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太平湖之春》吴象

《太平湖之春》吴象

美文阅读网吞天神主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20:18
太平湖之春

  吳象

  請别懷疑這題目多了一個字,不,這裏說的不是太湖,而是黃山麓太平縣的太平湖。

  如果說太湖是鑲嵌在謇C江南的一顆璀燦耀眼的明珠,那麽,太平湖則是深藏萬山叢中的一塊尚未雕鑿的翡翠。它是皖南山區青弋江上遊的一座水庫,一九七二年建成蓄水,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它的湖光水色,堪與黃山媲美美,足使黃山增輝。

  去年深秋,我從安慶經青陽去黃山,在湖上坐地一次輪渡。同行的同志指點着遠處群山的一個峰巅說,那就是黃山光明頂。還告訴我,這個水庫壩址在泾縣、太平交界處的陳村,原來叫陳村水庫。淹沒區主要在太平,東西兩頭各跨泾縣、石台的一小部分。爲便于管理,全部劃歸太平縣管轄,改名太平湖。它是安徽省最大的水庫,水面達十三萬畝,水深平均四十多米,可蓄水二十八億立方以上。湖中部寬廣,上下遊是彎彎曲曲、寬窄不等的峽谷,風光秀麗。黃山腳下添了一大片湖水,真是“好水好山看不足”啊!可惜那次匆匆一過,來有及領略太平湖的風光。

  今春,終于得到一個暢遊太平湖的機會。

  早飯後從縣城出發,汽車沿着凄溪河向北,穿過叢林中一條郁郁蔥蔥的山區公路,行進約二十四公裏,便來到湖邊的共幸碼頭,這正是去年經過的地方。在蒼翠的群山環抱之中,突然出現這一大片清澈碧綠的湖水,一種靜谧之感油然而生。離岸登艇,船經龍門、黃荊等地轉向西南沿麻川河上溯到新民公社的三門,折回小河口再向東北到陳村水壩,然後循原路而歸。回到共幸已是黃昏。天下着小雨,湖面風起浪湧,涸水彌漫,蒼茫一片。領略了一天的湖光水色,深深地印在腦子裏的是一個“綠”字,綠是太平湖之春最使人陶醉的特色。船從寬廣處到了峽谷地帶,兩岩的青山緊挨着湖水,一片蔥翠,密密叢叢,好象進入了一個和諧的透明的翡翠般的綠色世界。山是綠的,樹是綠的,澄澈如鏡的湖水也是綠的。盛開的杜鵑花,深紅大紫,夾雜着白色的油桐,還有那岸邊村莊裏的青瓦白牆,從竹林中穿出來直到湖邊的石板小路,點綴在這無邊無際的綠色世界之中,越顯得春光明媚,生機盎然。有些地方杜鵑滿山,從山腳跟一直開到山頂,成簇成叢,陣陣一幅迷人的山水畫,更加好看。水上交通開始發展,班輪、渡輪和機帆船不多,但富有江南特色的烏蓬船、小木船、獨人漁舟和竹筏不少,船隻劃破碧綠透明的湖水,漾起一層層輕柔的細浪,象綠色的綢緞向兩邊擴散,正如古人所描繪的那樣:微風靴紋細……

  黃山北麓黟縣、石台、太平的泉水和溪澗,彙集爲青溪河、舒溪河、麻川河、凄溪河,均注入太平湖,即青弋江上遊,又彙合烏溪、漕溪諸水,經泾縣、南陵、繁昌在蕪湖彙入長江。黃山南麓的水則彙爲新安江由皖入浙經杭州從錢塘江入海。這兩條江,上遊許多支流都發源于黃山,風光旖旎,不相上下,可是知道新安江并贊美它的人不少,而具有東南山水之勝的青弋江卻幾乎默默無聞。但這也有個好處,使它保持着樸素的自然風貌,至今沒有任何污染。太平湖控制的流域面積達兩千八百平方公裏,全部有森林覆蓋,沒有泥沙淤積之虞。山青則水秀,太平湖如此清澈幽美,不是沒有原因的,也是值得珍惜的。船在峽谷中前進,不時轉換方向。一下子似乎到了盡頭,拐一個彎,又出現了新的天地。頗有“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太平湖兩岸的山,氣勢形态各各不同,引人入勝。到了荊陽附近,湖中出現十幾個高矮不等的島嶼,有長的,有圓的,被湖水相隔,似斷似續,錯落有緻。如果在這一帶開辟天然養鹿場,養兔場,設立湖心飯店、島上賓館,一定很受歡迎。遊過黃山的人,沒有不爲這座名山的雄偉、秀麗所傾倒的。在黃山之觀看雲海,更是氣象萬千,變幻莫測,忽隐忽現,虛無飄缈,有如仙境。徐霞客說:“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當代一位著名作物說:“不上黃山就不懂得我們祖國的偉大,山河的壯麗。”這些話都很中肯。但是爬黃山确實費勁,要出很多的汗,即使樂在其中,也還是比較吃力,年老體弱的人隻好望山興歎。太平湖則另有風光,而且老少鹹宜。它沒有黃山那樣宏偉的氣魄,那麽神奇的變化,但它的曲折幽深,秀麗中顯出恬靜、溫柔,這種詩情畫意同樣能使人依依眷戀,流連忘返。爬了黃山,再來遊湖,既是最好的憩息,又可領略另一種自然美,好山好水互相輝映。湖北岸廣陽,距中國四大佛教聖地之一的九華山,不到一百公裏。如果從後山另壁公路,隻有二十公裏。從事黃山規劃的同志,主張把黃山、太平湖、九華山聯結起來,建設爲一個完整的旅遊區,這是很理想的。

  早在一千多年之前,大詩人李白已被青弋江的绮麗風光所吸引,留下許多動人的詩篇。青弋江古稱泾溪、泾川,上遊就是注入太平湖的青溪、麻溪、舒溪、凄溪諸水。李白《與謝良輔遊泾縣陵寺》詩中寫道:“乘君素舸泛泾西,宛似雲門對叵溪”,他把泾溪同浙江著名的風景區若耶溪比美。《泾川送族第淳》一詩說:“泾川三百裏,若耶羞見之。”進一步認爲遊了泾川,若耶溪就不在話下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這首脍灸人口的名作中所詠的桃花潭,就緊挨着太平湖,屬泾縣水東公社萬村。桃花潭西二裏多路是太平縣的碧,與西山對峙。李白不僅流利遊覽過,而且居住過,也留傳下一首名作:“問餘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桃花流水窨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間。”李白遊青弋江的具體經過我不了解,但可以肯定,他從泾縣的澀灘、桃花潭、落星潭經太平縣的碧山到石台陵陽,往來多次,曆時數月,有很多知交契友,寫了不少名篇佳作。如能加以考證,整理出來,當會使太平湖大爲生色,吸引更多的遊客。

  太平湖特别麻川河地區是革命老根據地。抗日戰争初期,新四軍軍部曾駐泾縣雲嶺兩年多,當時的後勤部、軍械所、傷兵醫院等後方機關,都在太平湖北岸的樵山公社的深山密林之中,至今還有不少遺迹。一九四一年驚震中外的茂林事迹後,新四軍留下還有不少遺迹。一九四一年驚震中外的茂林事變後,新四軍留下了少數的部隊仍在這一帶堅持抗日遊擊戰争。新民公社的農民懷念當年的遊擊隊,就按他們兩位負責人的名字爲公社命名。我們的遊艇到達的終點是三門村,當時是新四軍的兵站。一九三九年三月,周恩來同志曾兩次路過這個地方,結識了熱心主張抗日的開明紳士劉敬之及其子劉寅,并應他們父子之請題詞留念:

  民國二十八年三月十五日[!--empirenews.page--]

  綏靖地方,保衛皖南,爲全聯導(注)爲群谐

  因抗日機緣來皖南,道出三門,兩遇劉主任及其公子,談及捍衛鄉裏,驅逐日寇,大義凜然,極可欽佩。爰書此應敬之主任及其公子旭初先生之屬。

  周恩來

  劉家經營茶葉,聞名國内外的猴魁,有七十多年曆史,就是劉家創始的。産地在三門村山接續後的猴坑。此處海拔五百餘米,土層深厚,土壤肥沃,終年霧露潤,濕度大,日照短,所以鮮土層深厚,細嫩柔軟,外泡時湯清葉綠,水色明亮,香濃味醇,初飲進口微苦,繼而頓覺甘美清爽,一九一五年在巴拿馬萬國賽會榮獲一等金質獎章。因系尖茶之魁,故稱猴魁。目前正值采茶季節,社員們忙着在茶園采摘春茶。我忽然想起在雲嶺新四軍紀念館裏見過的一張照片,周恩來同志和葉挺将軍站立在竹筏上,沖破亂石湠┑募ち髑斑M,凝眸遠眺,神态嚴肅。當時抗日烽火漫天,民族存亡未蔔,他們正籌劃指揮部隊挺進敵後,光複國土。如今青弋江上遊的險灘已沉眠湖底,出現了碧綠平靜的太平湖,數十噸輪船可以在這深山坳裏暢行無阻。山區的竹木茶葉,可以從水路咄珖鞯亍O攘业叵掠兄敃π牢俊

  黃山腳下有這麽個翡翠般的太平湖,恐怕出乎許多人的意料,至今尚未引起應起應有的重視。太平湖,太平湖是美麗的,但還不富饒。它應當更美麗、更富饒,也有充分的條件可以變得更美麗、更富饒。希望同志們,特别是旅遊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的領導同志們,親自觀賞一下這塊尚未雕鑿的翡翠吧,太平湖正披着春天的盛裝,在向你招手呢!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太平湖之春

  吴象

  请别怀疑这题目多了一个字,不,这里说的不是太湖,而是黄山麓太平县的太平湖。

  如果说太湖是镶嵌在锦绣江南的一颗璀灿耀眼的明珠,那么,太平湖则是深藏万山丛中的一块尚未雕凿的翡翠。它是皖南山区青弋江上游的一座水库,一九七二年建成蓄水,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它的湖光水色,堪与黄山媲美美,足使黄山增辉。

  去年深秋,我从安庆经青阳去黄山,在湖上坐地一次轮渡。同行的同志指点着远处群山的一个峰巅说,那就是黄山光明顶。还告诉我,这个水库坝址在泾县、太平交界处的陈村,原来叫陈村水库。淹没区主要在太平,东西两头各跨泾县、石台的一小部分。为便于管理,全部划归太平县管辖,改名太平湖。它是安徽省最大的水库,水面达十三万亩,水深平均四十多米,可蓄水二十八亿立方以上。湖中部宽广,上下游是弯弯曲曲、宽窄不等的峡谷,风光秀丽。黄山脚下添了一大片湖水,真是“好水好山看不足”啊!可惜那次匆匆一过,来有及领略太平湖的风光。

  今春,终于得到一个畅游太平湖的机会。

  早饭后从县城出发,汽车沿着凄溪河向北,穿过丛林中一条郁郁葱葱的山区公路,行进约二十四公里,便来到湖边的共幸码头,这正是去年经过的地方。在苍翠的群山环抱之中,突然出现这一大片清澈碧绿的湖水,一种静谧之感油然而生。离岸登艇,船经龙门、黄荆等地转向西南沿麻川河上溯到新民公社的三门,折回小河口再向东北到陈村水坝,然后循原路而归。回到共幸已是黄昏。天下着小雨,湖面风起浪涌,涸水弥漫,苍茫一片。领略了一天的湖光水色,深深地印在脑子里的是一个“绿”字,绿是太平湖之春最使人陶醉的特色。船从宽广处到了峡谷地带,两岩的青山紧挨着湖水,一片葱翠,密密丛丛,好象进入了一个和谐的透明的翡翠般的绿色世界。山是绿的,树是绿的,澄澈如镜的湖水也是绿的。盛开的杜鹃花,深红大紫,夹杂着白色的油桐,还有那岸边村庄里的青瓦白墙,从竹林中穿出来直到湖边的石板小路,点缀在这无边无际的绿色世界之中,越显得春光明媚,生机盎然。有些地方杜鹃满山,从山脚跟一直开到山顶,成簇成丛,阵阵一幅迷人的山水画,更加好看。水上交通开始发展,班轮、渡轮和机帆船不多,但富有江南特色的乌蓬船、小木船、独人渔舟和竹筏不少,船只划破碧绿透明的湖水,漾起一层层轻柔的细浪,象绿色的绸缎向两边扩散,正如古人所描绘的那样:微风靴纹细……

  黄山北麓黟县、石台、太平的泉水和溪涧,汇集为青溪河、舒溪河、麻川河、凄溪河,均注入太平湖,即青弋江上游,又汇合乌溪、漕溪诸水,经泾县、南陵、繁昌在芜湖汇入长江。黄山南麓的水则汇为新安江由皖入浙经杭州从钱塘江入海。这两条江,上游许多支流都发源于黄山,风光旖旎,不相上下,可是知道新安江并赞美它的人不少,而具有东南山水之胜的青弋江却几乎默默无闻。但这也有个好处,使它保持着朴素的自然风貌,至今没有任何污染。太平湖控制的流域面积达两千八百平方公里,全部有森林覆盖,没有泥沙淤积之虞。山青则水秀,太平湖如此清澈幽美,不是没有原因的,也是值得珍惜的。船在峡谷中前进,不时转换方向。一下子似乎到了尽头,拐一个弯,又出现了新的天地。颇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太平湖两岸的山,气势形态各各不同,引人入胜。到了荆阳附近,湖中出现十几个高矮不等的岛屿,有长的,有圆的,被湖水相隔,似断似续,错落有致。如果在这一带开辟天然养鹿场,养兔场,设立湖心饭店、岛上宾馆,一定很受欢迎。游过黄山的人,没有不为这座名山的雄伟、秀丽所倾倒的。在黄山之观看云海,更是气象万千,变幻莫测,忽隐忽现,虚无飘缈,有如仙境。徐霞客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当代一位著名作物说:“不上黄山就不懂得我们祖国的伟大,山河的壮丽。”这些话都很中肯。但是爬黄山确实费劲,要出很多的汗,即使乐在其中,也还是比较吃力,年老体弱的人只好望山兴叹。太平湖则另有风光,而且老少咸宜。它没有黄山那样宏伟的气魄,那么神奇的变化,但它的曲折幽深,秀丽中显出恬静、温柔,这种诗情画意同样能使人依依眷恋,流连忘返。爬了黄山,再来游湖,既是最好的憩息,又可领略另一种自然美,好山好水互相辉映。湖北岸广阳,距中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的九华山,不到一百公里。如果从后山另壁公路,只有二十公里。从事黄山规划的同志,主张把黄山、太平湖、九华山联结起来,建设为一个完整的旅游区,这是很理想的。

  早在一千多年之前,大诗人李白已被青弋江的绮丽风光所吸引,留下许多动人的诗篇。青弋江古称泾溪、泾川,上游就是注入太平湖的青溪、麻溪、舒溪、凄溪诸水。李白《与谢良辅游泾县陵寺》诗中写道:“乘君素舸泛泾西,宛似云门对叵溪”,他把泾溪同浙江著名的风景区若耶溪比美。《泾川送族第淳》一诗说:“泾川三百里,若耶羞见之。”进一步认为游了泾川,若耶溪就不在话下了。“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脍灸人口的名作中所咏的桃花潭,就紧挨着太平湖,属泾县水东公社万村。桃花潭西二里多路是太平县的碧,与西山对峙。李白不仅流利游览过,而且居住过,也留传下一首名作:“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窨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李白游青弋江的具体经过我不了解,但可以肯定,他从泾县的涩滩、桃花潭、落星潭经太平县的碧山到石台陵阳,往来多次,历时数月,有很多知交契友,写了不少名篇佳作。如能加以考证,整理出来,当会使太平湖大为生色,吸引更多的游客。

  太平湖特别麻川河地区是革命老根据地。抗日战争初期,新四军军部曾驻泾县云岭两年多,当时的后勤部、军械所、伤兵医院等后方机关,都在太平湖北岸的樵山公社的深山密林之中,至今还有不少遗迹。一九四一年惊震中外的茂林事迹后,新四军留下还有不少遗迹。一九四一年惊震中外的茂林事变后,新四军留下了少数的部队仍在这一带坚持抗日游击战争。新民公社的农民怀念当年的游击队,就按他们两位负责人的名字为公社命名。我们的游艇到达的终点是三门村,当时是新四军的兵站。一九三九年三月,周恩来同志曾两次路过这个地方,结识了热心主张抗日的开明绅士刘敬之及其子刘寅,并应他们父子之请题词留念:

  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十五日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