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俄罗斯轮盘

俄罗斯轮盘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3 14:48:59

 俄羅斯輪盤

 

“世上隻有媽媽好”,這是兴苤母柚{。的确,母愛是偉大而又無私的,我從小就信這首歌,再加上贊美母親的詩文成百上千,便尤其喜愛母親了。于是,父親就成了一位與我長住的陌生人。

  父親的愛在我的記憶裏,我是父親一手帶大的。母親是在三年前才從外地回來的,她回來後我就一向黏着她,在她面前我是個十足的“孝子”,這并非裝出來的,而是發自内心的喜愛,可對于獨自養我幾年的父親卻從未這樣過。在我的思想中,隻有“母愛”,再無其他。

  大概是正因從小母愛的稀缺,我格外珍惜母親對我的愛,而父親給我的印象卻與之構成了鮮明的比較:壞脾氣、打罵,還有吓得渾身顫抖的我。我不願回想也不敢回想,每每想起這些事我都能夠聽到自己低聲的啜泣,看到自己顫抖的雙手。“父愛”一詞,從那一刻起徹底從我的字典裏被抹掉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那天中午,我上完課回家,父親正躺在床上小睡。不知爲什麽,我竟在房門前停下了腳步,看着父親。他的鼾聲不是很均勻。這是我在時隔數年後第一次這樣仔細的看父親:皺紋什麽時候爬上了他的前額?青絲又是什麽時候變成了白發?難道父親真的已經老了?

  我就出神的看着,眼前浮現出小時候的情景:父親坐在燈下用鐵絲費力給我做彈弓的時候;我騎在父親寬厚的肩上到處去玩的時候;當父親問我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怎樣辦,而我天真的回答父親會永遠和我在一齊的時候……父親的面容由清晰慢慢變得模糊了,在淚水滴落的那一刻,我被自己吓住了,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是好,慌忙跑回房間。心情日志随筆

  就是那天,我真正懂了父愛。原來父親對我的愛一向都沒有間斷過,隻是方式不如母愛直白而已,但這種愛卻和母愛一樣偉大無私。也許是正因我從沒失去過父愛,因此就習慣了它的存在,變得麻木了吧。正因對愛麻木了,對恨就敏感了吧,對父親的愛就否定了吧。

  父愛就像一杯清茶,甜中帶苦,苦中有甜,唯有細細品味,方能深刻體會其甘甜,久久回味~~

  精選閱讀(2):婚慶主持詞

  父親的愛

  傍晚,飄過一家音像店,放着筷子兄弟的那首《父親》,我不禁駐足,“謝謝你做的一切雙手撐起我們的家………”一曲終了,已是淚盈滿眶。

  父親的愛1984年秋,我出生在蘇北農村的一個普通家庭,一家人過得平淡幸福。然而在我8歲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将這平淡徹底打破了。父親在工地不慎墜落,我成了一個沒有父親的孩子,以前的一切一切不複存在。

  三年後,母親爲了生活,經人說,帶着我改嫁給鄰村的小篾匠張志明-張瘸子。當第一眼見到這個男生,母親告訴我,以後他是父親的時候,我滿眼委屈地哭着跑出了家門。在我心裏,無比地怨恨母親,怎樣能嫁給他!不僅僅是瘸腿,而且瘦小,長相奇醜,跟我的生父根本沒法比,盡管怨恨,卻無力掙脫。于是在接下來的近四年裏,我盡着最大的可能帶給這個男生難堪甚至屈辱。平日裏我與他如同陌生人,鮮有溝通,對他的稱謂也隻有“喂”……

  記得小的時候,我是個出名的搗蛋鬼,經常帶着一群小夥伴,在村子裏東闖西竄。我們搗蛋次數最多的要數村西頭王婆家。太陽落山時把她們家的雞放跑,偷偷望着她急急忙忙的把雞往窩裏趕;爬上屋頂,用青草死死塞住她家煙囪,遠遠瞄着她踉踉跄跄沖出廚房,邊罵邊咳,邊咳邊罵,情緒無比暢快!

  元宵節,農村有着放哨火的傳統。96年的元宵節,雖然那天刮着大風,我與小夥伴們依然在村西頭緊鄰王婆家的河埂上放哨火,玩得不亦樂乎。然而就在我點燃河埂西頭最大的一個枯草堆的時候,火借着風,迅速燒上了王婆家的東廂房,西北風吹着大火,頓時“哔哔啵啵”聲肆起,火勢越來越大,我們分散着喊人救火……

  當鄰居們把大火撲滅的時候,王婆家的東廂房幾乎成了灰燼,隻有四面被燒着炭黑,冒着熱氣的牆矗立着。我呆如木雞地站在那裏,耳朵嗡嗡直響。王婆一把将我揪了過來,嘴唇上下翻飛,狠狠地罵着,發紅的雙眼,狠狠地瞪着,手指頭狠狠地戳着我的額頭,恨不得深深地插進我的腦袋裏。我害怕極了。

  這時候,小篾匠來了,跟王婆不停的道歉,王婆放開我,一屁股坐到地上,開始號啕大哭“小篾匠,大媽待你不薄啊,婆娘幫你娶上了,卻燒了我的房……”王婆的哭,鄰居們的指指點點,讓小篾匠火冒三丈,順手抄起一根粗樹枝,一把抓住我,一頓胖揍。我掙紮着罵道:“你不是我爸,你憑什麽打我?我燒了怎樣了,誰讓她把我媽說給你這個死瘸子,醜瘸子……”小篾匠愣住了,我發奮掙脫,瞥見他的臉漲得跟豬肝似的,脖子上的青筋高高地鼓着,王婆也停止了哭嚎愣坐在地上,鄰居們唉聲歎氣地散去,我飛似地逃離。

  在田埂上,一邊走一邊哭。不知過了多久,母親把我領回了家,經過一翻教訓與教育後,我跟母親說了句“我要我爸爸!”母親淚眼朦胧,小篾匠進來了,看到這一幕,不知所措,我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知趣地走開了。夜裏,我久久不能入眠,想起離我而去的親生父親,想起疼愛我的那一幕幕,無比的悲哀。

  然而有一次,夜裏醒來,聽到了母親跟小篾匠的談話,心裏不驚咯噔一下。

  “志明,你看我們年紀也不大,要不生一個吧?”

  “不行,孩子都這麽大了,再生一個,他怎樣想!睡吧!别想了!”

  ……

  時刻過得飛快,轉眼又是一個冬天。一天早晨,醒來,我躲在被窩裏,看到窗玻璃上,糊着一層白晃晃的冰膜,心想,“下了一夜大雪,這天不上學多好啊!”在母親地催促下,我磨磨蹭蹭起了床,推開門,頓時一股寒氣撲面而來,迅速包裹着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到處銀裝素裹,冰棱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屋檐上,就連門前河裏也結冰了。

  吃早飯時,母親說“外面這麽厚的雪,不好騎車,這天坐船去,河東頭上岸就是馬路,近很多。”這時,小篾匠,推門進屋,兩隻手,通紅通紅的,手指像煮熟了的大蝦一樣。母親從鍋裏端出一碗酒,他咕咚咕咚一口氣喝光了。

  “吃好了沒?”他看着我問道。

  “嗯。”

  “走!”

  我背起書包,跟着一瘸一拐的他來到河邊,上了小船,蹲了下來。

  “慢點啊!”母親叮囑着。

  “回吧!外面冷!”他沖着母親揮了揮手。

  這時,我才發現,河中央的冰,碎成一塊一塊的了,飄浮在水面上,向前方望去,足有2千米遠,構成了一條小小的航道。小船開始緩慢前行,船體擠着冰塊,吱吱作響。我回看船尾撐船的小篾匠,從嘴裏、鼻孔裏噴出來的團團熱氣凝成了一層層霜花兒,凍在胡子上,那張臉像熟透了柿子,通紅通紅。隻見他,雙手握着竹篙,卯足了力氣,向後一撐,小船兒向前挪兩米,然後拔起,竹篙上的水也順着他的手腕流進了衣袖,他卻渾然不覺。徒然間,我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東西在心間流淌起來。是他,一點一點把厚厚的冰層敲破,一點一點撐着小船擠開冰塊……就這樣,撐開、拔起,撐開,小船在吱吱不停的響聲中到達了河盡頭。

  上岸後,我轉過身,鼓足勇氣對他說,“衣服濕了,快回家換吧!”

  “啊!”那一瞬間,他愣了一下,随後喜笑顔開,拍了拍硬邦邦衣袖,“沒事,呵呵,你去吧!”。我抱以微笑,轉身沖向了學校。幾年來,這是我第一次,認真的跟他對話;第一次,認真的看他的笑;第一次,體味到一種讓我溫暖的東西。

  随後的日子裏,我從母親那裏得到更多關于他的信息,如他有一手編織的好手藝,少言寡語,實在,愛喝點米酒等等。漸漸的,我們之間有了點溝通,有的時候,作業做完了,我也會跟他一齊編編籃子。漸漸地發現,他原來并沒有那麽厭惡,每次我編籃子都編不好,他總是默默地拆開重新編,以至于我之後不再動手編。漸漸地發現,他很聰明。他是周圍幾個村子編黃蟮痪幍米詈玫捏场u漸地發現,他對我母親很好,每次集市回來,買兩個包子,一個給我,一個鐵定留給母親。

  時光飛逝,我初三那年,體育課上一次意外,腳踝環節骨裂,醫生推薦靜養。爲了我不落下功課,每一天就由他騎車三輪車接送。晚上9點下了晚自習,就由同學攙扶着我到校門口,他在離校門不遠的地方,亮着一支發着橘黃色的燈光的手電筒,等到校門口同學們陸續被接走後,他才來把我扶上車。一天、兩天、一星期、兩星期……慢慢的習慣了校門不遠處那橘黃的燈光。但是有一天,我站在校門口,同學們走光了,還沒有看到那盞燈,心裏很不安,不停的向遠處眺望着。這時,那束橘黃的燈光,閃爍着由遠及近,是他,是他,一瘸一拐的奔過來。

  “等了吧?車子壞了!”他滿頭大汗,一臉歉意的說到。

  “那怎樣回家?”我不禁有點犯愁。

  “我背你!”他看我有點遲疑,急忙彎下了腰,“來,上來!行的!”

  就這樣,他一瘸一捌的背着我,往回走。良久兩人無語,我先打破了沉默,“嗯,你爲什麽,每次都等到同學們走完了,才來接我?”

  “嗨!我這腿,同學們會笑話的!”

  我沒再說話,趴在他背上,不一會兒就感覺到他的呼吸越來越重,越來越急促,于是我說道:“放我下來,歇會兒,再走吧!”

  “沒事!再走一會兒!”

  “爸,你放我下來,歇會兒!”

  “啊!你叫我‘爸’了!”他突然大聲地喊道,“哈哈,兒子,我們快到家了,不歇了!”

  陡然間,他似乎腳下生風,走得更快了,沒到家門前,就沖着家門喊到“兒子回來了,開門!”母親,驚訝地把我從他背上扶下來。

  “車壞了!我把兒子背回來啦!”他眉開眼笑地說。

  “什麽事把你樂得,衣服濕了,快去換。”母親嗔怪到。

  “呵呵,不說了,給兒子弄點好吃的,我也餓了!”父親冁然而笑。

  母親一頭霧水地看了看我們倆,去弄吃的。我看見他汗流滿面,前胸後背也被汗水浸透,莫名的感動。

  “爸,你明天,去校門口接我!”我對着正在坐在椅子上,心花怒發的父親說到。

  “哎,好!”

  就在我跟父親說話的當兒,母親進來了,“噢,我曉得了,原來這麽開心呢!嗯,就爲了聽兒子叫你一下啊!”母親恍然大悟,一家人,相視而笑。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一次久久不能入眠。張志明啊張志明,你在我心裏,早已是父親,喊您“爸爸”,早已憋悶許久。

  蓦然回首以前的那個頑皮少年,而今已知是非溫情;以前的那個厭惡醜陋的張瘸子,而今在我心裏早已是偉岸可敬的好父親;以前因你的殘疾而害怕被譏笑,而今我卻懂得殘缺是種美。父親,您不擅言詞,但您的愛讓我如沐春風,您用靈巧的雙手給了我一個家;您敲碎冰面,冰水灌滿衣袖,但您的愛讓我的心悄然融化;您總在不遠處留一盞燈,爲了給我“尊嚴”而放下親近,但您的愛總在我心間;您一路把我背回家,汗如雨下,您的愛讓我感知您的偉大與無私;您的愛總是那樣的悄然無聲,但我總能明白。

  父親,您正因我喊了您一聲“爸爸”而激動不已,但您可知那是兒子遲到許久的歉意,對不起,父親讓您等了這麽多年!願您吉祥安康,幸福永遠!

  精選閱讀(3):

  父親的愛

  回憶傷痛我的家鄉隻屬于我的人打架事件廬山遊記假如時刻能夠倒流秋天的田野祖國發展我成長,家鄉變化我快樂我發現了美

  俗話說“父愛如山,母愛似海”,的确,我經常能體會到如山一般寬厚的父愛。

  有一次,天下着傾盆大雨,狂風大作,我起床後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禁發起愁來。爸爸猜出了我的心思,說“鹿鹿,吃完飯我送你上學”,聽了爸爸的話我很高興。早飯後,爸爸從地下室推出了自開車,我背上書包,拿着家裏唯一的雨傘,坐上自開車上路了。雨一向下得很大,傘由我舉着,大部分在我頭頂上,我一點也沒被大雨淋上,可爸爸滿身的雨珠往下流,爸爸卻亦然笑着說“我喜愛淋雨”。我心理在想,10月份的雨冰冷冰冷的,他怎樣會喜愛呢?十幾分鍾後,我們到了校門口,我把雨傘交給爸爸,反正自己已經到校了,可爸爸硬是把雨傘給了我,我們推讓了幾個回合後,傘還是給了我,望着爸爸離去的背影,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這時,兩顆冰冷的淚珠落在我的臉上,我想了很多很多……

  爸爸對我更是關愛有加,每當我遇到困難時,他總能幫我解決,我感覺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有一次考試,我因太粗心做錯了幾道題,考試成績不好,媽媽看完試卷後,暴風驟雨般的責罵,使我無地自容。可爸爸看完試卷後,卻用信任的眼光看着我說:“要堅信自己,我小時候考試也經常出錯,隻要細心一點、多思考一下這些題你都能做對。”我開始感到心理不太難受了,心理想,“還是爸爸明白我。”許多事使我認識到爸爸真象大山一樣高大寬厚。

 俄罗斯轮盘

 

“世上只有妈妈好”,这是众所周知的歌谣。的确,母爱是伟大而又无私的,我从小就信这首歌,再加上赞美母亲的诗文成百上千,便尤其喜爱母亲了。于是,父亲就成了一位与我长住的陌生人。

  父亲的爱在我的记忆里,我是父亲一手带大的。母亲是在三年前才从外地回来的,她回来后我就一向黏着她,在她面前我是个十足的“孝子”,这并非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可对于独自养我几年的父亲却从未这样过。在我的思想中,只有“母爱”,再无其他。

  大概是正因从小母爱的稀缺,我格外珍惜母亲对我的爱,而父亲给我的印象却与之构成了鲜明的比较:坏脾气、打骂,还有吓得浑身颤抖的我。我不愿回想也不敢回想,每每想起这些事我都能够听到自己低声的啜泣,看到自己颤抖的双手。“父爱”一词,从那一刻起彻底从我的字典里被抹掉了。[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那天中午,我上完课回家,父亲正躺在床上小睡。不知为什么,我竟在房门前停下了脚步,看着父亲。他的鼾声不是很均匀。这是我在时隔数年后第一次这样仔细的看父亲:皱纹什么时候爬上了他的前额?青丝又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白发?难道父亲真的已经老了?

  我就出神的看着,眼前浮现出小时候的情景:父亲坐在灯下用铁丝费力给我做弹弓的时候;我骑在父亲宽厚的肩上到处去玩的时候;当父亲问我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我怎样办,而我天真的回答父亲会永远和我在一齐的时候……父亲的面容由清晰慢慢变得模糊了,在泪水滴落的那一刻,我被自己吓住了,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慌忙跑回房间。心情日志随笔

  就是那天,我真正懂了父爱。原来父亲对我的爱一向都没有间断过,只是方式不如母爱直白而已,但这种爱却和母爱一样伟大无私。也许是正因我从没失去过父爱,因此就习惯了它的存在,变得麻木了吧。正因对爱麻木了,对恨就敏感了吧,对父亲的爱就否定了吧。

  父爱就像一杯清茶,甜中带苦,苦中有甜,唯有细细品味,方能深刻体会其甘甜,久久回味~~

  精选阅读(2):婚庆主持词

  父亲的爱

  傍晚,飘过一家音像店,放着筷子兄弟的那首《父亲》,我不禁驻足,“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一曲终了,已是泪盈满眶。

  父亲的爱1984年秋,我出生在苏北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一家人过得平淡幸福。然而在我8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这平淡彻底打破了。父亲在工地不慎坠落,我成了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以前的一切一切不复存在。

  三年后,母亲为了生活,经人说,带着我改嫁给邻村的小篾匠张志明-张瘸子。当第一眼见到这个男生,母亲告诉我,以后他是父亲的时候,我满眼委屈地哭着跑出了家门。在我心里,无比地怨恨母亲,怎样能嫁给他!不仅仅是瘸腿,而且瘦小,长相奇丑,跟我的生父根本没法比,尽管怨恨,却无力挣脱。于是在接下来的近四年里,我尽着最大的可能带给这个男生难堪甚至屈辱。平日里我与他如同陌生人,鲜有沟通,对他的称谓也只有“喂”……

  记得小的时候,我是个出名的捣蛋鬼,经常带着一群小伙伴,在村子里东闯西窜。我们捣蛋次数最多的要数村西头王婆家。太阳落山时把她们家的鸡放跑,偷偷望着她急急忙忙的把鸡往窝里赶;爬上屋顶,用青草死死塞住她家烟囱,远远瞄着她踉踉跄跄冲出厨房,边骂边咳,边咳边骂,情绪无比畅快!

  元宵节,农村有着放哨火的传统。96年的元宵节,虽然那天刮着大风,我与小伙伴们依然在村西头紧邻王婆家的河埂上放哨火,玩得不亦乐乎。然而就在我点燃河埂西头最大的一个枯草堆的时候,火借着风,迅速烧上了王婆家的东厢房,西北风吹着大火,顿时“哔哔啵啵”声肆起,火势越来越大,我们分散着喊人救火……

  当邻居们把大火扑灭的时候,王婆家的东厢房几乎成了灰烬,只有四面被烧着炭黑,冒着热气的墙矗立着。我呆如木鸡地站在那里,耳朵嗡嗡直响。王婆一把将我揪了过来,嘴唇上下翻飞,狠狠地骂着,发红的双眼,狠狠地瞪着,手指头狠狠地戳着我的额头,恨不得深深地插进我的脑袋里。我害怕极了。

  这时候,小篾匠来了,跟王婆不停的道歉,王婆放开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号啕大哭“小篾匠,大妈待你不薄啊,婆娘帮你娶上了,却烧了我的房……”王婆的哭,邻居们的指指点点,让小篾匠火冒三丈,顺手抄起一根粗树枝,一把抓住我,一顿胖揍。我挣扎着骂道:“你不是我爸,你凭什么打我?我烧了怎样了,谁让她把我妈说给你这个死瘸子,丑瘸子……”小篾匠愣住了,我发奋挣脱,瞥见他的脸涨得跟猪肝似的,脖子上的青筋高高地鼓着,王婆也停止了哭嚎愣坐在地上,邻居们唉声叹气地散去,我飞似地逃离。

  在田埂上,一边走一边哭。不知过了多久,母亲把我领回了家,经过一翻教训与教育后,我跟母亲说了句“我要我爸爸!”母亲泪眼朦胧,小篾匠进来了,看到这一幕,不知所措,我狠狠地瞪了一眼,他知趣地走开了。夜里,我久久不能入眠,想起离我而去的亲生父亲,想起疼爱我的那一幕幕,无比的悲哀。

  然而有一次,夜里醒来,听到了母亲跟小篾匠的谈话,心里不惊咯噔一下。

  “志明,你看我们年纪也不大,要不生一个吧?”

  “不行,孩子都这么大了,再生一个,他怎样想!睡吧!别想了!”

  ……

  时刻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个冬天。一天早晨,醒来,我躲在被窝里,看到窗玻璃上,糊着一层白晃晃的冰膜,心想,“下了一夜大雪,这天不上学多好啊!”在母亲地催促下,我磨磨蹭蹭起了床,推开门,顿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迅速包裹着我,不禁打了个冷颤。到处银装素裹,冰棱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一排排地挂在屋檐上,就连门前河里也结冰了。

  吃早饭时,母亲说“外面这么厚的雪,不好骑车,这天坐船去,河东头上岸就是马路,近很多。”这时,小篾匠,推门进屋,两只手,通红通红的,手指像煮熟了的大虾一样。母亲从锅里端出一碗酒,他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

  “吃好了没?”他看着我问道。

  “嗯。”

  “走!”

  我背起书包,跟着一瘸一拐的他来到河边,上了小船,蹲了下来。

  “慢点啊!”母亲叮嘱着。

  “回吧!外面冷!”他冲着母亲挥了挥手。

  这时,我才发现,河中央的冰,碎成一块一块的了,飘浮在水面上,向前方望去,足有2千米远,构成了一条小小的航道。小船开始缓慢前行,船体挤着冰块,吱吱作响。我回看船尾撑船的小篾匠,从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冻在胡子上,那张脸像熟透了柿子,通红通红。只见他,双手握着竹篙,卯足了力气,向后一撑,小船儿向前挪两米,然后拔起,竹篙上的水也顺着他的手腕流进了衣袖,他却浑然不觉。徒然间,我感觉到一股暖暖的东西在心间流淌起来。是他,一点一点把厚厚的冰层敲破,一点一点撑着小船挤开冰块……就这样,撑开、拔起,撑开,小船在吱吱不停的响声中到达了河尽头。

  上岸后,我转过身,鼓足勇气对他说,“衣服湿了,快回家换吧!”

  “啊!”那一瞬间,他愣了一下,随后喜笑颜开,拍了拍硬邦邦衣袖,“没事,呵呵,你去吧!”。我抱以微笑,转身冲向了学校。几年来,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跟他对话;第一次,认真的看他的笑;第一次,体味到一种让我温暖的东西。

  随后的日子里,我从母亲那里得到更多关于他的信息,如他有一手编织的好手艺,少言寡语,实在,爱喝点米酒等等。渐渐的,我们之间有了点沟通,有的时候,作业做完了,我也会跟他一齐编编篮子。渐渐地发现,他原来并没有那么厌恶,每次我编篮子都编不好,他总是默默地拆开重新编,以至于我之后不再动手编。渐渐地发现,他很聪明。他是周围几个村子编黄蟮笼编得最好的篾匠。渐渐地发现,他对我母亲很好,每次集市回来,买两个包子,一个给我,一个铁定留给母亲。

  时光飞逝,我初三那年,体育课上一次意外,脚踝环节骨裂,医生推荐静养。为了我不落下功课,每一天就由他骑车三轮车接送。晚上9点下了晚自习,就由同学搀扶着我到校门口,他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亮着一支发着橘黄色的灯光的手电筒,等到校门口同学们陆续被接走后,他才来把我扶上车。一天、两天、一星期、两星期……慢慢的习惯了校门不远处那橘黄的灯光。但是有一天,我站在校门口,同学们走光了,还没有看到那盏灯,心里很不安,不停的向远处眺望着。这时,那束橘黄的灯光,闪烁着由远及近,是他,是他,一瘸一拐的奔过来。

  “等了吧?车子坏了!”他满头大汗,一脸歉意的说到。

  “那怎样回家?”我不禁有点犯愁。

  “我背你!”他看我有点迟疑,急忙弯下了腰,“来,上来!行的!”

  就这样,他一瘸一捌的背着我,往回走。良久两人无语,我先打破了沉默,“嗯,你为什么,每次都等到同学们走完了,才来接我?”

  “嗨!我这腿,同学们会笑话的!”

  我没再说话,趴在他背上,不一会儿就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于是我说道:“放我下来,歇会儿,再走吧!”

  “没事!再走一会儿!”

  “爸,你放我下来,歇会儿!”

  “啊!你叫我‘爸’了!”他突然大声地喊道,“哈哈,儿子,我们快到家了,不歇了!”

  陡然间,他似乎脚下生风,走得更快了,没到家门前,就冲着家门喊到“儿子回来了,开门!”母亲,惊讶地把我从他背上扶下来。

  “车坏了!我把儿子背回来啦!”他眉开眼笑地说。

  “什么事把你乐得,衣服湿了,快去换。”母亲嗔怪到。

  “呵呵,不说了,给儿子弄点好吃的,我也饿了!”父亲冁然而笑。

  母亲一头雾水地看了看我们俩,去弄吃的。我看见他汗流满面,前胸后背也被汗水浸透,莫名的感动。

  “爸,你明天,去校门口接我!”我对着正在坐在椅子上,心花怒发的父亲说到。

  “哎,好!”

  就在我跟父亲说话的当儿,母亲进来了,“噢,我晓得了,原来这么开心呢!嗯,就为了听儿子叫你一下啊!”母亲恍然大悟,一家人,相视而笑。

  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一次久久不能入眠。张志明啊张志明,你在我心里,早已是父亲,喊您“爸爸”,早已憋闷许久。

  蓦然回首以前的那个顽皮少年,而今已知是非温情;以前的那个厌恶丑陋的张瘸子,而今在我心里早已是伟岸可敬的好父亲;以前因你的残疾而害怕被讥笑,而今我却懂得残缺是种美。父亲,您不擅言词,但您的爱让我如沐春风,您用灵巧的双手给了我一个家;您敲碎冰面,冰水灌满衣袖,但您的爱让我的心悄然融化;您总在不远处留一盏灯,为了给我“尊严”而放下亲近,但您的爱总在我心间;您一路把我背回家,汗如雨下,您的爱让我感知您的伟大与无私;您的爱总是那样的悄然无声,但我总能明白。

  父亲,您正因我喊了您一声“爸爸”而激动不已,但您可知那是儿子迟到许久的歉意,对不起,父亲让您等了这么多年!愿您吉祥安康,幸福永远!

  精选阅读(3):

  父亲的爱

  回忆伤痛我的家乡只属于我的人打架事件庐山游记假如时刻能够倒流秋天的田野祖国发展我成长,家乡变化我快乐我发现了美

  俗话说“父爱如山,母爱似海”,的确,我经常能体会到如山一般宽厚的父爱。

  有一次,天下着倾盆大雨,狂风大作,我起床后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禁发起愁来。爸爸猜出了我的心思,说“鹿鹿,吃完饭我送你上学”,听了爸爸的话我很高兴。早饭后,爸爸从地下室推出了自开车,我背上书包,拿着家里唯一的雨伞,坐上自开车上路了。雨一向下得很大,伞由我举着,大部分在我头顶上,我一点也没被大雨淋上,可爸爸满身的雨珠往下流,爸爸却亦然笑着说“我喜爱淋雨”。我心理在想,10月份的雨冰冷冰冷的,他怎样会喜爱呢?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校门口,我把雨伞交给爸爸,反正自己已经到校了,可爸爸硬是把雨伞给了我,我们推让了几个回合后,伞还是给了我,望着爸爸离去的背影,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时,两颗冰冷的泪珠落在我的脸上,我想了很多很多……

  爸爸对我更是关爱有加,每当我遇到困难时,他总能帮我解决,我感觉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有一次考试,我因太粗心做错了几道题,考试成绩不好,妈妈看完试卷后,暴风骤雨般的责骂,使我无地自容。可爸爸看完试卷后,却用信任的眼光看着我说:“要坚信自己,我小时候考试也经常出错,只要细心一点、多思考一下这些题你都能做对。”我开始感到心理不太难受了,心理想,“还是爸爸明白我。”许多事使我认识到爸爸真象大山一样高大宽厚。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