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林带之歌》周沙尘

《林带之歌》周沙尘

美文凶宅笔记围观:更新时间:2015-10-16 08:24:30
寫景美文欣賞林帶之歌

  我爲這縱橫交錯的林帶林網唱一支莊嚴的贊歌!我不唱它植物種類的卸啵驙懀瑩f地球上的植物已有三十萬種之多,真是豐富多彩,千差萬别,而它——紅色草原上長長的綠堤,在祖國六萬分之一的版圖上,小得何曾有它的位置。我不唱它的美麗,以及爲了人民的健康和國家建設的需要。因爲,十年來管在親愛的祖國的土地上,出現了無數的國營防護林帶。人民公社和國營農場的耕地上,成長着無數的護田林,而在茫茫無際的沙漠中,固沙造林,已經蔚爲奇觀。

  我要歌唱這林帶的精神,它注入了一個老共産黨人純樸的感情和高尚的德行。

  今年秋天,我到紅色草原采訪,剛到興隆泉人民公社,大家建議我去紅星林場,看一看那兒的林帶林網,說是看了就會了解人們常說的北大荒,起了多麽巨大的變化。

  紅星林場的黨支部書記孟兆海同志,1949年第一次當選爲林業模範,此後十二年,年年是模範,已是全市知名的老林業模範了,今年六十二歲,但還非常健壯。他對待樹木,有一種深厚的愛,對待社的林帶林網,更不用說了,社裏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懂得他的性子。要是誰無緣無故弄死一株樹苗,哪怕是告到公社黨委,他也決不原諒這種他認爲是犯罪的行爲。

  到紅星林場那天,正是秋收結束階段。一年一度的冬季造林邉樱诰o張進行。站在屯子口極目四望,真是“遠看蒼茫近看翠,樹苗剛勁林帶幽”,穿過一層層綠波,終于在一條長長的白楊林帶的邊緣,會見了老孟書記。他給我的印象,就像是從懸崖的石壁上,從古老堅厚的石縫中,生長出的一株粗壯的挺拔的古松。在陽光下,迎着東風,搖擺着自己的枝葉,顯得格外蒼勁有力……

  我爲什麽會有這樣一種高尚的感覺呢!我爲什麽不感到他像沙漠裏的梭梭樹,據說那樹幹連斧頭也砍不斷;我爲什麽不感到他像世界上那些的确堅硬得能做機器零件的樹木呢!這是因爲我受了我們祖先的熏陶。大家知道,古人把松樹、竹子和梅花合稱爲“歲寒三友”,稱頌它們堅貞不屈的性格。按照一般的理解,這三者之中的松樹最爲倔強,梅花比較孤傲,竹子卻很清高。而它們排列的次序是:松、竹、梅。這豈不是對人尊敬的一種很自然的感受嗎!

  在白楊林帶的邊緣呆着,我感到分外舒坦,什麽話也沒有說,長久長久地凝視……

  我覺得跟老孟書記站在一塊,是一種幸福。他有一副莊重的雄姿,而且充滿幻想,他像生活在我們這個時代的青年人一樣,心在向更深更遠的未來探索……

  回到場部辦公室,“重陽”節後的太陽,從窗口射進來,仍舊很有力量,老盂書記額面上熱烘烘的,像點着一盆火。他卷好一支煙,唱起了自己的生命之歌。

  “過去,地主一直把我當作賤種。我爲那些忘恩負義的懶蟲,做了三十多年長工。可以說,他們從搖籃到墳墓,全由我負責供奉。他們真是榨盡了我的血汗。我就像一頭牛,飲食——勞動,勞動——飲食。直到解放以後,得到黨的教育,我才知道,人是和一般動物不同的,人有思想,有理想,人也就更需要往前看。我跟黨愈親近,生活對我就愈有意義……”

  “就拿造林來說,1949年春天,縣委號召每人至少植樹三到五棵,我用十多天時間,造了一垧地風景林。就在這一年。我受到縣委的表揚,當了林業模範,入了黨,娶了媳婦。一個快五十歲的人,j樁喜事接着一樁喜事,這在生活中是個多麽大的變化!此後,我年年造林,特别是1958年,公社成立後,我領導大家一年造的林,比前九年造的還多。到1960年,我領導的那個生産隊,總共造了九十五垧林帶林網,包括防風林、經濟林、用材林,其中有五十二垧是基幹林帶,品種有青楊、榆樹、落葉松、樟子和桃樹、杏樹、蘋果樹等幾十種,還供應兄弟公社六百三十多萬株樹苗。供應樹苗時,我還附加了一條規定:栽活了一律免費,栽死了每株樹苗,收費五角。”

  老孟書記說這些話時,從開始到結束,都露着微笑。

  “你爲什麽這樣愛樹木?”我很随便地問他。

  “我的兩個小孩,年紀都很小,他們将來都要依靠公社生活、成人。我常想總得爲他們留點兒什麽,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留點兒樹木吧!”他說着,笑得更甜了。

  現在,我已回到祖國的心髒——北京,日日夜夜,我都聽到火車站那鼓舞人們前進的鍾聲。于是,老孟書記,我想起了和你會面的寶貴時刻,請允許我用銀杯。盛滿你對生活始終如一,經久不變的微笑,捧向我們偉大的人民之前。你,不知疲倦的勇士,永遠微笑着積極地看待一切事物,我唱的這支“林帶之歌”,的的确确是爲你那深沉而又堅韌的微笑而唱的。

  但願在你的家鄉,曾經被人們視爲“萬裏流沙、八月飛雪”的北大荒,能夠出現更多的林帶林網,讓無數的森林和你一樣,永不衰老!永遠壯麗!

  摘自:《光明日報》1961年12月16日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写景美文欣赏林带之歌

  我为这纵横交错的林带林网唱一支庄严的赞歌!我不唱它植物种类的众多,因为,据说地球上的植物已有三十万种之多,真是丰富多彩,千差万别,而它——红色草原上长长的绿堤,在祖国六万分之一的版图上,小得何曾有它的位置。我不唱它的美丽,以及为了人民的健康和国家建设的需要。因为,十年来管在亲爱的祖国的土地上,出现了无数的国营防护林带。人民公社和国营农场的耕地上,成长着无数的护田林,而在茫茫无际的沙漠中,固沙造林,已经蔚为奇观。

  我要歌唱这林带的精神,它注入了一个老共产党人纯朴的感情和高尚的德行。

  今年秋天,我到红色草原采访,刚到兴隆泉人民公社,大家建议我去红星林场,看一看那儿的林带林网,说是看了就会了解人们常说的北大荒,起了多么巨大的变化。

  红星林场的党支部书记孟兆海同志,1949年第一次当选为林业模范,此后十二年,年年是模范,已是全市知名的老林业模范了,今年六十二岁,但还非常健壮。他对待树木,有一种深厚的爱,对待社的林带林网,更不用说了,社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懂得他的性子。要是谁无缘无故弄死一株树苗,哪怕是告到公社党委,他也决不原谅这种他认为是犯罪的行为。

  到红星林场那天,正是秋收结束阶段。一年一度的冬季造林运动,正在紧张进行。站在屯子口极目四望,真是“远看苍茫近看翠,树苗刚劲林带幽”,穿过一层层绿波,终于在一条长长的白杨林带的边缘,会见了老孟书记。他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从悬崖的石壁上,从古老坚厚的石缝中,生长出的一株粗壮的挺拔的古松。在阳光下,迎着东风,摇摆着自己的枝叶,显得格外苍劲有力……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高尚的感觉呢!我为什么不感到他像沙漠里的梭梭树,据说那树干连斧头也砍不断;我为什么不感到他像世界上那些的确坚硬得能做机器零件的树木呢!这是因为我受了我们祖先的熏陶。大家知道,古人把松树、竹子和梅花合称为“岁寒三友”,称颂它们坚贞不屈的性格。按照一般的理解,这三者之中的松树最为倔强,梅花比较孤傲,竹子却很清高。而它们排列的次序是:松、竹、梅。这岂不是对人尊敬的一种很自然的感受吗!

  在白杨林带的边缘呆着,我感到分外舒坦,什么话也没有说,长久长久地凝视……

  我觉得跟老孟书记站在一块,是一种幸福。他有一副庄重的雄姿,而且充满幻想,他像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人一样,心在向更深更远的未来探索……

  回到场部办公室,“重阳”节后的太阳,从窗口射进来,仍旧很有力量,老盂书记额面上热烘烘的,像点着一盆火。他卷好一支烟,唱起了自己的生命之歌。

  “过去,地主一直把我当作贱种。我为那些忘恩负义的懒虫,做了三十多年长工。可以说,他们从摇篮到坟墓,全由我负责供奉。他们真是榨尽了我的血汗。我就像一头牛,饮食——劳动,劳动——饮食。直到解放以后,得到党的教育,我才知道,人是和一般动物不同的,人有思想,有理想,人也就更需要往前看。我跟党愈亲近,生活对我就愈有意义……”

  “就拿造林来说,1949年春天,县委号召每人至少植树三到五棵,我用十多天时间,造了一垧地风景林。就在这一年。我受到县委的表扬,当了林业模范,入了党,娶了媳妇。一个快五十岁的人,j桩喜事接着一桩喜事,这在生活中是个多么大的变化!此后,我年年造林,特别是1958年,公社成立后,我领导大家一年造的林,比前九年造的还多。到1960年,我领导的那个生产队,总共造了九十五垧林带林网,包括防风林、经济林、用材林,其中有五十二垧是基干林带,品种有青杨、榆树、落叶松、樟子和桃树、杏树、苹果树等几十种,还供应兄弟公社六百三十多万株树苗。供应树苗时,我还附加了一条规定:栽活了一律免费,栽死了每株树苗,收费五角。”

  老孟书记说这些话时,从开始到结束,都露着微笑。

  “你为什么这样爱树木?”我很随便地问他。

  “我的两个小孩,年纪都很小,他们将来都要依靠公社生活、成人。我常想总得为他们留点儿什么,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留点儿树木吧!”他说着,笑得更甜了。

  现在,我已回到祖国的心脏——北京,日日夜夜,我都听到火车站那鼓舞人们前进的钟声。于是,老孟书记,我想起了和你会面的宝贵时刻,请允许我用银杯。盛满你对生活始终如一,经久不变的微笑,捧向我们伟大的人民之前。你,不知疲倦的勇士,永远微笑着积极地看待一切事物,我唱的这支“林带之歌”,的的确确是为你那深沉而又坚韧的微笑而唱的。

  但愿在你的家乡,曾经被人们视为“万里流沙、八月飞雪”的北大荒,能够出现更多的林带林网,让无数的森林和你一样,永不衰老!永远壮丽!

  摘自:《光明日报》1961年12月16日

  以上内容美文閲读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