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描写梅花的美文

描写梅花的美文

美文阅读网纯阳剑仙围观:更新时间:2018-03-24 14:49:02

  梅花,冰肌玉骨,獨步早春,淩寒而留香。那橫斜疏瘦的身段,那沁人肺腑、催人欲醉的暗香,那淩霜傲雪、高潔不屈的節操與氣質,一切都散溢在春水一樣的平靜之中。早春二月,賞梅是一種獨特的享受,也是一種獨特的洗禮。尋花丶探梅;賞花丶品梅;戀花丶詠梅,煞是一份惬意。

  ——題記

  尋花丶探梅

  春寒料峭,萬物蘇醒,流淌着嫩綠舒緩的春意,滿山遍嶺的梅花,透着幽幽古韻,在燦爛的春天裏放歌。梅花,不畏嚴寒,獨步早春。它趕在東風之前,向人們傳遞着春的消息,被譽爲“東風第一枝”。梅花這種不屈不撓的精神和頑強意志,曆來被人們當作崇高品格和高潔氣質的象征。元代詩人楊維幀詠之:“萬花敢向雪中出,一樹獨先天下春。”

  春,最初的萌動,應該是從一朵梅花開始吧?梅朵突破冰雪的覆蓋露出笑臉。人們觀賞梅花,用“探”和“尋”來形容。賞梅須及時。過早,含苞未放,看不到美麗的花姿,聞不到淡淡的暗香;過遲,凋零殘落,隻見滿地落英,枝幹上了無痕迹。所以花将未開之時爲賞梅花的最佳時間,故喜歡去探賞、欣賞含苞欲放的梅花,名曰“探梅”,探梅一般在春節前後。

  另有一種說法,賞梅需要在特别的時辰,或配以特别的天氣時令,如淡陰、曉陽、薄雨、輕煙、佳月、夕陽、微雪等,高雅之極。可謂“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梅俗了人”,或是“暗香浮動月黃昏”,或是“素娥惟與月,青女不饒霜”,或是“高标逸韻君知否,正是層冰積雪時”,這些有關梅花的名詩名句,将梅花的文化意蘊渲染到及至。吸引着不少尋梅、探梅人深情的目光,一點地投向這安然淡雅的梅花,投向那古樸蒼勁的梅林。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倚窗前,寒梅着花未?”記得,我第一次探梅,是在回家鄉過春節的時候,吃完團圓飯,與家人散步到金田水電站,那裏有一片梅林,洽是每年的春節期間開花。還記得水庫旁有幾棵蒼老的梅樹,樹上的枝條結滿了花蕾,我立即拿出照機,擺着各種姿勢在梅樹旁邊照相。

  今年,也同以往一樣,我經不住梅花的誘惑,不由得輕移腳步,漫步到金田電站水庫邊去探尋那一片梅花。漫步在新修的二級路上,放松心情,春風微微吹拂,感受一份節日的閑暇;時間仿佛停滞了,靜靜流淌。我隻向往那片靜谧的梅林,因爲那一片梅林,已經成爲我心目中恒久的風景,每年春節回家過年,我必定要去探賞那梅花開得怎麽樣?

  今年春來早,我走近一看,梅樹依然獨立在寒風中,虬枝橫斜的枝條像金蛇般狂舞,鐵青一般的深褐色骨骼上,一枚枚尚未綻開的粉紅色花骨朵兒,點綴在虬龍盤踞般蒼老的枝幹上,花蕾小巧玲珑,或含苞欲放,或默然地綻開吐露芬芳。走近樹旁,縷縷清香若有若無地浮散在風中,沁人心脾。春風掠過,梅花輕輕搖曳滿樹花蕾,紅萼含馨。那些孕育得最早的花蕾,在疏影橫斜的枝條裏次第綻放,紅色的花朵上朦朦胧胧,蓋着一層薄薄的霜,變成了淡淡的粉色,靜靜地伫立在那裏。褐色的枝幹清峻古健,堅韌不拔。枝頭上開放的梅花,冷峻高潔,恬靜安然地綻放自己的美麗的風韻。

  徜徉在風光如畫的金田水庫湖畔,梅花悄然開放在這青山綠水之中,一幅天然的山水梅花圖映入我的眼簾,讓我感到由衷的喜悅,任誰都會愛上這份舒适惬意。

  賞花丶品梅

  梅之花早,冬春之交寒風凍雪中,梅花孤傲吐露芬芳,沒的梅花一朵領先迎春開放,那有後來的百花次第開呢?而在春天百花開放之時,她卻步悄然謝去,不留一絲遺憾,可謂花之君子。梅之堅質高格,梅花耐寒耐旱,生命可逾千年。令人想到聯想到堅持節操、高潔幽雅的品格。“不經一番寒徹骨,那來梅花樸鼻香”,“雪虐風號愈凜然,花中氣節最高堅”,“不要人誇顔色好,隻留香氣滿面乾坤”。

  梅花美,美在梅之風韻,那些秀枝,沒有葉的遮掩,凸顯出疏影橫斜,枝杆線條與力度剛柔相濟之美;梅之峻秀,梅的枝條虬曲古勁,蒼桑而沉積的美;梅之清麗,梅花有色豔而不俗,有色淡而清雅,但無論是滿面春樹紅妝還是素裹,可說是“濃妝淡抹總相宜”,給人一種超塵脫俗,淡雅悠然疏技橫玉之美。

  梅花之香,着意尋香不肯香,香在無尋處的幽香。孤芳待客的沉靜和淡雅,“尋常一樣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梅花嬌妍含羞,盛開在虬枝各異或高或矮的枝頭,清幽妩媚,婀娜多姿。紅得如朝霞,像成熟的女人,透着成熟的風韻而又柔情似水。花瓣,一片玉骨清逸,有短而細,有重重疊疊,有層層繞着花蕊,清麗溫婉中透着冰潔與傲氣。梅花或微笑或含露,姿态各異美不勝收,讓人目不瑕接。“疏技橫玉瘦,小萼點珠光。一朵忽先發,百花皆後春。欲傳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東君正主張。”遊走在一片盛開的梅花中,放眼望去,滿眼皆是花的海洋,梅樹錯落有緻疏影橫斜,起伏蕩漾似層巒疊嶂的雲海,色彩斑斓宛若仙境。

  舞動的梅花,繁花如夢;流動的花香,清香遠溢,此情此景,今朝是何年?我醉了,醉在這美麗的花海裏,醉在梅花那絕世傾城的風韻裏。我真想盈袖翩跹一舞,隻爲梅那别具一格的空靈與美麗,透盡詩意顫了靈魂,賞梅之清麗,品梅之風骨,悟梅之高潔。

  戀花丶詠梅

  梅花是曆代詩人們百詠不倦的詩魂。古往今來,有多少人爲她揮灑丹青與淚水,發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宋朝詩人林逋就是以“梅妻鶴子”的故事傳誦于世。相傳林逋學識淵博,清高自适,不願在官場與世俗同流合污,放棄朝廷給他的高官厚祿,辭官歸隐在孤山腳下,以種梅、護梅、賞梅爲生活中的最大志趣,把梅花當作自己的知音,終身不娶。終老也要埋入梅林之中,生生世世都要與梅花爲伴,他戀梅花的情結真是達到了極緻,讓人歎爲觀止,令人動容。

  林逋的這首詠梅《山園小梅》:“蟹紦u落獨暄妍,占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湥迪愀釉曼S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樽”的詩句,成爲千古絕唱。

  在此詩中,他将梅花寫得超凡脫俗、俏麗可人,寫照傳神、言近旨遠,尤以篇末的“以身相許”式的表白,更是提升了梅的品格,豐實了作品的境界,讀來口齒噙香,令人贊歎。他用一往情深的想象,用心在與梅作感情的交流,似乎與梅花身心相契,表達出他淡泊人生、趣向博叩钠犯瘛

  輾轉于耳的梅花詩句有陸遊的《蔔算子?詠梅》:“驿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着風和雨。無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陸遊一生愛梅、詠梅、以梅自喻。他稱贊梅“花中氣節最高堅”,“向來冰雪凝嚴地,力斡春回竟是誰?”俨然梅的知音,梅的化身,“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的孤寂高潔;高啓有“雪滿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來”的詠歎;王冕的“不要人誇顔色好,隻留清氣滿乾坤”的贊美;王安石的那首《梅花》詩:“牆角數枝梅,淩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爲有暗香來。”寫的是多麽言真意切!

  南宋詩人陸凱在春回大地,早梅初開之際,自荊州摘下一枝梅花,托郵驿專贈文學摯友範晔,并附短詩:“折梅逢驿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梅花傳友情,情義何其重!賦予了梅别具一格的含義。

  李清照的《孤雁兒》“藤床紙帳朝眠起,說不盡、無佳思。沉香煙斷玉爐寒,伴我情懷如水。笛聲三弄,梅心驚破,多少春情意。小風疏雨蕭蕭地,又催下、千行淚。吹箫人去玉樓空,腸斷與誰同倚?一枝折得,人間天上,沒個人堪寄。”借詠梅表寄寫内心的離愁别緒,梅花也是解女詞人之意。

  詠梅之作至宋以後,借梅傳友情抒閨怨之意漸歇,而寫其意象之美,贊其标格之貞的吟詠日盛。徜徉梅花間,冷冽寒風中透出的幽幽花香撲鼻而來,清新梅花詩詞微甜。空氣裏到處彌漫着梅的氣息,缥缈浮動的幽香,疏影橫斜的風韻。

  而梅花的韻緻高格、清雅幽香便往往被詩人寄寓遠大的志向,比拟自己的意志和胸懷。正是這些古人的生花妙筆,賦予梅淡泊迷人又孤高桀骜的個性且被廣爲傳播。詩人們都有着與梅花一樣的品德,都成爲梅花的化身,因而流芳千古。

  詠梅的詩章,也如一株一株梅樹、一朵一朵梅花,燦若星雲,舉不勝舉。一首首梅花詩,如綻初綻的梅花,晶瑩剔透,缤紛怒放。沉浸在梅花詩海中,自有一股幽香萦繞身邊,那種若有若無,飄渺不定,随風散發的詩韻芳香,如何形容它呢?文人墨客稱梅花的芳香爲“暗香”,或許,在梅花的詩海裏永遠散發着暗香,爲後人稱贊,詩香與梅花一樣芬芳美妙傳神。

  早春二月,人們或許爲探梅而來,或許爲尋香而來,或許爲畫梅而來,或許爲詠梅而來。爲了心中那份淡然,梅之風韻,可賞、可品、可詠、可歌可泣,都是爲了尋找一份高标雅韻的閑情逸緻。

  聆聽一個季節的花開花落,我把賞梅的記憶寫在新年的伊始,輕輕拾起幾片花瓣,把這一季的梅韻,塗抹成眼前的風花雪月。沿着梅林一路尋覓,許多故事已經遺落。探梅所感,隻能輕寫一篇斷章。花事來臨,氤氲的空氣溢出暗香。梅花輕綴疏枝,搖曳着獨特的風情與靈魂。早春的扉頁剛被打開,梅花成了序言,芳香四溢。

  又一年梅花盛開

  春夏秋冬,輪回一夏,深冬瑞雪,秋來飄零,春去複始,夏盡冬來。回眸走過的路,唯有冬天的雪地能夠看到腳步的印迹。那一片片潔白的雪花,從天際來,飄飄灑灑,自由、奔放,寒風微微吹拂,好不盛景。

  我喜歡下雪的日子,看到大地一片潔白,感覺生活本應該是這種顔色。如雪花般簡單透明,來了,等豔陽過後,走了,靜靜的,悄悄的,從不炫耀,從不留戀。不過倒是委屈了梅花的孤傲,雪花融了,梅花也開始了凋落,片刻顯得整個冬天的生機失去了專屬的美麗。

  從小聽着雪中紅梅的身影,始終未親眼所見,多少次夢到那一院梅花盛開。如伊人之姿态,在皚皚白雪中翩翩起舞,曼妙的舞姿醉了雪夜,醉了今朝。如美人之俏麗,紛紛飄落的雪花像幕簾,如絲絹,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媚,傾城一笑,美豔四方。如詩如畫,如歌如泣,美不勝收。

  始終未見梅花的怒放,生命铿锵裏燃燒的倔強。雖生活在北方,卻總是無意間,一個稍縱即逝的日子,冬天就走了,臘梅長出了新葉,再無清香留存。今年看到臘梅的秃幹一直傲立的寒風中,始終未見梅花綻放。都說臘梅,卻不知臘從何來?翻閱了一些資料才得知,臘梅花朵如蠟般,或稱寒梅,又言雪裏花,還有好幾個未聽過的名字,便是自己喜歡這名字的雅緻。

  臘梅深冬綻放,映着白色的雪花,顯得清雅脫俗。往年不識梅花,見過那一樹的黃色,心中一直猜疑,深冬歲寒,哪一朵花迎寒綻放?恰如冬天如梅,梅來冬正勝,看似梅花,卻總與心中那一樹紅梅有所不同,未見梅花影,不解梅花情吧!

  今年早早的格外留心臘梅樹,生怕錯過了它最豔麗的時刻。前幾日的一場薄雪,未見梅花盛開,這第一場雪的情懷也少了幾分興緻。想着看雪花飛舞,觀梅花怒放,寒風習習,似雪花與梅花共舞一曲,該是多美的意境。怨梅花不顧冬天盛情相邀,寒冬不寒,雪影寥寥,怎奈梅花負卿之念,還願久盼不離,定守的一片盛景。

  不料昨夜一場大雪,一夜間梅花園綻放如春,遠遠望去像夏日裏披肩的薄紗,輕輕依偎着大地。微風吹來,像一串串精美的流蘇,擺動的千姿百态。慢慢靠近,黃色的花瓣,層層遞進,遠近高低不同,嗅鼻而來那一陣陣淡淡的清香如酒釀的老窖,韻味深長。此刻,讓我想起了崔道融的一首詩“數萼初含雪,孤标畫本難。香中别有韻,清極不知寒”。

  是的,寒冷的風像針刺一般緊貼肌膚,那一縷縷暗香送來,何止臘梅忘了冬季的嚴寒,怕是自己也忘了獨立雪中寒風吹,忘了鵝毛的大雪染白了衣衫。輕輕剝開手套,露出暖熱的手指,輕輕觸碰那一朵朵嬌嫩的蠟花,白與黃相間,讓人油然而生一種憐惜的情愫,不覺悲傷起來。

  不知此刻的梅花能綻放幾日,那一團團黃色的小花,不忍讓它落入雪中。梅花似雪,雪似梅花,然,這奇絕的一景,卻要成一場如昙花一現的驚豔,多有不舍。可,待庭院鎖不住春風,左右不了寒冬的歸去,這一場風花雪月的情懷,該如何收起再觀四季?

  周而複始的年輪,總也擋不住前進的腳步。今年臘梅盛景如此,明天雪的身影能否如斯期盼赴約而來呢?那滿枝的景色是否還能守住冬天最美的一場相遇?

  願“朔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不語的雪中花,粗筆蘸墨畫盡了今年冬天的一幅千裏冰雪,萬裏梅香的盛況,縱是凋落風中,随風而去的悲傷時刻,多了幾分寄托,心感安慰。

  梅花,冰肌玉骨,独步早春,凌寒而留香。那横斜疏瘦的身段,那沁人肺腑、催人欲醉的暗香,那凌霜傲雪、高洁不屈的节操与气质,一切都散溢在春水一样的平静之中。早春二月,赏梅是一种独特的享受,也是一种独特的洗礼。寻花丶探梅;赏花丶品梅;恋花丶咏梅,煞是一份惬意。

  ——题记

  寻花丶探梅

  春寒料峭,万物苏醒,流淌着嫩绿舒缓的春意,满山遍岭的梅花,透着幽幽古韵,在灿烂的春天里放歌。梅花,不畏严寒,独步早春。它赶在东风之前,向人们传递着春的消息,被誉为“东风第一枝”。梅花这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意志,历来被人们当作崇高品格和高洁气质的象征。元代诗人杨维帧咏之:“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

  春,最初的萌动,应该是从一朵梅花开始吧?梅朵突破冰雪的覆盖露出笑脸。人们观赏梅花,用“探”和“寻”来形容。赏梅须及时。过早,含苞未放,看不到美丽的花姿,闻不到淡淡的暗香;过迟,凋零残落,只见满地落英,枝干上了无痕迹。所以花将未开之时为赏梅花的最佳时间,故喜欢去探赏、欣赏含苞欲放的梅花,名曰“探梅”,探梅一般在春节前后。

  另有一种说法,赏梅需要在特别的时辰,或配以特别的天气时令,如淡阴、晓阳、薄雨、轻烟、佳月、夕阳、微雪等,高雅之极。可谓“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或是“暗香浮动月黄昏”,或是“素娥惟与月,青女不饶霜”,或是“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这些有关梅花的名诗名句,将梅花的文化意蕴渲染到及至。吸引着不少寻梅、探梅人深情的目光,一点地投向这安然淡雅的梅花,投向那古朴苍劲的梅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着花未?”记得,我第一次探梅,是在回家乡过春节的时候,吃完团圆饭,与家人散步到金田水电站,那里有一片梅林,洽是每年的春节期间开花。还记得水库旁有几棵苍老的梅树,树上的枝条结满了花蕾,我立即拿出照机,摆着各种姿势在梅树旁边照相。

  今年,也同以往一样,我经不住梅花的诱惑,不由得轻移脚步,漫步到金田电站水库边去探寻那一片梅花。漫步在新修的二级路上,放松心情,春风微微吹拂,感受一份节日的闲暇;时间仿佛停滞了,静静流淌。我只向往那片静谧的梅林,因为那一片梅林,已经成为我心目中恒久的风景,每年春节回家过年,我必定要去探赏那梅花开得怎么样?

  今年春来早,我走近一看,梅树依然独立在寒风中,虬枝横斜的枝条像金蛇般狂舞,铁青一般的深褐色骨骼上,一枚枚尚未绽开的粉红色花骨朵儿,点缀在虬龙盘踞般苍老的枝干上,花蕾小巧玲珑,或含苞欲放,或默然地绽开吐露芬芳。走近树旁,缕缕清香若有若无地浮散在风中,沁人心脾。春风掠过,梅花轻轻摇曳满树花蕾,红萼含馨。那些孕育得最早的花蕾,在疏影横斜的枝条里次第绽放,红色的花朵上朦朦胧胧,盖着一层薄薄的霜,变成了淡淡的粉色,静静地伫立在那里。褐色的枝干清峻古健,坚韧不拔。枝头上开放的梅花,冷峻高洁,恬静安然地绽放自己的美丽的风韵。

  徜徉在风光如画的金田水库湖畔,梅花悄然开放在这青山绿水之中,一幅天然的山水梅花图映入我的眼帘,让我感到由衷的喜悦,任谁都会爱上这份舒适惬意。

  赏花丶品梅

  梅之花早,冬春之交寒风冻雪中,梅花孤傲吐露芬芳,没的梅花一朵领先迎春开放,那有后来的百花次第开呢?而在春天百花开放之时,她却步悄然谢去,不留一丝遗憾,可谓花之君子。梅之坚质高格,梅花耐寒耐旱,生命可逾千年。令人想到联想到坚持节操、高洁幽雅的品格。“不经一番寒彻骨,那来梅花朴鼻香”,“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香气满面乾坤”。

  梅花美,美在梅之风韵,那些秀枝,没有叶的遮掩,凸显出疏影横斜,枝杆线条与力度刚柔相济之美;梅之峻秀,梅的枝条虬曲古劲,苍桑而沉积的美;梅之清丽,梅花有色艳而不俗,有色淡而清雅,但无论是满面春树红妆还是素裹,可说是“浓妆淡抹总相宜”,给人一种超尘脱俗,淡雅悠然疏技横玉之美。

  梅花之香,着意寻香不肯香,香在无寻处的幽香。孤芳待客的沉静和淡雅,“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梅花娇妍含羞,盛开在虬枝各异或高或矮的枝头,清幽妩媚,婀娜多姿。红得如朝霞,像成熟的女人,透着成熟的风韵而又柔情似水。花瓣,一片玉骨清逸,有短而细,有重重叠叠,有层层绕着花蕊,清丽温婉中透着冰洁与傲气。梅花或微笑或含露,姿态各异美不胜收,让人目不瑕接。“疏技横玉瘦,小萼点珠光。一朵忽先发,百花皆后春。欲传春信息,不怕雪埋藏。玉笛休三弄,东君正主张。”游走在一片盛开的梅花中,放眼望去,满眼皆是花的海洋,梅树错落有致疏影横斜,起伏荡漾似层峦叠嶂的云海,色彩斑斓宛若仙境。

  舞动的梅花,繁花如梦;流动的花香,清香远溢,此情此景,今朝是何年?我醉了,醉在这美丽的花海里,醉在梅花那绝世倾城的风韵里。我真想盈袖翩跹一舞,只为梅那别具一格的空灵与美丽,透尽诗意颤了灵魂,赏梅之清丽,品梅之风骨,悟梅之高洁。

  恋花丶咏梅

  梅花是历代诗人们百咏不倦的诗魂。古往今来,有多少人为她挥洒丹青与泪水,发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宋朝诗人林逋就是以“梅妻鹤子”的故事传诵于世。相传林逋学识渊博,清高自适,不愿在官场与世俗同流合污,放弃朝廷给他的高官厚禄,辞官归隐在孤山脚下,以种梅、护梅、赏梅为生活中的最大志趣,把梅花当作自己的知音,终身不娶。终老也要埋入梅林之中,生生世世都要与梅花为伴,他恋梅花的情结真是达到了极致,让人叹为观止,令人动容。

  林逋的这首咏梅《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的诗句,成为千古绝唱。

  在此诗中,他将梅花写得超凡脱俗、俏丽可人,写照传神、言近旨远,尤以篇末的“以身相许”式的表白,更是提升了梅的品格,丰实了作品的境界,读来口齿噙香,令人赞叹。他用一往情深的想象,用心在与梅作感情的交流,似乎与梅花身心相契,表达出他淡泊人生、趣向博运的品格。

  辗转于耳的梅花诗句有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一生爱梅、咏梅、以梅自喻。他称赞梅“花中气节最高坚”,“向来冰雪凝严地,力斡春回竟是谁?”俨然梅的知音,梅的化身,“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孤寂高洁;高启有“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的咏叹;王冕的“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的赞美;王安石的那首《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写的是多么言真意切!

  南宋诗人陆凯在春回大地,早梅初开之际,自荆州摘下一枝梅花,托邮驿专赠文学挚友范晔,并附短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梅花传友情,情义何其重!赋予了梅别具一格的含义。

  李清照的《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沉香烟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借咏梅表寄写内心的离愁别绪,梅花也是解女词人之意。

  咏梅之作至宋以后,借梅传友情抒闺怨之意渐歇,而写其意象之美,赞其标格之贞的吟咏日盛。徜徉梅花间,冷冽寒风中透出的幽幽花香扑鼻而来,清新梅花诗词微甜。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梅的气息,缥缈浮动的幽香,疏影横斜的风韵。

  而梅花的韵致高格、清雅幽香便往往被诗人寄寓远大的志向,比拟自己的意志和胸怀。正是这些古人的生花妙笔,赋予梅淡泊迷人又孤高桀骜的个性且被广为传播。诗人们都有着与梅花一样的品德,都成为梅花的化身,因而流芳千古。

  咏梅的诗章,也如一株一株梅树、一朵一朵梅花,灿若星云,举不胜举。一首首梅花诗,如绽初绽的梅花,晶莹剔透,缤纷怒放。沉浸在梅花诗海中,自有一股幽香萦绕身边,那种若有若无,飘渺不定,随风散发的诗韵芳香,如何形容它呢?文人墨客称梅花的芳香为“暗香”,或许,在梅花的诗海里永远散发着暗香,为后人称赞,诗香与梅花一样芬芳美妙传神。

  早春二月,人们或许为探梅而来,或许为寻香而来,或许为画梅而来,或许为咏梅而来。为了心中那份淡然,梅之风韵,可赏、可品、可咏、可歌可泣,都是为了寻找一份高标雅韵的闲情逸致。

  聆听一个季节的花开花落,我把赏梅的记忆写在新年的伊始,轻轻拾起几片花瓣,把这一季的梅韵,涂抹成眼前的风花雪月。沿着梅林一路寻觅,许多故事已经遗落。探梅所感,只能轻写一篇断章。花事来临,氤氲的空气溢出暗香。梅花轻缀疏枝,摇曳着独特的风情与灵魂。早春的扉页刚被打开,梅花成了序言,芳香四溢。

  又一年梅花盛开

  春夏秋冬,轮回一夏,深冬瑞雪,秋来飘零,春去复始,夏尽冬来。回眸走过的路,唯有冬天的雪地能够看到脚步的印迹。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从天际来,飘飘洒洒,自由、奔放,寒风微微吹拂,好不盛景。

  我喜欢下雪的日子,看到大地一片洁白,感觉生活本应该是这种颜色。如雪花般简单透明,来了,等艳阳过后,走了,静静的,悄悄的,从不炫耀,从不留恋。不过倒是委屈了梅花的孤傲,雪花融了,梅花也开始了凋落,片刻显得整个冬天的生机失去了专属的美丽。

  从小听着雪中红梅的身影,始终未亲眼所见,多少次梦到那一院梅花盛开。如伊人之姿态,在皑皑白雪中翩翩起舞,曼妙的舞姿醉了雪夜,醉了今朝。如美人之俏丽,纷纷飘落的雪花像幕帘,如丝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媚,倾城一笑,美艳四方。如诗如画,如歌如泣,美不胜收。

  始终未见梅花的怒放,生命铿锵里燃烧的倔强。虽生活在北方,却总是无意间,一个稍纵即逝的日子,冬天就走了,腊梅长出了新叶,再无清香留存。今年看到腊梅的秃干一直傲立的寒风中,始终未见梅花绽放。都说腊梅,却不知腊从何来?翻阅了一些资料才得知,腊梅花朵如蜡般,或称寒梅,又言雪里花,还有好几个未听过的名字,便是自己喜欢这名字的雅致。

  腊梅深冬绽放,映着白色的雪花,显得清雅脱俗。往年不识梅花,见过那一树的黄色,心中一直猜疑,深冬岁寒,哪一朵花迎寒绽放?恰如冬天如梅,梅来冬正胜,看似梅花,却总与心中那一树红梅有所不同,未见梅花影,不解梅花情吧!

  今年早早的格外留心腊梅树,生怕错过了它最艳丽的时刻。前几日的一场薄雪,未见梅花盛开,这第一场雪的情怀也少了几分兴致。想着看雪花飞舞,观梅花怒放,寒风习习,似雪花与梅花共舞一曲,该是多美的意境。怨梅花不顾冬天盛情相邀,寒冬不寒,雪影寥寥,怎奈梅花负卿之念,还愿久盼不离,定守的一片盛景。

  不料昨夜一场大雪,一夜间梅花园绽放如春,远远望去像夏日里披肩的薄纱,轻轻依偎着大地。微风吹来,像一串串精美的流苏,摆动的千姿百态。慢慢靠近,黄色的花瓣,层层递进,远近高低不同,嗅鼻而来那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如酒酿的老窖,韵味深长。此刻,让我想起了崔道融的一首诗“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是的,寒冷的风像针刺一般紧贴肌肤,那一缕缕暗香送来,何止腊梅忘了冬季的严寒,怕是自己也忘了独立雪中寒风吹,忘了鹅毛的大雪染白了衣衫。轻轻剥开手套,露出暖热的手指,轻轻触碰那一朵朵娇嫩的蜡花,白与黄相间,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怜惜的情愫,不觉悲伤起来。

  不知此刻的梅花能绽放几日,那一团团黄色的小花,不忍让它落入雪中。梅花似雪,雪似梅花,然,这奇绝的一景,却要成一场如昙花一现的惊艳,多有不舍。可,待庭院锁不住春风,左右不了寒冬的归去,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情怀,该如何收起再观四季?

  周而复始的年轮,总也挡不住前进的脚步。今年腊梅盛景如此,明天雪的身影能否如斯期盼赴约而来呢?那满枝的景色是否还能守住冬天最美的一场相遇?

  愿“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不语的雪中花,粗笔蘸墨画尽了今年冬天的一幅千里冰雪,万里梅香的盛况,纵是凋落风中,随风而去的悲伤时刻,多了几分寄托,心感安慰。

标签:描写花的美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