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江南落雪》古清生

《江南落雪》古清生

美文阅读网魔兽使徒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44:10
江南落雪

  古清生

  江南的冬天,總也是會落雪的。今年的冬天和往常的冬天一樣,我從北京回到江南山坳上的小鎮,就逢上了一場小雪,山野是一片的白。久長的時間裏沒有聽到的八哥的叫聲,也悉數地聽到了,它們栖落在滿是白雪的冬青樹上,把葉子上的雪粉兒抖得紛紛揚揚,還原出冬青樹的新鮮的綠色。舊曆年已是很近了,城裏已經禁絕的鞭炮,在小鎮上仍是間或地嘩嘭響起,老屋的房頭,還是有米泡機吱吱地搖着。

  但江南的雪,卻總也是新鮮的,它是江南的冬天裏開放的昙花,美麗且短暫。所以江南人士,也總是要懷着賞花的心情看雪,對那忽然一夜間白茫茫的山野感到無比的新奇。即便你是北方人,怕也會要對江南的雪發生别一樣的心情。因爲這裏的雪,它生得很嫩,像小雞小鴨的雛兒的絨毛,很輕很輕地覆蓋在山野上,稍有陽光的觸摸,它們就承受不住,會溶爲清清的水滴,洗出泥土上的新綠。

  我想,唯有現在,江南落雪的景緻才符合我的心情。都市化的快節奏的競争,人的心情愈漸浮躁,日前讀到評論家雷達先生的一篇文章,提到我們是從浮躁時代進入一個縮略時代了,什麽都在縮略,變得隻剩主題而無轉折。如我現在這樣站在陽台上看雪花悠悠飄落,漸漸積白了山野的心情确難再得到。

  然而,落雪的江南,無論如何是很值得一看的,即是匆匆一瞥,也能夠留下久長的記憶。如今,雪是白了滿山.從山中扯出一條澗來,澗上是些白的胖乎乎的卵石,清泉反到扭出一道烏亮,潺潺地往着山外流去。而田間是白茫茫的,近看卻另有風景,因爲那雪間,總是有一些蓋不住的青苗,探出幾片青青的葉子,還有一些冬天開放的小黃花,它們也會在雪中亮出幾朵驚喜。水塘中更能見到一些水鳥,它們在一些枯荷間遊大,被雪擠得小了的空間,并未使水鳥們感到困難。如是放眼看那山間的農戶,紅牆黑瓦的房屋,已讓白雪壓得低矮,一縷淡藍的炊煙,袅袅地飄往山中,屋後的竹,也是垂下了枝頭。這似乎還不能說明什麽,因爲落雪的江南,特别是我的山拗上的小鎮,落雪以後,會有一種甯靜,一種忽然而至的潔淨,單純和悠然。還有的是,畢竟江南有莽莽群山,雄峰聳立,波叠起伏,大寫意地橫亘在天地之間。而神秘的蒼郁的森林,俱由雪來鋪陳,山幾乎成爲白的群山,雪的群山,間或露出一兩處褐色的山崖,綠的植被,紅的梅花,有山鷹悠悠盤旋,寂靜的雪谷,便是會幽幽傳來一兩聲鳥啼或山麂的鳴叫,悠然而飄渺。

  我以爲,江南的雪景,最美麗的,要算那冰淩了。雪後一場小雨,那積雪的枝頭會忽然挂起無數冰淩,如水晶般透明剔亮,陽光照在上面,折射出千萬種光芒。最是那紅梅臘梅,滿樹的梅花開放,忽然悉數凍在冰淩中,就如水晶中的花了。而花的細微處被冰淩放大,清亮又朦胧,冰的千種,花的千種,構成一個美妙而神奇的童話世界。那麽,加以幾處殘雪的點綴,幾束陽光的照耀,幾隻鳥雀的啼鳴,幾道山泉的流淌,人在其中,夢耶幻兮,不知進入何境。

  江南落雪,江南總要落雪,江南的雪總是給我們以純潔的媚态,總是風情萬種地裝飾着江南的冬天,這并不算很冷但還是冷着的冬天,經由時間的封存,卻能夠暖暖地裝在我的心裏,像那冷冰卻又熱烈着的美酒。

  摘自:《漂泊者的晚宴》作家出版社書籍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江南落雪

  古清生

  江南的冬天,总也是会落雪的。今年的冬天和往常的冬天一样,我从北京回到江南山坳上的小镇,就逢上了一场小雪,山野是一片的白。久长的时间里没有听到的八哥的叫声,也悉数地听到了,它们栖落在满是白雪的冬青树上,把叶子上的雪粉儿抖得纷纷扬扬,还原出冬青树的新鲜的绿色。旧历年已是很近了,城里已经禁绝的鞭炮,在小镇上仍是间或地哗嘭响起,老屋的房头,还是有米泡机吱吱地摇着。

  但江南的雪,却总也是新鲜的,它是江南的冬天里开放的昙花,美丽且短暂。所以江南人士,也总是要怀着赏花的心情看雪,对那忽然一夜间白茫茫的山野感到无比的新奇。即便你是北方人,怕也会要对江南的雪发生别一样的心情。因为这里的雪,它生得很嫩,像小鸡小鸭的雏儿的绒毛,很轻很轻地覆盖在山野上,稍有阳光的触摸,它们就承受不住,会溶为清清的水滴,洗出泥土上的新绿。

  我想,唯有现在,江南落雪的景致才符合我的心情。都市化的快节奏的竞争,人的心情愈渐浮躁,日前读到评论家雷达先生的一篇文章,提到我们是从浮躁时代进入一个缩略时代了,什么都在缩略,变得只剩主题而无转折。如我现在这样站在阳台上看雪花悠悠飘落,渐渐积白了山野的心情确难再得到。

  然而,落雪的江南,无论如何是很值得一看的,即是匆匆一瞥,也能够留下久长的记忆。如今,雪是白了满山.从山中扯出一条涧来,涧上是些白的胖乎乎的卵石,清泉反到扭出一道乌亮,潺潺地往着山外流去。而田间是白茫茫的,近看却另有风景,因为那雪间,总是有一些盖不住的青苗,探出几片青青的叶子,还有一些冬天开放的小黄花,它们也会在雪中亮出几朵惊喜。水塘中更能见到一些水鸟,它们在一些枯荷间游大,被雪挤得小了的空间,并未使水鸟们感到困难。如是放眼看那山间的农户,红墙黑瓦的房屋,已让白雪压得低矮,一缕淡蓝的炊烟,袅袅地飘往山中,屋后的竹,也是垂下了枝头。这似乎还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落雪的江南,特别是我的山拗上的小镇,落雪以后,会有一种宁静,一种忽然而至的洁净,单纯和悠然。还有的是,毕竟江南有莽莽群山,雄峰耸立,波迭起伏,大写意地横亘在天地之间。而神秘的苍郁的森林,俱由雪来铺陈,山几乎成为白的群山,雪的群山,间或露出一两处褐色的山崖,绿的植被,红的梅花,有山鹰悠悠盘旋,寂静的雪谷,便是会幽幽传来一两声鸟啼或山麂的鸣叫,悠然而飘渺。

  我以为,江南的雪景,最美丽的,要算那冰凌了。雪后一场小雨,那积雪的枝头会忽然挂起无数冰凌,如水晶般透明剔亮,阳光照在上面,折射出千万种光芒。最是那红梅腊梅,满树的梅花开放,忽然悉数冻在冰凌中,就如水晶中的花了。而花的细微处被冰凌放大,清亮又朦胧,冰的千种,花的千种,构成一个美妙而神奇的童话世界。那么,加以几处残雪的点缀,几束阳光的照耀,几只鸟雀的啼鸣,几道山泉的流淌,人在其中,梦耶幻兮,不知进入何境。

  江南落雪,江南总要落雪,江南的雪总是给我们以纯洁的媚态,总是风情万种地装饰着江南的冬天,这并不算很冷但还是冷着的冬天,经由时间的封存,却能够暖暖地装在我的心里,像那冷冰却又热烈着的美酒。

  摘自:《漂泊者的晚宴》作家出版社书籍

  (本文来自美文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