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秦淮暮雨途中》倪贻德

《秦淮暮雨途中》倪贻德

美文阅读网火影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41:46
秦淮暮雨途中

  倪贻德

  無論在故鄉或在異鄉,隻要是住上幾個月之後,對于那個地方,多少總有些依戀的感情,一旦不幸而别離他去,也就不免要生起一種無限的惆怅呢!

  無論是道近或是道遠,隻要是一個人孤零零走上了旅路的時候,多少總要覺得寂寞無聊,而感到一種生世飄泊的悲哀呢!

  但在這兩種情形之下,要是正值風和日麗,山川明媚的時候,使一個怨離惜别的征人,看看大自然光明燦爛的表現,聽聽候蟲時鳥僚亮的清歌,也可以減去幾分黯然消魂之感,而使各種無謂的愁思忘懷了呢!反之,倘若在細雨潇潇之下,在殘年暮冬之季,天宇暗淡,草木凋零,所有接觸到我們眼中來的,都是催人下淚的資料;況又是西風頻來催打,遠郊的哀聲時起,你想一個漂零多感的旅客,遭到這樣凄慘的情景,他腦裏的愁思,他心中的悲懷,是怎樣難以形容得出來的喲!

  然而以我個人而論,那蒼天好像故意要和我的生活調和似的,每逢在旅途之中,所遇到的天氣,總是後者多于前者,不是刮着風雪,就是灑着雨絲,這正像我灰色生活的一幅寫照,這也是我一生命哔儒康南笳靼桑

  啊!今朝!正北國嚴風、吹過江南的時候,正潇潇暮雨,打在秦淮河上的時候,可憐一乘車兒,一肩行李,又送到孤寂的旅路上來了。想金陵一去,他年難再重來!從此白鹭洲前,烏農巷口,又不能容我的低回踯躅了!車過桃葉渡頭,我看見兩岸的樓台水謝,酒旗垂楊,以及秦淮河中停泊着的遊艇畫舫,徽衷跓熡曛械哪欠N情調,又想起半年來在外作客,被人嘲笑,被人辱罵》甚至被人視爲洪水猛獸而遭驅逐的那種委曲,我的眼淚競禁不住一顆一顆的流了出來。自秦淮以至于下關,約有十多裏車行的長途,所以盡夠我在那裏把往事苦苦地來思量,也盡夠我自己制造出許多悲樂的空氣來自己享受呢。

  鄉愁

  想我初到這秦淮河畔來的時候,正當秋蟬聲苦,月桂香清。這秋色的故都,自不免有一番蕭條落寞的景象;何況是生世飄泊,抑郁多愁的我,逢到這樣的時節,處在這樣的異鄉,這客中的苦況,更要比别人加倍難受呢!所以我整日的伏處在鬥室之中,隻是想到故鄉,想到久居的黃浦江濱,想到我朝夕相處的幾個朋友,覺得今昔相較,哀樂殊異,而自悔不該謬然遠走他方。

  那是一天的午後,同事的萬君,看我寂寞得可憐。他就過來邀我說:

  ——這樣門坐着豈不苦惱,我們還是出去跑跑罷。

  ——好,好,我們一同去跑跑罷——我當然是欣喜的對他表我的同情。

  彎彎曲曲的行過了幾條狹長的街道,行過了古羅馬城堡似的城門洞,城市一步步的遠離,山鄉一步步的展開,奇形古怪的驢背客可以看見了,兜買石子的江北小田也可以看見了,哦,我們已經到了方孝孺葬身埋骨之地,自古兵家必争的雨花台畔了。

  雨花台上,還剩有前朝戰血的痕迹,深深的壕溝,高高的堡壘,令人猶想見當年橫刀躍馬,金鼓喧天時豪壯的氣概;而今衰黃的枯草,和頹敗的瓦礫,默然躺在午後秋光之下的那種情景,則又令人想到沙場白骨,戰士頭顱的慘狀。我更放眼四望,隻見一座雄厚崔巍的石頭城,包住了幾萬人家;卧龍似的連山,綿亘不斷的在四處起伏着,現出了許多遠近高低的崗陵匠壑;一線的長江,隐然粘在天地交界處,而這且又值黃沙天氣,澹薄的陽光,從昏蒙蒙的天幕中射下來,更覺得這荒涼的古戰場上,有一種浩蕩蕩的,莽蒼蒼的氣概,直逼人來,好像有百萬雄師,潛伏在那裏,正要預備作戰的樣子。

  我正在這樣呆呆的四望的時候,旁邊站着的萬君,忽而指着一處山上白色的小點對我說:

  ——哦哦,那就是天保城!

  ——哦哦,那就是明孝陵——他又指着一處山腳下的幾塊紅牆。

  ——那就是鍾鼓樓——他又指着一處龐然雄鎮的大建築物。

  他又指着許多遠近的名勝古迹,—一的告訴我,面上露出很得意的神色,大概他是故意想在我面前誇示他們本鄉風土的佳勝罷!但是,他何曾曉得我——我是曾經滄海難爲水的!這些幹燥無味的景色,那裏及得來我故鄉的百一呢?故鄉有杜鵑花開遍的春山,故鄉有黃莺鳥鳴徹的柳堤,故鄉有六橋三竺中缥缈的雲煙,故鄉有綠水中柔波清麗的人影,故鄉有……啊啊!我可愛的故鄉喲2你終竟是我兒時青梅竹馬的伴侶,你那明媚的容顔,你那纖纖的清影,你那婉曼的歌聲,是早已深深的印在我的心目之中了,雖有異鄉的花草,時來引誘我,但是我無論如何不會把你忘記了的喲!可不知何日裏,我能夠飄然歸來’投在你的懷中,把我的相思苦痛來和你從頭細數呢?

  月下

  不久中秋也就到了。這一天的晚上,天氣雖然不好,然而也沒有雨,股隴的淡月,時時從薄薄的浮雲裏鑽出來窺人,八九點鍾的光景,我剛從一家酒樓裏微醉出來的時候,遇到了幾個新交的朋友,他們一定要拖我到秀山公園裏去賞月,我也因着客中多閑,豈忍負此良宵,所以也就樂得跟了他們走去。

  對月懷人,乃是人之常情,我又何能免此?所以當我緩緩的步在複成橋畔,看見那岸邊輕圍住晚煙的垂柳中間漏出來的淡白的圓月的時候,竟使我不知不覺的想起了我故鄉湖畔的那人兒了。

  那人兒是蒲柳一般的芳姿,蘭蕙一般的麗質,我愛她那溫軟輕松的華發,我愛她那烏黑多情的大眼,我愛她那柔嫩蒼白的頰兒,我尤其愛她說話時那種細膩怯弱的表情,和見人時嫣然一笑的媚态。

  她曾經告訴我說過,她是一個世界的零餘者,人群的失敗者,她受了種種不幸的刺激,所以對于什麽也心灰意懶了。她又同我說,她隻願和我以友誼相始,亦以友誼相終,永遠做一個純潔的朋友。她又同我說,她是曾經在半規的涼月底下,立在湖邊上,一個人暗暗私泣過的……

  可憐我因着她這幾句話,也無端的流下過許多眼淚,記得我在一首詩裏,也曾經爲她這樣的哀吟過。

  銀河淡淡的涼夜,

  秋水盈盈的湖面,

  湖底裏倒映着一個

  纖纖的清影,

  湖邊上有一個少女

  在低低訴她的幽怨。

  湖邊的少女,

  你注着,你嗚咽着,

  你泣着爲的是什麽?

  可是受了他人的欺淩?

  或是有如許故來的哀怨,[!--empirenews.page--]

  故來的飲恨,

  ——那說不出的哀情。

  啊,說不出的哀情喲!

  你終于是說不出嗎?

  你爲甚深深瞞隐了?

  你爲甚不肯告你遠方的戀人?

  啊,你将永遠永遠地,

  葬她在靈魂的深處,

  與永劫而同存……

  啊!今夕月光如此清幽,不知道她對了這多情的涼月,又将如何的回腸千轉,幽思百結呢?不知道她可曾想到千餘裏外還有這樣一個可憐的人在對月懷念她呢?啊,我心目中所翹盼的人,我欲愛而不得愛的少女,你也知道那飄泊的孤獨者的煩惱嗎?

  這一天的晚上,我看見月色下淡泊素靜的秀山公園,園中的許多賞月的少年男女,和在草地上跳舞的幾個年青的女學生,我的心裏感到了分外的愉快和溫熱。

  白鴛洲

  此後我對于這秦淮河畔的感情就一天一天的濃厚起來了。這其中有兩層原因在着:其一,是不多幾日之後,我在所住的學校後面,發現了一個可愛的地方——是足以使我無聊的閑遊的地方。那兒是一片優秀的水鄉,有清可鑒人的溪流,也有纖回曲折的堤岸,有風來潇潇的蘆獲,也有朦朦合煙的白楊,有臨水的小間精椽,也有隔岸的農家草屋……然而我起初也未過淡然置之而已。

  後來我和人家談起,他們告訴我說:

  ——這就是白鹭洲喲,

  ——噢噢,那就是二水中分的白鹭洲嗎?

  ——那正是一處前朝詩歌中的遺留物呢?

  這樣一來,我更覺得這地方的親密可愛了。真的,我每到下午四五點鍾的光景,總要邀住一二個朋友,慢慢的踱到那邊去閑逛的,而恰恰在那時候,四方的景色,最是變化得複雜,在落日這一邊呢,好的是深暗昏漾的林木和晚煙蒙住的遠景,襯在橙紅的天空上的那種黃昏情調,但是倘若再回過頭去一看,則又是一别種樣的風光,那正是因爲受着對面落日返照的原故,所以一切的景物,都在灼灼地閃爍,都在耀耀地發光,那背景的天空,更覺得昏暗下來了。這兩者所呈的色調既如此不同,然而他所給我們的詩意,卻是一樣的能使我們低徊詠歎,徘徊而不忍遽去的。當那個時候,我快樂得把一切都忘懷了,一個人不知不覺的哼起鄭板橋的幾首道情來,自己也好像變了一個樵“夫漁父,在山林煙水之間逍遙的一般。

  其二,是在我學校前面,也發現了一個足以使我無聊時閑遊的地方,不過這地方的情調,趣味,和前者恰恰絕對的相反。原來這就是娼妓遊民行樂之地,三教九流聚會之場,所謂夫子廟者是也!那兒的規模,格局,觀瞻,雖然沒有上海那麽繁華绮麗,雖然沒有北京那麽偉大雄壯,但是一到了晚間,那些六街燈火的輝煌,樓頭的清歌曼舞,妖豔的肉體的侵軋,以及隔江一聲聲的檀板絲弦,街心夜遊者歡狂的嘈音,都足以使人心蕩目迷,而陶醉在醇酒一般的境地裏的。

  在燈火黃昏之時,在一彎涼月之下,我是常常牽拉着三五年少,漫步的蹈到一家茶社的樓上,踞坐在一張板桌旁邊,煙霧迷漫的中間,慘綠的瓦絲燈底下,看看那同透加所繪的跳舞裏面一樣的病弱的可憐蟲,聽聽她們從竹棍藤鞭之下逼迫出來的哀音,和四周侵淫着的那種靡靡的空氣,我又好像變了一個群集在咖啡館裏度浪漫生活的青年藝術家了。

  ——哦哦,你們看!這不是一種極好的畫材嗎?我們倘若把這慘白窈窕的歌女當作了畫面上的主體,那麽這灰黃憔淬的烏師不是一個極好的背景?這缭繞的煙絲又不是一種極美妙的襯托嗎?……

  ——你們看!這瓦絲燈光下的色彩是多麽閃爍而活躍!這歌妓的紅唇是多麽硗薄而可愛!她頰上的肌肉……她胸的曲線……

  紅葉

  重陽節前後的那幾天,可說是秋天的精神發揮得最充分的時候。倘若不相信這句話,你不妨到野外去走一趟看看,最好是到那丘陵起伏的高曠之地,又還須騎一匹蹄聲得得的驢子,那末你就可以在驢背上看見緩緩地從你兩旁經過的秋山野景。知道大自然是如何的在那裏表現着莊嚴燦爛的精神,又如何的在那裏發揮着崇高悠遠的詩意了。”

  如今佳節又近了重陽,一寥廓的天空,隻是那般蔚藍一碧,燦爛的驕陽,想已把青青的郊原,曬成一片謇C的華毯;蔥郁的林木,染爲幾叢灼嫩的紅葉了罷。紫金山麓,靈谷寺前,正是秋色方酣的時候。當這樣的佳景,這樣的令節,我們應當怎樣的去邀遊尋樂,才不緻辜負這大自然賜給與我們的幸福呢!

  于是我們又踏過斷褐殘垣的明故宮,走出了午朝門,在城腳下一個驢夫那裏雇了幾匹驢子,踽踽的直向前面山道中進行。山道是迂回曲折,高低起伏,驢兒也跟了它一蹬一颠的緩步。或左或右的前進。

  在驢背上一路的貪看着荒山野景,飽嘗了許多以前所未曾接觸過的清新的美點來,這美點倘若要精細的描寫出來,抽象的文字恐怕還嫌不足,最好是用具象的繪畫,或者可以更直接更真确些。哦哦,這秋陽中傾斜的山坡,山坡上鋪滿着不知名的野花——那五色斑斓的野花。遠遠的一角城牆,城牆上的天空,天空中流蕩着的白雲,這不是一幅極好的風景畫的題材嗎?哦哦,這幾間古舊的茅舍,茅舍旁有垂着蒼黃頭顱的向日葵,茅舍前有半開半掩的年久的柴扉,柴扉前立着一個孩子,他抱了一束薪,。在那裏對我們呆看的神情,那又好像在什麽地方的一張名畫裏看見過的樣子。哦哦.這一帶疏林楓葉,楓葉經了秋陽的薰染,經了秋風的吹拂,也有紅的了,紅得如瑪淄般的鮮明;也有黃的了,黃得如油菜花般的嬌豔;也還有綠的,那仿佛還在長夏時.一般的滴翠羅後面有紅牆古屋的襯托,上面有藍天的掩映!……這又好像是我的一個好友曾經在那裏表現過的一幅畫境……

  我這樣的在驢背上默默的看着想着,其餘的幾個朋友也都默默,這空山之中,除開得得的蹄聲,也沒有鳥唱,也沒有蟲鳴,也沒有人語,大概這時候,大家受了大自然的引誘,都不知不覺的爲它偉大的力量所懾伏了。總之,我們好像已經不是現世的人,而變成了中古世紀浪漫時代的人了;我們已經不是現實的人,而變成了山水畫中點綴的人物了。

  遊興還是很濃的,太陽卻緩緩的打斜了,影子也漸漸的修長起來,一切的景物自然更增長了她們的華麗燦爛。然而這光限好的黃昏,偏又在催遊人歸去。歸途,随處拾着紅葉,摘着野花,笑看那斜陽中的樵牧,那種快樂的遭遇,真使我有終老是鄉,不願再返塵世的感想了。[!--empirenews.page--]

  玄武湖之秋

  不多幾日之後,學校裏有結隊作玄武湖遊的舉行。這玄武湖上,原是桃李争豔之地,荷花柳絲之鄉,所以她的華年,是在爛漫的芳春,是在蓬勃的長夏。一到了深秋,年華近了,遊人也激了,所遺留下來的,隻有一些寂寞與悲調。然而倘若由詩人的眼光來看,那麽,這些衰柳,殘荷,敗蘆,枯葉,以及冷落的孤掉,蒼茫的遠山是如何的含着高超的詩意!又如何的現着低徊的情調呢?這正所謂: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這又好像是一個美貌的女子,到了中年以後,她嬌嫩的容顔慢慢的憔停了,她濃黑的華髻漸漸的稀少了,她往日的戀人也棄她而去了,到這樣的時候,她一方面既感慨那似水的流年,方面又還時時在眷念着她那如花的青春,然而青春是一去不可複回,年華又一年一年的流向東去,她無可奈何,可是暗暗的背人流淚的樣子,一般的具有美妙而悲涼的詩的情味。

  這是使人見了何等的可憐而又可愛的!所以我在這秋的玄武湖上,昏昏蒙蒙度了幾個朝暮,也不知道晝和夜,也不知道晴和雨,又忘卻了一切世上的榮名祿利,我隻願在這—片荒涼如死的湖邊上,結一間小小的孤屋,把我幾年來飄泊的生涯,收拾起來,歸宿在那裏,一等到我死了之後,也把我的枯骨。埋葬在那裏,那末我在這一生。也就心滿意足的了……

  “一間小小的孤屋,但是建築倒很精雅,從外邊看來,雖好像是農家的田舍,裏面卻有的是湖綠的粉牆,明淨的玻窗;有的是小巧的台椅,溫軟的床褥;屋頂雖不高,但好在于這不高,低小了才覺得團結而緊湊呢!屋外更圍了一排矮矮的竹籬,竹籬外便隻有蘆獲和湖水了。住在這屋裏面的是一個可憐的老人,他既沒有婦人,當然也沒有兒孫,每夭伴着他的,隻有幾本被書和幾張舊畫。他從來沒有踏也外邊去看一個人,人家也從來沒有一個人進來看他。每到了西風飒飒的晚秋,或夕陽蜿晚的黃昏時分,他總是默默的靠在窗口,看了窗外一片單調的景色,聽了遠處吹來幾聲孤雁的哀號,他的心就不知不覺的浮沉在一種美妙的追想裏面,那就是他青年時代所經過的一段可歌可泣的浪漫史。這是他推一安慰寂寞的方法,他每想到這個時候,自己就好像已經回複了他那黃金時代的生活一樣,同時他的甜蜜而可愛的老淚,也禁不住滔滔的流了出來……”

  我對玄武湖愛慕之餘,本來原想将這樣一段幻想,來做一篇小說。描寫一個再過幾十年之後的我的暮年生活,是如何的孤寂,如何的幽靜,又如何的時時在一種幻影的追想裏面生活着,但是到了後來,不料我求悲哀的詩意之心終竟敵不住我求歡樂的陶醉之心的強盛;我靈的愛之企慕也終竟敵不住我肉的愛之企慕的迫切,于是我那篇《玄武湖之秋》的内容,和前面那一種幻想裏的情節就絕對的相反了。

  那篇小說。是寫我正當在年青時候,同了三個美貌的女學生,在那玄武湖上。如何的相親相愛,後來分别之後,又如何的思暮她們的一段想象。這樣放浪的情節,這樣大膽的描寫,在這禮教觀念極深,文藝知識極湹闹袊鐣Y,原是應該把它及早焚燒了毀滅了的好。但是,我青年的血氣終竟沒有消滅到全無,我修養的工夫終竟沒有磨練到十足,我的求隐隐的心終竟沒有我求表現的心的熱切。于是我就在某某文藝周報上竟大膽的把它出而問世了。

  寒冬

  寒冬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拉近了,秋天的幻景已經隐滅了去,所剩下來的隻有一些可怕的悲哀,雖然秋天也是悲哀的,但那種悲哀卻時常給人以喜悅;獨有這冬天的悲哀,是失望的,現實的,無可奈何的、别的不必說起,就隻要擡起頭來一看,那密布着的凍雲,昏蒙蒙的黃塵,西北風在高處的盤旋,灰調的色彩,號吼般的聲音,已經夠使人愁慘終朝了。所以我每到了冬季,就和各種昆蟲一般,懾縮起來,一動也不敢動,隻是等待着呙鼇碇淞T了。而正當那個時候,各方面對我的攻擊,也接着如野火般的四起,使我更陷于悲愁絕望之境裏,這正是禍不單行啊!

  原來自從我那篇《玄武湖之秋》發表以後,凡是稍與我有些關系的人,對于這篇小說都非常注意,也有當面來責難我的,也有寫信來批評我的,他們有的說我沒有真實的感情,沒有純潔的戀愛。以女子爲兒戲,污辱了女性的人格!有的說我沒有修養和沉靜的工夫,太是赤裸裸的描寫,使人看了心神不安,有失了美的價值;有的說我隻有肉的愛而沒有靈的愛,是禮教的教徒,色情的狂奴……這些他們本來不負責任的說,然而神經過敏的我,怎樣能夠當得起這種毀辱呢!我的食量就因此逐漸的減少了,睡夢中也時常驚醒了,每個人的眼睛好像都在盯住我,每個人的言語好像都在痛罵我,我爲着躲避這些可怕的刺激,每天隻是縮在房裏,一步也不敢踏出去,像這樣接病似的挨了幾天之後,學校當局,竟因着這一篇小說,把我的職務像快刀斬麻似的辭退,他惟一的理由是:

  “先生所作之小說,今已激動公憤,倘再牽留不去,将引起極大之風潮!……”

  事已至此,我還有什麽話可講?想我當初寫這篇小說的動機,原是不滿于現實的苦痛,要想在藝術的世界中,建起空中的樓閣,求我理想中的人,來安慰我的寂寞,減輕我的欲求。現實的社會,縱使是一座不容人飛翔的牢唬v使是一處監禁思想的魔窟,然而在藝術的天國裏,卻是絕對客人以自由,凡是宇宙的市民,誰都可到這裏來盡情地翺翔,盡情地歡唱的。而不料一到了萬惡的中國社會裏,竟連這一點點的自由也要被束縛!竟連這一點點的享樂也要被摧殘!這還有什麽話可講呢?

  暮雨

  尖長而響亮的汽笛聲,把我的意識回複了轉來,探頭向車篷外去一望,荒涼的野景已經漸漸在轉變爲嘈雜的市裹了、兩旁的行人也覺得漸漸的擁擠起來,距車站的路想巴不遠了。隻是潇潇的暮雨,比剛才更加落得起勁,大概它是故意在那裏助長飄流者心内的悲調罷!

  摘自:一九二四年三月九日、十六日《創造周報》第四十三號泅十四號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秦淮暮雨途中

  倪贻德

  无论在故乡或在异乡,只要是住上几个月之后,对于那个地方,多少总有些依恋的感情,一旦不幸而别离他去,也就不免要生起一种无限的惆怅呢!

  无论是道近或是道远,只要是一个人孤零零走上了旅路的时候,多少总要觉得寂寞无聊,而感到一种生世飘泊的悲哀呢!

  但在这两种情形之下,要是正值风和日丽,山川明媚的时候,使一个怨离惜别的征人,看看大自然光明灿烂的表现,听听候虫时鸟僚亮的清歌,也可以减去几分黯然消魂之感,而使各种无谓的愁思忘怀了呢!反之,倘若在细雨潇潇之下,在残年暮冬之季,天宇暗淡,草木凋零,所有接触到我们眼中来的,都是催人下泪的资料;况又是西风频来催打,远郊的哀声时起,你想一个漂零多感的旅客,遭到这样凄惨的情景,他脑里的愁思,他心中的悲怀,是怎样难以形容得出来的哟!

  然而以我个人而论,那苍天好像故意要和我的生活调和似的,每逢在旅途之中,所遇到的天气,总是后者多于前者,不是刮着风雪,就是洒着雨丝,这正像我灰色生活的一幅写照,这也是我一生命运偃蹇的象征吧!

  啊!今朝!正北国严风、吹过江南的时候,正潇潇暮雨,打在秦淮河上的时候,可怜一乘车儿,一肩行李,又送到孤寂的旅路上来了。想金陵一去,他年难再重来!从此白鹭洲前,乌农巷口,又不能容我的低回踯躅了!车过桃叶渡头,我看见两岸的楼台水谢,酒旗垂杨,以及秦淮河中停泊着的游艇画舫,笼罩在烟雨之中的那种情调,又想起半年来在外作客,被人嘲笑,被人辱骂》甚至被人视为洪水猛兽而遭驱逐的那种委曲,我的眼泪竞禁不住一颗一颗的流了出来。自秦淮以至于下关,约有十多里车行的长途,所以尽够我在那里把往事苦苦地来思量,也尽够我自己制造出许多悲乐的空气来自己享受呢。

  乡愁

  想我初到这秦淮河畔来的时候,正当秋蝉声苦,月桂香清。这秋色的故都,自不免有一番萧条落寞的景象;何况是生世飘泊,抑郁多愁的我,逢到这样的时节,处在这样的异乡,这客中的苦况,更要比别人加倍难受呢!所以我整日的伏处在斗室之中,只是想到故乡,想到久居的黄浦江滨,想到我朝夕相处的几个朋友,觉得今昔相较,哀乐殊异,而自悔不该谬然远走他方。

  那是一天的午后,同事的万君,看我寂寞得可怜。他就过来邀我说:

  ——这样门坐着岂不苦恼,我们还是出去跑跑罢。

  ——好,好,我们一同去跑跑罢——我当然是欣喜的对他表我的同情。

  弯弯曲曲的行过了几条狭长的街道,行过了古罗马城堡似的城门洞,城市一步步的远离,山乡一步步的展开,奇形古怪的驴背客可以看见了,兜买石子的江北小田也可以看见了,哦,我们已经到了方孝孺葬身埋骨之地,自古兵家必争的雨花台畔了。

  雨花台上,还剩有前朝战血的痕迹,深深的壕沟,高高的堡垒,令人犹想见当年横刀跃马,金鼓喧天时豪壮的气概;而今衰黄的枯草,和颓败的瓦砾,默然躺在午后秋光之下的那种情景,则又令人想到沙场白骨,战士头颅的惨状。我更放眼四望,只见一座雄厚崔巍的石头城,包住了几万人家;卧龙似的连山,绵亘不断的在四处起伏着,现出了许多远近高低的岗陵匠壑;一线的长江,隐然粘在天地交界处,而这且又值黄沙天气,澹薄的阳光,从昏蒙蒙的天幕中射下来,更觉得这荒凉的古战场上,有一种浩荡荡的,莽苍苍的气概,直逼人来,好像有百万雄师,潜伏在那里,正要预备作战的样子。

  我正在这样呆呆的四望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万君,忽而指着一处山上白色的小点对我说:

  ——哦哦,那就是天保城!

  ——哦哦,那就是明孝陵——他又指着一处山脚下的几块红墙。

  ——那就是钟鼓楼——他又指着一处庞然雄镇的大建筑物。

  他又指着许多远近的名胜古迹,—一的告诉我,面上露出很得意的神色,大概他是故意想在我面前夸示他们本乡风土的佳胜罢!但是,他何曾晓得我——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这些干燥无味的景色,那里及得来我故乡的百一呢?故乡有杜鹃花开遍的春山,故乡有黄莺鸟鸣彻的柳堤,故乡有六桥三竺中缥缈的云烟,故乡有绿水中柔波清丽的人影,故乡有……啊啊!我可爱的故乡哟2你终竟是我儿时青梅竹马的伴侣,你那明媚的容颜,你那纤纤的清影,你那婉曼的歌声,是早已深深的印在我的心目之中了,虽有异乡的花草,时来引诱我,但是我无论如何不会把你忘记了的哟!可不知何日里,我能够飘然归来’投在你的怀中,把我的相思苦痛来和你从头细数呢?

  月下

  不久中秋也就到了。这一天的晚上,天气虽然不好,然而也没有雨,股陇的淡月,时时从薄薄的浮云里钻出来窥人,八九点钟的光景,我刚从一家酒楼里微醉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几个新交的朋友,他们一定要拖我到秀山公园里去赏月,我也因着客中多闲,岂忍负此良宵,所以也就乐得跟了他们走去。

  对月怀人,乃是人之常情,我又何能免此?所以当我缓缓的步在复成桥畔,看见那岸边轻围住晚烟的垂柳中间漏出来的淡白的圆月的时候,竟使我不知不觉的想起了我故乡湖畔的那人儿了。

  那人儿是蒲柳一般的芳姿,兰蕙一般的丽质,我爱她那温软轻松的华发,我爱她那乌黑多情的大眼,我爱她那柔嫩苍白的颊儿,我尤其爱她说话时那种细腻怯弱的表情,和见人时嫣然一笑的媚态。

  她曾经告诉我说过,她是一个世界的零余者,人群的失败者,她受了种种不幸的刺激,所以对于什么也心灰意懒了。她又同我说,她只愿和我以友谊相始,亦以友谊相终,永远做一个纯洁的朋友。她又同我说,她是曾经在半规的凉月底下,立在湖边上,一个人暗暗私泣过的……

  可怜我因着她这几句话,也无端的流下过许多眼泪,记得我在一首诗里,也曾经为她这样的哀吟过。

  银河淡淡的凉夜,

  秋水盈盈的湖面,

  湖底里倒映着一个

  纤纤的清影,

  湖边上有一个少女

  在低低诉她的幽怨。

  湖边的少女,

  你注着,你呜咽着,

  你泣着为的是什么?

  可是受了他人的欺凌?

  或是有如许故来的哀怨,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