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美文摘抄破解“垃圾围村”三问

破解“垃圾围村”三问

美文摘抄网魂咒围观:更新时间:2017-08-21 20:18:00
誰來清理:“保潔員”上崗能否改變鄉村陋習?
廣西南甯市那陳鎮那壇坡村農民李加禮如今有了新頭銜——村裏首位保潔員。村民把自家垃圾簡單分類歸集後,他負責二次分類,将有害有毒垃圾分開堆放,累積一定量後轉咧拎l、縣垃圾回收站統一處理。
對江蘇省東海縣石湖鄉村民徐力來說,村裏請來城裏專業的物業公司,垃圾有保潔員随時收集清理,前幾年到處亂飛的塑料袋不見了,環境美了,生活質量高了。
原先城裏常見的保潔員,如今逐漸出現在各地農村,這正是十部門開出的治理農村垃圾首劑藥方——建立村莊保潔制度,盡快建立穩定的村莊保潔隊伍,并通過村規民約、與村民簽訂門前三包責任書等方式,明确村民保潔義務。
“農村垃圾清理難,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不重視,農民不關心’。村民公共環境意識和責任意識淡漠,參與垃圾治理的積極性不高。”住建部環境衛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劉晶昊說。
“垃圾倒街口、污水随手潑、稭稈滿地堆”——在一些農村,不文明的生活陋習仍随處可見,溝窪角落糞便淤積,垃圾圍村堵河,成爲鄉村建設的一大痛處。
“農村垃圾治理是當前改善農村人居環境的重點,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補上的生态文明短板。”住建部村鎮司副司長王旭東說,垃圾清理是一項村級公益性事業,必須發動村民廣泛參與,既要做好村民“各掃門前雪”,也要建立制度把原先随處扔的垃圾管起來。
中國城市建設研究院總工徐海雲說,農村設保潔員,有錢的村莊可以聘請專業保潔公司“入村”,沒錢的村莊可以付費給村民當保潔員,更窮的村子也可以設公益崗位村民輪流值日。最關鍵的還是要倡導改變鄉村生活陋習,充分尊重村民主體地位,隻有村民從中感受到實惠,才能形成良性循環。
  如何治理:上億噸農村垃圾能否消化掉?
與城市垃圾處理相比,農村垃圾治理狀況堪憂。
據住建部統計,截至2013年末,全國58.8萬個行政村中,對生活垃圾進行無害化和非無害化處理的僅占37%,全國村莊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隻有11%。同期城市生活垃圾處理率爲95%,其中無害化處理率達89%。
記者調研發現,由于相關設施嚴重不足,垃圾治理方法簡單粗放,成爲農村垃圾堆積的重要原因。一些低質塑料、廢舊農膜等進行簡易填埋後産生嚴重滲漏,簡單焚燒的則導緻二噁英等污染物大量排放。
要因地制宜建立“村收集、鎮轉摺⒖h處理”的模式——十部門提出了就地減量、就近處理的模式。
王旭東說,各地可結合自身特點探索分類減量方法,如可回收垃圾由農戶自行變賣,建築垃圾單獨清撸瑥N餘垃圾可用于喂養牲畜等等。“關鍵要簡便易行,村民能接受,不宜照搬照抄城市垃圾的分類方法,搞得太複雜。”
徐海雲建議,中國農村千差萬别,不能“一刀切”推行一個模式,特别是一些縣域面積大、經濟欠發達的縣市,不能超越經濟發展階段,盲目推行全收全呒刑幚怼H缢拇āV西等地,适合推行源頭分類減量、适度集中處理模式。通過分類,可實現垃圾減量70%左右,剩餘的垃圾則就近處理。
而山東、江蘇等經濟發達、縣域面積不大的平原地區,則适合城鄉一體化模式,可将城市環衛服務,包括環衛設施、技術和管理模式延伸到鎮和村,對農村生活垃圾實行統收統撸械娇h進行最終處理。
劉晶昊測算,目前我國全部人口按一天産生一百萬噸垃圾計算,其中50噸出自城市,20噸出自縣城,剩下30萬噸出自農村。“在很多城市垃圾處理設施已超負荷咝械那闆r下,農村垃圾的湧入是對我國垃圾處理能力新的挑戰,因此需要結合指導意見統籌施策,并堅決禁止城市向農村轉移堆砌垃圾,造成新的污染。”
  誰來買單:如何防止治理“一陣風”?
農村垃圾治理繞不開“錢”的話題。村裏的保潔隊伍、垃圾收集站,鎮上的垃圾轉哒荆h裏的垃圾轉哕嚒⑻幚韴觥囊粯釉谵r村都是從零起步,費用巨大。
“經費嚴重匮乏是很多地方治理農村垃圾遲遲不見行動的重要原因,同樣錢的問題也關系着這場行動能否長久下去,會不會成爲‘一陣風’?”徐海雲說。
十部門意見中,最受關注的就是明确了治理費用從哪裏來。
王旭東介紹,主要渠道是各級政府投資,保障設施設備建設和咝匈M用,并擔負兜底職責。中央财政會加大支持力度,省、市兩級财政給予積極支持,治理費用将納入财政預算。
另一個渠道是鼓勵村集體出資和村民繳費,主要解決村莊保潔費用,包括垃圾分類減量、收集以及咻斨帘敬寮卸逊劈c的費用。
徐海雲測算,平均一噸農村垃圾從清理收集到送至處理場處理,大約花費55元。從各地實踐看,農民繳費主要用于支付保潔員費用,一般每人每月1-2元,但能覆蓋咝谐杀镜20%-40%。
還有一個渠道是鼓勵引入社會資本。劉晶昊說,農村垃圾治理市場空間巨大,十部門支持地方積極探索引入市場機制,鼓勵探索PPP(公私合營)模式,無疑将爲社會資金參與農村生活垃圾收咴O施的建設和郀I敞開大門。
“引導村民和村集體出資出力,不得強制或變相攤派,增加農民負擔。”王旭東說,今後各級人民政府将對本地區農村垃圾治理負總責,農村生活垃圾治理也納入生态文明建設示範村鎮考核内容,要破解“垃圾圍村”頑疾關鍵要從政府各部門到全社會形成合力,切實改善農村人居環境,還農村一片青山綠水。
谁来清理:“保洁员”上岗能否改变乡村陋习?
广西南宁市那陈镇那坛坡村农民李加礼如今有了新头衔——村里首位保洁员。村民把自家垃圾简单分类归集后,他负责二次分类,将有害有毒垃圾分开堆放,累积一定量后转运至乡、县垃圾回收站统一处理。
对江苏省东海县石湖乡村民徐力来说,村里请来城里专业的物业公司,垃圾有保洁员随时收集清理,前几年到处乱飞的塑料袋不见了,环境美了,生活质量高了。
原先城里常见的保洁员,如今逐渐出现在各地农村,这正是十部门开出的治理农村垃圾首剂药方——建立村庄保洁制度,尽快建立稳定的村庄保洁队伍,并通过村规民约、与村民签订门前三包责任书等方式,明确村民保洁义务。
“农村垃圾清理难,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不重视,农民不关心’。村民公共环境意识和责任意识淡漠,参与垃圾治理的积极性不高。”住建部环境卫生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晶昊说。
“垃圾倒街口、污水随手泼、秸秆满地堆”——在一些农村,不文明的生活陋习仍随处可见,沟洼角落粪便淤积,垃圾围村堵河,成为乡村建设的一大痛处。
“农村垃圾治理是当前改善农村人居环境的重点,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补上的生态文明短板。”住建部村镇司副司长王旭东说,垃圾清理是一项村级公益性事业,必须发动村民广泛参与,既要做好村民“各扫门前雪”,也要建立制度把原先随处扔的垃圾管起来。
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徐海云说,农村设保洁员,有钱的村庄可以聘请专业保洁公司“入村”,没钱的村庄可以付费给村民当保洁员,更穷的村子也可以设公益岗位村民轮流值日。最关键的还是要倡导改变乡村生活陋习,充分尊重村民主体地位,只有村民从中感受到实惠,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如何治理:上亿吨农村垃圾能否消化掉?
与城市垃圾处理相比,农村垃圾治理状况堪忧。
据住建部统计,截至2013年末,全国58.8万个行政村中,对生活垃圾进行无害化和非无害化处理的仅占37%,全国村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只有11%。同期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率为95%,其中无害化处理率达89%。
记者调研发现,由于相关设施严重不足,垃圾治理方法简单粗放,成为农村垃圾堆积的重要原因。一些低质塑料、废旧农膜等进行简易填埋后产生严重渗漏,简单焚烧的则导致二噁英等污染物大量排放。
要因地制宜建立“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模式——十部门提出了就地减量、就近处理的模式。
王旭东说,各地可结合自身特点探索分类减量方法,如可回收垃圾由农户自行变卖,建筑垃圾单独清运,厨余垃圾可用于喂养牲畜等等。“关键要简便易行,村民能接受,不宜照搬照抄城市垃圾的分类方法,搞得太复杂。”
徐海云建议,中国农村千差万别,不能“一刀切”推行一个模式,特别是一些县域面积大、经济欠发达的县市,不能超越经济发展阶段,盲目推行全收全运集中处理。如四川、广西等地,适合推行源头分类减量、适度集中处理模式。通过分类,可实现垃圾减量70%左右,剩余的垃圾则就近处理。
而山东、江苏等经济发达、县域面积不大的平原地区,则适合城乡一体化模式,可将城市环卫服务,包括环卫设施、技术和管理模式延伸到镇和村,对农村生活垃圾实行统收统运,集中到县进行最终处理。
刘晶昊测算,目前我国全部人口按一天产生一百万吨垃圾计算,其中50吨出自城市,20吨出自县城,剩下30万吨出自农村。“在很多城市垃圾处理设施已超负荷运行的情况下,农村垃圾的涌入是对我国垃圾处理能力新的挑战,因此需要结合指导意见统筹施策,并坚决禁止城市向农村转移堆砌垃圾,造成新的污染。”
  谁来买单:如何防止治理“一阵风”?
农村垃圾治理绕不开“钱”的话题。村里的保洁队伍、垃圾收集站,镇上的垃圾转运站,县里的垃圾转运车、处理场……哪一样在农村都是从零起步,费用巨大。
“经费严重匮乏是很多地方治理农村垃圾迟迟不见行动的重要原因,同样钱的问题也关系着这场行动能否长久下去,会不会成为‘一阵风’?”徐海云说。
十部门意见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明确了治理费用从哪里来。
王旭东介绍,主要渠道是各级政府投资,保障设施设备建设和运行费用,并担负兜底职责。中央财政会加大支持力度,省、市两级财政给予积极支持,治理费用将纳入财政预算。
另一个渠道是鼓励村集体出资和村民缴费,主要解决村庄保洁费用,包括垃圾分类减量、收集以及运输至本村集中堆放点的费用。
徐海云测算,平均一吨农村垃圾从清理收集到送至处理场处理,大约花费55元。从各地实践看,农民缴费主要用于支付保洁员费用,一般每人每月1-2元,但能覆盖运行成本的20%-40%。
还有一个渠道是鼓励引入社会资本。刘晶昊说,农村垃圾治理市场空间巨大,十部门支持地方积极探索引入市场机制,鼓励探索PPP(公私合营)模式,无疑将为社会资金参与农村生活垃圾收运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敞开大门。
“引导村民和村集体出资出力,不得强制或变相摊派,增加农民负担。”王旭东说,今后各级人民政府将对本地区农村垃圾治理负总责,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也纳入生态文明建设示范村镇考核内容,要破解“垃圾围村”顽疾关键要从政府各部门到全社会形成合力,切实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还农村一片青山绿水。
标签:垃圾破解农村处理村民
[!--temp.pl--]

美文摘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