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日本名家经典美文摘抄

日本名家经典美文摘抄

美文阅读网超级强兵围观:更新时间:2017-09-15 09:32:24
日本名家经典美文摘抄

  第一篇:一片樹葉

  作者:(日)東山魁夷

  無論如何,偶遇美景隻會有一次。因爲自然是活生生的,它在不斷變化。而且,眼望着風景的我們,也在天天變化着。如果櫻花常開,我們的生命常在,那麽邂逅就不會動人情懷了。人和花的生存,在世界上都是短暫的,可他們萍水相逢了,不知不覺中我們會感到無限的欣喜。這不隻限于櫻花,即使路旁一棵無名小草,不是也同樣如此嗎?

  現代文明的急速發展,破壞了人類和自然之間的平衡。人類的妄自尊大給這個世界帶來了越來越大的危險性。世界有必要恢複和諧的感覺。自然和我們都連接在一條根上,應當珍視澄清的自然和素樸的人類,要制止人類着了魔一般的貿然的行爲。人應當謙虛地看待自然和風景,體會自然給我們的啓示。就在我們駐地周圍,哪怕是庭前的一棵樹,一片葉子,隻要我們用心觀察,也會從中深刻地領悟出生命的涵義。

  我注視着院子裏的樹木,更準确地說,是在凝望枝頭上的一片樹葉。而今,它泛着美麗的綠色,在仲夏的陽光裏閃耀着光輝。我想起當它還是幼芽的時候,我所看到的情景。那是去年初冬,就在這片新葉尚未吐露的地方,吊着一片幹枯的黃葉,不久就脫離了枝條飄落到地上。就在原來的枝丫上,你那堅強的嫩芽,生機勃勃地誕生了。

  任憑寒風猛吹,任憑大雪紛紛,你默默地待着春天,慢慢地在體内積攢着力量。一日清晨,微雨乍晴,我看到樹枝上綴滿粒粒珍珠,這是一枚枚新生的幼芽凝聚着雨水閃閃發光。于是我感到百草都在催芽,春天已經臨近了。

  春天終于來了,萬木高高興興地吐翠了。然而,散落在地面上的陳葉,早已腐爛化作泥土了。

  你迅速長成一片嫩葉,在初夏的太陽下浮綠泛金。對于柔弱的綠葉來說,初夏,既是生機旺盛的季節,也是最易遭受害蟲侵蝕的季節。幸好,你平安地迎來了暑天,而今正同夥伴們織成濃密的青蔭,遮蔽着枝頭,任鳴蟬在你的濃蔭下長嘯。

  我預測着你的未來。等一場台風襲過,天氣也随之涼爽起來。蟬聲一斷,代之而來的是樹根深處秋蟲的合唱,這唧唧蟲聲,确也能爲靜寂的秋聲增添不少雅趣。你的綠意,不知不覺黯然失色了,終于變成了一片黃葉,在冷雨裏垂挂着。夜來,秋風敲窗,第二天早晨起來,樹枝上已經消失了你的蹤影。等到新的幼芽綻放綠意的時候,你早已零落地下,埋在泥土之中了。

  這就是自然,不光是一片樹葉,生活在世界上的萬物,都有一個相同的歸宿。一葉墜地,決不是毫無意義的。正是這片黃葉,換來了整個大樹的盎然生機。這一片樹葉的誕生和消亡,正标志着生命在四季裏的不停轉化。

  同樣,一個人的死關系着整個人類的生。死,固然是人人所不歡迎的,但是,隻要你珍愛自己的生命,同時也珍視他人的生命,那麽,當你的生命漸盡,行将回歸大地的時候,你應當感到安甯。這就是我觀察庭院裏的一片樹葉所得的啓示。不,這是那片樹葉向我娓娓講述的關于生命的要谛。

  第二篇:我家的财富

  作者:(日)德富蘆花

  一

  房子不過三十三平方,庭院也隻有十平方。人說,這裏既褊狹,又簡陋。屋陋,尚得容膝;院落小,亦能仰望碧空,信步遐想,可以想得很遠,很遠。

  日月之神長照。一年四季,風雨霜雪,輪番光顧,興味不湣5麅簛磉@裏歡舞,蟬兒來這裏鳴叫,小鳥來這裏玩耍,秋蛩來這裏低吟。靜觀宇宙之大,其财富大多包容在這座十平方的院子裏。

  二

  院裏有一棵老李,到了春四月,樹上開滿了青白的花朵。碰到有風的日子,李花從迷離的碧空飄舞下來,須臾之間,滿院飛雪。

  鄰家多花樹,飛花随風飄到我的院子裏,紅雨霏霏,白雪紛紛,眼見滿院披上花的衣衫。仔細看有桃花,有櫻花,有山茶花,有棠棣花,有李花。

  三

  院角上長着一棵栀子。五月黃昏,春陰不晴,白花盛開,清香陣陣。主人沉默寡言,妻子也很少開口。這樣的花生在我家,最爲相宜。

  老李背後有棵梧桐,綠幹亭亭,絕無斜出,似乎告訴人們:“要像我一般正直。”

  梧葉和水盆旁邊的八角金盤,葉片寬闊,有了它,我家的雨聲也多了起來。

  李子熟了,每當沾滿了白粉的琥珀般的玉球骨碌碌滾到地面的時候,我就想,要是有個孩子,我拾起一個給他,那該多高興啊!

  四

  蟬聲凄切之後,世界進入冬季。山茶花開了,三尺高的紅楓像燃着一團火。房東留下的一株黃菊也開了。名苑之花固然嬌美,然而,秋天裏優雅閑寂的情趣,卻荟萃在我家的庭樹上了。假若我是詩翁蛻岩,我将吟詠“獨憐細菊近荊扉”,使我慚愧的是我不能唱出“海内文章落布衣”的詩句來。

  屋後有一株銀杏,每逢深秋,一樹金黃,朔風乍起,落葉翩翩,恰如仙女玉扇墜地。夜半夢醒,疑爲雨聲;早起開門一看,一夜過後,滿庭燦爛。屋頂房檐,無處不是落葉,片片紅楓相間其中。我把黃金翠宥间伒皆鹤友Y了。

  五

  樹葉落盡,頓生凄涼之感。然而,日光月影漸漸增多,仰望星空,很少遮障,令人欣喜。

  第三篇:我的伊豆

  作者:川端康成

  伊豆是詩的故鄉,世上的人這麽說。

  伊豆是日本曆史的縮影,一個曆史學家這麽說。

  伊豆是南國的楷模,我要再加上一句。

  伊豆是所有的山色海景的畫廓,還可以這麽說。

  整個伊豆半島是一座大花園,一所大遊樂場。就是說,伊豆半島到處都具有大自然的惠贈,都富有美麗的變化。

  如今,伊豆有三個入口:下田,三島修善寺,熱海。不管從哪裏進去,首先迎接你的,是堪稱伊豆的乳汁和肌體的溫泉。然而,由于選擇的入口不同,你定會感到有三個各不相同的伊豆呢。

  北面的修善寺和南面的下田這兩條通道,在天城山口相會合。山北稱外伊豆,屬田方郡,山南稱内伊豆,屬賀茂郡。南北兩面不僅植物種類和花期各異,而且山南的天空和海色,都洋溢着南國的氣息。天城火山脈東西約四十四公裏,南北約二十四公裏,占據着半島的三分之一。海面的黑潮從三面包圍着半島。這山,這海,便是給伊豆增添光彩的兩大要素。倘若把茶花當作海岸邊的花,那麽,石楠花就是天城山上的花。山谷幽邃,原生林木森嚴茂密,使你很難想象這原是個小小的半島。天城山是聞名的狩鹿的場所,隻有翻過這座山巒,才能嘗到伊豆旅情的滋味。

  開往熱海的火車時髦得很,稱爲“羅曼車”。情死是熱海的名産。熱海是伊豆的都會,它是在關東溫泉之鄉中富有現代特征的城市。倘若把修善寺稱爲曆史上的溫泉,那麽,熱海便是地理上的溫泉。修善寺附近,清靜,幽寂;熱海附近,熱烈,俏麗。伊豆到伊東一帶的海岸線,令人想起南歐來,這裏顯示着伊豆明朗的容顔。同是南國風韻,伊豆的海岸線多像一曲素樸的牧歌啊。

  伊豆有熱海、伊東、修善寺和長岡四大溫泉,共有二三十個噴口,僅伊東就有數百處泉流。這些都是玄嶽火山、天城火山、貓越火山、達磨火山的遺迹。伊豆,是男性火山之國的代表。此外,熱海的間歇泉,下加茂峰的吹上溫泉,拍擊着半島南端的石廊崎的巨濤,狩野川的洪水,海岸線的岩壁,茂盛的植物……所有這些,都帶着男性的威力。

  然而,各處湧流的泉水,使人聯想起女乳的溫暖和豐足,這種女性般的溫暖與豐足,正是伊豆的生命。盡管田地極少,但這裏有合作村,有無稅町,有山珍海味,有飽享黑潮和日光饋贈,呈現着麥青膚色的溫淑的女子。

  鐵路隻有熱海線和修善寺線,而且隻通到伊豆的入口,在丹那線和伊豆環行線建成之前,這裏的交通很是不便。代之而起的是四通八達的公共汽車。走在伊豆的旅途上,随時可以聽到馬車的笛韻和江湖藝人的歌唱。

  主于道随着海濱和河畔延伸。有的由熱海通向伊東,有的由下田通向東海岸,有的沿西海岸綿延開去,有的順着狩野川畔直上天城山,再沿着海津川和逆川南下……。溫泉就散綴在這些公路的兩旁。此外,由箱根到熱海的山道,貓越的松崎道,由修善寺通向伊東的山道,所有這些山道,也都把伊豆當成了旅途中的樂園和畫廊。

  伊豆半島西起駿河灣,東至相模灣,南北約五十九公裏,東西最寬處約三十六公裏,面積約四百零六平方公裏,占靜岡縣的五分之一。面積雖小,但海岸線比起駿河、遠江兩地的總和還長。火山重疊,地形複雜,緻使伊豆的風物極富于變化。

  現在,人們都這麽說,伊豆的長津呂是全日本氣候最宜人的地方,整個半島就像一個大花園。然而在奈良時代,這裏卻是可怕的流放地。到源賴朝舉兵時,才開始興旺發達起來。幕府末期,曾一度有外國黑船侵入。這裏的史迹不可勝數,其中有範賴、賴家遭受禁閉的修善寺,有掘越禦所的遺址,有北條早雲的韭山城等。

  請不要忘記,自古以來,伊豆在日本造船史上,發揮着重大的作用,這正因爲伊豆是大海和森林的故鄉啊。

  第四篇:聽泉

  作者:(日)東山魁夷

  鳥兒飛過曠野。一批又一批,成群的鳥兒接連不斷地飛了過去。  有時候四五隻聯翩飛翔,有時候排成一字長蛇陣。看,多麽壯闊的鳥群啊!……

  鳥兒鳴叫着,它們和睦相處,互相激勵,有時又彼此憎惡,格鬥,傷殘。有的鳥兒因疾病、疲憊或衰老而失掉隊伍。

  今天,鳥群又飛過曠野。它們時而飛過碧綠的田原,看到小河在太陽照耀下流瀉;時而飛過叢林,窺見鮮紅的果實在樹蔭下閃爍。想從前,這樣的地方有的是。可如今,到處都是望不到邊的漠漠荒原。任憑大地改換了模樣,鳥兒一刻也不停歇,昨天,今天,明天,它們繼續打這裏飛過。

  不要認爲鳥兒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飛翔的。它們爲什麽飛?它們飛向何方?誰都弄不清楚,就連那些領頭的鳥兒也無從知曉。

  爲什麽必須飛得這樣快?爲什麽就不能慢一點兒呢?

  鳥兒隻覺得光陰在匆匆忙忙中逝去了。然而,它們不知道時間是無限的,永恒的,逝去的隻是鳥兒自已。它們象着了迷似地那樣劇烈,那樣急速地振膈翺翔。它們沒有想到,這會招來不幸,會使鳥兒更快地從這塊土地上消失。

  鳥兒依然忽喇喇拍擊着翅膀,更急速,更劇烈地飛過去……

  森林中有一雙清澈的泉水,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悄然流淌。這裏有鳥群休息的地方,盡管是短暫的,但對于飛越荒原的鳥群說來,這小憩何等珍貴!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這樣,一天過去了,又去迎接明天的新生。

  鳥兒在清泉旁歇歇翅膀,養養精神,傾聽泉水的絮語。鳴泉啊,你是否指點了鳥兒要去的方向?

  泉水從地層深處湧出來,不間斷地奔流着,從古到今,閱盡地面上一切生物的生死,榮枯。因此,泉水一定知道鳥兒應該飛去的方向。

  鳥兒站在清澄的水邊,讓泉水映照着身影,它們想必看到了自己疲倦的模樣。它們終于明白了鳥兒作爲天之驕子的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鳥兒想随處都能看到泉水,這是困難的。因爲,它們隻顧盡快飛翔。

  不過,它們似乎有所覺悟,這樣連續飛翔下去,到頭來,鳥群本身就會泯滅的。但願鳥兒盡早懂得這個道理。

  我也是群鳥中的一隻,所有的人們都是在荒涼的不毛之地上飛翔不息的鳥兒。

  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日常的煩亂生活,遮蔽了它的聲音。當你夜半突然醒來,你會從心靈的深處,聽到幽然的鳴聲,那正是潺潺的泉水啊!

  回想走過的道路,多少次在這曠野上迷失了方向。每逢這個時候,當我聽到心靈深處的鳴泉,我就重新找到了前進的标志。

  泉水常常問我:你對别人,對自己,是諏嵉膯幔课铱偸巧罡心诰危鸩怀鲈拋恚b好默默低着頭。

  我從事繪畫,是出自内心的祈望:我想諏嵉厣睢P撵`的泉水告誡我:要謙虛,要樸素,要舍棄清高的偏執。

  心靈的泉水教導我:隻有舍棄自我,才能看見真實。

  舍棄自我是困難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想。然而,絮絮低語的泉水明明白白對我說:美,正在于此。

  第五篇:花未眠

  作者:(日)川端康成

  我常常不可思議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問題。昨日一來到熱海的旅館,旅館的人拿來了與壁龛裏的花不同的海棠花。我太勞頓,早早就人睡了。淩晨四點醒來,發現海棠花未眠。

  發現花未眠,我大吃一驚。有葫蘆花和夜來香,也有牽牛花和合歡花,這些花差不多都是晝夜綻放的。花在夜間是不眠的。這是兴苤氖隆?晌曳路鸩琶靼走^來。淩晨四點凝視海棠花,更覺得它美極了。它盛放,含有一種哀傷的美。

  花未眠這兴苤氖拢鋈怀闪诵掳l現花的機緣。自然的美是無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卻是有限的,正因爲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說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自然的美是無限的。至少人的一生中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是很有限的,這是我的實際感受,也是我的感歎。人感受美的能力,既不是與時代同步前進,也不是伴随年齡而增長。淩晨四點的海棠花,應該說也是難能可貴的。如果說,一朵花很美,那麽我有時就會不由地自語道:要活下去!

  畫家雷諾阿說:隻要有點進步,那就是進一步接近死亡,這是多麽凄慘啊。他又說:我相信我還在進步。這是他臨終的話。米開朗基羅臨終的話也是:事物好不容易如願表現出來的時候,也就是死亡。米開朗基羅享年八十九歲。我喜歡他的用石膏套制的臉型。

  毋甯說,感受美的能力,發展到一定程度是比較容易的。光憑頭腦想像是困難的。美是邂逅所得,是親近所得。這是需要反複陶冶的。比如惟—一件的古美術作品,成了美的啓迪,成了美的開光,這種情況确是很多。所以說,一朵花也是好的。

  凝視着壁龛裏擺着的一朵插花,我心裏想道:與這同樣的花自然開放的時候,我會這樣仔細凝視它嗎?隻搞了一朵花插人花瓶,擺在壁龛裏,我才凝神注視它。不僅限于花。就說文學吧,今天的小說家如同今天的歌人一樣,一般都不怎麽認真觀察自然。大概認真觀察的機會很少吧。壁龛裏插上一朵花,要再挂上一幅花的畫。這畫的美,不亞于真花的當然不多。在這種情況下,要是畫作拙劣,那麽真花就更加顯得美。就算畫中花很美,可真花的美仍然是很顯眼的。然而,我們仔細觀賞畫中花,卻不怎麽留心欣賞真的花。

  李迪、錢舜舉也好,宗達、光琳、禦舟以及古徑也好,許多時候我們是從他們描繪的花畫中領略到真花的美。不僅限于花。最近我在書桌上擺上兩件小青銅像,一件是羅丹創作的《女人的手》,一件是瑪伊約爾創作的《勒達像》。光這兩件作品也能看出羅丹和瑪伊約爾的風格是迎然不同的。從羅丹的作品中可以體味到各種的手勢,從瑪伊約爾的作品中則可以領略到女人的肌膚。他們觀察之仔細,不禁讓人驚訝。

  我家的狗産且小狗東倒西歪地邁步的時候,看見一隻小狗的小形象,我吓了一跳。因爲它的形象和某種東西一模一樣。我發覺原來它和宗達所畫的小狗很相似。那是宗達水墨畫中的一隻在春草上的小狗的形象。我家喂養的是雜種狗,算不上什麽好狗, 但我深深理解宗達高尚的寫實精神。

  去年歲暮,我在京都觀察晚霞,就覺得它同長次郎使用的紅色一模一樣。我以前曾看見過長次郎制造的稱之爲夕暮的名茶碗。這隻茶碗的黃色帶紅釉子,的确是日本黃昏的天色,它滲透到我的心中。我是在京都仰望真正的天空才想起茶碗來的。觀賞這隻茶碗的時候,我不由地浮現出場本繁二郎的畫來。那是一幅小畫。畫的是在荒原寂寞村莊的黃昏天空上,泛起破碎而蓬亂的十字型雲彩。這的确是日本黃昏的天色,它滲人我的心。場本繁二郎畫的霞彩,同長次郎制造的茶碗的顔色,都是日本色彩。在日暮時分的京都,我也想起了這幅畫。于是,繁二郎的畫、長次郎的茶碗和真正黃昏的天空,三者在我心中相互呼應,顯得更美了。

  那時候,我去本能寺拜谒浦蔔玉堂的墓,歸途正是黃昏。翌日,我去岚山觀賞賴山陽刻的玉堂碑。由于是冬天,沒有人到岚山來參觀。可我卻第一次發現了岚山的美。以前我也曾來過幾次, 作爲一般的名勝,我沒有很好地欣賞它的美。岚山總是美的。自然總是美的。不過,有時候,這種美隻是某些人看到罷了。

  我之發現花未眠,大概也是我獨自住在旅館裏,淩晨四時就醒來的緣故吧。

  第六篇:蒲公英

  作者:壺井榮

  提燈唬茻艋,

  聘姑娘,扛箱唬

  ......

  村子裏的孩子們一面唱,一面摘下蒲公英,深深吸足了氣,“噗”地一聲把茸毛吹去。

  提燈唬茻艋,聘姑娘,扛箱唬郏”

  蒲公英的茸毛像螞蟻國的小不點兒的降落傘,在使勁吹的一陣人工暴風裏,懸空飄舞一陣子,就四下裏飛散開,不見了。在春光彌漫的草原上,孩子們找尋成了茸毛的蒲公英,争先恐後地賽跑着。我回憶到自己跟着小伴們在草原上來回奔跑的兒時,也給孩子一般的小兒子,吹個茸毛瞧瞧。

  “提燈唬茻艋,聘姑娘,扛箱箱,噗!”

  小兒子高興了,從院裏的蒲公英上摘下所有的茸毛來,小嘴裏鼓足氣吹去。茸毛像雞虱一般飛舞着地散在狹小的院子裏,有的越過籬笆飛往鄰院。一旦紮下根,不怕遭踐踏被踩響,還是一回又一回地爬起來,開出小小花朵來的蒲公英!

  我愛它這忍耐的堅強和樸素的純美,曾經移植了一棵在院裏,如今已經八年了。雖然愛它面移植來的,可是動機并不是爲風雅或好玩。在戰争激烈的時候,我們不是曾經來回走在田野裏尋覓野草來麽?那是多麽悲慘的時代!一向隻當做應時野菜來欣賞的雞筋菜、芹菜,都不能算野菜,變成美味了。

  我們亂切一些現在連名兒都記不起來的野草,摻在一起趴煮成吃得碗都懶得端的稀粥來,有幾次吃的就是蒲公英。據新聞雜志的報導,把蒲公英在開水裏燙過,去了苦味就好吃的,我們如法泡制過一次,卻再沒有勇氣去打來吃了。就在這一次把蒲公英找來當菜的時候,我偶然憶起兒時唱的那首童謠,就種了一棵在院子裏。

  蒲公英當初是不大願意被遷移的,它緊緊趴住了根旁的土地,因此好像受了很大的傷害,一定讓人以爲它枯死;可是過了一個時期,又眼看着有了生氣,過了二年居然開出美麗的花來了。原以爲蒲公英是始終趴在地上的,沒想到移到土壤松軟的菜園之後,完全像蔬菜一樣,綠油油的嫩葉沖天直上,真是意想不到的。蒲公英隻爲長在路旁,被踐踏、被蹂躏,所以才變成了像趴在地上似的姿勢的麽?

  從那以後,我家院子裏蒲公英的一族就年複一年地繁殖起來。

  “府上真新鮮,把蒲公英種在院子裏啦。”

  街坊的一位太太來看蒲公英時這樣笑我們。其實,我并不是有心栽蒲公英的,隻不過任它繁殖罷了。我那個像孩子似的兒子來我家,也和蒲公英一樣的偶然。這個剛滿周歲的男孩子,比蒲公英遲一年來到我家的。

  男孩子和緊緊趴住紮根的土裏,不肯讓人拔的蒲公英一樣,他初來時萬分沮喪,沒有一點精神。這個“蒲公英兒子”被奪去了撫養他的大地。戰争從這個剛一周歲的孩子身上奪去了父母。我要對這戰争留給我家的兩個禮物,喊出無聲的呼喚:

  “須知你們是從被踐踏、被蹂躏裏,勇敢地生活下來的。今後再遭踐踏、再遭蹂躏,還得勇敢地生活下去,卻不要再嘗那已經嘗過的苦難吧!”

  我懷着這種情感,和我那孩子一般的小兒子吹着蒲公英的茸毛:

  “提燈唬茻艋,聘姑娘,扛箱......”

  第一篇:一片树叶

  作者:(日)东山魁夷

  无论如何,偶遇美景只会有一次。因为自然是活生生的,它在不断变化。而且,眼望着风景的我们,也在天天变化着。如果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邂逅就不会动人情怀了。人和花的生存,在世界上都是短暂的,可他们萍水相逢了,不知不觉中我们会感到无限的欣喜。这不只限于樱花,即使路旁一棵无名小草,不是也同样如此吗?

  现代文明的急速发展,破坏了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平衡。人类的妄自尊大给这个世界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危险性。世界有必要恢复和谐的感觉。自然和我们都连接在一条根上,应当珍视澄清的自然和素朴的人类,要制止人类着了魔一般的贸然的行为。人应当谦虚地看待自然和风景,体会自然给我们的启示。就在我们驻地周围,哪怕是庭前的一棵树,一片叶子,只要我们用心观察,也会从中深刻地领悟出生命的涵义。

  我注视着院子里的树木,更准确地说,是在凝望枝头上的一片树叶。而今,它泛着美丽的绿色,在仲夏的阳光里闪耀着光辉。我想起当它还是幼芽的时候,我所看到的情景。那是去年初冬,就在这片新叶尚未吐露的地方,吊着一片干枯的黄叶,不久就脱离了枝条飘落到地上。就在原来的枝丫上,你那坚强的嫩芽,生机勃勃地诞生了。

  任凭寒风猛吹,任凭大雪纷纷,你默默地待着春天,慢慢地在体内积攒着力量。一日清晨,微雨乍晴,我看到树枝上缀满粒粒珍珠,这是一枚枚新生的幼芽凝聚着雨水闪闪发光。于是我感到百草都在催芽,春天已经临近了。

  春天终于来了,万木高高兴兴地吐翠了。然而,散落在地面上的陈叶,早已腐烂化作泥土了。

  你迅速长成一片嫩叶,在初夏的太阳下浮绿泛金。对于柔弱的绿叶来说,初夏,既是生机旺盛的季节,也是最易遭受害虫侵蚀的季节。幸好,你平安地迎来了暑天,而今正同伙伴们织成浓密的青荫,遮蔽着枝头,任鸣蝉在你的浓荫下长啸。

  我预测着你的未来。等一场台风袭过,天气也随之凉爽起来。蝉声一断,代之而来的是树根深处秋虫的合唱,这唧唧虫声,确也能为静寂的秋声增添不少雅趣。你的绿意,不知不觉黯然失色了,终于变成了一片黄叶,在冷雨里垂挂着。夜来,秋风敲窗,第二天早晨起来,树枝上已经消失了你的踪影。等到新的幼芽绽放绿意的时候,你早已零落地下,埋在泥土之中了。

  这就是自然,不光是一片树叶,生活在世界上的万物,都有一个相同的归宿。一叶坠地,决不是毫无意义的。正是这片黄叶,换来了整个大树的盎然生机。这一片树叶的诞生和消亡,正标志着生命在四季里的不停转化。

  同样,一个人的死关系着整个人类的生。死,固然是人人所不欢迎的,但是,只要你珍爱自己的生命,同时也珍视他人的生命,那么,当你的生命渐尽,行将回归大地的时候,你应当感到安宁。这就是我观察庭院里的一片树叶所得的启示。不,这是那片树叶向我娓娓讲述的关于生命的要谛。

  第二篇:我家的财富

  作者:(日)德富芦花

  一

  房子不过三十三平方,庭院也只有十平方。人说,这里既褊狭,又简陋。屋陋,尚得容膝;院落小,亦能仰望碧空,信步遐想,可以想得很远,很远。

  日月之神长照。一年四季,风雨霜雪,轮番光顾,兴味不浅。蝶儿来这里欢舞,蝉儿来这里鸣叫,小鸟来这里玩耍,秋蛩来这里低吟。静观宇宙之大,其财富大多包容在这座十平方的院子里。

  二

  院里有一棵老李,到了春四月,树上开满了青白的花朵。碰到有风的日子,李花从迷离的碧空飘舞下来,须臾之间,满院飞雪。

  邻家多花树,飞花随风飘到我的院子里,红雨霏霏,白雪纷纷,眼见满院披上花的衣衫。仔细看有桃花,有樱花,有山茶花,有棠棣花,有李花。

  三

  院角上长着一棵栀子。五月黄昏,春阴不晴,白花盛开,清香阵阵。主人沉默寡言,妻子也很少开口。这样的花生在我家,最为相宜。

  老李背后有棵梧桐,绿干亭亭,绝无斜出,似乎告诉人们:“要像我一般正直。”

  梧叶和水盆旁边的八角金盘,叶片宽阔,有了它,我家的雨声也多了起来。

  李子熟了,每当沾满了白粉的琥珀般的玉球骨碌碌滚到地面的时候,我就想,要是有个孩子,我拾起一个给他,那该多高兴啊!

  四

  蝉声凄切之后,世界进入冬季。山茶花开了,三尺高的红枫像燃着一团火。房东留下的一株黄菊也开了。名苑之花固然娇美,然而,秋天里优雅闲寂的情趣,却荟萃在我家的庭树上了。假若我是诗翁蜕岩,我将吟咏“独怜细菊近荆扉”,使我惭愧的是我不能唱出“海内文章落布衣”的诗句来。

  屋后有一株银杏,每逢深秋,一树金黄,朔风乍起,落叶翩翩,恰如仙女玉扇坠地。夜半梦醒,疑为雨声;早起开门一看,一夜过后,满庭灿烂。屋顶房檐,无处不是落叶,片片红枫相间其中。我把黄金翠锦都铺到院子里了。

  五

  树叶落尽,顿生凄凉之感。然而,日光月影渐渐增多,仰望星空,很少遮障,令人欣喜。

  第三篇:我的伊豆

  作者:川端康成

  伊豆是诗的故乡,世上的人这么说。

  伊豆是日本历史的缩影,一个历史学家这么说。

  伊豆是南国的楷模,我要再加上一句。

  伊豆是所有的山色海景的画廓,还可以这么说。

  整个伊豆半岛是一座大花园,一所大游乐场。就是说,伊豆半岛到处都具有大自然的惠赠,都富有美丽的变化。

  如今,伊豆有三个入口:下田,三岛修善寺,热海。不管从哪里进去,首先迎接你的,是堪称伊豆的乳汁和肌体的温泉。然而,由于选择的入口不同,你定会感到有三个各不相同的伊豆呢。

  北面的修善寺和南面的下田这两条通道,在天城山口相会合。山北称外伊豆,属田方郡,山南称内伊豆,属贺茂郡。南北两面不仅植物种类和花期各异,而且山南的天空和海色,都洋溢着南国的气息。天城火山脉东西约四十四公里,南北约二十四公里,占据着半岛的三分之一。海面的黑潮从三面包围着半岛。这山,这海,便是给伊豆增添光彩的两大要素。倘若把茶花当作海岸边的花,那么,石楠花就是天城山上的花。山谷幽邃,原生林木森严茂密,使你很难想象这原是个小小的半岛。天城山是闻名的狩鹿的场所,只有翻过这座山峦,才能尝到伊豆旅情的滋味。

  开往热海的火车时髦得很,称为“罗曼车”。情死是热海的名产。热海是伊豆的都会,它是在关东温泉之乡中富有现代特征的城市。倘若把修善寺称为历史上的温泉,那么,热海便是地理上的温泉。修善寺附近,清静,幽寂;热海附近,热烈,俏丽。伊豆到伊东一带的海岸线,令人想起南欧来,这里显示着伊豆明朗的容颜。同是南国风韵,伊豆的海岸线多像一曲素朴的牧歌啊。

  伊豆有热海、伊东、修善寺和长冈四大温泉,共有二三十个喷口,仅伊东就有数百处泉流。这些都是玄岳火山、天城火山、猫越火山、达磨火山的遗迹。伊豆,是男性火山之国的代表。此外,热海的间歇泉,下加茂峰的吹上温泉,拍击着半岛南端的石廊崎的巨涛,狩野川的洪水,海岸线的岩壁,茂盛的植物……所有这些,都带着男性的威力。

  然而,各处涌流的泉水,使人联想起女乳的温暖和丰足,这种女性般的温暖与丰足,正是伊豆的生命。尽管田地极少,但这里有合作村,有无税町,有山珍海味,有饱享黑潮和日光馈赠,呈现着麦青肤色的温淑的女子。

  铁路只有热海线和修善寺线,而且只通到伊豆的入口,在丹那线和伊豆环行线建成之前,这里的交通很是不便。代之而起的是四通八达的公共汽车。走在伊豆的旅途上,随时可以听到马车的笛韵和江湖艺人的歌唱。

  主于道随着海滨和河畔延伸。有的由热海通向伊东,有的由下田通向东海岸,有的沿西海岸绵延开去,有的顺着狩野川畔直上天城山,再沿着海津川和逆川南下……。温泉就散缀在这些公路的两旁。此外,由箱根到热海的山道,猫越的松崎道,由修善寺通向伊东的山道,所有这些山道,也都把伊豆当成了旅途中的乐园和画廊。

  伊豆半岛西起骏河湾,东至相模湾,南北约五十九公里,东西最宽处约三十六公里,面积约四百零六平方公里,占静冈县的五分之一。面积虽小,但海岸线比起骏河、远江两地的总和还长。火山重叠,地形复杂,致使伊豆的风物极富于变化。

  现在,人们都这么说,伊豆的长津吕是全日本气候最宜人的地方,整个半岛就像一个大花园。然而在奈良时代,这里却是可怕的流放地。到源赖朝举兵时,才开始兴旺发达起来。幕府末期,曾一度有外国黑船侵入。这里的史迹不可胜数,其中有范赖、赖家遭受禁闭的修善寺,有掘越御所的遗址,有北条早云的韭山城等。

  请不要忘记,自古以来,伊豆在日本造船史上,发挥着重大的作用,这正因为伊豆是大海和森林的故乡啊。

  第四篇:听泉

  作者:(日)东山魁夷

  鸟儿飞过旷野。一批又一批,成群的鸟儿接连不断地飞了过去。  有时候四五只联翩飞翔,有时候排成一字长蛇阵。看,多么壮阔的鸟群啊!……

  鸟儿鸣叫着,它们和睦相处,互相激励,有时又彼此憎恶,格斗,伤残。有的鸟儿因疾病、疲惫或衰老而失掉队伍。

  今天,鸟群又飞过旷野。它们时而飞过碧绿的田原,看到小河在太阳照耀下流泻;时而飞过丛林,窥见鲜红的果实在树荫下闪烁。想从前,这样的地方有的是。可如今,到处都是望不到边的漠漠荒原。任凭大地改换了模样,鸟儿一刻也不停歇,昨天,今天,明天,它们继续打这里飞过。

  不要认为鸟儿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飞翔的。它们为什么飞?它们飞向何方?谁都弄不清楚,就连那些领头的鸟儿也无从知晓。

  为什么必须飞得这样快?为什么就不能慢一点儿呢?

  鸟儿只觉得光阴在匆匆忙忙中逝去了。然而,它们不知道时间是无限的,永恒的,逝去的只是鸟儿自已。它们象着了迷似地那样剧烈,那样急速地振膈翱翔。它们没有想到,这会招来不幸,会使鸟儿更快地从这块土地上消失。

  鸟儿依然忽喇喇拍击着翅膀,更急速,更剧烈地飞过去……

  森林中有一双清澈的泉水,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悄然流淌。这里有鸟群休息的地方,尽管是短暂的,但对于飞越荒原的鸟群说来,这小憩何等珍贵!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是这样,一天过去了,又去迎接明天的新生。

  鸟儿在清泉旁歇歇翅膀,养养精神,倾听泉水的絮语。鸣泉啊,你是否指点了鸟儿要去的方向?

  泉水从地层深处涌出来,不间断地奔流着,从古到今,阅尽地面上一切生物的生死,荣枯。因此,泉水一定知道鸟儿应该飞去的方向。

  鸟儿站在清澄的水边,让泉水映照着身影,它们想必看到了自己疲倦的模样。它们终于明白了鸟儿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鸟儿想随处都能看到泉水,这是困难的。因为,它们只顾尽快飞翔。

  不过,它们似乎有所觉悟,这样连续飞翔下去,到头来,鸟群本身就会泯灭的。但愿鸟儿尽早懂得这个道理。

  我也是群鸟中的一只,所有的人们都是在荒凉的不毛之地上飞翔不息的鸟儿。

  人人心中都有一股泉水,日常的烦乱生活,遮蔽了它的声音。当你夜半突然醒来,你会从心灵的深处,听到幽然的鸣声,那正是潺潺的泉水啊!

  回想走过的道路,多少次在这旷野上迷失了方向。每逢这个时候,当我听到心灵深处的鸣泉,我就重新找到了前进的标志。

  泉水常常问我:你对别人,对自己,是诚实的吗?我总是深感内疚,答不出话来,只好默默低着头。

  我从事绘画,是出自内心的祈望:我想诚实地生活。心灵的泉水告诫我:要谦虚,要朴素,要舍弃清高的偏执。

  心灵的泉水教导我:只有舍弃自我,才能看见真实。

  舍弃自我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我想。然而,絮絮低语的泉水明明白白对我说:美,正在于此。

  第五篇:花未眠

  作者:(日)川端康成

  我常常不可思议地思考一些微不足道的问题。昨日一来到热海的旅馆,旅馆的人拿来了与壁龛里的花不同的海棠花。我太劳顿,早早就人睡了。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

  发现花未眠,我大吃一惊。有葫芦花和夜来香,也有牵牛花和合欢花,这些花差不多都是昼夜绽放的。花在夜间是不眠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凌晨四点凝视海棠花,更觉得它美极了。它盛放,含有一种哀伤的美。

  花未眠这众所周知的事,忽然成了新发现花的机缘。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正因为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说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自然的美是无限的。至少人的一生中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是很有限的,这是我的实际感受,也是我的感叹。人感受美的能力,既不是与时代同步前进,也不是伴随年龄而增长。凌晨四点的海棠花,应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如果说,一朵花很美,那么我有时就会不由地自语道:要活下去!

  画家雷诺阿说:只要有点进步,那就是进一步接近死亡,这是多么凄惨啊。他又说:我相信我还在进步。这是他临终的话。米开朗基罗临终的话也是:事物好不容易如愿表现出来的时候,也就是死亡。米开朗基罗享年八十九岁。我喜欢他的用石膏套制的脸型。

  毋宁说,感受美的能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是比较容易的。光凭头脑想像是困难的。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比如惟—一件的古美术作品,成了美的启迪,成了美的开光,这种情况确是很多。所以说,一朵花也是好的。

  凝视着壁龛里摆着的一朵插花,我心里想道:与这同样的花自然开放的时候,我会这样仔细凝视它吗?只搞了一朵花插人花瓶,摆在壁龛里,我才凝神注视它。不仅限于花。就说文学吧,今天的小说家如同今天的歌人一样,一般都不怎么认真观察自然。大概认真观察的机会很少吧。壁龛里插上一朵花,要再挂上一幅花的画。这画的美,不亚于真花的当然不多。在这种情况下,要是画作拙劣,那么真花就更加显得美。就算画中花很美,可真花的美仍然是很显眼的。然而,我们仔细观赏画中花,却不怎么留心欣赏真的花。

  李迪、钱舜举也好,宗达、光琳、御舟以及古径也好,许多时候我们是从他们描绘的花画中领略到真花的美。不仅限于花。最近我在书桌上摆上两件小青铜像,一件是罗丹创作的《女人的手》,一件是玛伊约尔创作的《勒达像》。光这两件作品也能看出罗丹和玛伊约尔的风格是迎然不同的。从罗丹的作品中可以体味到各种的手势,从玛伊约尔的作品中则可以领略到女人的肌肤。他们观察之仔细,不禁让人惊讶。

  我家的狗产且小狗东倒西歪地迈步的时候,看见一只小狗的小形象,我吓了一跳。因为它的形象和某种东西一模一样。我发觉原来它和宗达所画的小狗很相似。那是宗达水墨画中的一只在春草上的小狗的形象。我家喂养的是杂种狗,算不上什么好狗, 但我深深理解宗达高尚的写实精神。

  去年岁暮,我在京都观察晚霞,就觉得它同长次郎使用的红色一模一样。我以前曾看见过长次郎制造的称之为夕暮的名茶碗。这只茶碗的黄色带红釉子,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它渗透到我的心中。我是在京都仰望真正的天空才想起茶碗来的。观赏这只茶碗的时候,我不由地浮现出场本繁二郎的画来。那是一幅小画。画的是在荒原寂寞村庄的黄昏天空上,泛起破碎而蓬乱的十字型云彩。这的确是日本黄昏的天色,它渗人我的心。场本繁二郎画的霞彩,同长次郎制造的茶碗的颜色,都是日本色彩。在日暮时分的京都,我也想起了这幅画。于是,繁二郎的画、长次郎的茶碗和真正黄昏的天空,三者在我心中相互呼应,显得更美了。

  那时候,我去本能寺拜谒浦卜玉堂的墓,归途正是黄昏。翌日,我去岚山观赏赖山阳刻的玉堂碑。由于是冬天,没有人到岚山来参观。可我却第一次发现了岚山的美。以前我也曾来过几次, 作为一般的名胜,我没有很好地欣赏它的美。岚山总是美的。自然总是美的。不过,有时候,这种美只是某些人看到罢了。

  我之发现花未眠,大概也是我独自住在旅馆里,凌晨四时就醒来的缘故吧。

  第六篇:蒲公英

  作者:壶井荣

  提灯笼,掌灯笼,

  聘姑娘,扛箱笼,

  ......

  村子里的孩子们一面唱,一面摘下蒲公英,深深吸足了气,“噗”地一声把茸毛吹去。

  提灯笼,掌灯笼,聘姑娘,扛箱笼,噗!”

  蒲公英的茸毛像蚂蚁国的小不点儿的降落伞,在使劲吹的一阵人工暴风里,悬空飘舞一阵子,就四下里飞散开,不见了。在春光弥漫的草原上,孩子们找寻成了茸毛的蒲公英,争先恐后地赛跑着。我回忆到自己跟着小伴们在草原上来回奔跑的儿时,也给孩子一般的小儿子,吹个茸毛瞧瞧。

  “提灯笼,掌灯笼,聘姑娘,扛箱箱,噗!”

  小儿子高兴了,从院里的蒲公英上摘下所有的茸毛来,小嘴里鼓足气吹去。茸毛像鸡虱一般飞舞着地散在狭小的院子里,有的越过篱笆飞往邻院。一旦扎下根,不怕遭践踏被踩响,还是一回又一回地爬起来,开出小小花朵来的蒲公英!

  我爱它这忍耐的坚强和朴素的纯美,曾经移植了一棵在院里,如今已经八年了。虽然爱它面移植来的,可是动机并不是为风雅或好玩。在战争激烈的时候,我们不是曾经来回走在田野里寻觅野草来么?那是多么悲惨的时代!一向只当做应时野菜来欣赏的鸡筋菜、芹菜,都不能算野菜,变成美味了。

  我们乱切一些现在连名儿都记不起来的野草,掺在一起趴煮成吃得碗都懒得端的稀粥来,有几次吃的就是蒲公英。据新闻杂志的报导,把蒲公英在开水里烫过,去了苦味就好吃的,我们如法泡制过一次,却再没有勇气去打来吃了。就在这一次把蒲公英找来当菜的时候,我偶然忆起儿时唱的那首童谣,就种了一棵在院子里。

  蒲公英当初是不大愿意被迁移的,它紧紧趴住了根旁的土地,因此好像受了很大的伤害,一定让人以为它枯死;可是过了一个时期,又眼看着有了生气,过了二年居然开出美丽的花来了。原以为蒲公英是始终趴在地上的,没想到移到土壤松软的菜园之后,完全像蔬菜一样,绿油油的嫩叶冲天直上,真是意想不到的。蒲公英只为长在路旁,被践踏、被蹂躏,所以才变成了像趴在地上似的姿势的么?

  从那以后,我家院子里蒲公英的一族就年复一年地繁殖起来。

  “府上真新鲜,把蒲公英种在院子里啦。”

  街坊的一位太太来看蒲公英时这样笑我们。其实,我并不是有心栽蒲公英的,只不过任它繁殖罢了。我那个像孩子似的儿子来我家,也和蒲公英一样的偶然。这个刚满周岁的男孩子,比蒲公英迟一年来到我家的。

  男孩子和紧紧趴住扎根的土里,不肯让人拔的蒲公英一样,他初来时万分沮丧,没有一点精神。这个“蒲公英儿子”被夺去了抚养他的大地。战争从这个刚一周岁的孩子身上夺去了父母。我要对这战争留给我家的两个礼物,喊出无声的呼唤:

  “须知你们是从被践踏、被蹂躏里,勇敢地生活下来的。今后再遭践踏、再遭蹂躏,还得勇敢地生活下去,却不要再尝那已经尝过的苦难吧!”

  我怀着这种情感,和我那孩子一般的小儿子吹着蒲公英的茸毛:

  “提灯笼,掌灯笼,聘姑娘,扛箱笼......”

标签:日本美文摘抄
[!--temp.pl--]

美文摘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