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意林》美文摘抄

《意林》美文摘抄

美文阅读网灵能骑士围观:更新时间:2017-11-24 10:00:44
《意林》美文摘抄

  每當我苦思冥想一幅作品的表現形式時,我常常會去海裏暢遊一次,從那種自由無比的感覺中獲得靈感。以下内容是小編爲您精心整理的《意林》美文摘抄,歡迎參考!

  《意林》美文摘抄一

  決定勝敗的膽氣

  我5歲的時候,和父親生活在菲律賓哲布港外一個名叫卡維特的小島上。沒有同齡的玩伴,我隻能從海灘上尋找樂趣。每天一早,我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沖向海灘,搜尋晚間海浪爲我送來的“禮物”——一輛沒有輪子的玩具小汽車,幾個缺手缺腿的塑料玩具兵,還有顔色不同的塑料球和橡皮球,等等。

  一個夏日的早晨,我又向沙灘走去。遠遠地,我突然看見了一條從沒見過的玩具船,白色樹脂做成的船身,塑料片做成的透明船帆。那可真是一件完美無比的漂亮玩具!

  正當我興奮地向那條小船奔去時,一艘渡輪漾起的海浪将小船一下子掀進了海裏。我的心猛地一緊,想也不想就跳進了海裏,伸手去抓那條小船,全然忘記自己根本不會遊泳。

  轉眼間,海水就淹到了我的脖子。正當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難,一個大浪打來,我一下子被卷了進去。我的兩手拼命亂抓,兩腳拼命亂蹬,拼盡全力把頭保持在水平面上,可是,海水又深又涼,水流的力量又非常強大,漸漸地我感到自己體力不支。恍惚中,我的身體漸漸向海底沉去……

  這時父親剛巧走出我們居住的海邊小屋,一眼就看到我在海水中手腳并用掙紮呼救的樣子。他立刻用最快的速度沖進海裏,猛地一下子将我的身體拽出了水面。他拖着我一路遊上岸,立刻給我做口對口人工呼吸。過了不大一會兒,我緩了過來,一側身,“哇”地吐出十幾口海水。我睜開眼睛看見了父親,他竟然哭了,無論是在那以前還是自那以後,我從沒有看過他哭得那麽傷心。

  第二天,我踉跄着走出小屋,前一天可怕的經曆讓我對海灘産生了恐懼。我躲得遠遠的,望着往日曾給我帶來過無數快樂的海灘發呆。就在這時,父親走了過來,他拍了拍我肩膀,讓我跟着他向大海走去。海水沒上了我的腳背、膝蓋,父親有力的手托着我,我感到自己的身體在海水裏浮了起來。就這樣,不久我就學會了遊泳。爲了鍛煉我的膽量,父親還帶我登上了島上的防波堤,讓我試着向下跳。盡管我知道那裏的海水很深,但是我還是跟着父親跳了下去,因爲我知道,有他在下面,我一定會安全上岸的。

  漸漸地,我愛上了大海。經常,當我在海水中奮臂劃水時,父親會坐在岸邊的礁石旁看着我,臉上蕩漾着幸福的微笑。他知道,我已經徹底走出了那次溺水事故的陰影,開始懂得困難和挫折其實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它們讓人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成功。

  後來,我在菲律賓大學獲得了美術學位。現在,我是一名職業畫家。每當我苦思冥想一幅作品的表現形式時,我常常會去海裏暢遊一次,從那種自由無比的感覺中獲得靈感。每當這個時刻,我總會想起父親将我帶上防波堤時說的那句話:“相信你自己。孩子,你能行!”

  《意林》美文摘抄二

  尊嚴就是,你窮,但你從來不哭窮

  最近有一個關于深圳四胞胎家庭的新聞,從倫理劇變成商業片,再一次刷新了道德底線。

  這一對來自深圳的夫妻,在2006年就因“自然受孕”出生的四胞胎而走紅,近十年間接受了政府和社會的無數資助,夫妻倆對外界一直以“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的悲情形象出鏡,獲得網友和社會各界的同情和關注。

  2016年,四胞胎家庭報名參加了房屋改造節目《暖暖的新家》,在房屋改造的過程中卻被爆出還有一個大女兒,一直以“蝸居”的形式住在家中的儲物間,引發了網友“重男輕女”的議論;後來四胞胎家庭又被爆出還有另外一個女兒,在韓國留學;再後來又被網友爆出,深圳四胞胎爸爸是某上市公司股東,多年來“苦情父母”的形象,以及節目中60平方米的房子,隻是一個表演的舞台。“不足五平方米的卧室,僅有一平方米的廁所”背後,竟然是一個靠眼淚博取利益的富裕家庭。(編者按:雜志截稿日之前,并沒有證據能證明針對“四胞胎”家庭的“黑料”是假的。)

  其樂融融的家庭成了羅爾事件的4倍加速版,明明比80%的資助者都有錢,卻做了80%的窮人都不齒的事。

  我最不喜歡的一個姿态,就是哭窮。朋友之間“我沒錢啊這頓你請了”是一種利用,男女之間“你是男人你該掏錢”更是一種廉價的表達。我的父母在我出國前,說得最多的囑咐是:“你不能占别人便宜,遇到困難跟爸媽說。”他們是最普通的父母,一輩子攢出一張存折,最怕的就是女兒走到了窮途末路。

  我的父親母親,在組建家庭的時候,才二十歲出頭,除了吃苦就什麽都不會,完全是傻二愣的年輕人。據我所知,父母在有了我之後,生活陷入窘境,是那種全家隻能供得上我吃飯的窘境。他們不得不找到親戚借錢,那一個個“沒有”的回音,讓他們在此後的歲月裏,再也沒有做出過同樣的舉動,不是因爲生活好起來了,是日子再難,也要咬緊牙關死撐,他們不忍聽見在手心朝上時自尊碎掉一地的聲音。

  奇怪的是,從我懂事開始,經常看到有陌生的叔叔阿姨到我家來借錢,每次爸媽都用一晚上輾轉反側,第二天親自把現金送過去。有一次我在餐桌上,疑惑地問爸媽:“我家是不是特有錢?”爸媽不說話,筷子上起碼夾了三個月的炖白菜。我那時不足10歲,不懂那樣的沉默。

  現在生活好起來,才敢把自己的過去剖開來當作笑話講,從前真怕自己表現得困窘,受了誰不明不白的恩情,辜負了人生中好好的尊嚴。記得自己更年輕時也是個倔強的姑娘,拼着命地去賺錢去省錢,給自己尊嚴的傷口擦點金錢的膏藥,有時應邀去小男生的飯席,兜裏必定揣着溫熱的銀行卡,等待結賬時輕輕地一刷,那一秒是我的尊嚴,辛苦掙來的,你别搶走。

  在四胞胎的新聞評論中,看到一個網友說:“六年前……我在南甯市白天工作月收入1200,晚上當保安月收入700,老婆不上班帶小孩,住城中村,爲了讓老婆放心,我自己在外面偷偷吃饅頭喝白開水,還不是一步一步自己做起來了?誰沒苦過!”這段話被置頂,下面是無數人的贊同。

  國内影響力最大的西方哲學學者之一陳家琪說:“尊嚴是文明,但又像一層貼在臉上的東西一樣容易脫落。”總覺得,尊嚴跟貧富沒關系,它有時是,你承認自己窮,但你從來不哭窮。希望每個人都懂。

  每当我苦思冥想一幅作品的表现形式时,我常常会去海里畅游一次,从那种自由无比的感觉中获得灵感。以下内容是小编为您精心整理的《意林》美文摘抄,欢迎参考!

  《意林》美文摘抄一

  决定胜败的胆气

  我5岁的时候,和父亲生活在菲律宾哲布港外一个名叫卡维特的小岛上。没有同龄的玩伴,我只能从海滩上寻找乐趣。每天一早,我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冲向海滩,搜寻晚间海浪为我送来的“礼物”——一辆没有轮子的玩具小汽车,几个缺手缺腿的塑料玩具兵,还有颜色不同的塑料球和橡皮球,等等。

  一个夏日的早晨,我又向沙滩走去。远远地,我突然看见了一条从没见过的玩具船,白色树脂做成的船身,塑料片做成的透明船帆。那可真是一件完美无比的漂亮玩具!

  正当我兴奋地向那条小船奔去时,一艘渡轮漾起的海浪将小船一下子掀进了海里。我的心猛地一紧,想也不想就跳进了海里,伸手去抓那条小船,全然忘记自己根本不会游泳。

  转眼间,海水就淹到了我的脖子。正当我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一个大浪打来,我一下子被卷了进去。我的两手拼命乱抓,两脚拼命乱蹬,拼尽全力把头保持在水平面上,可是,海水又深又凉,水流的力量又非常强大,渐渐地我感到自己体力不支。恍惚中,我的身体渐渐向海底沉去……

  这时父亲刚巧走出我们居住的海边小屋,一眼就看到我在海水中手脚并用挣扎呼救的样子。他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冲进海里,猛地一下子将我的身体拽出了水面。他拖着我一路游上岸,立刻给我做口对口人工呼吸。过了不大一会儿,我缓了过来,一侧身,“哇”地吐出十几口海水。我睁开眼睛看见了父亲,他竟然哭了,无论是在那以前还是自那以后,我从没有看过他哭得那么伤心。

  第二天,我踉跄着走出小屋,前一天可怕的经历让我对海滩产生了恐惧。我躲得远远的,望着往日曾给我带来过无数快乐的海滩发呆。就在这时,父亲走了过来,他拍了拍我肩膀,让我跟着他向大海走去。海水没上了我的脚背、膝盖,父亲有力的手托着我,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海水里浮了起来。就这样,不久我就学会了游泳。为了锻炼我的胆量,父亲还带我登上了岛上的防波堤,让我试着向下跳。尽管我知道那里的海水很深,但是我还是跟着父亲跳了下去,因为我知道,有他在下面,我一定会安全上岸的。

  渐渐地,我爱上了大海。经常,当我在海水中奋臂划水时,父亲会坐在岸边的礁石旁看着我,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他知道,我已经彻底走出了那次溺水事故的阴影,开始懂得困难和挫折其实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它们让人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成功。

  后来,我在菲律宾大学获得了美术学位。现在,我是一名职业画家。每当我苦思冥想一幅作品的表现形式时,我常常会去海里畅游一次,从那种自由无比的感觉中获得灵感。每当这个时刻,我总会想起父亲将我带上防波堤时说的那句话:“相信你自己。孩子,你能行!”

  《意林》美文摘抄二

  尊严就是,你穷,但你从来不哭穷

  最近有一个关于深圳四胞胎家庭的新闻,从伦理剧变成商业片,再一次刷新了道德底线。

  这一对来自深圳的夫妻,在2006年就因“自然受孕”出生的四胞胎而走红,近十年间接受了政府和社会的无数资助,夫妻俩对外界一直以“再苦也不能苦了孩子”的悲情形象出镜,获得网友和社会各界的同情和关注。

  2016年,四胞胎家庭报名参加了房屋改造节目《暖暖的新家》,在房屋改造的过程中却被爆出还有一个大女儿,一直以“蜗居”的形式住在家中的储物间,引发了网友“重男轻女”的议论;后来四胞胎家庭又被爆出还有另外一个女儿,在韩国留学;再后来又被网友爆出,深圳四胞胎爸爸是某上市公司股东,多年来“苦情父母”的形象,以及节目中60平方米的房子,只是一个表演的舞台。“不足五平方米的卧室,仅有一平方米的厕所”背后,竟然是一个靠眼泪博取利益的富裕家庭。(编者按:杂志截稿日之前,并没有证据能证明针对“四胞胎”家庭的“黑料”是假的。)

  其乐融融的家庭成了罗尔事件的4倍加速版,明明比80%的资助者都有钱,却做了80%的穷人都不齿的事。

  我最不喜欢的一个姿态,就是哭穷。朋友之间“我没钱啊这顿你请了”是一种利用,男女之间“你是男人你该掏钱”更是一种廉价的表达。我的父母在我出国前,说得最多的嘱咐是:“你不能占别人便宜,遇到困难跟爸妈说。”他们是最普通的父母,一辈子攒出一张存折,最怕的就是女儿走到了穷途末路。

  我的父亲母亲,在组建家庭的时候,才二十岁出头,除了吃苦就什么都不会,完全是傻二愣的年轻人。据我所知,父母在有了我之后,生活陷入窘境,是那种全家只能供得上我吃饭的窘境。他们不得不找到亲戚借钱,那一个个“没有”的回音,让他们在此后的岁月里,再也没有做出过同样的举动,不是因为生活好起来了,是日子再难,也要咬紧牙关死撑,他们不忍听见在手心朝上时自尊碎掉一地的声音。

  奇怪的是,从我懂事开始,经常看到有陌生的叔叔阿姨到我家来借钱,每次爸妈都用一晚上辗转反侧,第二天亲自把现金送过去。有一次我在餐桌上,疑惑地问爸妈:“我家是不是特有钱?”爸妈不说话,筷子上起码夹了三个月的炖白菜。我那时不足10岁,不懂那样的沉默。

  现在生活好起来,才敢把自己的过去剖开来当作笑话讲,从前真怕自己表现得困窘,受了谁不明不白的恩情,辜负了人生中好好的尊严。记得自己更年轻时也是个倔强的姑娘,拼着命地去赚钱去省钱,给自己尊严的伤口擦点金钱的膏药,有时应邀去小男生的饭席,兜里必定揣着温热的银行卡,等待结账时轻轻地一刷,那一秒是我的尊严,辛苦挣来的,你别抢走。

  在四胞胎的新闻评论中,看到一个网友说:“六年前……我在南宁市白天工作月收入1200,晚上当保安月收入700,老婆不上班带小孩,住城中村,为了让老婆放心,我自己在外面偷偷吃馒头喝白开水,还不是一步一步自己做起来了?谁没苦过!”这段话被置顶,下面是无数人的赞同。

  国内影响力最大的西方哲学学者之一陈家琪说:“尊严是文明,但又像一层贴在脸上的东西一样容易脱落。”总觉得,尊严跟贫富没关系,它有时是,你承认自己穷,但你从来不哭穷。希望每个人都懂。

标签:意林美文摘抄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