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石湖》郑振铎

《石湖》郑振铎

美文阅读网心道运途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39:46
石湖

  鄭振铎

  前年從太湖裏的洞庭東山回到蘇州時,曾經過石湖。坐的是一隻小火輪,一眨眼間,船由窄窄的小水口進入了另一個湖。那湖要比太湖小得多了,湖上到處插着蟹簖和圍着菱田。他們告訴我:“這裏就是石湖。”我矍然的站起來,在船頭東張西戶的,盡量地吸取石湖的勝景。見到湖心有一個小島,島上還殘留着東倒西歪的許多太湖石。我想:“這不是一座古老的園林的遺迹麽?”

  是的,整個石湖原來就是一座大的園林。在離今八百多年前,這裏就是南宋初期的一位詩人範成大(1126-1193年)的園林。他和陸遊、楊萬裏同被稱爲南宋三大詩人。成大因爲住在這裏,就自號石湖居士,“石湖”因之而大爲著名于世。楊萬裏說:“公之别墅曰石湖,山水之勝,東南絕境也”。我們很向往于石湖,就是爲了讀過範成大的關于石湖的詩。“石湖”和範成大結成了這樣的不可分的關系,正像陶淵明的“栗裏”,王維的“辋川”一樣,人以地名,同時,地也以人顯了。成大的“石湖居士詩集”,吳郡顧氏刻的本子(1688年刻),凡三十四卷,其中歌詠石湖的風土人情的詩篇很不少。他是一位中國文學史上重要的田園詩人,繼承了陶淵明、王維的優良傳統,描寫着八百多年前的家民的辛勤的生活。他的“四時田園雜興六十首”,就是淳熙丙午(1186年)在石湖寫出的,在那裏,充溢着江南的田園情趣,像讀米芾和他的兒子米友仁所作的山水,滿紙上是雲氣水意,是江南的潤濕之感,是平易近人的熟悉的湖田農作和養蠶、織絲的活計,他寫道:

  晝出耘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

  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

  農村裏是不會有一個“閑人”存在的,包括孩子們在内。

  垂成穑事苦艱難,忌雨嫌風更怯寒。

  □訴天公休掠剩,半償私債半輸官。

  他是同情于農民的被肅削的痛苦的。更有連田也沒有得種的人,那就格外的困苦了。

  采菱辛苦廢犁鋤,血指流丹鬼質枯。

  無爲買田聊種水,近來湖面亦收租。

  他住在石湖上,就愛上那裏的風土,也愛上那裏的農民,而對于他們的痛苦,表示同情。後來,在明朝弘治間(1488——1505年),有莫旦的,曾寫下了一部《石湖志》,卻隻是誇耀着莫家的地主們的豪華的生活,全無意義。至今,在石湖上莫氏的遺迹已經一無所存,問人,也都不知道,是“身與名俱朽”的了。但範成大的名字卻人人都曉得。

  去年春天,我又到了洞庭東山。這次是走陸路的,在一年時間裏,當地的農民已經把通往蘇州的公路修好了。東山的一個農業合作社裏的人,曾經在前年告訴過我:

  “我們要修汽車路,通到蘇州,要迎接拖拉機。”

  果然,這條公路修汽車路,如今到東山去,不需要走水路,更不需要花上一天兩天的時間了,隻要兩小時不到,就可以從蘇州直達洞庭東山。我們就走這條公路,到了石湖。我們遠遠地望見了渺茫的湖水,安靜地躺在那裏,似乎水波不興,萬籁皆寂。漸漸地走近了,湖山的勝處也就漸漸地豁露出來。有一座破舊的老屋,總有三進深,首先喚起我們注意。前廳還相當完整,但後邊卻很破舊,屋頂已經可看見青天了,碎瓦破磚抛得滿地。牆垣也塌頹了一半。這就是範成大的祠堂。牆壁上還嵌着他寫的“四時田園雜興”的石刻,但已經不是全部了。我們在湖邊走着,在不高的山上走着。四周的風物秀隽異常。滿盈盈的湖水一直溢拍到腳邊,卻又溫柔地退回去了,像慈母撫拍着将睡未睡的嬰兒似的,它輕輕地撫拍着石岸。水裏的碎磁片清晰可見。小小的魚兒,還有頑健的小蝦兒,都在眼前遊來蹦去。登上了山巅,可望見更遠的太湖。太湖裏點點風帆,曆曆可數。太陽光照在潾潾的湖水上面,閃耀着金光,就像無數的魚兒在一刹那之間,齊翻着身。綠色的田野裏,夾雜着黃色的菜花田和紫色的苜蓿田,謇C般地展開在腳下。

  這裏的湖水,滋育着附近地區的桑麻和水稻,還大有魚蝦之利。勞動人民是喜愛它的,看重它的。

  “正在準備把這一帶全都綠化了,已經栽下不少樹苗了。”陪伴着我們的一位蘇州市園林處的負責人說道。

  果然有不少各式各樣的矮樹,上上下下,高高低低地栽種着。不出十年,這裏将是一個很幽深新潔的山林了。他說道:“園林處有一個計劃,要把整個石湖區修整一番,成爲一座公園”。當然,這是很有意義的,而且東山一帶也将成爲上海一帶的工人療養區,這座石湖公園是有必要建設起來的。

  他又說道:“我們要好好地保護這一帶的名勝古迹,範石湖的祠堂也要修整一下。有了那個有名的詩人的遺迹,石湖不是更加顯得美麗了麽?”

  事隔一年多,不知石湖公園的建設已經開始了沒有?我相信,正像蘇州——洞庭東山之間的公路一般,勤勞勇敢的蘇州市的人民一定會把石湖公園建築得異常漂亮,引人入勝,來迎接工農階級的勞動模範和遊覽和休養的。

  作者簡介:鄭振铎(1898—1958年),現代詩人,著名學者。筆名有西谛、郭源新等。原籍福建省長樂縣,生于浙江省永嘉縣。1917年入北京鐵路管理學校學習。“五四”時期在北京參加學生邉印1921年與沈雁冰、葉聖陶等組織文學研究會,并主編《文學周報》。1922年創辦中國最早的兒童讀物《兒童世界》周刊。1923年後長期主編《小說月報》。1927年5月旅居巴黎。1929年回國之後,先後在北平、上海各大學任教,緻力于學術研究,編輯文學刊物,曾在生活書店主編《世界文庫》。抗日戰争期間留在上海,堅持進步文化工作,曾和許廣平等人組織“複社”,出版了《魯迅全集》、《聯共黨史》、《列甯文選》等。1945年後積極參加反對國民黨的民主邉樱鴦撧k《民主周刊》。新中國成立後,曆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考古研究所所長、中國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文化部副部長等職。1958年出國訪問阿富汗、阿拉拍聯合共和國,中途飛機失事逝世。著有《近百年古城古墓發掘史》,以及《文學大綱》、插圖本《中國文學史》、《中國俗文學史》、《中國文學論集》、《俄國文學史略》、《取火者的逮捕》等,并有文學翻譯多種,1959年和1963年出版了《鄭振铎文集》。

  摘自:《人民日報》1958年1月4日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empirenews.page--]
石湖

  郑振铎

  前年从太湖里的洞庭东山回到苏州时,曾经过石湖。坐的是一只小火轮,一眨眼间,船由窄窄的小水口进入了另一个湖。那湖要比太湖小得多了,湖上到处插着蟹簖和围着菱田。他们告诉我:“这里就是石湖。”我矍然的站起来,在船头东张西户的,尽量地吸取石湖的胜景。见到湖心有一个小岛,岛上还残留着东倒西歪的许多太湖石。我想:“这不是一座古老的园林的遗迹么?”

  是的,整个石湖原来就是一座大的园林。在离今八百多年前,这里就是南宋初期的一位诗人范成大(1126-1193年)的园林。他和陆游、杨万里同被称为南宋三大诗人。成大因为住在这里,就自号石湖居士,“石湖”因之而大为著名于世。杨万里说:“公之别墅曰石湖,山水之胜,东南绝境也”。我们很向往于石湖,就是为了读过范成大的关于石湖的诗。“石湖”和范成大结成了这样的不可分的关系,正像陶渊明的“栗里”,王维的“辋川”一样,人以地名,同时,地也以人显了。成大的“石湖居士诗集”,吴郡顾氏刻的本子(1688年刻),凡三十四卷,其中歌咏石湖的风土人情的诗篇很不少。他是一位中国文学史上重要的田园诗人,继承了陶渊明、王维的优良传统,描写着八百多年前的家民的辛勤的生活。他的“四时田园杂兴六十首”,就是淳熙丙午(1186年)在石湖写出的,在那里,充溢着江南的田园情趣,像读米芾和他的儿子米友仁所作的山水,满纸上是云气水意,是江南的润湿之感,是平易近人的熟悉的湖田农作和养蚕、织丝的活计,他写道: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农村里是不会有一个“闲人”存在的,包括孩子们在内。

  垂成穑事苦艰难,忌雨嫌风更怯寒。

  □诉天公休掠剩,半偿私债半输官。

  他是同情于农民的被肃削的痛苦的。更有连田也没有得种的人,那就格外的困苦了。

  采菱辛苦废犁锄,血指流丹鬼质枯。

  无为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

  他住在石湖上,就爱上那里的风土,也爱上那里的农民,而对于他们的痛苦,表示同情。后来,在明朝弘治间(1488——1505年),有莫旦的,曾写下了一部《石湖志》,却只是夸耀着莫家的地主们的豪华的生活,全无意义。至今,在石湖上莫氏的遗迹已经一无所存,问人,也都不知道,是“身与名俱朽”的了。但范成大的名字却人人都晓得。

  去年春天,我又到了洞庭东山。这次是走陆路的,在一年时间里,当地的农民已经把通往苏州的公路修好了。东山的一个农业合作社里的人,曾经在前年告诉过我:

  “我们要修汽车路,通到苏州,要迎接拖拉机。”

  果然,这条公路修汽车路,如今到东山去,不需要走水路,更不需要花上一天两天的时间了,只要两小时不到,就可以从苏州直达洞庭东山。我们就走这条公路,到了石湖。我们远远地望见了渺茫的湖水,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水波不兴,万籁皆寂。渐渐地走近了,湖山的胜处也就渐渐地豁露出来。有一座破旧的老屋,总有三进深,首先唤起我们注意。前厅还相当完整,但后边却很破旧,屋顶已经可看见青天了,碎瓦破砖抛得满地。墙垣也塌颓了一半。这就是范成大的祠堂。墙壁上还嵌着他写的“四时田园杂兴”的石刻,但已经不是全部了。我们在湖边走着,在不高的山上走着。四周的风物秀隽异常。满盈盈的湖水一直溢拍到脚边,却又温柔地退回去了,像慈母抚拍着将睡未睡的婴儿似的,它轻轻地抚拍着石岸。水里的碎磁片清晰可见。小小的鱼儿,还有顽健的小虾儿,都在眼前游来蹦去。登上了山巅,可望见更远的太湖。太湖里点点风帆,历历可数。太阳光照在潾潾的湖水上面,闪耀着金光,就像无数的鱼儿在一刹那之间,齐翻着身。绿色的田野里,夹杂着黄色的菜花田和紫色的苜蓿田,锦绣般地展开在脚下。

  这里的湖水,滋育着附近地区的桑麻和水稻,还大有鱼虾之利。劳动人民是喜爱它的,看重它的。

  “正在准备把这一带全都绿化了,已经栽下不少树苗了。”陪伴着我们的一位苏州市园林处的负责人说道。

  果然有不少各式各样的矮树,上上下下,高高低低地栽种着。不出十年,这里将是一个很幽深新洁的山林了。他说道:“园林处有一个计划,要把整个石湖区修整一番,成为一座公园”。当然,这是很有意义的,而且东山一带也将成为上海一带的工人疗养区,这座石湖公园是有必要建设起来的。

  他又说道:“我们要好好地保护这一带的名胜古迹,范石湖的祠堂也要修整一下。有了那个有名的诗人的遗迹,石湖不是更加显得美丽了么?”

  事隔一年多,不知石湖公园的建设已经开始了没有?我相信,正像苏州——洞庭东山之间的公路一般,勤劳勇敢的苏州市的人民一定会把石湖公园建筑得异常漂亮,引人入胜,来迎接工农阶级的劳动模范和游览和休养的。

  作者简介:郑振铎(1898—1958年),现代诗人,著名学者。笔名有西谛、郭源新等。原籍福建省长乐县,生于浙江省永嘉县。1917年入北京铁路管理学校学习。“五四”时期在北京参加学生运动。1921年与沈雁冰、叶圣陶等组织文学研究会,并主编《文学周报》。1922年创办中国最早的儿童读物《儿童世界》周刊。1923年后长期主编《小说月报》。1927年5月旅居巴黎。1929年回国之后,先后在北平、上海各大学任教,致力于学术研究,编辑文学刊物,曾在生活书店主编《世界文库》。抗日战争期间留在上海,坚持进步文化工作,曾和许广平等人组织“复社”,出版了《鲁迅全集》、《联共党史》、《列宁文选》等。1945年后积极参加反对国民党的民主运动,曾创办《民主周刊》。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化部副部长等职。1958年出国访问阿富汗、阿拉拍联合共和国,中途飞机失事逝世。著有《近百年古城古墓发掘史》,以及《文学大纲》、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中国俗文学史》、《中国文学论集》、《俄国文学史略》、《取火者的逮捕》等,并有文学翻译多种,1959年和1963年出版了《郑振铎文集》。

  摘自:《人民日报》1958年1月4日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