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去到南方的山岗上》古清生

《去到南方的山岗上》古清生

美文阅读网绝代武修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5 12:23:16
去到南方的山崗上

  古清生

  山間常有奇美之聲。在南方,在南方的山崗上,你不禁會悄然地迷失,走入水新的歲月中。比如在這樣的春天,漫山的野薔該開了,一簇簇的白的薔該花,有若飄動在山腰上的雲朵,則又把如許的清芳彌漫,使陽光也香香的亮在山崗上,綠葉間。還有清的泉,叮咚有聲地浮着野薔薇那清芳不住地往着山外流去。在這樣的清芳裏,甯靜中,忽然有黃鵬的啼鳴,來自那幽谷的某一處,使霧也飄動,陽光也燦亮,那是一種極其清麗的聲音。或者有時并不是黃鵬,而是麻竹雞,它的聲音裏蕩漾着一種竹子的清甜和翠綠,還有青竹管一樣的柔滑。假設有山喜雀,它站在林間某一塊有陽光的大山石上,喳喳喳地亮起嗓子,也是給了山間一種平和安詳。甚至是山林裏一群樹蛙,忽然鼓舌鳴噪,也要給人一種奇異。

  今年的舊曆年以後,桃花早早地開放了,野薔蔽也不例外,山間的小小的田地上的油菜花當然也舉起束束金黃。這個時節的山崗,自然對我充滿着誘惑。我邀了友人,扛起久長時間不曾摸過的獵槍往着山崗上去,這時候的野兔也從深山裏往着山外來了,它們喜歡向陽的坡上那青嫩的葉子。但我也未曾夢想有什麽獵獲,因爲我隻是想重溫一個獵人的夢,想想在年少時,作爲地質隊員的種種經曆,心也是要有縷縷豪情漾動。但如今的我,又怎能跑得過那些山中的小獸?又怎找得回那多夢時節的矯健和激情呢?我以爲我的獵槍有了某種裝飾的意味。我已經不再年少了麽?

  久别的南方的山崗仍是那樣的熟悉,它仍是在我的夢中一樣,一些淡藍的小花以及斑斓的小蕈,在林間靜靜地立着,小蜜蜂和花蝴蝶們紛紛抖動着翅膀,往來翩飛。松針上的小水珠,仍舊和從前一樣,亮着點點斑斓的陽光。至于我們稱之爲地茶的一種貼地而生的小小的植物,它們也舉着兩片小的綠葉,還有一些苦鮮,也開始在青石板上綠開來了。

  這多麽符合我的夢境,畢竟我遠别南方,漂泊有年,人像那逐波的浮萍,無根無着,任由一種流動的外力推湧,或拍擊,天涯海角,天高地遠地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我知道我的生命,将在這樣的無休無止的漂泊中度過,開始和終結。所以,我挂念着的南方,我深情懷念着的南方的山崗,它始終是我精神的家園。歲月果真還是那樣,在南方的山崗上,我無法分清這是十年以前還是十年以後,那隻悠然啼鳴的黃鷗鳥,還是不是十年前的那一隻?我隻是這樣有些任性地行走在我的南方,我南方的山崗上,我永遠的夢境中。

  身體漸漸有些熱了,在林間的亂石和古藤間的行走,雖然是有着行走的情趣,也有着行走的艱難,随着太陽的高高的升起,山霧也漸漸地疏散,地上爬行的百節蟲、金龜子們,也比較有了勁頭,而松針上的露珠也開始滴落,連同那露珠上的斑斓的光彩。确實,眼前的一幕幕,都如同過去的時光的再現。當我終于地走出幽谷,來到一處向陽的坡上時,我的心情悠揚地飛動。這是一片松的林于,有筆立的幾人合抱粗的巨松,也有被雷電攔腰擊斷,卻仍蒼郁地橫出巨大枝杆的蒼松,地上是一層柔柔的金黃的松計;陳雜在綠的青苔上。風來,松林發出陣陣呼呼的松的濤聲,身上也立時感受到幽幽的清涼。

  松濤是這樣喧嚣又悠遠,它有着浩浩的氣勢,波伏如潮,大起大落,時又悠然平和,淡淡而舒緩。我的心情,被松濤的撫摸,被松濤的湧動,遂覺時間蒼然而久遠。我放下獵槍,找到一塊青石板,鋪上一層柔軟的金黃的松針,在此間落座,望着被松枝撫藍的那一方小小的天,一任松的濤聲将我浮托而起,飄飄然然,天荒地遠。這時候,時間在倒轉,歲月在回流,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我不知道回轉去多久,但我覺得是回轉去好久,好久。我沒了什麽欲望,沒了什麽想念,甚至連我自己也融入到濤聲裏,松濤已然成爲我的呼吸。南方的山崗的不老的呼吸。

  在一刹那,一點點松濤休止的間隙,我忽然想,我如果是在此間搭上一個草棚,住在此間,日日靜靜地聆聽松濤,哪裏也不要去,那是有多美?白天,可以坐聽松濤,也可以在松的濤聲裏,去種一塊小小的菜地,或者花圃,入夜,夜的松濤,怎又不叫人向往?夜,山月悄然升起,月兒皎皎的,洗淨了一般,山崗上彌漫着月的清輝,月輝淡淡飄忽,如絲如縷。隻有悄悄的風,撫動千萬松針,搖響如訴如歌的濤音,這永世的濤音裏,浸沉着月浸沉着夢浸沉着久遠高天,這樣的坐在月輝下的草棚裏,吟詠着心愛的詩歌,或吹一支蕭,或彈一隻琵琶,或者索性斟上一杯酒,慢慢地品飲,這情境用什麽可以換得?

  我終于是聽到久長時間裏不曾聽到的松濤了,我想,舊曆年已經過去了,春天又來了,我也将要像候鳥一樣,飛往北方去。哦,南方,我能夠帶走你的什麽呢?隻有這如訴如歌的松濤,隻有它,我把它聽入心底,在最不容易被市聲侵擾的部位,然後,在北方的某些個夜裏,獨自靜靜地聆聽和懷想,我的南方山崗上永遠的松濤,我生命中的聲音。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去到南方的山岗上

  古清生

  山间常有奇美之声。在南方,在南方的山岗上,你不禁会悄然地迷失,走入水新的岁月中。比如在这样的春天,漫山的野蔷该开了,一簇簇的白的蔷该花,有若飘动在山腰上的云朵,则又把如许的清芳弥漫,使阳光也香香的亮在山岗上,绿叶间。还有清的泉,叮咚有声地浮着野蔷薇那清芳不住地往着山外流去。在这样的清芳里,宁静中,忽然有黄鹏的啼鸣,来自那幽谷的某一处,使雾也飘动,阳光也灿亮,那是一种极其清丽的声音。或者有时并不是黄鹏,而是麻竹鸡,它的声音里荡漾着一种竹子的清甜和翠绿,还有青竹管一样的柔滑。假设有山喜雀,它站在林间某一块有阳光的大山石上,喳喳喳地亮起嗓子,也是给了山间一种平和安详。甚至是山林里一群树蛙,忽然鼓舌鸣噪,也要给人一种奇异。

  今年的旧历年以后,桃花早早地开放了,野蔷蔽也不例外,山间的小小的田地上的油菜花当然也举起束束金黄。这个时节的山岗,自然对我充满着诱惑。我邀了友人,扛起久长时间不曾摸过的猎枪往着山岗上去,这时候的野兔也从深山里往着山外来了,它们喜欢向阳的坡上那青嫩的叶子。但我也未曾梦想有什么猎获,因为我只是想重温一个猎人的梦,想想在年少时,作为地质队员的种种经历,心也是要有缕缕豪情漾动。但如今的我,又怎能跑得过那些山中的小兽?又怎找得回那多梦时节的矫健和激情呢?我以为我的猎枪有了某种装饰的意味。我已经不再年少了么?

  久别的南方的山岗仍是那样的熟悉,它仍是在我的梦中一样,一些淡蓝的小花以及斑斓的小蕈,在林间静静地立着,小蜜蜂和花蝴蝶们纷纷抖动着翅膀,往来翩飞。松针上的小水珠,仍旧和从前一样,亮着点点斑斓的阳光。至于我们称之为地茶的一种贴地而生的小小的植物,它们也举着两片小的绿叶,还有一些苦鲜,也开始在青石板上绿开来了。

  这多么符合我的梦境,毕竟我远别南方,漂泊有年,人像那逐波的浮萍,无根无着,任由一种流动的外力推涌,或拍击,天涯海角,天高地远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知道我的生命,将在这样的无休无止的漂泊中度过,开始和终结。所以,我挂念着的南方,我深情怀念着的南方的山岗,它始终是我精神的家园。岁月果真还是那样,在南方的山岗上,我无法分清这是十年以前还是十年以后,那只悠然啼鸣的黄鸥鸟,还是不是十年前的那一只?我只是这样有些任性地行走在我的南方,我南方的山岗上,我永远的梦境中。

  身体渐渐有些热了,在林间的乱石和古藤间的行走,虽然是有着行走的情趣,也有着行走的艰难,随着太阳的高高的升起,山雾也渐渐地疏散,地上爬行的百节虫、金龟子们,也比较有了劲头,而松针上的露珠也开始滴落,连同那露珠上的斑斓的光彩。确实,眼前的一幕幕,都如同过去的时光的再现。当我终于地走出幽谷,来到一处向阳的坡上时,我的心情悠扬地飞动。这是一片松的林于,有笔立的几人合抱粗的巨松,也有被雷电拦腰击断,却仍苍郁地横出巨大枝杆的苍松,地上是一层柔柔的金黄的松计;陈杂在绿的青苔上。风来,松林发出阵阵呼呼的松的涛声,身上也立时感受到幽幽的清凉。

  松涛是这样喧嚣又悠远,它有着浩浩的气势,波伏如潮,大起大落,时又悠然平和,淡淡而舒缓。我的心情,被松涛的抚摸,被松涛的涌动,遂觉时间苍然而久远。我放下猎枪,找到一块青石板,铺上一层柔软的金黄的松针,在此间落座,望着被松枝抚蓝的那一方小小的天,一任松的涛声将我浮托而起,飘飘然然,天荒地远。这时候,时间在倒转,岁月在回流,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我不知道回转去多久,但我觉得是回转去好久,好久。我没了什么欲望,没了什么想念,甚至连我自己也融入到涛声里,松涛已然成为我的呼吸。南方的山岗的不老的呼吸。

  在一刹那,一点点松涛休止的间隙,我忽然想,我如果是在此间搭上一个草棚,住在此间,日日静静地聆听松涛,哪里也不要去,那是有多美?白天,可以坐听松涛,也可以在松的涛声里,去种一块小小的菜地,或者花圃,入夜,夜的松涛,怎又不叫人向往?夜,山月悄然升起,月儿皎皎的,洗净了一般,山岗上弥漫着月的清辉,月辉淡淡飘忽,如丝如缕。只有悄悄的风,抚动千万松针,摇响如诉如歌的涛音,这永世的涛音里,浸沉着月浸沉着梦浸沉着久远高天,这样的坐在月辉下的草棚里,吟咏着心爱的诗歌,或吹一支萧,或弹一只琵琶,或者索性斟上一杯酒,慢慢地品饮,这情境用什么可以换得?

  我终于是听到久长时间里不曾听到的松涛了,我想,旧历年已经过去了,春天又来了,我也将要像候鸟一样,飞往北方去。哦,南方,我能够带走你的什么呢?只有这如诉如歌的松涛,只有它,我把它听入心底,在最不容易被市声侵扰的部位,然后,在北方的某些个夜里,独自静静地聆听和怀想,我的南方山岗上永远的松涛,我生命中的声音。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标签:古清生南方山岗古清生山间常有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