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钱塘潮》乐维华

《钱塘潮》乐维华

美文阅读网黑暗魔主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9:14:17
錢塘潮

  樂維華

  在地圖上隻是那麽一絲,在眼前卻是水煙浩淼。錢塘江吞波吐浪,緩慢地流貫東西,草原、山丘、鄉村、城鎮,吳山點點,飛鳥淡淡,它說:它時常想看看兩岸的黃旁子孫。

  江潮呵,忘不了人們,人們也忘不了江潮。金風送爽的秋天,就是江潮和人們相會的日子。于是,人們就沿江而望。美好的相會,自從數百年前的南宋起,每年的農曆十八日……

  秋天,帶着滿滿的月亮來了,據說今年是六十年來罕見的大潮,沿江許多鄉村和城鎮住滿了觀潮人,山湖好友,異國賓客,都興緻勃勃地慕名而來,我呢,也懷着對大自然的虔諄砹恕D鞘且粋清涼的秋夜,我踏碎滿地的月光,拔開密密的蘆葦叢來到江邊。風波、水影、月色,淡淡的,是天邊的遠山,呆呆的,是泛光的月亮,輕輕的,是水波在拍岩,這秋夜的景色呵,真是畫不盡的畫中畫,寫不盡的詩中詩,我看得那麽專一,滿目的空曠清淡在胸中化爲詩情畫意的飽和。我真羨慕大江,在這充滿幻想的秋夜裏,它得到了永生。

  農曆十八日是“潮魂”的生日,春秋、戰國,七雄,五霸,東流水輕輕的一個波汶,把我的思緒送得那麽的遙遠……

  早就聽說了,錢塘江的潮水常年咆哮翻卷,是伍子胥和文種這兩人不散的冤魂在傾訴不平。一個屢谏吳王,卻落個皮囊裹屍,埋骨大江的結局。一個立下了汗馬功勞,卻得了個伏劍而死,狗烹弓藏的下場。這兩個敵國之将,由于共同的冤屈,死後攜手歸好了。《水經注》裏說:伍子胥背着文種日夜在江河上遨遊,還常常擺動清靜的秋江,揚起連天的雪浪。所以潮水一到,前面的浪就是伍子胥,後面的浪就是文種了。人們稱之謂“潮魂”。每當潮起的時候,浪潮兩面就湧起了人潮,浪潮奔騰,人潮鼎沸,彙成驚天動地的呐喊,一直沖向天際,可見人們對忠魂受屈是憤憤不平的,這種憤慨借助伍子胥和文種的故事,溶化在吞天卷日的大江之中,一直奔流到今天。于是我就想了:無情的曆史可以演出人們的種種遭遇,卻無法把人們的感情壟斷……

  平靜灰暗的江面披上了一層紅紅的光,我回頭一看,不知什麽時候,岸上已經聚滿了觀潮人,人們乘着潮水未到前的幽靜,有的把酒臨風,聽濤談笑,有的席地而坐,說古論今,也有人說江點起一堆堆的篝火,映紅了一草一木。依着火光,隐隐約約地可以看到一座塔影。這座塔名曰“鎮海塔”,明朝萬曆年間就矗立在江邊了。飛起的檐沿,靜卧的椽梁,飄蕩的銅鈴,堅勁的吊鏈,塔頂塔身斑斑駁駁,野草雜生,偶爾還有幾隻小雀喳喳的從裏面飛出來,有人說它象風度翩翩的郎君,有人說它象亭亭玉立的少女,有人說它俊逸潇灑,有人說它風韻神秀,俯瞰百媚秋色,威鎮千裏大江。我卻不以爲然,溢美之辭是毫無價值的,不過是随波逐流的野草罷了,“鎮海塔”,顧名思義吧!忠魂受屈,既成事實,不過吹來一絲風,興起一簇浪罷了。

  其實,造塔也是徙勞的,不過幾百年的風雕雨蝕,這塔已千瘡百孔,奄奄一息,顯得那樣的蒼老了,月光和火光相映生輝,我再看這塔,仄歪着,搖搖欲附了,而錢墉江依然是洶湧澎湃,勢不可擋,依然是潮魂和人們會心的相會。據說文物管理部門要修複這塔,也好,留着作個見證吧。

  風平浪靜,側耳細聽,千裏大江沒有一絲聲息,舉目眺望,一江秋水呆呆地泛着白光,我呼吸着秋夜清涼的空氣,穿過嘈雜的人群,來到一座亭子前,這是觀潮亭,早年孫中山先生曾經在此觀潮,吞吐天下風雲,所以又名“中山亭”我不由得肅然起敬。這亭子雖然造型簡樸,沒有過分的修飾,卻顯得穩健踏實,落落大方,長年來爲觀潮人遮風蔽雨,做盡了好事。我斟滿一杯酒,一飲而盡。天地一色,水月互相弄影,幽靜的夜徽肿庞撵o的江,也徽肿庞撵o的亭子,這亭子沒有半點誇耀和表功,默默地陪們人們等待着潮魂的到來。

  我又斟滿一杯酒,送到嘴邊又放下了,不知道該把這酒敬獻給誰。

  “來了!潮來了!……”人們驚叫起來,翹首東望,亂雲飛度,白光微微的泛起,有細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嘤嘤的如同蚊蠅嗡叫,是真的!人們左呼右喊,攜老扶幼,跳的,跑的,滾的,爬的,一起湧到江邊,啊!黑蒙蒙的水天之間,一條雪白的素練乍合乍散的橫江而來,月碎雲散,寒氣逼人,人們驚吧未已,潮頭已經挾帶着雷鳴般的聲響鋪天蓋地的來到眼前,驚湍跳沫,大者如瓜,小者如豆,似滿江的碎銀在狂瀉,後浪推着前浪,前浪引着後浪,浪拍着雲,雲吞着浪,雲和浪絞成一團,水和天相撞在半空,沙歐驚竄,魚鼈哀號,好象千萬頭雪獅踏江怒吼,亂蹦亂跳,撕咬格鬥你撞我,我撞你,一起化爲水煙細沫,付之流水,波濤連天,好象要和九天銀河相彙,大浪淘沙,好象要淘盡人間的污染,潮水騰躍,好象要居高臨下,俯瞰風雲變幻的世界,天地間三分是水,三分是雲,還有三分是闊大的氣派!我解開衣襟,讓江風吹入胸膛,突然,我覺得我的身軀在散開,我的心胸在升華,大江沖進了我的胸膛……

  兩岸的觀潮人齊聲叫好,許多人追着潮頭狂奔,歡叫,騰躍,有人點起了紙團,叉在蘆杆上投入江中,火光随着流水飛也似地去了,一會兒被抛向空中,一會兒又被沉下深淵,黑漆漆的夜空中,點點火光躍躍沉沉,飄飄浮浮,好象江底翻起了許多普光的夜明珠。

  潮頭嘩嘩的過去了,它又匆匆地回首看顧,飛雲已經在遙遠的煙波中了,無情的流水,多情的潮魂,秋風飄拂,被洗淨了的月亮顯得更白,飛雲顯得更輕,水影月色,清空疏淡。篝火旁,有人在誦詩:“……城上吳山遮不盡,亂濤穿到岩灘歇,是英雄未死報仇心,秋時節……”

  浩翰的錢塘江沉浮起伏,一噴一吸,我知道:這是潮魂在呼吸。四望皆空,我把滿滿的一杯酒酹入大江,算是對大江的安慰;人間已擒得惡慮,得得滿腔的冤氣化爲傾盆的淚雨了。秋風秋水,我的心在江上盤旋;潮魂呵,這故事雖然古老,卻也新鮮……

  江水易流,心潮難息,現實,往往是以曆史來充實的,曆史呢,又是靠現實來生輝的,現實和曆史,生活的航船就是用這兩枝槳劃動駛向彼岸。

  “歲月消磨人自老,江山壯麗我重來”。我沿着鋪滿月光聲影的江岸踱步,念着古人的詩句,作爲對潮魂的良好祝願。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钱塘潮

  乐维华

  在地图上只是那么一丝,在眼前却是水烟浩淼。钱塘江吞波吐浪,缓慢地流贯东西,草原、山丘、乡村、城镇,吴山点点,飞鸟淡淡,它说:它时常想看看两岸的黄旁子孙。

  江潮呵,忘不了人们,人们也忘不了江潮。金风送爽的秋天,就是江潮和人们相会的日子。于是,人们就沿江而望。美好的相会,自从数百年前的南宋起,每年的农历十八日……

  秋天,带着满满的月亮来了,据说今年是六十年来罕见的大潮,沿江许多乡村和城镇住满了观潮人,山湖好友,异国宾客,都兴致勃勃地慕名而来,我呢,也怀着对大自然的虔诚来了。那是一个清凉的秋夜,我踏碎满地的月光,拔开密密的芦苇丛来到江边。风波、水影、月色,淡淡的,是天边的远山,呆呆的,是泛光的月亮,轻轻的,是水波在拍岩,这秋夜的景色呵,真是画不尽的画中画,写不尽的诗中诗,我看得那么专一,满目的空旷清淡在胸中化为诗情画意的饱和。我真羡慕大江,在这充满幻想的秋夜里,它得到了永生。

  农历十八日是“潮魂”的生日,春秋、战国,七雄,五霸,东流水轻轻的一个波汶,把我的思绪送得那么的遥远……

  早就听说了,钱塘江的潮水常年咆哮翻卷,是伍子胥和文种这两人不散的冤魂在倾诉不平。一个屡谏吴王,却落个皮囊裹尸,埋骨大江的结局。一个立下了汗马功劳,却得了个伏剑而死,狗烹弓藏的下场。这两个敌国之将,由于共同的冤屈,死后携手归好了。《水经注》里说:伍子胥背着文种日夜在江河上遨游,还常常摆动清静的秋江,扬起连天的雪浪。所以潮水一到,前面的浪就是伍子胥,后面的浪就是文种了。人们称之谓“潮魂”。每当潮起的时候,浪潮两面就涌起了人潮,浪潮奔腾,人潮鼎沸,汇成惊天动地的呐喊,一直冲向天际,可见人们对忠魂受屈是愤愤不平的,这种愤慨借助伍子胥和文种的故事,溶化在吞天卷日的大江之中,一直奔流到今天。于是我就想了:无情的历史可以演出人们的种种遭遇,却无法把人们的感情垄断……

  平静灰暗的江面披上了一层红红的光,我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岸上已经聚满了观潮人,人们乘着潮水未到前的幽静,有的把酒临风,听涛谈笑,有的席地而坐,说古论今,也有人说江点起一堆堆的篝火,映红了一草一木。依着火光,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一座塔影。这座塔名曰“镇海塔”,明朝万历年间就矗立在江边了。飞起的檐沿,静卧的椽梁,飘荡的铜铃,坚劲的吊链,塔顶塔身斑斑驳驳,野草杂生,偶尔还有几只小雀喳喳的从里面飞出来,有人说它象风度翩翩的郎君,有人说它象亭亭玉立的少女,有人说它俊逸潇洒,有人说它风韵神秀,俯瞰百媚秋色,威镇千里大江。我却不以为然,溢美之辞是毫无价值的,不过是随波逐流的野草罢了,“镇海塔”,顾名思义吧!忠魂受屈,既成事实,不过吹来一丝风,兴起一簇浪罢了。

  其实,造塔也是徙劳的,不过几百年的风雕雨蚀,这塔已千疮百孔,奄奄一息,显得那样的苍老了,月光和火光相映生辉,我再看这塔,仄歪着,摇摇欲附了,而钱墉江依然是汹涌澎湃,势不可挡,依然是潮魂和人们会心的相会。据说文物管理部门要修复这塔,也好,留着作个见证吧。

  风平浪静,侧耳细听,千里大江没有一丝声息,举目眺望,一江秋水呆呆地泛着白光,我呼吸着秋夜清凉的空气,穿过嘈杂的人群,来到一座亭子前,这是观潮亭,早年孙中山先生曾经在此观潮,吞吐天下风云,所以又名“中山亭”我不由得肃然起敬。这亭子虽然造型简朴,没有过分的修饰,却显得稳健踏实,落落大方,长年来为观潮人遮风蔽雨,做尽了好事。我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天地一色,水月互相弄影,幽静的夜笼罩着幽静的江,也笼罩着幽静的亭子,这亭子没有半点夸耀和表功,默默地陪们人们等待着潮魂的到来。

  我又斟满一杯酒,送到嘴边又放下了,不知道该把这酒敬献给谁。

  “来了!潮来了!……”人们惊叫起来,翘首东望,乱云飞度,白光微微的泛起,有细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嘤嘤的如同蚊蝇嗡叫,是真的!人们左呼右喊,携老扶幼,跳的,跑的,滚的,爬的,一起涌到江边,啊!黑蒙蒙的水天之间,一条雪白的素练乍合乍散的横江而来,月碎云散,寒气逼人,人们惊吧未已,潮头已经挟带着雷鸣般的声响铺天盖地的来到眼前,惊湍跳沫,大者如瓜,小者如豆,似满江的碎银在狂泻,后浪推着前浪,前浪引着后浪,浪拍着云,云吞着浪,云和浪绞成一团,水和天相撞在半空,沙欧惊窜,鱼鳖哀号,好象千万头雪狮踏江怒吼,乱蹦乱跳,撕咬格斗你撞我,我撞你,一起化为水烟细沫,付之流水,波涛连天,好象要和九天银河相汇,大浪淘沙,好象要淘尽人间的污染,潮水腾跃,好象要居高临下,俯瞰风云变幻的世界,天地间三分是水,三分是云,还有三分是阔大的气派!我解开衣襟,让江风吹入胸膛,突然,我觉得我的身躯在散开,我的心胸在升华,大江冲进了我的胸膛……

  两岸的观潮人齐声叫好,许多人追着潮头狂奔,欢叫,腾跃,有人点起了纸团,叉在芦杆上投入江中,火光随着流水飞也似地去了,一会儿被抛向空中,一会儿又被沉下深渊,黑漆漆的夜空中,点点火光跃跃沉沉,飘飘浮浮,好象江底翻起了许多普光的夜明珠。

  潮头哗哗的过去了,它又匆匆地回首看顾,飞云已经在遥远的烟波中了,无情的流水,多情的潮魂,秋风飘拂,被洗净了的月亮显得更白,飞云显得更轻,水影月色,清空疏淡。篝火旁,有人在诵诗:“……城上吴山遮不尽,乱涛穿到岩滩歇,是英雄未死报仇心,秋时节……”

  浩翰的钱塘江沉浮起伏,一喷一吸,我知道:这是潮魂在呼吸。四望皆空,我把满满的一杯酒酹入大江,算是对大江的安慰;人间已擒得恶虑,得得满腔的冤气化为倾盆的泪雨了。秋风秋水,我的心在江上盘旋;潮魂呵,这故事虽然古老,却也新鲜……

  江水易流,心潮难息,现实,往往是以历史来充实的,历史呢,又是靠现实来生辉的,现实和历史,生活的航船就是用这两枝桨划动驶向彼岸。

  “岁月消磨人自老,江山壮丽我重来”。我沿着铺满月光声影的江岸踱步,念着古人的诗句,作为对潮魂的良好祝愿。

  以上内容美文閲读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