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香溪》菡子

《香溪》菡子

美文阅读网猛虎教师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39:33
香溪

  菡子

  香溪如歌如訴地前行。五過香溪,有兩次直抵它的源頭。越看越對它感到親切并贊賞它特異的風格。

  光緒年間爲"漢昭君王嫱故裏"立的碑,與"楚大夫屈原故裏"碑,并立在秭歸南門,昭君村卻在現在湖北的興山縣城東北七裏的山台上。從那裏到與長江西陵峽相接的香溪口,不足七十裏。這段香溪雖也從山中來,卻較平坦寬闊,以往通船,現在有了車道,就任它飄行在雲山之中,深處湛藍凝碧,溙幥辶鞒阂姷祝闼嗌接浶鹱耪丫鲩T的行程,鄉親們不盡的思念。

  "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明妃尚有村",不僅是唐代杜甫的見聞,至今二千多年,沿溪而立的口碑,猶如昭君還活動在香溪之畔。她原是貶官王穰之女,這位老人大約志在山水之間,他的鄉親至今還以這塊"寶坪"(原名)自豪。村前的清河是香溪中最深最寬的,這裏氣候濕潤,土地肥沃,一凹凹的田畈,終年常綠,除小麥而外,玉米一年兩熟。河邊的叢林,山前的核桃,也一樣地蒼翠茂盛。

  六月十日我們專訪昭君村。從西岸渡舟過去,不過五十公尺,東灘一片綠林,也在河床之内;灘上還有湝的水塘,鏡面似地閃爍着。一葉長舟和婀娜多姿的樹枝,它們的倒影在清水中搖曳,我們小心地在石塊上颠步,不僅沒有踏溗械臉溆埃B我們自己也入了香溪水中的畫面。

  因爲是去看昭君的,眼裏滿是優美的印象。對她的後裔,也不免仔細端詳。果然從那村裏走出來的都姓王,三年級小學生王光華,一幅精靈的樣子,他忙着給我們推船,跟我們走了一段路,又依依難舍地在山士。

  凹口看我們。要是他看到将要上演的《王昭君》,準會親切地叫一聲"姑"吧!在半山腰裏看見的王喜燕,隻有十歲,她說她還有個姐姐,跟她長得一個模樣。她們的秀麗之中還有我們時代的健美。山村前面的玉米地裏,幾個女社員跟我們詳細介紹玉米兩造的安排,捋着綠油油的玉米葉子,鋤着它腳下的雜草,那麽動人地伺侯着她們的莊稼。那時,三隻小山羊從山上沖下來了,可它們嘴上套着她們的莊稼。那時,三隻小山羊從山上沖下來了,可它們嘴上套着活^,對着這片青紗帳,茫然望了一會,這才是昭君永遠的紀念。

  昭君村赭青瓦,有哪國畫中描寫的那樣。但它瓦棂栉比,在綠叢中嶄露頭角,顯得更倉勁雅緻。村上幾十戶人家守着這塊寶坪,勤勞而團結,這村子也始終保留着興盛的面貌。村頭楠木井煥然一新,最近重新做了井圈,于立群同志的題字,爲它立了碑記。它附近的興山縣,現在完全成了一個新興城市,它是山貨的集散地,這裏的蘑菇和桔子,名聞中外。

  從楠木井開始到得溪埠頭,就全是關于昭君的傳說了。照君村前那口古井,原是泉水彙聚的地方,一泓清水,常年供人們飲用。還是照君在家的時候,有個老漢做個夢,說井裏的一條龍要飛走了,人們去跟昭君商議,看怎麽辦?昭君想到用楠木去攔,于是他們擡來楠木做了井欄。二千年來山靈水活,那條噴泉的蒼龍,大約一直栖身在昭君村上。如今做了石井圈以後,楠木還藏在水裏,它象活物一樣,說不定就是那條蒼龍吧!

  昭君離家上京的當兒,是那樣姗姗而行。兩岩的鄉親都爲她送行。過了興山,遇到第一道山溝,一共走了十裏路,她就下轎對着青山拜了又拜,鄉親們知道她的心思,這條山溝現在叫做"小禮溪",潺潺的流水,還帶着昭君告别的聲音。又向西走了八裏半,右邊又遇到一條大山溝,溪水流瀑帶得一身潔氣,一瀉而下香溪河,然後随着大江東去。昭君感到她也有遼遠的路程,離家又遠了一些,她又下了轎,把這家鄉有溪流引爲知音,她朝着孕育這條溪水的深谷下跪了,虔戾地行了大禮,後人稱爲"大禮溪"。現在在石縫裏滲出的涓涓細流莫不是她離鄉時的淚痕?

  走不多遠,照君到香溪洗手,她把珍珠丢在河裏,那裏現在還有一處深潭,稱作"珍珠潭";早先過往的行人,向它讨一杯仙水治病,或是向它丢一塊石子,看投中與否,以蔔徒刑男還是生女。

  這裏長長的流水,都象鏡面一樣,也許照君水止一次在這裏對水梳妝,她的脂粉成了香溪的來源。三月桃汛,河面浮遊着一群群的"桃花魚",輕得象白色的泡沫,但在碧波之上豔如桃花,人說這就是照群的胭脂。三月一過,"桃花魚"倏然不見了。那麽,三月,該是昭君回來省親的時期吧?唉,這動人的香溪與照君卻是多麽近呵!

  香溪有六十裏在湖北的林業特區--神家架境内。沿着這條溪流來回,我目不轉晴,怡然而視,除了驚歎,兩次都說不出一句話來。神家架本是高山林區,香溪的水源猶如自天而下,有時在山巒的峰部挂着一匹白練,懸流爲瀑;有的流入山邊的石槽,好象一條青龍,曲折回腸,終于彙集發電站的水閘中噴放出來;有的通過天溝散落一串串水珠;豔陽映照之中,淩空出現五彩的虹。

  溪河裏的石頭如巨象,小如卵石。有的壘石成壩,有的自陷爲潭,水态。因石而異它沖擊巨石,回流迸發;它經石壩自成水簾,急流勇進;有在矗石四周環行,有從叠石中穿行;遇到一段比較平坦的石灘,它們滾滾而去。深處見其綠,溙幦绨拙埔话悖w濺的水沫如白絮銀絲。溪水因地而歌,有如松濤,有如豎琴,雷鳴傾盆之聲,铮铮淙淙之音,響徹山林之間。

  六月八日到木魚坪,傍晚,我特地去看看溪的源頭,洗滌衣衫。這是村後的山溪,我在發電站附近清涼的雨霧中到河邊去走到一頂小橋下的石坡上。一鈎新月挂在山上,山頂的茅屋裏也有了燈火。我深情地望着對面半山而下的溪流正朝我湧來,在黃昏時,它還是那樣清白。白水在我站立的兩石之間穿過,我抓着衣領,任一股急流,沖滌我衣衫上的汗水。也讓潑出石面的清水,漫上我的腳面。我是這樣暢快而興奮,仿佛看到了出塞時的照君,她的性格的另一方面,我終于從這香溪的暢流中,有所領悟。這時我恍惚看見上流一個苗條的少女,向我投擲一把花束,它很快流到我的身邊,那是一束潔白的栀子花還有别的鮮豔的野花,我捧在手裏聞一聞,就讓它随流飄去。好久我都覺得香溪始終帶着栀子花的香韻。第三天我到香溪口登舟的時候,這香味還飄散在大江之上。

  一九七九年夏于隻楚

  摘

  以上内容由美文網MeiWen.com.cn編輯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香溪

  菡子

  香溪如歌如诉地前行。五过香溪,有两次直抵它的源头。越看越对它感到亲切并赞赏它特异的风格。

  光绪年间为"汉昭君王嫱故里"立的碑,与"楚大夫屈原故里"碑,并立在秭归南门,昭君村却在现在湖北的兴山县城东北七里的山台上。从那里到与长江西陵峡相接的香溪口,不足七十里。这段香溪虽也从山中来,却较平坦宽阔,以往通船,现在有了车道,就任它飘行在云山之中,深处湛蓝凝碧,浅处清流澈见底,秀水青山记叙着昭君出门的行程,乡亲们不尽的思念。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不仅是唐代杜甫的见闻,至今二千多年,沿溪而立的口碑,犹如昭君还活动在香溪之畔。她原是贬官王穰之女,这位老人大约志在山水之间,他的乡亲至今还以这块"宝坪"(原名)自豪。村前的清河是香溪中最深最宽的,这里气候湿润,土地肥沃,一凹凹的田畈,终年常绿,除小麦而外,玉米一年两熟。河边的丛林,山前的核桃,也一样地苍翠茂盛。

  六月十日我们专访昭君村。从西岸渡舟过去,不过五十公尺,东滩一片绿林,也在河床之内;滩上还有浅浅的水塘,镜面似地闪烁着。一叶长舟和婀娜多姿的树枝,它们的倒影在清水中摇曳,我们小心地在石块上颠步,不仅没有踏浅水中的树影,连我们自己也入了香溪水中的画面。

  因为是去看昭君的,眼里满是优美的印象。对她的后裔,也不免仔细端详。果然从那村里走出来的都姓王,三年级小学生王光华,一幅精灵的样子,他忙着给我们推船,跟我们走了一段路,又依依难舍地在山士。

  凹口看我们。要是他看到将要上演的《王昭君》,准会亲切地叫一声"姑"吧!在半山腰里看见的王喜燕,只有十岁,她说她还有个姐姐,跟她长得一个模样。她们的秀丽之中还有我们时代的健美。山村前面的玉米地里,几个女社员跟我们详细介绍玉米两造的安排,捋着绿油油的玉米叶子,锄着它脚下的杂草,那么动人地伺侯着她们的庄稼。那时,三只小山羊从山上冲下来了,可它们嘴上套着她们的庄稼。那时,三只小山羊从山上冲下来了,可它们嘴上套着笼头,对着这片青纱帐,茫然望了一会,这才是昭君永远的纪念。

  昭君村赭青瓦,有哪国画中描写的那样。但它瓦棂栉比,在绿丛中崭露头角,显得更仓劲雅致。村上几十户人家守着这块宝坪,勤劳而团结,这村子也始终保留着兴盛的面貌。村头楠木井焕然一新,最近重新做了井圈,于立群同志的题字,为它立了碑记。它附近的兴山县,现在完全成了一个新兴城市,它是山货的集散地,这里的蘑菇和桔子,名闻中外。

  从楠木井开始到得溪埠头,就全是关于昭君的传说了。照君村前那口古井,原是泉水汇聚的地方,一泓清水,常年供人们饮用。还是照君在家的时候,有个老汉做个梦,说井里的一条龙要飞走了,人们去跟昭君商议,看怎么办?昭君想到用楠木去拦,于是他们抬来楠木做了井栏。二千年来山灵水活,那条喷泉的苍龙,大约一直栖身在昭君村上。如今做了石井圈以后,楠木还藏在水里,它象活物一样,说不定就是那条苍龙吧!

  昭君离家上京的当儿,是那样姗姗而行。两岩的乡亲都为她送行。过了兴山,遇到第一道山沟,一共走了十里路,她就下轿对着青山拜了又拜,乡亲们知道她的心思,这条山沟现在叫做"小礼溪",潺潺的流水,还带着昭君告别的声音。又向西走了八里半,右边又遇到一条大山沟,溪水流瀑带得一身洁气,一泻而下香溪河,然后随着大江东去。昭君感到她也有辽远的路程,离家又远了一些,她又下了轿,把这家乡有溪流引为知音,她朝着孕育这条溪水的深谷下跪了,虔戾地行了大礼,后人称为"大礼溪"。现在在石缝里渗出的涓涓细流莫不是她离乡时的泪痕?

  走不多远,照君到香溪洗手,她把珍珠丢在河里,那里现在还有一处深潭,称作"珍珠潭";早先过往的行人,向它讨一杯仙水治病,或是向它丢一块石子,看投中与否,以卜徒刑男还是生女。

  这里长长的流水,都象镜面一样,也许照君水止一次在这里对水梳妆,她的脂粉成了香溪的来源。三月桃汛,河面浮游着一群群的"桃花鱼",轻得象白色的泡沫,但在碧波之上艳如桃花,人说这就是照群的胭脂。三月一过,"桃花鱼"倏然不见了。那么,三月,该是昭君回来省亲的时期吧?唉,这动人的香溪与照君却是多么近呵!

  香溪有六十里在湖北的林业特区--神家架境内。沿着这条溪流来回,我目不转晴,怡然而视,除了惊叹,两次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神家架本是高山林区,香溪的水源犹如自天而下,有时在山峦的峰部挂着一匹白练,悬流为瀑;有的流入山边的石槽,好象一条青龙,曲折回肠,终于汇集发电站的水闸中喷放出来;有的通过天沟散落一串串水珠;艳阳映照之中,凌空出现五彩的虹。

  溪河里的石头如巨象,小如卵石。有的垒石成坝,有的自陷为潭,水态。因石而异它冲击巨石,回流迸发;它经石坝自成水帘,急流勇进;有在矗石四周环行,有从迭石中穿行;遇到一段比较平坦的石滩,它们滚滚而去。深处见其绿,浅处如白酒一般,飞溅的水沫如白絮银丝。溪水因地而歌,有如松涛,有如竖琴,雷鸣倾盆之声,铮铮淙淙之音,响彻山林之间。

  六月八日到木鱼坪,傍晚,我特地去看看溪的源头,洗涤衣衫。这是村后的山溪,我在发电站附近清凉的雨雾中到河边去走到一顶小桥下的石坡上。一钩新月挂在山上,山顶的茅屋里也有了灯火。我深情地望着对面半山而下的溪流正朝我涌来,在黄昏时,它还是那样清白。白水在我站立的两石之间穿过,我抓着衣领,任一股急流,冲涤我衣衫上的汗水。也让泼出石面的清水,漫上我的脚面。我是这样畅快而兴奋,仿佛看到了出塞时的照君,她的性格的另一方面,我终于从这香溪的畅流中,有所领悟。这时我恍惚看见上流一个苗条的少女,向我投掷一把花束,它很快流到我的身边,那是一束洁白的栀子花还有别的鲜艳的野花,我捧在手里闻一闻,就让它随流飘去。好久我都觉得香溪始终带着栀子花的香韵。第三天我到香溪口登舟的时候,这香味还飘散在大江之上。

  一九七九年夏于只楚

  摘

  以上内容由美文網MeiWen.com.cn编辑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