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希沙姆丁

希沙姆丁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3 15:14:01

 希沙姆丁

 

我是跟着外婆在鄉下帶大的。我們住的村子,村頭村尾都是香榧樹。小的時候,我老是跟在表姊妹後面到村子裏的香榧樹下去玩耍。香榧樹一年四季都是綠綠的,不會枯黃,而且樹幹十分粗壯,要好幾個小朋友手拉着手才能合圍起來。香榧樹都很高,足足有五層樓那麽高,是我有生以來見過的最高最大的樹。

  香榧的雄樹隻開花不結籽,母樹結的籽長大成熟後摘下來炒熟,敲掉外面的一層硬殼,再刮掉裏面的一層黑色細沙,就露出黃色的香榧仁了。香榧仁集多了,等外婆炒了抓來吃一把,又脆又香。

  每年香榧樹結出大量的香榧果,還是是村民結婚嫁娶時喜歡的吉祥果。大表姐結婚時,我們小孩好幾個被大人交待到香榧樹下撿拾香榧果,曬一曬,到時染成紅色,就是大表姐結婚時婚禮上用的吉祥果。[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香榧樹還會生長出一種菌菇,村民們叫作“榧樹菇”,榧樹菇有一種獨特的功效,村裏的小孩患上咳嗽,采上幾個榧樹菇用水煮熟後服用,就會治愈。記憶中我每次感冒咳嗽,外婆都會采上幾個榧樹菇用水煮了給我吃,咳嗽就好了。

  夏天的夜晚,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還會在樹下聽村裏的老人講有關香榧樹的故事傳說。老人們常說,嫦娥欲下凡人間,與凡人結爲夫妻,玉皇大帝成全了她的癡心,給她香榧樹和佛手樹作爲嫁妝,于是人間才有了香榧樹……嚴藝丹個人資料

  幾十年過去了,時至今日,家鄉的香榧樹都依然是我心中最高最大最美麗的樹。

  夏日的麥稭扇

  記憶中每到初夏季節,村子的麥子就成熟了,到處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黃。村民們個個戴上遮陽的大草帽就開始滿懷喜悅地收割麥子。用不了多少天,村子裏所有的麥子都收割完畢,家家戶戶、房前屋後都堆滿了麥稭。經典文章欣賞

  于是村子裏巧手的農婦們,将大量多餘的麥稭加以利用制作成盛夏的農村裏,人人手上都不可或缺的麥稭扇。

  我們村裏的麥稭扇和别處的還有不同,我們村的麥稭扇都是由染了色的彩色麥稭編成的,可好看了。

  在夏日的蟬鳴中,小時的我最愛坐在窗邊彎着頭看外婆染麥稭了。看外婆先将收好的麥稭剪好放進熱水裏,再将各種顔色的染料往熱水中一撒,将麥稭再摁下去一些完全浸在染料水裏。等過些時候,麥稭就會上色,然後外婆再将上色後的麥稭拿到陽光下去曬。

  村裏的各戶人家房前屋後曬着的鮮紅的、粉紅的、翠綠的麥稭,那也是我們村子裏夏日裏的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夏日的黃昏,勞累的一天的村婦們吃過晚飯,常聚集在一起一邊聊天一邊編麥稭扇。

  故鄉的麥稭扇喲,那輕輕一扇,爲村裏的人們散去了暑氣、扇來了帶着麥香味道的清幽涼氣,也帶給了我無盡的故鄉回憶。

  鄉味濃郁的家鄉糍粑

  家鄉的糍粑很好吃,有甜的、鹹的;有蓋印的、不蓋印的;有白的、有綠的。記憶中,一般過年過節的前半個月,村子裏的農婦們就開始準備做糍粑了。

  做糍粑前先要舂米,按理,舂糍粑的活兒是家中的男人們上場,小時的我當看到蒸的軟乎乎、香噴噴的糯米被倒進了石臼中,總是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想要舂一舂糍粑。

  大人們總是對我笑笑,遞給了我木舂杆,可小小的人兒打不了多久,就渾身是汗。三分鍾熱度的我就丢下木舂杆給外婆和其他孩子們去玩了。

  舂糍粑,要一直舂到糯米不見了米粒,變成膠糊狀爲止。這樣一杆一杆地往下杵,往往要打上一個下午。手持舂杆的大人們把舂好的糯米一綹綹地扯出來,放在早已準備好的,用蜜蠟混茶油塗抹過的竹簸箕上。

  小時的我就很愛吃糍粑,大人們舂好後,我總是被将各種各樣的糍粑都要嘗個遍,一個種類也不落下,所以,每每吃糍粑的年節,我小小的肚皮感覺都要撐破了。

  長大以後,每次隻要吃上一口家鄉的糍粑,都會感覺工作的疲憊和辛勞,瞬間都因爲這家鄉的美食得到了舒緩。

 希沙姆丁

 

我是跟着外婆在乡下带大的。我们住的村子,村头村尾都是香榧树。小的时候,我老是跟在表姊妹后面到村子里的香榧树下去玩耍。香榧树一年四季都是绿绿的,不会枯黄,而且树干十分粗壮,要好几个小朋友手拉着手才能合围起来。香榧树都很高,足足有五层楼那么高,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高最大的树。

  香榧的雄树只开花不结籽,母树结的籽长大成熟后摘下来炒熟,敲掉外面的一层硬壳,再刮掉里面的一层黑色细沙,就露出黄色的香榧仁了。香榧仁集多了,等外婆炒了抓来吃一把,又脆又香。

  每年香榧树结出大量的香榧果,还是是村民结婚嫁娶时喜欢的吉祥果。大表姐结婚时,我们小孩好几个被大人交待到香榧树下捡拾香榧果,晒一晒,到时染成红色,就是大表姐结婚时婚礼上用的吉祥果。[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香榧树还会生长出一种菌菇,村民们叫作“榧树菇”,榧树菇有一种独特的功效,村里的小孩患上咳嗽,采上几个榧树菇用水煮熟后服用,就会治愈。记忆中我每次感冒咳嗽,外婆都会采上几个榧树菇用水煮了给我吃,咳嗽就好了。

  夏天的夜晚,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还会在树下听村里的老人讲有关香榧树的故事传说。老人们常说,嫦娥欲下凡人间,与凡人结为夫妻,玉皇大帝成全了她的痴心,给她香榧树和佛手树作为嫁妆,于是人间才有了香榧树……严艺丹个人资料

  几十年过去了,时至今日,家乡的香榧树都依然是我心中最高最大最美丽的树。

  夏日的麦秸扇

  记忆中每到初夏季节,村子的麦子就成熟了,到处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金黄。村民们个个戴上遮阳的大草帽就开始满怀喜悦地收割麦子。用不了多少天,村子里所有的麦子都收割完毕,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堆满了麦秸。经典文章欣赏

  于是村子里巧手的农妇们,将大量多余的麦秸加以利用制作成盛夏的农村里,人人手上都不可或缺的麦秸扇。

  我们村里的麦秸扇和别处的还有不同,我们村的麦秸扇都是由染了色的彩色麦秸编成的,可好看了。

  在夏日的蝉鸣中,小时的我最爱坐在窗边弯着头看外婆染麦秸了。看外婆先将收好的麦秸剪好放进热水里,再将各种颜色的染料往热水中一撒,将麦秸再摁下去一些完全浸在染料水里。等过些时候,麦秸就会上色,然后外婆再将上色后的麦秸拿到阳光下去晒。

  村里的各户人家房前屋后晒着的鲜红的、粉红的、翠绿的麦秸,那也是我们村子里夏日里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夏日的黄昏,劳累的一天的村妇们吃过晚饭,常聚集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编麦秸扇。

  故乡的麦秸扇哟,那轻轻一扇,为村里的人们散去了暑气、扇来了带着麦香味道的清幽凉气,也带给了我无尽的故乡回忆。

  乡味浓郁的家乡糍粑

  家乡的糍粑很好吃,有甜的、咸的;有盖印的、不盖印的;有白的、有绿的。记忆中,一般过年过节的前半个月,村子里的农妇们就开始准备做糍粑了。

  做糍粑前先要舂米,按理,舂糍粑的活儿是家中的男人们上场,小时的我当看到蒸的软乎乎、香喷喷的糯米被倒进了石臼中,总是按捺不住好奇之心想要舂一舂糍粑。

  大人们总是对我笑笑,递给了我木舂杆,可小小的人儿打不了多久,就浑身是汗。三分钟热度的我就丢下木舂杆给外婆和其他孩子们去玩了。

  舂糍粑,要一直舂到糯米不见了米粒,变成胶糊状为止。这样一杆一杆地往下杵,往往要打上一个下午。手持舂杆的大人们把舂好的糯米一綹綹地扯出来,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用蜜蜡混茶油涂抹过的竹簸箕上。

  小时的我就很爱吃糍粑,大人们舂好后,我总是被将各种各样的糍粑都要尝个遍,一个种类也不落下,所以,每每吃糍粑的年节,我小小的肚皮感觉都要撑破了。

  长大以后,每次只要吃上一口家乡的糍粑,都会感觉工作的疲惫和辛劳,瞬间都因为这家乡的美食得到了舒缓。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