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问美官网

问美官网

围观:更新时间:2018-11-13 14:42:06

 問美官網

 

這是一張整潔的信紙,右下角有一朵别緻的小花,充滿了文藝的氣息。

  提筆,卻不知從何寫起。故事的叙述者是我,但卻忘了一個最重要的傾聽者。

  有一天,發現,好久未曾與從前的兄弟姐妹聯系,床邊的櫃子裏裝滿了許多回憶,一封又一封。如今,我們各自天涯,走南闖北,很少再彼此問候。[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有一天,發現,信紙整齊地擺在哪裏,信紙上的小花依舊爛漫的散開,郵票上永遠褪不去那陳舊的氣息。在這忙碌的生活中,沒人在意。

  以前的我們,不遠不近的距離,始終彼此挂念,帶着可愛的信封,飛奔在青春的道路上,我們不曾看見那個可愛的郵遞員叔叔,卻與門衛大叔聊得歡快。信裏叙述着彼此的生活,抱怨着境況的慘狀,傾訴着新奇的事件,佯談着未來的計劃,包括信中那個你以前暗戀的小男孩,你的彷徨,你的羞澀,我都知道。感性的話

  如今的我們,明明有着更爲方便的通訊工具,卻連一句簡單的問候的話語都沒有,難得的節假日,也隻有一句敷衍的祝福,彼此應對着手機,隔着千萬裏,卻顯得尴尬,誰也不知道,下一句,我們該說什麽。隻能各自借着繁忙的借口,匆匆結束話題。

  我們是近了,還是更加遙遠了。

  誰也不知道——懷念過去的句子

  有一瞬間,你是否曾瞥見抽屜中的信封,還有那用回形針别着的郵票,是否想起以前長篇大論地訴說着,是否還能感受到當初收到信時的喜悅,是否還記得那個與你徜徉在青春路上的小夥伴。

  有一瞬間,我拿起塵封在那的信,一封一封地數着,嘴角不自覺上揚,回想着那一刻的完美,正因那裏滿載的不隻是我們的青春,還有那些滿滿的回憶,有些事情漸漸忘卻,卻能在那裏找回。

  遠方的兄弟姐妹,你如今是否安好,願你還能在某一刻,想起我。

  精選閱讀(2):

  不遠不近

  時刻的斷層依舊如此清晰,三年的時光如雲朵湝散開,分别的日子緩緩被拉長,你精緻的容顔已經漸漸不清晰,依稀記得,你穿着紫色的碎花裙安靜地坐在窗前,看着櫻花飄零,輕輕地問我,花都會老,你是不是也會忘了我?我笃定的回答,你是我性命裏裏起起落落的櫻花,即便落去,我也會等到你重開的時節。你抿嘴輕笑說,你是我今生的宿命,注定了一齊沉淪。那時西霞漫天,遠處的山巒雲蒸霞蔚。

  我在素白的紙上寫下“卿相予偕老,君怎敢負”。你肯定不知道,那是你離開的時候,我認真含着淚寫的,我把它埋在櫻花樹下,等她來年盛開。每個宿命的轉角,我都在癡癡地等,草木瘋狂的生長,而我世界裏的櫻花卻一向凋零,憂傷不斷。

  這是落淚的時光,我張望不到你如花似玉的容顔。漫天的烏雲裹挾陰沉的大地,大地陰冷潮濕,你轉身的背影漸漸遠去,我落地的憂傷,如櫻花飄零。

  漫長的思念如潮汐在腦海裏起落,我的心疼痛難安。你說的,我們就就應隻有以前,不能再延續錯誤,我們還是分開吧。話語依舊輕輕,而我的世界卻在分崩離析。看着你纖長的眉眼,我難過的喘不出氣,呆呆的看着,許久,我輕聲說道,依你,如此,願你安好。

  十一月的上海,冬天又來了,我孑然一身,守候着櫻花重開,等着宿命。你許是不知道,你走後,櫻花開了三遍,我哭着數了三次,我想知道那窗外的櫻花究竟有多少,但是每次數着數着就淚流滿面,淚水弄髒了面龐,可我知道我的心裏卻依舊盈着淚。

  性命是一場幻覺,但我卻始終沉睡在你的夢裏。三年的花開花落,雲卷雲舒,你還在觀望塵世的煙火麽?你知不知道,寒雪降臨後的冬季,櫻花就要開了,第四次櫻花我必須會數清楚,我必須要堅強到數完再落淚。:

  三年,你就應已經重新找到宿命了吧,可我還在原地,沒有離開那個你所說的宿命,正因我想陪着櫻花老,她們都太孤單太寂寞。

  精選閱讀(3):

  不遠不近的距離

  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們就一向這樣走着,我在左邊,你在右邊,像兩條平行線,那麽遠,那麽近……

  “我們是好兄弟姐妹,還隻是好兄弟姐妹,但兄弟姐妹的線我們早跨過……”

  在這個位置徘徊了太久太久,我們做了太多不是好兄弟姐妹就能爲對方做的事。也許我們都清楚,但還是隻能沉默,正因珍惜,正因害怕失去。

  有了你的陪伴,即使一個人也不會感到孤單,即使寂寞也不會感到空虛。你問我爲什麽還是一個人,我說正因有你,你問我喜歡誰,我說喜歡你,你說我們是最好的哥們兒,我隻有沉默了。其實你心裏知道的,我不是開玩笑,其實我也知道:你怕,怕失去你這個唯一的最好的兄弟姐妹,甚至最後成爲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知道的,我永遠不會讓你爲難,我依然是你的哥們兒,依然是你悲傷氣憤時的發洩地,是你成功快樂時的分享地。

  請你記得,回過頭時,我的身影,我的眼神,我的笑容都會一向爲你在。

  我們一向會持續着不遠不近的距離,那麽遠,那麽近……

 问美官网

 

这是一张整洁的信纸,右下角有一朵别致的小花,充满了文艺的气息。

  提笔,却不知从何写起。故事的叙述者是我,但却忘了一个最重要的倾听者。

  有一天,发现,好久未曾与从前的兄弟姐妹联系,床边的柜子里装满了许多回忆,一封又一封。如今,我们各自天涯,走南闯北,很少再彼此问候。[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有一天,发现,信纸整齐地摆在哪里,信纸上的小花依旧烂漫的散开,邮票上永远褪不去那陈旧的气息。在这忙碌的生活中,没人在意。

  以前的我们,不远不近的距离,始终彼此挂念,带着可爱的信封,飞奔在青春的道路上,我们不曾看见那个可爱的邮递员叔叔,却与门卫大叔聊得欢快。信里叙述着彼此的生活,抱怨着境况的惨状,倾诉着新奇的事件,佯谈着未来的计划,包括信中那个你以前暗恋的小男孩,你的彷徨,你的羞涩,我都知道。感性的话

  如今的我们,明明有着更为方便的通讯工具,却连一句简单的问候的话语都没有,难得的节假日,也只有一句敷衍的祝福,彼此应对着手机,隔着千万里,却显得尴尬,谁也不知道,下一句,我们该说什么。只能各自借着繁忙的借口,匆匆结束话题。

  我们是近了,还是更加遥远了。

  谁也不知道——怀念过去的句子

  有一瞬间,你是否曾瞥见抽屉中的信封,还有那用回形针别着的邮票,是否想起以前长篇大论地诉说着,是否还能感受到当初收到信时的喜悦,是否还记得那个与你徜徉在青春路上的小伙伴。

  有一瞬间,我拿起尘封在那的信,一封一封地数着,嘴角不自觉上扬,回想着那一刻的完美,正因那里满载的不只是我们的青春,还有那些满满的回忆,有些事情渐渐忘却,却能在那里找回。

  远方的兄弟姐妹,你如今是否安好,愿你还能在某一刻,想起我。

  精选阅读(2):

  不远不近

  时刻的断层依旧如此清晰,三年的时光如云朵浅浅散开,分别的日子缓缓被拉长,你精致的容颜已经渐渐不清晰,依稀记得,你穿着紫色的碎花裙安静地坐在窗前,看着樱花飘零,轻轻地问我,花都会老,你是不是也会忘了我?我笃定的回答,你是我性命里里起起落落的樱花,即便落去,我也会等到你重开的时节。你抿嘴轻笑说,你是我今生的宿命,注定了一齐沉沦。那时西霞漫天,远处的山峦云蒸霞蔚。

  我在素白的纸上写下“卿相予偕老,君怎敢负”。你肯定不知道,那是你离开的时候,我认真含着泪写的,我把它埋在樱花树下,等她来年盛开。每个宿命的转角,我都在痴痴地等,草木疯狂的生长,而我世界里的樱花却一向凋零,忧伤不断。

  这是落泪的时光,我张望不到你如花似玉的容颜。漫天的乌云裹挟阴沉的大地,大地阴冷潮湿,你转身的背影渐渐远去,我落地的忧伤,如樱花飘零。

  漫长的思念如潮汐在脑海里起落,我的心疼痛难安。你说的,我们就就应只有以前,不能再延续错误,我们还是分开吧。话语依旧轻轻,而我的世界却在分崩离析。看着你纤长的眉眼,我难过的喘不出气,呆呆的看着,许久,我轻声说道,依你,如此,愿你安好。

  十一月的上海,冬天又来了,我孑然一身,守候着樱花重开,等着宿命。你许是不知道,你走后,樱花开了三遍,我哭着数了三次,我想知道那窗外的樱花究竟有多少,但是每次数着数着就泪流满面,泪水弄脏了面庞,可我知道我的心里却依旧盈着泪。

  性命是一场幻觉,但我却始终沉睡在你的梦里。三年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你还在观望尘世的烟火么?你知不知道,寒雪降临后的冬季,樱花就要开了,第四次樱花我必须会数清楚,我必须要坚强到数完再落泪。:

  三年,你就应已经重新找到宿命了吧,可我还在原地,没有离开那个你所说的宿命,正因我想陪着樱花老,她们都太孤单太寂寞。

  精选阅读(3):

  不远不近的距离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一向这样走着,我在左边,你在右边,像两条平行线,那么远,那么近……

  “我们是好兄弟姐妹,还只是好兄弟姐妹,但兄弟姐妹的线我们早跨过……”

  在这个位置徘徊了太久太久,我们做了太多不是好兄弟姐妹就能为对方做的事。也许我们都清楚,但还是只能沉默,正因珍惜,正因害怕失去。

  有了你的陪伴,即使一个人也不会感到孤单,即使寂寞也不会感到空虚。你问我为什么还是一个人,我说正因有你,你问我喜欢谁,我说喜欢你,你说我们是最好的哥们儿,我只有沉默了。其实你心里知道的,我不是开玩笑,其实我也知道:你怕,怕失去你这个唯一的最好的兄弟姐妹,甚至最后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让你为难,我依然是你的哥们儿,依然是你悲伤气愤时的发泄地,是你成功快乐时的分享地。

  请你记得,回过头时,我的身影,我的眼神,我的笑容都会一向为你在。

  我们一向会持续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么远,那么近……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