成功。我也记住了母亲的话,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不找理由来替自己进行搪塞的;而且,我也从来就没有成功过,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承认这是我的责任,而不是别人的责任;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别人的成功,自己可以看在眼睛里,却不可以找理由。很多的理由都是不成立的,也没有成立的时候;最不成功的,就应该是自己的人。
推卸的理由很多,很客观。就像是坐车堵车了,这个时候迟到了,就会说,是堵车的缘故。但是,这个理由成立吗?应该说是很不成立的。如果是早出门,堵车又会怎么样?从这一点来说,所有的理由,都是为了开脱,而不是承认自己的不行,也不是承认自己的错误。最起码,做人应该是客观一点的,而不是那样的一味的不肯面对着自己的错误的。
承认不行,或者是说是承认自己不行,真的就那么可怕吗?这一点,有些怀疑。
标签:可怕承认理由别人事情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