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精品美文美文摘抄

精品美文美文摘抄

美文阅读网潮汐海灵围观:更新时间:2017-11-23 08:43:59
精品美文美文摘抄

  還生命以過程 / 餘秋雨

  不能設想,古羅馬的角鬥場需要重建,龐貝古城需要重建,柬埔寨的吳哥窟需要重建,瑪雅文化遺址需要重建。這就像不能設想,遠年的古銅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斷戟需要鍍鎳,宋版圖書需要上塑、馬王堆的漢代老太需要植皮豐胸、重施濃妝。隻要曆史不阻斷,時間不倒退,一切都會衰老。老就老了吧,安詳地交給世界一副慈祥美。假飾天真是最殘酷的自我糟踐。沒有皺紋的祖母是可怕的,沒有白發的老者是讓人遺憾的;沒有廢墟的人生太累了,沒有廢墟的大

  地太擠了,掩蓋廢墟的舉動太僞詐了。

  還曆史以真實,還生命以過程。

  ——這就是人類的大明智。當然,并非所有的廢墟都值得留存,否則地球将會傷痕斑斑。廢墟是古代派住現代的使節,經過曆史的挑剔和篩選。廢墟是祖輩曾經發動過的壯舉,會聚着當時的力量和精粹。廢墟是一個磁場,一極古代,一極現代,心靈的羅盤在這裏感應強烈。失去了磁力就失去了廢墟的生命,它很快就會被人們淘汰。

  有所敬畏 / 周國平

  在這個世界上,有的人信神,有的人不信,由此而區分爲有神論者和無神論者、宗教徒和俗人。不過,這個區分并非很重要。還有一個比這重要得多的區分,便是有的人相信神聖,有的人不相信,人由此而分出了高尚和卑鄙。

  一個人可以不信神,但不可以不相信神聖。是否相信上帝、佛、真主或别的什麽主宰宇宙的神秘力量,往往取決于個人所隸屬的民族傳統、文化背景和個人的特殊經曆,甚至取決于個人的某種神秘體驗,這是勉強不得的。一個沒有這些宗教信仰的人,仍然可能是一個善良的人。然而,倘若不相信人世間有任何神聖價值,百無禁忌,爲所欲爲,這樣的人就與禽獸無異了。

  相信神聖的人有所敬畏。在他的心目中,總有一些東西屬于做人的根本,是亵渎不得的。他并不是害怕受到懲罰,而是不肯喪失基本的人格。不論他對人生怎樣充滿着欲求,他始終明白,一旦人格掃地,他在自己面前竟也失去了做人的自信和尊嚴,那麽,一切欲求的滿足都不能挽救他的人生的徹底失敗。

  相反,那種不知敬畏的人是從不在人格上反省自己的。如果說“知恥近乎勇”,那麽,這種人因爲不知恥便顯出一種卑怯的放肆。隻要不受懲罰,他敢于踐踏任何美好的東西,包括愛情、友誼、榮譽,而且内心沒有絲毫不安。這樣的人盡管有再多的豔遇,也沒有能力真正愛一回;結交再多的哥們,也體味不了友誼的純正;獲取再多的名聲,也不知什麽是光榮。不相信神聖的人,必被世上一切神聖的事物所抛棄。(摘自《追求》)

  上帝隻掌握一半 / 羅秋菊

  自從你生下來的那一刹那起,你就注定要回去。這中間的曲折磨難、順暢歡樂便是你的命摺

  命呖偸桥c你一同存在,時時刻刻。不要敬畏它的神秘,雖然有時它深不可測;不要懼怕它的無常,雖然有時它來去無蹤。

  不要因爲命叩墓终Q而俯首聽命于它,任憑它的擺布。等你年老的時候,回首往事,就會發覺,命哂幸话朐谀闶盅Y,隻有另一半才在上帝的手裏。你一生的全部就在于:哂媚闶盅Y所擁有的去獲取上帝所掌握的。

  你的努力越超常,你手裏掌握的那一半就越龐大,你獲得的就越豐碩。在你徹底絕望的時候,别忘了自己擁有一半的命撸辉谀愕靡馔蔚臅r候,别忘了上帝手裏還有一半的命摺D阋簧呐褪牵河媚阕约旱囊话肴カ@取上帝手中的一半。

  這就是命叩囊簧贿@就是一生的命摺

  心靈的輕松 / 劉湛秋

  生命是一個人自己的不可轉讓的專利。

  生命的過程,就是時間消費的過程。在時間面前,最偉大的人也無逆轉之力;我們無法買進,也無法售出;我們隻有選擇、利用。

  因此,珍惜生命,就是珍惜時間,就是最佳地哂脮r間。由于我這種意識的強烈萌生,我越來越吝啬地消費我自己。

  我試圖選擇一種輕松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提倡并創作輕詩歌。我所說的輕并非純粹的遊戲人生和享樂,而是追求心靈的輕松和自由,過自我寬松的日子。而這種感覺會導緻行爲的選擇更富有人性和潇灑。一個人自己活得很累,會使你周圍的人和社會也感到很累。如果說,我能有益于他人和群體,就是因爲我能釋放出這種輕松的氣息,使别人和我有緣相聚(無論多麽短暫)都能感到快樂。

  隻有輕松才能使人不虛此生,才能使整個世界變得和諧。以惡是治不了惡的。

  對于我們這群黃土地的子孫來說,古老的文明、漫長的曆史已使我們背負夠重的了,複雜的現實和人際關系使我們體驗夠累的了。

  我願意以輕對重,以輕對累。對我自己,無論處于佳境還是不幸,我都能尋找到自我輕松,既不受名利之累,也不爲劣境所苦。對周圍群體,當我出現在他們面前,能帶給他們所需要的輕松,從而增添或緩解他們生活中的喜悅和痛楚。

  當然,這也是我在非常窄小天地裏的一個願望,爲社會、世俗所囿的我,

  深知——追求一種輕松的生活方式,在某些時候和某些方面,也許會付出沉重的代價。(摘自《南方周末》)

  想  念 / 徐智慧

  常常會無端地想念一些人。

  想起一些人時,總感覺自己的生命是切成一段段的,每一段都和一些人聯在一起。沒有這些人,生命似乎也就蒼白貧乏,沒有着落。但也不單是朋友,一些不是朋友而不得不與他們發生聯系的人,甚至一些憎恨的人,也常常要想起他們,所以,生命便可以分解成這樣:一些被你所愛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恨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無所謂愛或恨的人分去了。你的生命被這三種人分解去了。你在漫長的歲月裏想念他們,因此你覺得自己的生命實在而豐足。

  幽幽的想念不爲人知,帶着往昔的感情色彩,或愛或恨或濃或淡或長或短。當你想念着一個人時,便覺得在極深極深的心底,有一些莫名的顫動,若隐若現,欲升還沉,你想緊緊地抓住他們,但他們稍縱即逝。

  當你想念滑過你生命的那些人時,所有的愛憎都蒙上一層淡淡的暈光。透過暈光,你再看他們,愛和憎都化做一種體驗生命的深廣的欣慰了。

  無需太多 / 陳桂芳

  那天偶過花店,他察覺到我對黃玫瑰的喜愛,第二天便送了一束給我。

  可不知怎的,我老想着花店櫥窗裏的那一朵,總覺得這一束不如那一朵清麗可人。

  有一天,我俏皮地問他:“你真的愛我嗎?”其實,隻要他講一個“愛”字,我就滿足了,可他不僅說“愛”,且滔滔不絕地說了許多愛的理由,聽着、聽着,我心不在焉了......

  無需要太多!人,有時真的并不是非要得到或聽到許多的。一朵花,一片綠葉,一個會心的微笑,一縷柔情,一點真心,一句關切的問候,一聲同情的惋惜,便可使我們如品香茗、似飲甘醇了。

  隻要在我心身透支時,有一雙溫暖的手向我伸出,我便能借助這一臂之力走出困境;

  隻要在我苦惱時,有一位善解人意的朋友在我身邊,我就能吐出所有心事求得心靈上的舒展;

  隻要在我憂郁時,天邊有一抹淡淡的斜陽,便能照亮我那雙迷茫的眼睛。 隻要??

  不必希求太多——向朋友、向愛情,尤其是向生活。是否記得?我們曾經多麽專注地設計美妙的未來,我們是如何細緻地描繪多彩的前途,然而,盡管我們是那樣固執、那樣虔铡⒛菢訄皂g地等待,可生活卻以我們全然沒有料到的另一種面目呈現于面前。

  無需癡想太多!隻要我們每一刻都在認真地做人,認真地生活。

  幸福的柴門 / 栖

  雲假如通往幸福的門是一扇金碧輝煌的大門,我們沒有理由停下腳步;但假如通往幸福的門是一扇樸素的簡陋的甚至是寒酸的柴門,該當如何?我們千裏迢迢而來,帶着對幸福的憧憬、熱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帶着汗水、傷痕和一路的風塵,滄桑還沒有洗卻,眼淚還沒有揩幹,沾滿泥濘的雙足拾級而上,凝望着絕非夢想中的幸福的柴門,滾燙的心會陡然間冷卻嗎?失望會徽秩韱幔

  我決不會收回叩門的手。歲月更叠,悲歡交織,命叩牡颍钗以缫焉钌疃檬谗崾巧凶钭钪档谜湎У膶氊悺kb要幸福住在裏面,簡陋的柴門又如何,樸素的茅屋又如何!幸福的笑容從沒因身份的尊卑貴賤失去它明媚的光芒。我跨越山川大漠,摸爬滾打尋求的是幸福本身,而不是幸福座前的金樽、手中的寶杖。幸福比金子還珍貴,這是生活教會我的真理。

  还生命以过程 / 余秋雨

  不能设想,古罗马的角斗场需要重建,庞贝古城需要重建,柬埔寨的吴哥窟需要重建,玛雅文化遗址需要重建。这就像不能设想,远年的古铜器需要抛光,出土的断戟需要镀镍,宋版图书需要上塑、马王堆的汉代老太需要植皮丰胸、重施浓妆。只要历史不阻断,时间不倒退,一切都会衰老。老就老了吧,安详地交给世界一副慈祥美。假饰天真是最残酷的自我糟践。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没有白发的老者是让人遗憾的;没有废墟的人生太累了,没有废墟的大

  地太挤了,掩盖废墟的举动太伪诈了。

  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

  ——这就是人类的大明智。当然,并非所有的废墟都值得留存,否则地球将会伤痕斑斑。废墟是古代派住现代的使节,经过历史的挑剔和筛选。废墟是祖辈曾经发动过的壮举,会聚着当时的力量和精粹。废墟是一个磁场,一极古代,一极现代,心灵的罗盘在这里感应强烈。失去了磁力就失去了废墟的生命,它很快就会被人们淘汰。

  有所敬畏 / 周国平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信神,有的人不信,由此而区分为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宗教徒和俗人。不过,这个区分并非很重要。还有一个比这重要得多的区分,便是有的人相信神圣,有的人不相信,人由此而分出了高尚和卑鄙。

  一个人可以不信神,但不可以不相信神圣。是否相信上帝、佛、真主或别的什么主宰宇宙的神秘力量,往往取决于个人所隶属的民族传统、文化背景和个人的特殊经历,甚至取决于个人的某种神秘体验,这是勉强不得的。一个没有这些宗教信仰的人,仍然可能是一个善良的人。然而,倘若不相信人世间有任何神圣价值,百无禁忌,为所欲为,这样的人就与禽兽无异了。

  相信神圣的人有所敬畏。在他的心目中,总有一些东西属于做人的根本,是亵渎不得的。他并不是害怕受到惩罚,而是不肯丧失基本的人格。不论他对人生怎样充满着欲求,他始终明白,一旦人格扫地,他在自己面前竟也失去了做人的自信和尊严,那么,一切欲求的满足都不能挽救他的人生的彻底失败。

  相反,那种不知敬畏的人是从不在人格上反省自己的。如果说“知耻近乎勇”,那么,这种人因为不知耻便显出一种卑怯的放肆。只要不受惩罚,他敢于践踏任何美好的东西,包括爱情、友谊、荣誉,而且内心没有丝毫不安。这样的人尽管有再多的艳遇,也没有能力真正爱一回;结交再多的哥们,也体味不了友谊的纯正;获取再多的名声,也不知什么是光荣。不相信神圣的人,必被世上一切神圣的事物所抛弃。(摘自《追求》)

  上帝只掌握一半 / 罗秋菊

  自从你生下来的那一刹那起,你就注定要回去。这中间的曲折磨难、顺畅欢乐便是你的命运。

  命运总是与你一同存在,时时刻刻。不要敬畏它的神秘,虽然有时它深不可测;不要惧怕它的无常,虽然有时它来去无踪。

  不要因为命运的怪诞而俯首听命于它,任凭它的摆布。等你年老的时候,回首往事,就会发觉,命运有一半在你手里,只有另一半才在上帝的手里。你一生的全部就在于:运用你手里所拥有的去获取上帝所掌握的。

  你的努力越超常,你手里掌握的那一半就越庞大,你获得的就越丰硕。在你彻底绝望的时候,别忘了自己拥有一半的命运;在你得意忘形的时候,别忘了上帝手里还有一半的命运。你一生的努力就是:用你自己的一半去获取上帝手中的一半。

  这就是命运的一生;这就是一生的命运。

  心灵的轻松 / 刘湛秋

  生命是一个人自己的不可转让的专利。

  生命的过程,就是时间消费的过程。在时间面前,最伟大的人也无逆转之力;我们无法买进,也无法售出;我们只有选择、利用。

  因此,珍惜生命,就是珍惜时间,就是最佳地运用时间。由于我这种意识的强烈萌生,我越来越吝啬地消费我自己。

  我试图选择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提倡并创作轻诗歌。我所说的轻并非纯粹的游戏人生和享乐,而是追求心灵的轻松和自由,过自我宽松的日子。而这种感觉会导致行为的选择更富有人性和潇洒。一个人自己活得很累,会使你周围的人和社会也感到很累。如果说,我能有益于他人和群体,就是因为我能释放出这种轻松的气息,使别人和我有缘相聚(无论多么短暂)都能感到快乐。

  只有轻松才能使人不虚此生,才能使整个世界变得和谐。以恶是治不了恶的。

  对于我们这群黄土地的子孙来说,古老的文明、漫长的历史已使我们背负够重的了,复杂的现实和人际关系使我们体验够累的了。

  我愿意以轻对重,以轻对累。对我自己,无论处于佳境还是不幸,我都能寻找到自我轻松,既不受名利之累,也不为劣境所苦。对周围群体,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能带给他们所需要的轻松,从而增添或缓解他们生活中的喜悦和痛楚。

  当然,这也是我在非常窄小天地里的一个愿望,为社会、世俗所囿的我,

  深知——追求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在某些时候和某些方面,也许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摘自《南方周末》)

  想  念 / 徐智慧

  常常会无端地想念一些人。

  想起一些人时,总感觉自己的生命是切成一段段的,每一段都和一些人联在一起。没有这些人,生命似乎也就苍白贫乏,没有着落。但也不单是朋友,一些不是朋友而不得不与他们发生联系的人,甚至一些憎恨的人,也常常要想起他们,所以,生命便可以分解成这样:一些被你所爱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恨的人分去了;一些被你无所谓爱或恨的人分去了。你的生命被这三种人分解去了。你在漫长的岁月里想念他们,因此你觉得自己的生命实在而丰足。

  幽幽的想念不为人知,带着往昔的感情色彩,或爱或恨或浓或淡或长或短。当你想念着一个人时,便觉得在极深极深的心底,有一些莫名的颤动,若隐若现,欲升还沉,你想紧紧地抓住他们,但他们稍纵即逝。

  当你想念滑过你生命的那些人时,所有的爱憎都蒙上一层淡淡的晕光。透过晕光,你再看他们,爱和憎都化做一种体验生命的深广的欣慰了。

  无需太多 / 陈桂芳

  那天偶过花店,他察觉到我对黄玫瑰的喜爱,第二天便送了一束给我。

  可不知怎的,我老想着花店橱窗里的那一朵,总觉得这一束不如那一朵清丽可人。

  有一天,我俏皮地问他:“你真的爱我吗?”其实,只要他讲一个“爱”字,我就满足了,可他不仅说“爱”,且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爱的理由,听着、听着,我心不在焉了......

  无需要太多!人,有时真的并不是非要得到或听到许多的。一朵花,一片绿叶,一个会心的微笑,一缕柔情,一点真心,一句关切的问候,一声同情的惋惜,便可使我们如品香茗、似饮甘醇了。

  只要在我心身透支时,有一双温暖的手向我伸出,我便能借助这一臂之力走出困境;

  只要在我苦恼时,有一位善解人意的朋友在我身边,我就能吐出所有心事求得心灵上的舒展;

  只要在我忧郁时,天边有一抹淡淡的斜阳,便能照亮我那双迷茫的眼睛。 只要??

  不必希求太多——向朋友、向爱情,尤其是向生活。是否记得?我们曾经多么专注地设计美妙的未来,我们是如何细致地描绘多彩的前途,然而,尽管我们是那样固执、那样虔诚、那样坚韧地等待,可生活却以我们全然没有料到的另一种面目呈现于面前。

  无需痴想太多!只要我们每一刻都在认真地做人,认真地生活。

  幸福的柴门 / 栖

  云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金碧辉煌的大门,我们没有理由停下脚步;但假如通往幸福的门是一扇朴素的简陋的甚至是寒酸的柴门,该当如何?我们千里迢迢而来,带着对幸福的憧憬、热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带着汗水、伤痕和一路的风尘,沧桑还没有洗却,眼泪还没有揩干,沾满泥泞的双足拾级而上,凝望着绝非梦想中的幸福的柴门,滚烫的心会陡然间冷却吗?失望会笼罩全身吗?

  我决不会收回叩门的手。岁月更迭,悲欢交织,命运的跌打,令我早已深深懂得什么是生命中最最值得珍惜的宝贝。只要幸福住在里面,简陋的柴门又如何,朴素的茅屋又如何!幸福的笑容从没因身份的尊卑贵贱失去它明媚的光芒。我跨越山川大漠,摸爬滚打寻求的是幸福本身,而不是幸福座前的金樽、手中的宝杖。幸福比金子还珍贵,这是生活教会我的真理。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