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难忘的索溪峪》峻青

《难忘的索溪峪》峻青

美文阅读网天寂轮回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5 12:23:45
難忘的索溪峪

  峻青

  ××同志:

  你好。

  在渤海之濱的大連,我收到了你那寄自遙遠的嶽麓山下的來信。看着這信,我忘記了

  是在這水天一色碧波萬頃的北國海濱,而卻仿佛又置身于那青峰如林綠樹似海的索溪峪風景區中了。那滿目碧色,那滿耳蟬聲,那潺潺的溪水,那□□的山風……

  啊,我的心,又象喝了醇濃的佳釀似的,又有些醺醺欲醉了。

  怎麽能不陶醉呢?這樣優美的風光,這樣罕見的景色,這樣熱情的主人!

  可是,抱歉得很,雖然心都陶醉了,而文章卻至今沒有寫出來,以緻使你不得不從那遙遠的數千裏之外的長江,信使迢迢地來函催索了。

  你來信中,頻頻地向我表示歉意,說你打擾了我,侵占了我的“寶貴的時間”,你深感不安。朋友,你太客氣了,深感不安的應該是我,而應該表示歉意的也還是我。因爲我辜負了索溪峪那令人心醉的優美風光,辜負了索溪峪的主人的火一般熱情,也辜負了你,我的朋友的殷切期望。

  記得,當我們從武陵山區遊罷歸來的第二天,湖南省政府在榮園賓館八號樓設宴招待我們時,席間,與我同桌的劉省長問起我對武陵山區的觀感如何,我說:“太美了,簡直美得無法形容。”

  真的,朋友,這是我發自肺腑的由衷之言,決非什麽外交詞令。

  人們常常在美的的事物面前,有自慚形穢的感覺。面對着索溪峪的如此優美的風光,我也深深地感到我自慚筆拙了。我真不知道該怎樣來描繪和形容它的美麗,我隻覺得文字的功能,在這種情況下,是微弱得多麽可憐哪。

  記得列甯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切比喻都是蹩腳的。這話非常确切。簡直沒有一個比喻對于索溪峪是恰如其分的。人們不是常常用“風景如畫”來比喻那風景的美麗嗎?可是,依我看,任憑怎樣的畫,也沒有索溪峪美;任憑怎樣高明的畫家,也畫不出索溪峪的豐姿神采。

  我也曾借助于照相機。可是,盡管我用的是最現代化的高級照相機和最好的彩色膠卷,但是拍出來的照片,卻依然缺少索溪峪的那種雄偉壯闊的氣魄,清新秀麗的神韻。

  不是嗎?在去索溪峪之前,我也曾看到過一些拍攝索溪峪的照片和描繪索溪峪的文章,我承認這些照片,這些文章,大都拍得很好,寫得很精采,不乏佳作,甚至堪稱精品;可是,及至我到了索溪峪親眼看到了那裏的風光時,卻就深深地感到那些照片和文章,都黯然失色,無法比拟了。

  這,大概也就是爲什麽我至今還沒有寫了一篇描繪索溪峪的文章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吧。因我深知我的這支笨拙的筆,是同樣無法把這優美絕倫的景色描繪出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不,絕對不可能。

  但,盡管文章至今沒寫出來,而索溪峪的景色,卻時常萦回于我的記憶之中。在攀登那巍峨雄偉的長白山時,我想起過它;在穿越那關東山的茫茫林海時,我想起過它;因大連棒棰島海濱浴場遊泳,望着那水天一碧,浩瀚無邊的大海時,我想起過;在二道白河的深夜裏,與同行的朋友們天南海北的聊天時,我想起過它;并且一再地帶着自豪的神氣向同行們講叙過它,誇耀過它。以至使得朋友們開玩笑的說我是“迷上了索溪峪上,總是忘不了索溪峪”。

  是的,怎麽能不着迷呢?又怎麽能夠忘記它呢?

  我想念任何一個到過索溪峪的人,隻要他有一點兒審美感受,這就一定會把這個無限美麗的地方,永遠地印在他的記憶之中,并會經常浮現出它那有着無限魅力的影子,感到極大的滿足。

  尤其是那十裏畫廊。

  啊,畫廊,這名字實大是好,真不愧是畫廊。你沿着那流水潺潺彎彎曲曲的山溪向上走去,你會驚訝地看到,一路上,兩邊青峰高聳,綠樹如雲。人走在這兩山夾峙的山谷中,就象走在一條幽深的小胡同裏似的,仰頭向上望去,上面是一線藍天,兩邊是無數青峰。這青峰,一座座拔地而起,直插雲霄,千姿百态,美妙絕倫。它們是那麽多,一座挨着一座,一座有一座的特色,一座有一座的姿态。它們有的象身背草簍的采藥老人,有的象手捧鮮花的妙齡少女,有的象摩天大樓,有的象中世紀城堡,有的雙峰插雲,象兩根尖尖的竹筍,有的一柱獨特,象一支長長的長箭。……好看極了。我實在驚訝:天公究竟用什麽神奇的力量,給大自然造出如此變化無窮、美妙絕倫的景物?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每一座青峰,就是一幅絕妙的好畫,優美的好詩。這十裏畫廊的兩邊,就是這無數的畫,無數的詩。它們紛紛地排列在你的面前,張着那綠色的臂膀,在向你擁抱,向你微笑,向你絮絮低語。啊,朋友,置身于如此優美的環境中,你怎的能不着迷,能不陶醉呢?

  熱情而謙遜的主人——慈利縣的李縣長、王副縣長,一再地要我們爲兩旁的這些山峰起個名字。因爲這兒還是一顆“養在深閨人未識”的瑰寶。由于過去很少有人來過,所以那高聳于原始森林之上的一座座千姿百态的青峰,還未有自己的名字,所以主要要求我們根據這山峰的形狀,給它命名。可是,這命名,也實在太難了,我前面說過:一切比喻都是蹩腳的,這山峰是那麽美麗多姿,而且從不同的角度望去,就有着不同形狀,那裏能找得出恰當的名字來呢。而且,弄不好,還會貶低甚至醜化和歪曲了它們。比如有的山峰,有人叫它什麽“豬八戒背媳婦”,什麽“嬌女氣母”,什麽“貓戲雞”,什麽“狗跳岩”等等,不是俗不可耐,就是牽強附會,不但表現不出它的特征,形容不出它的神,反而貶低了甚至于醜化了它們,實在是大煞風景,這樣的名字,還不如沒有的好。說起來難,大自然的美,是無法用一個簡單的名詞可以比喻得恰當的。更何況人們的審美趣味不同,感受也不同,所以還不如讓人們智者見智,仁者見仁,自由地發揮他們各自的想象力的好。當然,我并不反對一切命名。好的命名不但需要,而且能增加景物的魅力和人的審美趣味。三峽的神女峰即是如此,也許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吧,我們同行中一、二十個人,竟然沒有一個人爲這些山峰,留下個什麽名字。因爲誰都不願也不敢不揣溌ネ@美妙絕倫的山峰上塗鴉。也許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山峰實在是太多了,也不象别處的山,隻有寥寥的幾個山峰。就說黃山吧,頂多也不過“七十二峰”(那還是誇大了的說法),而這兒,卻有着幾千座山峰。它簡直就象樹林似的,密密層層,重重疊疊,形成了一片蒼蒼茫茫浩瀚遼闊的峰海。在這數不勝數的卸嗌椒澹l能想出那麽多恰如其分的名字,又誰能夠記得住這多如繁星的名字呢?朋友,你說是不?[!--empirenews.page--]

  山峰的卸啵椒宓钠嫣兀椒宓纳n翠,山峰的秀麗,就是索溪峪一帶風光的最顯著特色之一。這十裏畫廊,可以說是比較集中地把這些特色表現出來了。那真象一道長長的畫廊。人走在這畫廊中,看着那兩邊的景色,真有置身于畫中之感。仿佛自己也變成了這畫中的一點,和這大自然完全溶于一體了。

  然而,這十裏畫廊還隻不過是索溪峪的卸嗟娘L景點當中的一個而已。另外的一些地方,也各有各的特色,這瑤池,又名天池,它不在山谷之中,而是在高高的山峰之上。這山峰,非常的高,非常的險峻,人要沿着懸崖陡壁向上攀登上幾百級石級,到達峰頂之後,才會眼前豁然開朗,呈現出一片别在洞天的奇妙景色。但見在那萬峰聳立群山環抱中間,一泓碧綠的湖水,蕩漾其中。湖面上,水平如鏡,微波不興。上面的藍天白雲,四周的青山綠樹,都倒映在湖面之上,美極了。這又是一幅絕妙的好畫,而且,這湖水,既非一望無邊,也非一覽無餘;而是随着那重重疊疊的山峰,向前彎彎曲曲地延伸開去。峰随水轉,水随峰繞,一直延伸到萬山叢中,群峰深處。它就象一首優美含蓄的詩,在給人以極大的美的享受的同時,并把人的想象,引進到一個朦胧、神秘、深遠、迷人的境界中去。啊,這時,真想蕩一葉扁舟,劈開那萬道綠波,重重倒影,順着千回萬轉的青峰,向萬山深處遊去,去一窮那洞天的奧秘,瑤池的底蘊。更想:化一隻白鶴,展翅于藍天碧水之間,青峰綠樹之上,去盡情地領略這九霄雲外的湖光,八百裏路的山色。

  啊,朋友,你說,這般景色,怎不令人着迷,又怎能使人忘懷呢?

  生活和工作在這仙境般美麗的索溪峪的人們有福了,而有幸能到此一遊的人們,又何嘗不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呢?

  是的,索溪峪的風景是出類拔萃的美,可是,我覺得:更美的還是索溪峪的人,索溪峪主人的心靈。

  一到索溪峪,伴随着那迷人的風景而來的,是主人的熱情接待和無微不至的關懷照顧。雖然由于初建,招待所的設備比較簡陋,但是服務人員卻是非常熱情周到,從所長到工作人員,從宿舍到夥房,簡直就象一團熱烘烘的烈火,使你感到無比溫暖,他們盡力地在現有條件下,使你遊得愉快,吃得滿意,住得舒服。清晨,你剛剛起床,他們就把洗臉水送到了你的門外;夜間,當你遊罷歸來感到有些疲乏時,他們又把洗腳水送到了你的床前;上山下山時,他們攙扶着你;走到險要處,他們用自己的身子護衛着你;烈日烘烤時,他們把自己頭上的草笠,摘下來給你戴上;口幹舌渴時,他們把身上背的水壺,送到你的嘴邊。……這一切,我們已經感動得不行了,他們卻還總是謙遜地說:“做的很不夠,很不夠,叫你們受苦了。”

  這話,既非客氣,更不是虛僞,而是出自于内心的真實情感。因爲他們把每一個到索溪峪的遊覽的人,都看做是索溪峪的驕傲,索溪峪的光榮。他們不讓有一個遊客在飽覽了索溪峪的優美風光歸去之後,留下半點與這優美風光不相稱的不快之感。慈利縣招待所的所長小李,是一個才二十出頭的青年姑娘,她的父親在大城市裏工作,但她卻甘願留在偏僻的深山裏,爲遊客們服務。她既是所長,又是服務員,也是導遊員。隻要是旅遊需要,她什麽都幹,送水、送茶、端菜端飯,……樣樣都幹得那麽積極,那麽熱情,那麽耐心,那麽周到。

  更令人感動的是慈利縣政府和索溪峪管理局的負責同志們的那種熱情謙遜的态度,和時時刻刻心心念念地想着如何開發索溪峪的積極進取的精神。在我們參觀遊覽的整個過程中,王德盛副縣長和管理局吳局長以及田波副局長,自始至終地陪同着我們,對我們關懷備至,每到一處,不但向我們詳細地介紹情況,而且總是要謙遜地向我們征詢如何建設和開發的意見。他們是那麽諔趋嵋笄小M醺笨h長是師範畢業的大學生,學物理的,原在一個中學裏任校長,新近被選拔到縣的領導班子來。他年青,有文化,事業心強;而又謙遜熱情,彬彬有禮。“文革”中,他被下放到這一帶勞動,對這兒非常熟悉,并有着濃厚的感情。吳局長和田副局長,爲了開發這個風景點,他們幾乎走遍了索溪峪的山山水水。田波就曾不辭艱險,三探黃龍洞。他還會寫詩,也能寫文章。他的詩,文中,充滿了對索溪峪的熱愛之情。他掌握了大量的有關索溪峪的材料,包括曆史沿革珍禽異獸以及優美的民間傳說神話故事等。但是,他卻沒有象有些會寫作的人那樣把這做爲奇貨可居秘而這宣,而是盡量地向人們講叙介紹,唯恐遺漏了什麽。

  我永遠不會忘記:有一天,王副縣長等陪我們上山遊覽了一天,回來時,大家都很疲乏了,吃過晚飯後不久,我就上床休息了。睡到半夜我忽然醒了過來,聽到外面有說話的聲音,我從窗戶上向外望去,月光下,我看到王副縣長和吳、田局長他們,兀自還在屋外的空地上,談論着如何建設索溪峪的計劃。我仔細聽了聽,他們計劃着要在十裏畫廊的下遊,動工修一道水閘,把那沿着十裏畫廊流動着的小溪的水位擡高,使它能夠行船,這樣就可以乘着船,劃着槳,沿着山溪,欣賞那兩邊畫廊的景色。他們還計劃着,在瑤池中,也增添一些船隻,使得遊客能在池中劃船遊覽。還要在瑤池兩邊的山上,建築一些亭台樓閣等民族形式建築物,來點綴風景。另外,他們還計劃着開辟公路,修建賓館和别墅,以接待更多的中外遊客。……他們談的是那麽熱烈,那麽起勁,忘記了白天的疲勞,忘記了夜已深沉。他們心中想的,全是如何把這一“養在深閨人未識”的風景勝地,裝扮得更加美麗,如何提供多種方便,讓國内外更多的遊客,來分享這罕見少有的索溪峪的優美景色。

  啊,這又是何等廣闊的胸懷,何等優美的心靈啊!

  在這優美的索溪峪風景區,又有着這許多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物。怎不令人着迷,又怎能令人忘懷呢?

  你說是吧,朋友?

  好,此信就寫到這裏。如果你認爲它多少還有點意思的話,那就把它做爲一篇散文發表吧,這也算了卻了一筆債。不,這債,我還是沒有還清的,因爲,我深知,我的這篇拙文,遠遠地沒有寫出索溪峪風姿和神采,充其量,隻不過是抒發了我對索溪峪的懷念之情罷了。可是,有什麽法子呢,還是我在前面講過的那句話:在如此優美的風光面前,我隻有自慚筆拙,自恨無能了。

  這,你能涼解我嗎?朋友,這隻好請涼解了,我的朋友。

  順頌

  秋祺!

  一九八四年九月二十日于大連[!--empirenews.page--]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难忘的索溪峪

  峻青

  ××同志:

  你好。

  在渤海之滨的大连,我收到了你那寄自遥远的岳麓山下的来信。看着这信,我忘记了

  是在这水天一色碧波万顷的北国海滨,而却仿佛又置身于那青峰如林绿树似海的索溪峪风景区中了。那满目碧色,那满耳蝉声,那潺潺的溪水,那□□的山风……

  啊,我的心,又象喝了醇浓的佳酿似的,又有些醺醺欲醉了。

  怎么能不陶醉呢?这样优美的风光,这样罕见的景色,这样热情的主人!

  可是,抱歉得很,虽然心都陶醉了,而文章却至今没有写出来,以致使你不得不从那遥远的数千里之外的长江,信使迢迢地来函催索了。

  你来信中,频频地向我表示歉意,说你打扰了我,侵占了我的“宝贵的时间”,你深感不安。朋友,你太客气了,深感不安的应该是我,而应该表示歉意的也还是我。因为我辜负了索溪峪那令人心醉的优美风光,辜负了索溪峪的主人的火一般热情,也辜负了你,我的朋友的殷切期望。

  记得,当我们从武陵山区游罢归来的第二天,湖南省政府在荣园宾馆八号楼设宴招待我们时,席间,与我同桌的刘省长问起我对武陵山区的观感如何,我说:“太美了,简直美得无法形容。”

  真的,朋友,这是我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决非什么外交词令。

  人们常常在美的的事物面前,有自惭形秽的感觉。面对着索溪峪的如此优美的风光,我也深深地感到我自惭笔拙了。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来描绘和形容它的美丽,我只觉得文字的功能,在这种情况下,是微弱得多么可怜哪。

  记得列宁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一切比喻都是蹩脚的。这话非常确切。简直没有一个比喻对于索溪峪是恰如其分的。人们不是常常用“风景如画”来比喻那风景的美丽吗?可是,依我看,任凭怎样的画,也没有索溪峪美;任凭怎样高明的画家,也画不出索溪峪的丰姿神采。

  我也曾借助于照相机。可是,尽管我用的是最现代化的高级照相机和最好的彩色胶卷,但是拍出来的照片,却依然缺少索溪峪的那种雄伟壮阔的气魄,清新秀丽的神韵。

  不是吗?在去索溪峪之前,我也曾看到过一些拍摄索溪峪的照片和描绘索溪峪的文章,我承认这些照片,这些文章,大都拍得很好,写得很精采,不乏佳作,甚至堪称精品;可是,及至我到了索溪峪亲眼看到了那里的风光时,却就深深地感到那些照片和文章,都黯然失色,无法比拟了。

  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我至今还没有写了一篇描绘索溪峪的文章来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因我深知我的这支笨拙的笔,是同样无法把这优美绝伦的景色描绘出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不,绝对不可能。

  但,尽管文章至今没写出来,而索溪峪的景色,却时常萦回于我的记忆之中。在攀登那巍峨雄伟的长白山时,我想起过它;在穿越那关东山的茫茫林海时,我想起过它;因大连棒棰岛海滨浴场游泳,望着那水天一碧,浩瀚无边的大海时,我想起过;在二道白河的深夜里,与同行的朋友们天南海北的聊天时,我想起过它;并且一再地带着自豪的神气向同行们讲叙过它,夸耀过它。以至使得朋友们开玩笑的说我是“迷上了索溪峪上,总是忘不了索溪峪”。

  是的,怎么能不着迷呢?又怎么能够忘记它呢?

  我想念任何一个到过索溪峪的人,只要他有一点儿审美感受,这就一定会把这个无限美丽的地方,永远地印在他的记忆之中,并会经常浮现出它那有着无限魅力的影子,感到极大的满足。

  尤其是那十里画廊。

  啊,画廊,这名字实大是好,真不愧是画廊。你沿着那流水潺潺弯弯曲曲的山溪向上走去,你会惊讶地看到,一路上,两边青峰高耸,绿树如云。人走在这两山夹峙的山谷中,就象走在一条幽深的小胡同里似的,仰头向上望去,上面是一线蓝天,两边是无数青峰。这青峰,一座座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千姿百态,美妙绝伦。它们是那么多,一座挨着一座,一座有一座的特色,一座有一座的姿态。它们有的象身背草篓的采药老人,有的象手捧鲜花的妙龄少女,有的象摩天大楼,有的象中世纪城堡,有的双峰插云,象两根尖尖的竹笋,有的一柱独特,象一支长长的长箭。……好看极了。我实在惊讶:天公究竟用什么神奇的力量,给大自然造出如此变化无穷、美妙绝伦的景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每一座青峰,就是一幅绝妙的好画,优美的好诗。这十里画廊的两边,就是这无数的画,无数的诗。它们纷纷地排列在你的面前,张着那绿色的臂膀,在向你拥抱,向你微笑,向你絮絮低语。啊,朋友,置身于如此优美的环境中,你怎的能不着迷,能不陶醉呢?

  热情而谦逊的主人——慈利县的李县长、王副县长,一再地要我们为两旁的这些山峰起个名字。因为这儿还是一颗“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瑰宝。由于过去很少有人来过,所以那高耸于原始森林之上的一座座千姿百态的青峰,还未有自己的名字,所以主要要求我们根据这山峰的形状,给它命名。可是,这命名,也实在太难了,我前面说过:一切比喻都是蹩脚的,这山峰是那么美丽多姿,而且从不同的角度望去,就有着不同形状,那里能找得出恰当的名字来呢。而且,弄不好,还会贬低甚至丑化和歪曲了它们。比如有的山峰,有人叫它什么“猪八戒背媳妇”,什么“娇女气母”,什么“猫戏鸡”,什么“狗跳岩”等等,不是俗不可耐,就是牵强附会,不但表现不出它的特征,形容不出它的神,反而贬低了甚至于丑化了它们,实在是大煞风景,这样的名字,还不如没有的好。说起来难,大自然的美,是无法用一个简单的名词可以比喻得恰当的。更何况人们的审美趣味不同,感受也不同,所以还不如让人们智者见智,仁者见仁,自由地发挥他们各自的想象力的好。当然,我并不反对一切命名。好的命名不但需要,而且能增加景物的魅力和人的审美趣味。三峡的神女峰即是如此,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我们同行中一、二十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为这些山峰,留下个什么名字。因为谁都不愿也不敢不揣浅陋去往这美妙绝伦的山峰上涂鸦。也许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山峰实在是太多了,也不象别处的山,只有寥寥的几个山峰。就说黄山吧,顶多也不过“七十二峰”(那还是夸大了的说法),而这儿,却有着几千座山峰。它简直就象树林似的,密密层层,重重叠叠,形成了一片苍苍茫茫浩瀚辽阔的峰海。在这数不胜数的众多山峰,谁能想出那么多恰如其分的名字,又谁能够记得住这多如繁星的名字呢?朋友,你说是不?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