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那年仲夏,我们一起细数繁星。

那年仲夏,我们一起细数繁星。

美文摘抄网九行世界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2 21:48:00
那年仲夏,我們一起細數繁星。
我們都一樣,我們都不一樣。那年仲夏,我們懷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未知旅程。
“快點啊,快點啊,再拖就要加錢”。司機的這句怒吼我們不以爲然,但聽到後面的那句“加錢”,在此淫威之下我們不得不加快步伐。低頭彎腰,把一個個不一樣的行李箱,不一樣的心情扔上了車。臨出發的大合照,每一張笑臉都寫滿了期待。帶上耳機,歪頭看向窗外,像是老膠片在放映,那麽的甯靜,那麽的美。慢慢的,在颠簸搖曳中沉睡,這是一個人的旅程,這是一車人的旅程。
莫莫:哇,電線都被弄斷了!怕是要賠錢咯。我睜開惺忪的眼睛問:怎麽了?莫莫:弄斷了電線,麻煩!你還睡!快,快,快。快點起來幫忙搬東西了!搖頭晃腦的跟着下了車,大部分人拿着手機,向手機另一端的人分享着自己的心情,遇到的事,或是在拍下這美好的一刻。時間是不能定格,即使是相片,也不能讓它定格。既然如此,爲什麽不放下那不能離開一刻的“器官”,去好好感受身邊的事物呢。老班:别玩了,别玩了,把手機都放好了,趕緊的,把行李都搬下來啊,等下那隻“怒虎”又要吼了。早上的餘威猶在,我們利索的的把行李搬好,看着大巴一溜煙地跑了,預示着我們要在這待上12天咯。把校園逛了一遍,他們皺着眉,我心裏樂開了花,這才叫三下鄉嘛,找個貴族學校還叫什麽三下鄉啊,這下有意思咯。
等了幾個鍾,接應的人來了,和隊長寒暄了幾句放下鑰匙就走了。鑰匙到手說明我們擁有了這裏的東西的支配權了,鑰匙到手後,很快就把内務搞好了。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了,等待第二天的到來,等待那群可愛的孩子的到來。
推開宿舍門,迎面而來的是泥土的芳香,給大夥做早餐去了。“莫莫你是不是傻,這麽少水,你是在煮飯吧,再加多點水”旁邊的拿着過鍋的我看白癡般看着他說。一個小時後粥煲好了,還是缺了點水,加點開水将就一下吧。該去叫他們吃早餐了,剛出廚房,哇!這麽早就有學生來了,老板他們還在睡覺吧?得抓緊時間了。
“招生情況如何”我走過去問正在忙着弄名單的老班,老班皺皺眉說:不怎麽樣,來的人太少了,估計隻能開2個班,嗯~,麻煩,課程表要進行改動了。到時你和蠢蠢當一班的班主任,我和福民當二班的班主任吧。我點了點頭:沒問題啊,怎麽這麽少人來的?來之前沒有宣傳好麽?老班:應該是吧,2個班也可以,畢竟宣傳組、新聞組和後勤組太忙了,當是減輕一下負擔吧。我們下午就搞個開班儀式,然後開個班會,明天正式上課。我:沒問題。我現在去和蠢蠢說說,然後準備準備下午的事情。“蠢蠢,過來這,跟你說很正要個事”我一本正經的說,蠢蠢:什麽事啊?我:中午的飯好吃嗎?蠢蠢:挺好吃的,就這事?我:我煮的當然好吃啦!蠢蠢:滾,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我:哈哈,下午的班會你準備怎樣搞?蠢蠢:你才是真正的班主任,你自己想怎麽搞就怎麽搞,我隻是吃瓜的。我:這麽不厚道嗎,正事我來說,你準備些小遊戲,說完正事我們就陪他們玩遊戲,怎麽樣?蠢蠢:OK啊。我:那會回去準備準備。走上講台,一張張疑惑的臉看着你的一舉一動,是我的每個動作都那麽的輕。輕叫一聲上課,“老師好”,洪亮的聲音在教室裏回蕩。我進行了簡單的自我介紹,然後輪到學生們自我介紹。“我叫…”“不用緊張的,聲音提高一點”,“我叫利月雅”嗖的一聲,迅速坐下了,臉都憋紅了。輪過後,學生們基本是隻說了個名字,做多就加上自己住哪。在我們的童年裏,是否跟他們一樣呢?害怕在很多人的面前發言,緊張的手抖,憋得臉紅,手心冒汗。是啊,即使會出現這樣的那樣的窘況,哪有怎麽樣?那就是我們的童年,我們可以無憂無慮的打鬧嬉笑的童年,我們再也回不去的童年。
“我要守下半夜,調個鬧鍾,你們别吵我啊 ”說完帶上眼罩進入夢鄉了。就是因爲這個鬧鍾,讓我感受到了來自朋友的“關懷”。過來就是一腳,“丫的,還不醒。剛入睡就被你鬧鍾吵醒了,手機還要放在我耳邊,直接炸開”摩峰生氣的說,而我一臉懵逼,還沒醒來:剛剛是不是有人踹我了?多少點了?今晚我守夜呢。摩峰:快滾。滾就滾,我要帶上我的外套一起滾。夜深人靜,最适合撸王者了。什麽?我大半夜的陪你們這群“農藥”患者玩遊戲,我容易嗎?還敢罵我坑,說什麽大半夜不睡覺出來坑人,老子挂機去了。“志鍵,志鍵,我發燒了,頭好燙啊”惠欣有氣無力的說,我:讓我看看,嗯,真的很燙,我去給你拿個溫度計。惠欣:不用了,我測過了,38度。我:這麽高,你先坐着我去看看有什麽要,那條毛巾給你敷敷。跑到二樓的藥箱那亂翻一通,隻找到個維C曉銀片,用開水沖了個小柴胡。我:你先把藥吃了吧,回去躺着,敷着毛巾,時不時測一下溫度,如果還升高的話就告訴我吧,人生地不熟想找個看病的地方都難,放心吧,沒事的。惠欣:那我先回去了。天亮後,她說沒什麽事了,跟着對我去宣傳了,當時因爲守夜,還在睡覺不知道,。醒來後問同學:惠欣沒事吧?同學:她出去宣傳了。我:宣傳!你們不知道她發燒嗎?還讓她去。同學:她自己說沒事,要跟着去。有些時候就算累了病了,我們也不敢歇歇,因爲還要事情需要我們去做,需要我們去守護。第二次守夜,我:很晚了,你回去睡吧,今晚又不是你守。毽:嗯,我一會就回去睡,再聊一會,我們這算促膝長談吧?一陣沉默,毽:你看,天上的星星多漂亮。我們擡頭望天空:是啊,很漂亮,一,二,三,四。小時候總以爲星星會跟着我們跑,拼命跑,它會拼命追。我們拼命追的時候它就會拼命跑。就這樣,擡頭看着星空,他陪我一起守過那個黑夜。
手表裏顯示的時間永遠是現在的,回首不了過去,也遙望不了未來。現在才是最重要的,好好珍惜,因爲一旦錯過就回不去了。所以我才會拼盡全力去現在珍惜擁有的。
撰文/吳志鍵
來源/嶺南師範學院“鲲鳴之夏”社會實踐隊
那年仲夏,我们一起细数繁星。
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不一样。那年仲夏,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未知旅程。
“快点啊,快点啊,再拖就要加钱”。司机的这句怒吼我们不以为然,但听到后面的那句“加钱”,在此淫威之下我们不得不加快步伐。低头弯腰,把一个个不一样的行李箱,不一样的心情扔上了车。临出发的大合照,每一张笑脸都写满了期待。带上耳机,歪头看向窗外,像是老胶片在放映,那么的宁静,那么的美。慢慢的,在颠簸摇曳中沉睡,这是一个人的旅程,这是一车人的旅程。
莫莫:哇,电线都被弄断了!怕是要赔钱咯。我睁开惺忪的眼睛问:怎么了?莫莫:弄断了电线,麻烦!你还睡!快,快,快。快点起来帮忙搬东西了!摇头晃脑的跟着下了车,大部分人拿着手机,向手机另一端的人分享着自己的心情,遇到的事,或是在拍下这美好的一刻。时间是不能定格,即使是相片,也不能让它定格。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下那不能离开一刻的“器官”,去好好感受身边的事物呢。老班:别玩了,别玩了,把手机都放好了,赶紧的,把行李都搬下来啊,等下那只“怒虎”又要吼了。早上的余威犹在,我们利索的的把行李搬好,看着大巴一溜烟地跑了,预示着我们要在这待上12天咯。把校园逛了一遍,他们皱着眉,我心里乐开了花,这才叫三下乡嘛,找个贵族学校还叫什么三下乡啊,这下有意思咯。
等了几个钟,接应的人来了,和队长寒暄了几句放下钥匙就走了。钥匙到手说明我们拥有了这里的东西的支配权了,钥匙到手后,很快就把内务搞好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等待第二天的到来,等待那群可爱的孩子的到来。
推开宿舍门,迎面而来的是泥土的芳香,给大伙做早餐去了。“莫莫你是不是傻,这么少水,你是在煮饭吧,再加多点水”旁边的拿着过锅的我看白痴般看着他说。一个小时后粥煲好了,还是缺了点水,加点开水将就一下吧。该去叫他们吃早餐了,刚出厨房,哇!这么早就有学生来了,老板他们还在睡觉吧?得抓紧时间了。
“招生情况如何”我走过去问正在忙着弄名单的老班,老班皱皱眉说:不怎么样,来的人太少了,估计只能开2个班,嗯~,麻烦,课程表要进行改动了。到时你和蠢蠢当一班的班主任,我和福民当二班的班主任吧。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啊,怎么这么少人来的?来之前没有宣传好么?老班:应该是吧,2个班也可以,毕竟宣传组、新闻组和后勤组太忙了,当是减轻一下负担吧。我们下午就搞个开班仪式,然后开个班会,明天正式上课。我:没问题。我现在去和蠢蠢说说,然后准备准备下午的事情。“蠢蠢,过来这,跟你说很正要个事”我一本正经的说,蠢蠢:什么事啊?我:中午的饭好吃吗?蠢蠢:挺好吃的,就这事?我:我煮的当然好吃啦!蠢蠢: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哈哈,下午的班会你准备怎样搞?蠢蠢:你才是真正的班主任,你自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只是吃瓜的。我:这么不厚道吗,正事我来说,你准备些小游戏,说完正事我们就陪他们玩游戏,怎么样?蠢蠢:OK啊。我:那会回去准备准备。走上讲台,一张张疑惑的脸看着你的一举一动,是我的每个动作都那么的轻。轻叫一声上课,“老师好”,洪亮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我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轮到学生们自我介绍。“我叫…”“不用紧张的,声音提高一点”,“我叫利月雅”嗖的一声,迅速坐下了,脸都憋红了。轮过后,学生们基本是只说了个名字,做多就加上自己住哪。在我们的童年里,是否跟他们一样呢?害怕在很多人的面前发言,紧张的手抖,憋得脸红,手心冒汗。是啊,即使会出现这样的那样的窘况,哪有怎么样?那就是我们的童年,我们可以无忧无虑的打闹嬉笑的童年,我们再也回不去的童年。
“我要守下半夜,调个闹钟,你们别吵我啊 ”说完带上眼罩进入梦乡了。就是因为这个闹钟,让我感受到了来自朋友的“关怀”。过来就是一脚,“丫的,还不醒。刚入睡就被你闹钟吵醒了,手机还要放在我耳边,直接炸开”摩峰生气的说,而我一脸懵逼,还没醒来:刚刚是不是有人踹我了?多少点了?今晚我守夜呢。摩峰:快滚。滚就滚,我要带上我的外套一起滚。夜深人静,最适合撸王者了。什么?我大半夜的陪你们这群“农药”患者玩游戏,我容易吗?还敢骂我坑,说什么大半夜不睡觉出来坑人,老子挂机去了。“志键,志键,我发烧了,头好烫啊”惠欣有气无力的说,我:让我看看,嗯,真的很烫,我去给你拿个温度计。惠欣:不用了,我测过了,38度。我:这么高,你先坐着我去看看有什么要,那条毛巾给你敷敷。跑到二楼的药箱那乱翻一通,只找到个维C晓银片,用开水冲了个小柴胡。我:你先把药吃了吧,回去躺着,敷着毛巾,时不时测一下温度,如果还升高的话就告诉我吧,人生地不熟想找个看病的地方都难,放心吧,没事的。惠欣:那我先回去了。天亮后,她说没什么事了,跟着对我去宣传了,当时因为守夜,还在睡觉不知道,。醒来后问同学:惠欣没事吧?同学:她出去宣传了。我:宣传!你们不知道她发烧吗?还让她去。同学:她自己说没事,要跟着去。有些时候就算累了病了,我们也不敢歇歇,因为还要事情需要我们去做,需要我们去守护。第二次守夜,我:很晚了,你回去睡吧,今晚又不是你守。毽:嗯,我一会就回去睡,再聊一会,我们这算促膝长谈吧?一阵沉默,毽:你看,天上的星星多漂亮。我们抬头望天空:是啊,很漂亮,一,二,三,四。小时候总以为星星会跟着我们跑,拼命跑,它会拼命追。我们拼命追的时候它就会拼命跑。就这样,抬头看着星空,他陪我一起守过那个黑夜。
手表里显示的时间永远是现在的,回首不了过去,也遥望不了未来。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好好珍惜,因为一旦错过就回不去了。所以我才会拼尽全力去现在珍惜拥有的。
撰文/吴志键
来源/岭南师范学院“鲲鸣之夏”社会实践队
标签:宣传拼命跟着怎么手机
[!--temp.pl--]

美文摘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