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江枫原创长篇章回小说《刘庄往事》前叙

江枫原创长篇章回小说《刘庄往事》前叙

美文摘抄网狂鼠之灾围观:更新时间:2017-12-14 22:23:00

我看過很多關于描寫故鄉的作品,我也曾想好好的去寫一寫我的故鄉。可當我真正拿起筆去描寫它時,同樣的故鄉卻有了不一樣的情懷。我的故鄉通江縣坐落在四川北部的十萬大巴山中,那裏曾是我度過十二年童年歲月的地方。屈指算來春秋如同戲劇,轉眼之間四十多年過去了,我以爲、我的故鄉是這個世上最美麗的地方,在我的記憶裏,故鄉的山川,江河,故人,不僅美麗更是熱情好客。雖然我與它一别四十多年,但兒時的那些記憶卻依然是那麽的深,那麽的親。随着改革開放的步伐,我再一次踏上了川東北這塊久違的鄉土。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真正回到這久違的故土時,我卻看到了兩個階級的劃分。一個是以官匪爲首的霸權階級的新生。一個是以工人,農民和部分市民爲一體的無産階級。前者在肆意橫行,後者卻在苦苦求生。放眼望去,無數個城市、無數個村莊的青年早已流落他鄉,名義上他們是在外出打工,而實際上他們卻是在過着漂泊流浪的生活。而守候着他們家園的卻是老弱病殘的老人和婦女兒童。假如沒有這兩個階級的出現,或許在我的筆下就不會有《劉莊往事》這部抗清反朝的壯麗畫卷了……

二0一四年的七月,我再次在滾滾地熱浪中回到了川北大山。這是我四十多年裏第二次回到故鄉。我從紅色老區通江乘上開往故鄉鐵溪的客車,到達兒時的家已是午後四時,峽小細長的老街依然如故。我在街上走了一圈,既沒有認識我的人,也沒有我要認識的人。低矮的樓房如同古代的城堡,依然矗立在十萬大巴山中。街上沒有遊人,更沒有穿流不息的車輛。所有的商店大門或緊閉、或半掩。那些古銅色的木門在陽光地照射下顯得格外亮麗,看上去一切都還是從前的樣子。唯獨不同的是、沿着長長的公路兩邊多了從前沒有的小洋樓。望着那些小洋樓,與其說是進步的象征;倒不如說它是私欲膨脹,人情冷漠的代表者。

街上隻有移動的大門敞開着、我推門進去,一個似曾相識但又陌生的姑娘正坐在電腦前無聊地玩着遊戲。她見我進去,于是笑了笑說:“大叔、聽你的口音不是咱當地人吧?哦、應該說以前是……”

她雖然熱情地爲我辦了個臨時號碼,但彼此都還是很陌生。我們相互笑了笑,算是不言而喻吧。大廳裏既沒有空調也沒有電扇,那滾滾的熱浪從門外狂飙進來;我坐在椅子上撥通了一位故友羅明昌的電話……

在靜靜地街上、我們這對久别的兄弟握着手寒暄起來。曾經英俊潇灑的明昌如今也已白發滿頭,歲月的年輪布滿了他的額頭。那額頭上的皺紋仿佛在訴說着歲月的滄桑,他笑了、笑得是那麽的自然而風雅。雖然、我無法猜透他那淡淡的微笑中韻藏着何種心情,但還是讓我在他的容顔裏找到了回家的那份溫馨。夕陽輕輕地落下了西山,在明昌兄夫婦的盛情款待下、我們舉起了久違的酒杯,聊起了陳年往事。

原計劃這次回鄉得小住半年或是一年,準備用半年的時間去寫一部《中國的希望在縣長》一書,爲了這個願望,我第二次走進了這久違的故土。常言道,計劃趕不上變化,沒想中途起了變化。望着早已殘破的老屋,我的心如同大海翻卷,家、早已不複存在。存在的唯有兒時的記憶,此時此刻我才真正體會到自己不過是個過客。當沉重地腳步再次離開這殘破的故居時,酸楚的淚才輕輕地從眼角滴打着我腳下那片似曾溫柔的鄉土……

第三天的中午、十萬大山的鐵溪黑雲翻卷,山川裏狂風四起,暴雨夾着隆隆的雷電在瘋狂地呐喊;在狂風暴雨中我乘上了萬源開往通江的快客。沒有送别,更沒有久違的囑咐,擁有的、唯那怒吼的狂風暴雨在默默地爲我送行……

故鄉似乎真的不認識我了,就連那年輕可愛的售票員也向我舉起了鋒利的屠刀。我笑着問她,“到通江多少錢?”她斜着眼向我舉出五個指頭,我想她一定是要五元吧?于是遞給她五元。她終于憤怒的說,“我的鄉芭哥是五十元。”她,恨恨地敲了我一竹杠……

坐在車裏、我看到了雨的瘋狂,山的甯靜,霧的白茫,人的冷酷,江浪地翻卷,村莊的甯靜。此刻的故鄉讓我真的無語了,我仿佛置身在一個無人世界是那麽的孤獨與無奈。

眼前的故鄉、城市的面子工程在如火如荼,而農村人依然住着破舊不堪的房子。那些刀耕火種的原始生産,廣種薄收的情景仍然曆曆在目。不少貧困縣的父母官們,他們住着一流的别墅,開着名牌車耀武揚威,就連那小小的民警他們都是辦事拖拉,态度粗暴,對于民械淖饑朗煲暉o睹。無數的貪官們他們摟着美女花天酒地,歌舞升平。而那些生活在大山的鄉親們呢?他們面黃肌瘦,目光癡呆地勞動在田間地頭。還有那流浪的乞丐,他們在大街小巷有氣無力地乞讨着。大好河山被無數留守兒童和婦女及古稀的老人在演繹着歲月的容顔。城市與鄉村,百姓與官員的生活行成了一幅長長的譏諷畫卷。在現實面前,我像個無知的孩子。手中的筆在顫抖,墨水滴打在潔淨的紙上泛起了浪花。《中國的希望在縣長》一書,終于在讓人心酸的情景下流産。在輾轉反側中,我決定與其昧着良心去轉述貪官們那無恥的嘴臉,那肮髒的靈魂。還不如寫一寫鄉親們心中的傳奇故事。于是《劉莊往事》一書中的傳奇人物們,他們便在我腦海裏彙成了長長的百年畫卷……

《劉莊往事》它伴着我從川東北的秋天到紅梅花開的雲南,廣西,再到春風拂面的大山西,我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終于在厚厚的黃土高原順利完稿。這部書,我從清代寫到民國,跨越了兩個朝代,全書三十章,是一部戰争場面宏大的長篇軍事傳奇小說。

我看过很多关于描写故乡的作品,我也曾想好好的去写一写我的故乡。可当我真正拿起笔去描写它时,同样的故乡却有了不一样的情怀。我的故乡通江县坐落在四川北部的十万大巴山中,那里曾是我度过十二年童年岁月的地方。屈指算来春秋如同戏剧,转眼之间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我的故乡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地方,在我的记忆里,故乡的山川,江河,故人,不仅美丽更是热情好客。虽然我与它一别四十多年,但儿时的那些记忆却依然是那么的深,那么的亲。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我再一次踏上了川东北这块久违的乡土。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真正回到这久违的故土时,我却看到了两个阶级的划分。一个是以官匪为首的霸权阶级的新生。一个是以工人,农民和部分市民为一体的无产阶级。前者在肆意横行,后者却在苦苦求生。放眼望去,无数个城市、无数个村庄的青年早已流落他乡,名义上他们是在外出打工,而实际上他们却是在过着漂泊流浪的生活。而守候着他们家园的却是老弱病残的老人和妇女儿童。假如没有这两个阶级的出现,或许在我的笔下就不会有《刘庄往事》这部抗清反朝的壮丽画卷了……

二0一四年的七月,我再次在滚滚地热浪中回到了川北大山。这是我四十多年里第二次回到故乡。我从红色老区通江乘上开往故乡铁溪的客车,到达儿时的家已是午后四时,峡小细长的老街依然如故。我在街上走了一圈,既没有认识我的人,也没有我要认识的人。低矮的楼房如同古代的城堡,依然矗立在十万大巴山中。街上没有游人,更没有穿流不息的车辆。所有的商店大门或紧闭、或半掩。那些古铜色的木门在阳光地照射下显得格外亮丽,看上去一切都还是从前的样子。唯独不同的是、沿着长长的公路两边多了从前没有的小洋楼。望着那些小洋楼,与其说是进步的象征;倒不如说它是私欲膨胀,人情冷漠的代表者。

街上只有移动的大门敞开着、我推门进去,一个似曾相识但又陌生的姑娘正坐在电脑前无聊地玩着游戏。她见我进去,于是笑了笑说:“大叔、听你的口音不是咱当地人吧?哦、应该说以前是……”

她虽然热情地为我办了个临时号码,但彼此都还是很陌生。我们相互笑了笑,算是不言而喻吧。大厅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那滚滚的热浪从门外狂飙进来;我坐在椅子上拨通了一位故友罗明昌的电话……

在静静地街上、我们这对久别的兄弟握着手寒暄起来。曾经英俊潇洒的明昌如今也已白发满头,岁月的年轮布满了他的额头。那额头上的皱纹仿佛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他笑了、笑得是那么的自然而风雅。虽然、我无法猜透他那淡淡的微笑中韵藏着何种心情,但还是让我在他的容颜里找到了回家的那份温馨。夕阳轻轻地落下了西山,在明昌兄夫妇的盛情款待下、我们举起了久违的酒杯,聊起了陈年往事。

原计划这次回乡得小住半年或是一年,准备用半年的时间去写一部《中国的希望在县长》一书,为了这个愿望,我第二次走进了这久违的故土。常言道,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想中途起了变化。望着早已残破的老屋,我的心如同大海翻卷,家、早已不复存在。存在的唯有儿时的记忆,此时此刻我才真正体会到自己不过是个过客。当沉重地脚步再次离开这残破的故居时,酸楚的泪才轻轻地从眼角滴打着我脚下那片似曾温柔的乡土……

第三天的中午、十万大山的铁溪黑云翻卷,山川里狂风四起,暴雨夹着隆隆的雷电在疯狂地呐喊;在狂风暴雨中我乘上了万源开往通江的快客。没有送别,更没有久违的嘱咐,拥有的、唯那怒吼的狂风暴雨在默默地为我送行……

故乡似乎真的不认识我了,就连那年轻可爱的售票员也向我举起了锋利的屠刀。我笑着问她,“到通江多少钱?”她斜着眼向我举出五个指头,我想她一定是要五元吧?于是递给她五元。她终于愤怒的说,“我的乡芭哥是五十元。”她,恨恨地敲了我一竹杠……

坐在车里、我看到了雨的疯狂,山的宁静,雾的白茫,人的冷酷,江浪地翻卷,村庄的宁静。此刻的故乡让我真的无语了,我仿佛置身在一个无人世界是那么的孤独与无奈。

眼前的故乡、城市的面子工程在如火如荼,而农村人依然住着破旧不堪的房子。那些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广种薄收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不少贫困县的父母官们,他们住着一流的别墅,开着名牌车耀武扬威,就连那小小的民警他们都是办事拖拉,态度粗暴,对于民众的尊严熟视无睹。无数的贪官们他们搂着美女花天酒地,歌舞升平。而那些生活在大山的乡亲们呢?他们面黄肌瘦,目光痴呆地劳动在田间地头。还有那流浪的乞丐,他们在大街小巷有气无力地乞讨着。大好河山被无数留守儿童和妇女及古稀的老人在演绎着岁月的容颜。城市与乡村,百姓与官员的生活行成了一幅长长的讥讽画卷。在现实面前,我像个无知的孩子。手中的笔在颤抖,墨水滴打在洁净的纸上泛起了浪花。《中国的希望在县长》一书,终于在让人心酸的情景下流产。在辗转反侧中,我决定与其昧着良心去转述贪官们那无耻的嘴脸,那肮脏的灵魂。还不如写一写乡亲们心中的传奇故事。于是《刘庄往事》一书中的传奇人物们,他们便在我脑海里汇成了长长的百年画卷……

《刘庄往事》它伴着我从川东北的秋天到红梅花开的云南,广西,再到春风拂面的大山西,我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终于在厚厚的黄土高原顺利完稿。这部书,我从清代写到民国,跨越了两个朝代,全书三十章,是一部战争场面宏大的长篇军事传奇小说。

标签:往事小说长篇原创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