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立博备用网址

立博备用网址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3 16:18:51

 立博備用網址

 

 無意間翻起了一部閑置已久的舊電話,倏然,登記薄上“老爸”兩個字印入了眼簾,一下子,我的眼眶潮濕,而心海澎湃了……

  已經很久,沒有撥打這個電話號碼了!

  正因,我的父親——不能再接聽我的電話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2012年8月10日,父親突發短暫的腦缺血現象,繼而8月25日選取做了腦支架手術,卻中途失敗,此刻,他已經失去語言功能,右側肢體癱瘓了!。

  那樣的老骥伏枥的父親,就這樣地病倒了!滄桑的句子

  以前,父親是一個頭腦極其聰明的農村人,擔任過缫絲廠、磚廠廠長,當過村幹部,直到退休以後還一向做着養大車、倒賣木材的生意,不能說是個成功人士,可也攥了不少的錢,是七十年代,我們那個小鎮上的第一個萬元戶。

  賢良淑德的母親,任勞任怨地操持家務,日複一日地精心照料着自己深愛的男生,和四個寶貝兒女的飲食起居,過着豐衣足食的生活。

  不料,有一天,父親竟意外地傳出了绯聞,用此刻的話說,父親有了“小三”,在那個思想保守的年代,是不胫而走的爆炸性新聞,這讓思想傳統卻性格剛烈的母親,痛側心扉,她不肯聽父親解釋,亦不肯原諒父親。目送讀後感

  年輕氣盛的父母,從此開始了漫長的“男女雙打”的生活。

  用針尖和麥芒來形容他們之間的關聯,實不爲過。哥哥和兩個姐姐都上小學去了,幼不更事的我,經常會看到母親的眼淚和身體受到的創傷。

  我們兄妹四個,也常常會在夜裏被他們的打鬧聲吵醒,吓得六神無主而哭得稀裏嘩啦,我從心底裏可憐母親,痛恨父親,加之父親素來不苟言笑,我對父親既恨又畏,幾乎沒有感受到父愛。

  一次,母親在和父親打架之後,卻給自己一番精心打扮,又是穿新衣,又是擦粉兒,讓年幼的我,隐隐地感覺到母親的不正常。

  果然,母親來到了廚房,打開來那壇鹵水,欲喝下去。我吓得哇哇大哭,一下子撲在了壇子上,小小的身子,正好做了壇蓋兒,任憑母親拍打我的屁股,就是不肯離開。最後,那壇鹵水打碎了!我驚吓的心,才稍稍安定,然後便是寸步不離母親。母親看着可憐丐丐的驚吓過度的我,哭花了臉,最後忍不住和我抱頭痛哭,她答應不會離開我,說就算是和父親離婚,也會帶着我走。

  我怕極了這樣的生活,從此經常會憧憬着母親能帶我離開那裏,去過新的生活。

  日子就是這樣在反複地打鬧和驚吓中滑過,母親一向也沒有帶我走,而我也已經上了小學三年級了。

  一天,我和二姐放學回家,竟然在父親上下班的路上,撿到了一封信。當時的我,還不能完全讀下來那封信。但我也看明白了,信是寫給父親的,而寫信的人,就是媽媽常常咒罵的那個小狐狸精。她說她懷了父親的孩子,堅持要父親娶她,并要求父親給她一大筆财産來養孩子。

  二姐把信拿給了母親,母親流着淚将它讀完,悲傷不已後大病一場,父親開始祈求母親看在四個孩子的面上原諒他,母親這才知道,原來那個女生設計了父親,并纏上了父親,。那一天,驕傲的父親涕泗橫流,我訝異地看着這個鋼鐵般的男生如此軟弱的一面,也看到了剛烈的母親最後,最後變得溫順,她答應了父親的請求,隻要父親和那個女生斷絕來往,她會善待那個女生的孩子。

  果然,父親是個頂天立地的男生,說到做到,沒有再和那個女生來往。之後,聽鄰居們議論,其實那個女生根本沒懷上孩子,她一向都隻是爲了弄到父親的錢。不久以後,她看到大勢已去,也最後找到一個離婚男生遠嫁他鄉。那件事,總算是平息了,父母不再打架,日子似乎走上了正常軌道,我也開始忙碌學業,沒有再注意到父母之間的感情變化。

  幾年之後,我考上了護理學校,父親親自扛着行李包裹,陪我坐上兩三個小時的火車,去上新學校。我第一次出了這麽遠的門,難免害怕,父親卻是見多識廣,安排好了我入校的一切事宜。在父親扛着行李包裹,費力地走上了五樓,找到我的宿舍時,那一刻,我看着氣喘籲籲而大汗淋漓的父親,忽然間感覺到,父親居然有些老了!那一刻,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到,父親還是愛我的,而我,也是愛父親的!

  在之後的每一年放寒暑假回家時,我愈來發覺父母正以飛快的速度老去,而母親比父親老得更快,并且,母親和父親也一向持續着淡淡的關聯。原來,在我的忽視裏,他們早已經分居多年了!

  母親越是淡然,而不會表達感情的父親的脾氣,也就變得越來越壞,他們倆個比年輕時更爲頻繁地動手打架,我以爲平息的日子,其實早就不複存在了。就在我們四個兒女相繼結婚成家以後,家裏隻剩下他們倆個,還是會聽到他們打鬧的消息。

  當年,我以前以爲母親會兌現諾言,離開父親,然而在父親痛改前非之後,她雖然隻字不提離婚,和平時一樣照顧父親的飲食起居,但卻是對父親敬而遠之了。原來,在母親的心裏,那個令她受傷的心結還在!

  直到三年前父親病重,母親居然主動搬回到了父親的房間來住!

  尤其在父親剛剛出院,病情較重時,母親也和我們一樣,沒日沒夜地陪在父親身旁,照顧着父親。我第二次看見鋼鐵般的父親,流下了眼淚,他似乎有許多話想要對母親說,可惜此刻,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父親和母親,錯過了最美的華年後,最後才拔掉了渾身上下的尖刺,而隻以柔軟的肉身來應對彼此了!

  當父親的病情穩定以後,我們四個兒女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崗位,而隻有母親一人在照料着父親,她堅持不用請保姆。每一天,她扶着父親出去曬太陽;幫父親做康複鍛煉;陪父親說話,盡管父親并不能完全聽懂;她做好父親的一日三餐,好吃的全部留給父親吃;堅強而樂觀的母親,感染了病後憂郁的父親,父親的臉上逐漸有了光澤和笑容。

  幾年下來,母親卻變得越來越瘦了,腰也變得駝了,連耳朵也變得聾了,但是,她卻依然堅持自己照顧父親。

  一天,母親對父親說,“老頭子!你沒事的時候,幫我留意聽聽外面賣菜的吆喝聲,怎樣我總是聽不着?我們都好幾天沒有買到新鮮蔬菜吃了!”父親默默地點點頭,第二天,父親果然聽到了外面賣菜的吆喝聲,他用他那不成形的聲音在告訴母親:賣菜的來了。

  母親高高興興地去買回了菜,開心地對父親說,“你的耳朵還真靈,一聽一個準!以後啊,你就做我的耳朵,我就做你的嘴巴!”父親含淚而笑,良久,他顫顫地伸出左手過去,去拉住母親的手,緊緊地,緊緊地攥着……

 立博备用网址

 

 无意间翻起了一部闲置已久的旧电话,倏然,登记薄上“老爸”两个字印入了眼帘,一下子,我的眼眶潮湿,而心海澎湃了……

  已经很久,没有拨打这个电话号码了!

  正因,我的父亲——不能再接听我的电话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2012年8月10日,父亲突发短暂的脑缺血现象,继而8月25日选取做了脑支架手术,却中途失败,此刻,他已经失去语言功能,右侧肢体瘫痪了!。

  那样的老骥伏枥的父亲,就这样地病倒了!沧桑的句子

  以前,父亲是一个头脑极其聪明的农村人,担任过缫丝厂、砖厂厂长,当过村干部,直到退休以后还一向做着养大车、倒卖木材的生意,不能说是个成功人士,可也攥了不少的钱,是七十年代,我们那个小镇上的第一个万元户。

  贤良淑德的母亲,任劳任怨地操持家务,日复一日地精心照料着自己深爱的男生,和四个宝贝儿女的饮食起居,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不料,有一天,父亲竟意外地传出了绯闻,用此刻的话说,父亲有了“小三”,在那个思想保守的年代,是不胫而走的爆炸性新闻,这让思想传统却性格刚烈的母亲,痛侧心扉,她不肯听父亲解释,亦不肯原谅父亲。目送读后感

  年轻气盛的父母,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男女双打”的生活。

  用针尖和麦芒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联,实不为过。哥哥和两个姐姐都上小学去了,幼不更事的我,经常会看到母亲的眼泪和身体受到的创伤。

  我们兄妹四个,也常常会在夜里被他们的打闹声吵醒,吓得六神无主而哭得稀里哗啦,我从心底里可怜母亲,痛恨父亲,加之父亲素来不苟言笑,我对父亲既恨又畏,几乎没有感受到父爱。

  一次,母亲在和父亲打架之后,却给自己一番精心打扮,又是穿新衣,又是擦粉儿,让年幼的我,隐隐地感觉到母亲的不正常。

  果然,母亲来到了厨房,打开来那坛卤水,欲喝下去。我吓得哇哇大哭,一下子扑在了坛子上,小小的身子,正好做了坛盖儿,任凭母亲拍打我的屁股,就是不肯离开。最后,那坛卤水打碎了!我惊吓的心,才稍稍安定,然后便是寸步不离母亲。母亲看着可怜丐丐的惊吓过度的我,哭花了脸,最后忍不住和我抱头痛哭,她答应不会离开我,说就算是和父亲离婚,也会带着我走。

  我怕极了这样的生活,从此经常会憧憬着母亲能带我离开那里,去过新的生活。

  日子就是这样在反复地打闹和惊吓中滑过,母亲一向也没有带我走,而我也已经上了小学三年级了。

  一天,我和二姐放学回家,竟然在父亲上下班的路上,捡到了一封信。当时的我,还不能完全读下来那封信。但我也看明白了,信是写给父亲的,而写信的人,就是妈妈常常咒骂的那个小狐狸精。她说她怀了父亲的孩子,坚持要父亲娶她,并要求父亲给她一大笔财产来养孩子。

  二姐把信拿给了母亲,母亲流着泪将它读完,悲伤不已后大病一场,父亲开始祈求母亲看在四个孩子的面上原谅他,母亲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女生设计了父亲,并缠上了父亲,。那一天,骄傲的父亲涕泗横流,我讶异地看着这个钢铁般的男生如此软弱的一面,也看到了刚烈的母亲最后,最后变得温顺,她答应了父亲的请求,只要父亲和那个女生断绝来往,她会善待那个女生的孩子。

  果然,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男生,说到做到,没有再和那个女生来往。之后,听邻居们议论,其实那个女生根本没怀上孩子,她一向都只是为了弄到父亲的钱。不久以后,她看到大势已去,也最后找到一个离婚男生远嫁他乡。那件事,总算是平息了,父母不再打架,日子似乎走上了正常轨道,我也开始忙碌学业,没有再注意到父母之间的感情变化。

  几年之后,我考上了护理学校,父亲亲自扛着行李包裹,陪我坐上两三个小时的火车,去上新学校。我第一次出了这么远的门,难免害怕,父亲却是见多识广,安排好了我入校的一切事宜。在父亲扛着行李包裹,费力地走上了五楼,找到我的宿舍时,那一刻,我看着气喘吁吁而大汗淋漓的父亲,忽然间感觉到,父亲居然有些老了!那一刻,我人生第一次感觉到,父亲还是爱我的,而我,也是爱父亲的!

  在之后的每一年放寒暑假回家时,我愈来发觉父母正以飞快的速度老去,而母亲比父亲老得更快,并且,母亲和父亲也一向持续着淡淡的关联。原来,在我的忽视里,他们早已经分居多年了!

  母亲越是淡然,而不会表达感情的父亲的脾气,也就变得越来越坏,他们俩个比年轻时更为频繁地动手打架,我以为平息的日子,其实早就不复存在了。就在我们四个儿女相继结婚成家以后,家里只剩下他们俩个,还是会听到他们打闹的消息。

  当年,我以前以为母亲会兑现诺言,离开父亲,然而在父亲痛改前非之后,她虽然只字不提离婚,和平时一样照顾父亲的饮食起居,但却是对父亲敬而远之了。原来,在母亲的心里,那个令她受伤的心结还在!

  直到三年前父亲病重,母亲居然主动搬回到了父亲的房间来住!

  尤其在父亲刚刚出院,病情较重时,母亲也和我们一样,没日没夜地陪在父亲身旁,照顾着父亲。我第二次看见钢铁般的父亲,流下了眼泪,他似乎有许多话想要对母亲说,可惜此刻,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父亲和母亲,错过了最美的华年后,最后才拔掉了浑身上下的尖刺,而只以柔软的肉身来应对彼此了!

  当父亲的病情稳定以后,我们四个儿女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岗位,而只有母亲一人在照料着父亲,她坚持不用请保姆。每一天,她扶着父亲出去晒太阳;帮父亲做康复锻炼;陪父亲说话,尽管父亲并不能完全听懂;她做好父亲的一日三餐,好吃的全部留给父亲吃;坚强而乐观的母亲,感染了病后忧郁的父亲,父亲的脸上逐渐有了光泽和笑容。

  几年下来,母亲却变得越来越瘦了,腰也变得驼了,连耳朵也变得聋了,但是,她却依然坚持自己照顾父亲。

  一天,母亲对父亲说,“老头子!你没事的时候,帮我留意听听外面卖菜的吆喝声,怎样我总是听不着?我们都好几天没有买到新鲜蔬菜吃了!”父亲默默地点点头,第二天,父亲果然听到了外面卖菜的吆喝声,他用他那不成形的声音在告诉母亲:卖菜的来了。

  母亲高高兴兴地去买回了菜,开心地对父亲说,“你的耳朵还真灵,一听一个准!以后啊,你就做我的耳朵,我就做你的嘴巴!”父亲含泪而笑,良久,他颤颤地伸出左手过去,去拉住母亲的手,紧紧地,紧紧地攥着……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