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塞外野店》峻青

《塞外野店》峻青

美文阅读网弑神狂徒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40:33
塞外野店

  峻青

  我們來到了古北口。

  啊,古北口,這曆史上著名的重關要隘,它那铮铮的名字,真是個如雷貫耳,遠近鹹知。

  想當年,秦皇、漢武、唐宗、宋祖,都曾派出戌邊猛士,屯駐在這古北口上,守關禦敵。搞倭名将戚繼光,也曾在這裏改建和加固長城,增設敵樓,峰火台。抗日戰争時期,解放大軍入關,這兒都曾經是何等殊死的戰場。

  瞧,那地形,那氣勢,多麽險要雄偉。它東枕霧靈山,西接卧虎嶺。啊,卧虎嶺,它确象一隻碩大無比的猛虎,橫卧在潮白河西口,擋住了入關的去路。古老的萬裏長城,順着那蜿蜒起伏的山勢,連綿不斷。一座連着一座的敵樓和峰火台,高高地聳立在山巅之上。滾滾的潮白河,從兩山之間的懸崖削壁中洶湧奔騰沖關而出,形成了“一夫當關,萬夫莫逾”了險要之勢。

  我曾到過八達嶺長城,但這裏的長城,卻還是第一次看到,它不止是險要雄偉,更有着一原始的美。那滿山遍野的荒煙野蔓,古木亂石,而風雨侵蝕的斷牆殘垣,敵樓煙墩,都更能激發人們的懷古之幽思,增加古樸野趣的美感。

  我們都爲這古長城的原始美所傾到。所有一起來的人,無不連聲叫好,齊口稱贊。誰都會覺得:置身于這雄偉壯麗原始古樸的景色之中,人們仿佛自己也平添了一種雄渾豪邁之氣,古樸純淨之心。

  天色已近中午了。

  懷着這種興奮而又豪放的感情,我們去尋找吃飯的地方。

  本來,早上出發之前,燕迅就提議說:“路程遠,今兒中午要在外面吃飯。我的意見,咱們不到縣招待所去,也不城裏的大飯館,最好就在長城腳下,找一個荒村野店,那才有意思呢。”

  這提議,我當然萬分贊成。因爲從童年時代起,對于那種荒村野店,我就有着濃厚的興趣。記得那時候,我在鄰村一家花邊廠當童工,經常到一些鄉鎮上去取貨哓洠康揭坏兀鸵谀腔拇逡暗甏蚣馔端蕖R虼耍覍τ谶@兒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荟集之所的野店,非常熟悉:那店主人的殷勤的笑臉,那顧客們的粗野的戲谑謾罵,那刀勺碗筷的叮當響聲,那豁拳行令的喧鬧聲,……至今還常常浮現于我的眼前耳邊。甚至,那牆壁上貼着的“莫談國事”、“小心燈火”的紅紙條兒,店門上貼着的“雞聲茅店月,人迹板橋霜”的對聯,也都記得那麽清晰。

  那氣氛,那生活,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濃厚了興趣,以緻到現在,每當我回憶起來,我就感特别親切,有趣。

  想不到,還中年的燕迅,竟然也對這種野店發生了興趣。在去古北口的路上,他興緻勃勃地講起有一次,他到一個小飯館吃飯的故事。那是在保定,他請一位朋友吃飯,也嫌大飯館千遍一律,就去尋個有特色的小飯館;結果找到了一家店名叫“上一當”的,他們抱着準備上一當的心情,踏進了那家飯館,結果卻非常滿意,連聲叫絕“好,好,沒有上當!沒有上當!”

  我和于康、老周聽了這個故事,都一齊大笑起來,連司機小劉,也笑得前仰後合,以緻使得汽車也跟着歡樂地扭動起來。

  “上一當”,多麽有趣的名字。

  反話倒說,和天津的“狗不理”有異曲同工之妙。風趣、诙諧,而又幽默古樸,富有燕趙之風,村野情趣。

  燕迅,真不愧是一位出生于燕趙大地的作家,既有着慷慨豪放的情懷,又有着詩人的氣質。這個熱心腸的人,安排了這樣一次難得的登臨古城的項目還不算,還要安排我們在長城腳下找一個小店打尖,這的确是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這樣的野店,到哪兒去找呢?

  古北口雖是一個小鎮,隻有一條大街,但大街上的兩家飯館,卻都具有着大城市飯館氣派:飯廳很寬敞,牆壁上挂着很大的菜目價格表,玻璃櫥裏擺滿了一大堆各色冷盤和煙酒。櫃台後面坐着售賣飯菜票的售票員,櫃台前面排着買票就餐的長龍陣,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服務員來來往往的送飯送菜,……

  不能說不方便,也夠得上現代水準,總之,一切應有盡有,卻唯獨沒有我們要求的那種古樸和野趣。

  這自然不合我們的胃口。

  跑完了兩家飯館之後,我們失望了。并且開始懷疑我們的設想不合實際了。誰知正在此時,于康卻忽然發現東面一幢屋牆上面,寫着“水餃”兩個大字。她向來愛吃水餃,就提議到水餃館去。

  我們大家都一緻贊成,于是循着那牆上指引的方向,我們來到東北角一個偏僻的角落裏,找到了這家餃子館。原來是一個由父子三人開辦的家庭小飯店,它的門面不大,隻有兩間小屋,裏面一間是廚房,外面一間是吃飯的地方,因此地方小,隻擺着四張方桌,但卻非常整潔雅緻。店門上面,懸挂着一塊不大的橫匾,上書“客樂餃子”幾個字,字迹蒼勁,有一種古樸之氣。屋子外面,有一塊菜園,菜園中長滿了綠茵茵了蔬菜。菜園旁邊,長着幾株垂柳,一棚瓜架,這就使得這個小店,充滿了田園風味。房間裏面的牆壁雪白整潔,當中挂着一幅畫在玻璃上的水彩風景畫,畫面上湖光山色,綠樹奇峰,自是北國風光。

  店主人是一位關東大漢型的老人,六十開外體格魁悟,身材高大,聲音宏亮,他正和他和女兒、兒子一起包餃子,一見面,就笑哈哈地點頭說:

  “來吧,同志,請坐。”

  一個面目清秀年約二十左右的男孩子,立刻就搬來了凳子。那個正在擀皮的姑娘,則連忙提起壺來倒茶。她,二十二、三歲的樣子,上身穿着一件粉紅色襯衫,下身穿着一條黑色褲子,腳上穿着圓口布鞋,打扮相素大方,人卻非常秀麗,大大的眼睛,白中透紅臉色,秀逸中含有一股剛強豪爽之氣。

  這樣一個家庭飯館,使我們進得店來,就覺得有一種親切溫暖的熱氣撲面而來,但這又不象舊社會客店中的那種招攬生意的虛僞之氣,市儈之風。而是真眨瑹崆椋谷擞幸环N來到了親友身邊的感覺。

  燕迅得意地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說:你看,如何?終于稱心如意了吧?但他還有點不放心的樣子,走進廚房裏面,向老店主問道:

  “除了餃子以外,能不能給我們做點菜?”

  老店主說:“我們這裏主要是賣餃子,平時不準備什麽菜肴,不過,你們要也可以,蔬菜,菜園裏有,想吃什麽我給你們想辦法。”

  燕迅高興了,東瞧瞧,西瞧瞧,看到案子上有一塊豆腐,就說:

  “把這塊豆腐給我們做做吧。”[!--empirenews.page--]

  “行。”老店主把頭一點說。“山野之物,隻要你們不嫌棄就行。”

  燕迅又看到牆角下堆着一小堆紫紅色的眉豆又說:

  “把這眉豆也炒一炒吧。”

  不沒等到老店主說話,姑娘倒噗哧一聲,笑道:

  “這種東西,那能拿得上桌面?”

  燕迅說:

  “我們要的就是這種山村野味;要不,爲什麽到你們這裏來?大魚大肉、山珍海味還不合我們的胃口哩。”

  這一番話,全家人聽了都高興了。

  “好,好,”老店主連連點頭說。“難得的高客,那我就不怕慢待了。你說吧,吃什麽,隻管吩咐。我一定盡力辦。”

  這一回,燕迅真的得意了,向我點點頭說:

  “行了,這不是,找到了。你想吃什麽菜?點吧。”

  我看到籃子裏有一把香菜,就說:

  “那就炒個香菜吧。”

  小青年一聽,立刻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我說:

  “這種菜,我們這兒隻是做湯時放上一點點,做個香頭兒。從沒看見有炒着吃的。”

  我說:“這是我的家鄉的吃法。炒着很好吃,不信你試試看。”

  小青年笑着點了點頭,就捅開爐火,拿起炒勺,動手炒菜了。

  小夥子手腳幹淨利索,一會兒就把菜炒好了,味道非常之美。

  我們連連稱贊小夥子的手藝高超,他們父子三人,都笑嘻嘻地看着我們,也許,他們對我們這種古怪的嗜好感到驚奇,但更多的卻是得意和高興。

  我請老主人嘗一嘗這當地從不炒着吃的香菜,他沒有拒絕,拿起筷子夾了一口,連說:

  “好,很好吃,很好。”

  小夥子哈哈地笑了說:

  “那以後我們家裏也炒着吃。”

  老頭說:“行,這一下我倒真的吃好了呢。”

  大家全都笑了起來。

  我們又請他喝酒。

  他說他從小就煙酒不動,但今天特别高興,就豪爽地端起了杯子,喝了一口啤酒。

  小店裏充滿了歡樂親切的氣氛,就象親友們在新春正月舉行熱鬧的家宴。

  在說話中,我們知道了這一家人,是滿族旗人,兩百多年前,就從關東來了這裏。無怪,這老主人有着關東大漢的氣魄和風度。做爲一個當地居民,他對古北口的情況十分熟悉。他給我們講了很多有關古北口的曆史和掌故:從直奉戰争軍閥混戰到抗日戰争、解放戰争,這進出京畿的通道,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至于古代,這兒更是有名的戰場。到現在,西面的山上,還有棟将軍廟。

  這長城内外,崇山峻嶺之間,流過多少戌邊戰士的熱血,留下了多少可歌可泣的傳聞!至今,在那卧虎嶺上,還有楊家将古廟的遺迹呢。

  熱愛祖國疆土之心,崇敬英雄豪傑的情感,年複一年戰争風雨的錘練,陶冶着這一代又一代燕山兒女,這大概就是那種慷慨遊昂義氣豪爽的燕趙之氣得以形成的主要因素吧。

  今天,在這塞外野店裏,我又感受到了這種氣氛。

  老店主自不必說,年青人同樣如此。尤其是那個姑娘,簡直就使人感到她象個俠女。她的性格是那麽開朗,熱情豪爽,妩媚之中,有着一種剛強之氣,豪俠之風。我不知道她是否娴熟武術,但地聽說她愛好文學。老店主告訴我:一天勞累之後,她總是要在夜間讀書和寫詩,常常寫到深夜。

  啊,原來還是業餘女詩人呢。

  我們請求她把她寫的詩,拿來念給我們聽聽。她絲豪沒有□□之态,拿起一個粉紅色的筆記本,就朗誦了起來。

  深思

  請不要打擾——

  讓我靜靜地深思,

  靜靜地深思。

  我要揭開變态的心幕,

  找尋那真實的情感,

  找尋那失去的美的記憶。

  請不要打擾——

  讓我靜靜地深思,

  靜靜地深思。

  我要沖破血腥的雲霧,

  探求那做人的道理,

  探求那生命的真正價值。

  請不要打擾——

  讓我靜靜地深思,

  深思……

  這首詩,是寫于那長夜彌天的十年動亂的日子裏,那時候,關慧傑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就能發出這樣深沉而激奮的心聲,寫出這樣震撼人民的詩篇。我們聽着她那充滿了激情的朗誦,也情不自禁泛起一陣陣激動之情。這時候,屋子裏,非常寂靜。

  接着,她又朗誦起最近寫的一首題爲《詠古北口》的詩詞:

  神龍遊萬峰,

  直欲騰空。

  共與千秋烈士戰邊風。

  幾多事,

  滿腔志,

  望長城,

  且看忠魂居處展雛鷹。

  風光美,

  何隻是江南?

  大河奔濤歌翩翩,

  全是好江山!

  朗誦既罷,屋裏還是一片沉靜。

  突然,一陣熱烈的掌聲,猶如狂濤巨浪地響了起來。

  從這音響铿锵熱情奔放的朗誦裏,我不僅止是看到了一顆創痕累累的心,一個倔強的靈魂。

  銀令般的聲音,在野店中回蕩着,回蕩着,飛向了山野,飛向了長城,飛向了遠方……

  屋子裏是那麽靜,大家全都屏住了氣息,望着這感情激動完全沉浸在詩的意境中的姑娘。

  這首詩,寫的是“四人幫”橫行時,那時候,她才十五、六歲,一個□蔻年華的少女,心靈上就遭受了那麽嚴重的創傷,血腥的雲霧,彌漫在她青春的旅途之上,遮住了她人生的道路,但她沒有猶豫,沒有彷徨,她要勇敢地沖破這迷霧,去探求那人生的真谛。

  這是一個多麽勇敢的聲音啊!

  我的心,不自禁的激動起來了。

  想不到,荒僻的深山野店中,還有着這樣的青年,這樣的姑娘,這樣的詩才。一個對未來充滿了信念,對理想充滿了渴望和追求的意志,也看到了一個才華動人的青年詩才。

  多麽熾熱感情,多麽豪放的語言,多麽堅強的信念!

  我們全都受到了深深的鼓舞,也受到了深深的感動。我看到和我們一起來的老周,眼睛有些潮濕了。他猛喝了一杯酒,壓下了那将要落下的淚水。[!--empirenews.page--]

  是姑娘的創傷,觸發他的心中的傷痕。老周是一個命呖部辣对獠恍业娜恕K哪赣H——一個五十年代的小學教員,看到了流沙河的《草本篇》後,也寫了一首名爲《續草本篇》的詩,竟被打成了右派。那時正在北京步兵學校年青有爲的他,也因此而被開除了軍籍,下放到北大荒,父親也被打成了反革命,死于獄中,史無前例的風暴中,他又一度被捕入獄,兩個弟弟也遭到迫害,一家人被弄得家破人亡,四分五散。黨的三中全會之後,母親得到了改正,父親也平了反,他才安排了适當的工作。

  他是一個性格内向的人,從來不願表白自己。

  過去的,就統統地讓它過去。這也正是他一貫的主張,隻是他沒有說出來,更沒有寫成詩。而今天,這姑娘的詩,竟然如此強烈地震撼着他的心,引起了感情的共鳴。以緻他披肝瀝膽向我傾吐了他的這一段悲慘的往事。

  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觸景生情,座中不知是誰,吟起了這兩句唐詩。

  “不,不對,”姑娘大聲地說。“不是‘天涯淪落人’,而應該是‘天涯風流客’。”

  好,好一個“風流”二字。

  大家一齊鼓起掌來,稱贊這“風流”二字用的好。正是:

  莫道人生多艱險,

  曆盡坎坷是風流。

  多麽達觀,多麽倜傥!

  想不到,這麽一個年紀輕輕的姑娘,竟能有如此寬闊的胸懷,堅強的靈魂,豪爽的性格,潇灑的風度。

  我對她更加驚訝和欽佩了。

  我想,這也許就是古長城雄偉氣勢的感染,燕趙山川大地的熏陶所緻吧。

  這時候,又進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年青人,老店主向我們介紹說,這是他的大兒子。他身材不高,卻很墩實。話語不多,很象一個憨厚的農民。沒想到,他卻是小鎮上出色的畫家呢。他從小愛好繪畫,曾經考了八次美術學院,卻都未被錄取。但他并不灰心,憑着一股牛勁,他刻苦鑽研,自學成才。他現在當地文化館搞美術工作,小店牆上的那幅水彩山水,就是他最近的創作。這畫好極了。

  這又是一個“風流客”。

  我們非常高興在這裏遇上了一個文藝之家,豪放門第,我們一齊爲他的堅忍不拔的精神和他取得的成績,而舉杯祝飲。他腼腆地笑了笑,接過酒來,一飲而盡。

  接着,姑娘的媽媽也來了。

  這又是一個堅強的人,在最困難的時期,她爬到長城腳下拾草打柴,賣幾個錢供兒女上學。盡管有這樣那樣的煩惱,卻從未對生活失去過信心。她很滿意孩子們的成就,尤其心痛女兒。

  她不抱怨生活的艱難,卻向我們抱怨她女兒的夜讀和寫作。

  “整夜的讀呀寫呀的,雞叫頭遍了,窗上發亮了,她還是爬在小桌上低着頭寫呀,寫呀,咳,真叫人沒辦法。……”

  “媽!……”姑娘嬌嗔了,她不讓媽媽講她的好處。

  我把她的筆記本拿了過來,看到那厚厚的本子上,寫滿了詩。

  我們大家都爲在這樣一個地方,這樣一種時刻,發現這樣一位有才華的青年而高興。我相信,隻要她繼續堅持下去,她一定會寫出更多更好的詩來。

  也許她就未來的詩人。

  可是,她在這小店卻默默無聞,她的詩,沉睡在筆記本裏,無人知曉。當然,她不是爲了寫給别人看的,更不是爲了發表,而完全是爲了抒發她自己的感情。

  這才是真正的詩,真正的發自内心的聲音,象璞玉一樣,沒有半點雕琢的痕迹,更沒有絲毫矯揉做作之感。

  燕迅是《燕山》文學季刊的主編,我建議他把姑娘的詩,選幾首,在《燕山》上發表一下。讓長城腳下的這朵野花,給我們的詩壇,帶來一點豪放古樸的野趣。

  燕迅也早有此意。

  姑娘慷慨地答應了,立刻抄了二首給燕迅。

  吃飽了飯,我們要結算飯錢,老店主卻怎麽也不肯收,争執了好久,他才收下了很少的一點,我們非常過意不去,但卻毫無辦法。

  “我們能說到一起,這比什麽都好。”

  老店主豪爽地說:“錢算什麽呢,世上最重要的東西,不是錢所能買到的。好啦,同志們,希望你們下次再來。回見。”

  我們戀巒不舍地辭别了這一家人,回頭再看看那懸挂在門上的“客樂餃子館”幾個字,再望望那古北口兩邊山上的雄偉高聳連綿不斷的長城,心裏湧起很多的感觸。我不禁又想起了我在童年時代所住過的鄉村野店,也想起了我們現在個别服務态度不好飯店。在大城市裏的那一些設備豪華的大飯店,覺得不論是過去的,現在的,都似乎從未得到今天我們在這塞外野店所得到的東西。

  我仔細思索,我們得到了什麽呢?

  得到的不是冷淡,不是白眼,不是虛僞的殷勤,不是市儈的奉迎。而是家庭般的溫暖,人與人的真摯友誼,推心置腹的感情交流,勇猛前進的共勉。對未來,對生活的堅強信念。

  哦,還有:我們得到的還有與這古長城相輝映的雄渾豪放之氣,荒村野店的古樸情趣。以及我們古老的中華民族所固有的淳樸厚道、堅貞樂觀的美德。那廣闊無垠的文藝天體中,又發現了一顆新星。

  ——這就是那位年青的姑娘,我們的未來的詩人。

  然而,這樣有才華有見識的詩人,在我們遼闊的國土上,在各行各業的青年中,又何止千萬呢?

  一九八三年九月六日于北京

  作者簡介:峻青,原名孫俊卿,中國當代作家。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塞外野店

  峻青

  我们来到了古北口。

  啊,古北口,这历史上著名的重关要隘,它那铮铮的名字,真是个如雷贯耳,远近咸知。

  想当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曾派出戌边猛士,屯驻在这古北口上,守关御敌。搞倭名将戚继光,也曾在这里改建和加固长城,增设敌楼,峰火台。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大军入关,这儿都曾经是何等殊死的战场。

  瞧,那地形,那气势,多么险要雄伟。它东枕雾灵山,西接卧虎岭。啊,卧虎岭,它确象一只硕大无比的猛虎,横卧在潮白河西口,挡住了入关的去路。古老的万里长城,顺着那蜿蜒起伏的山势,连绵不断。一座连着一座的敌楼和峰火台,高高地耸立在山巅之上。滚滚的潮白河,从两山之间的悬崖削壁中汹涌奔腾冲关而出,形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逾”了险要之势。

  我曾到过八达岭长城,但这里的长城,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它不止是险要雄伟,更有着一原始的美。那满山遍野的荒烟野蔓,古木乱石,而风雨侵蚀的断墙残垣,敌楼烟墩,都更能激发人们的怀古之幽思,增加古朴野趣的美感。

  我们都为这古长城的原始美所倾到。所有一起来的人,无不连声叫好,齐口称赞。谁都会觉得:置身于这雄伟壮丽原始古朴的景色之中,人们仿佛自己也平添了一种雄浑豪迈之气,古朴纯净之心。

  天色已近中午了。

  怀着这种兴奋而又豪放的感情,我们去寻找吃饭的地方。

  本来,早上出发之前,燕迅就提议说:“路程远,今儿中午要在外面吃饭。我的意见,咱们不到县招待所去,也不城里的大饭馆,最好就在长城脚下,找一个荒村野店,那才有意思呢。”

  这提议,我当然万分赞成。因为从童年时代起,对于那种荒村野店,我就有着浓厚的兴趣。记得那时候,我在邻村一家花边厂当童工,经常到一些乡镇上去取货运货,每到一地,就要在那荒村野店打尖投宿。因此,我对于这儿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荟集之所的野店,非常熟悉:那店主人的殷勤的笑脸,那顾客们的粗野的戏谑谩骂,那刀勺碗筷的叮当响声,那豁拳行令的喧闹声,……至今还常常浮现于我的眼前耳边。甚至,那墙壁上贴着的“莫谈国事”、“小心灯火”的红纸条儿,店门上贴着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的对联,也都记得那么清晰。

  那气氛,那生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浓厚了兴趣,以致到现在,每当我回忆起来,我就感特别亲切,有趣。

  想不到,还中年的燕迅,竟然也对这种野店发生了兴趣。在去古北口的路上,他兴致勃勃地讲起有一次,他到一个小饭馆吃饭的故事。那是在保定,他请一位朋友吃饭,也嫌大饭馆千遍一律,就去寻个有特色的小饭馆;结果找到了一家店名叫“上一当”的,他们抱着准备上一当的心情,踏进了那家饭馆,结果却非常满意,连声叫绝“好,好,没有上当!没有上当!”

  我和于康、老周听了这个故事,都一齐大笑起来,连司机小刘,也笑得前仰后合,以致使得汽车也跟着欢乐地扭动起来。

  “上一当”,多么有趣的名字。

  反话倒说,和天津的“狗不理”有异曲同工之妙。风趣、诙谐,而又幽默古朴,富有燕赵之风,村野情趣。

  燕迅,真不愧是一位出生于燕赵大地的作家,既有着慷慨豪放的情怀,又有着诗人的气质。这个热心肠的人,安排了这样一次难得的登临古城的项目还不算,还要安排我们在长城脚下找一个小店打尖,这的确是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野店,到哪儿去找呢?

  古北口虽是一个小镇,只有一条大街,但大街上的两家饭馆,却都具有着大城市饭馆气派:饭厅很宽敞,墙壁上挂着很大的菜目价格表,玻璃橱里摆满了一大堆各色冷盘和烟酒。柜台后面坐着售卖饭菜票的售票员,柜台前面排着买票就餐的长龙阵,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服务员来来往往的送饭送菜,……

  不能说不方便,也够得上现代水准,总之,一切应有尽有,却唯独没有我们要求的那种古朴和野趣。

  这自然不合我们的胃口。

  跑完了两家饭馆之后,我们失望了。并且开始怀疑我们的设想不合实际了。谁知正在此时,于康却忽然发现东面一幢屋墙上面,写着“水饺”两个大字。她向来爱吃水饺,就提议到水饺馆去。

  我们大家都一致赞成,于是循着那墙上指引的方向,我们来到东北角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这家饺子馆。原来是一个由父子三人开办的家庭小饭店,它的门面不大,只有两间小屋,里面一间是厨房,外面一间是吃饭的地方,因此地方小,只摆着四张方桌,但却非常整洁雅致。店门上面,悬挂着一块不大的横匾,上书“客乐饺子”几个字,字迹苍劲,有一种古朴之气。屋子外面,有一块菜园,菜园中长满了绿茵茵了蔬菜。菜园旁边,长着几株垂柳,一棚瓜架,这就使得这个小店,充满了田园风味。房间里面的墙壁雪白整洁,当中挂着一幅画在玻璃上的水彩风景画,画面上湖光山色,绿树奇峰,自是北国风光。

  店主人是一位关东大汉型的老人,六十开外体格魁悟,身材高大,声音宏亮,他正和他和女儿、儿子一起包饺子,一见面,就笑哈哈地点头说:

  “来吧,同志,请坐。”

  一个面目清秀年约二十左右的男孩子,立刻就搬来了凳子。那个正在擀皮的姑娘,则连忙提起壶来倒茶。她,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裤子,脚上穿着圆口布鞋,打扮相素大方,人却非常秀丽,大大的眼睛,白中透红脸色,秀逸中含有一股刚强豪爽之气。

  这样一个家庭饭馆,使我们进得店来,就觉得有一种亲切温暖的热气扑面而来,但这又不象旧社会客店中的那种招揽生意的虚伪之气,市侩之风。而是真诚,热情,使人有一种来到了亲友身边的感觉。

  燕迅得意地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是说:你看,如何?终于称心如意了吧?但他还有点不放心的样子,走进厨房里面,向老店主问道:

  “除了饺子以外,能不能给我们做点菜?”

  老店主说:“我们这里主要是卖饺子,平时不准备什么菜肴,不过,你们要也可以,蔬菜,菜园里有,想吃什么我给你们想办法。”

  燕迅高兴了,东瞧瞧,西瞧瞧,看到案子上有一块豆腐,就说:

  “把这块豆腐给我们做做吧。”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