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秋在雾社》伍稼青

《秋在雾社》伍稼青

美文阅读网神之玄灵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38:54
秋在霧社

  伍稼青

  之後,我們離開日潭,經過埔裏,去到霧社。

  我于台灣全省所有的風景區,幾乎全部走遍,而獨未一至霧社,所以這次旅行,以它爲第一目的地,日月潭、八卦山都是舊識,卻在其次。

  提起霧社,我便想起山胞抗日壯烈成仁的一頁痛史。

  車抵“人止關”,使我精神爲之一振。這就是當年山胞憑險抗暴後來在這裏集體自殺的地方哩。兩崖峭立,拔地摩天。下臨絕壑,中通一線。這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氣勢。守住這個要隘,頑強的敵人自難得逞,因此後來日軍對付山胞隻能不擇手段出動飛機轟炸甚至散放毒瓦斯,這種不顧人道的殘忍行爲,也隻有過去的日本軍人才做得出。

  從人止關起,山路如羊腸一串,更爲險陡。車子須盤旋而上,仿佛黔川道中的銘記釣絲岩。

  約行一公裏地,到了“境橋”附近,好!我發現了真正的“秋”的所在。

  原來在這四季如春的寶島,住在都市裏的人們,既聽不到秋聲,也看不到秋色。我在尋秋,可是走遍台北以至日月潭,始終沒有找到秋的蹤迹。不圖于此荒僻的山鄉,卻瞥見了她——真正的秋。

  這是一個好幾丈寬闊的斜坡,上面滿開着秋海棠花。層層密密翠綠色葉片之間,盛開着無可計數的溂t色的花朵。正逢新雨之後,真有一種弱不禁風楚楚可憐之色。此花一各斷腸花,舊謂思婦淚所幻化,這且不談。在江南地方,人家庭園中皆有之,七八月間與玉簪、秋葵同時開放,但這三種花在台灣卻并不多觏,尤其在城市裏。此際我一眼看到,幾乎興奮得要大聲叫喊:“秋在霧社,我已找到了她!”獨惜這樣一大片“秋”,始終很少有人注意及之。于是她隻好自開自落,孤芳自賞。

  水如碧玉山如黛

  霧社,在四山環抱之中,标高一千一百餘公尺,據說冬末春初,漫山遍野的櫻花和梅花先後怒放。紅雲萬疊,香雪千林,數十裏間,美豔如織綿繡。所遺憾者我們來非其時,我所到到隻是這兩種樹木的槎枒老幹與成蔭的綠葉而已。

  我們在霧社青年服務中心稍稍休息,即驅車至蘆山溫泉,走過鐵線吊橋,在溫泉旅社試浴。這是一所日式木造房屋,原是就往日警察休養所所改建,環境倒很幽靜。泉水是無色透明的炭酸泉,聽說可治胃病,水的溫度并不高,依我的直覺,較之四重溪、知本、虎丘、礁溪幾處的溫泉似有未逮。

  五時回到霧社,過一會,我們同入一食肆小飲,以香菰雞佐酒。這是霧社名菜,而由我們“五人小組”之一的周錫章君接受領隊劉大來君的推介,早在清晨便預先向飯店的老板定下來了的。果然味美絕倫,這是我們這一次旅途中的意外收獲。

  晚七時,青年活動中心主任招待我們欣賞霧社、合歡山以及東部橫貫公路的五彩風景幻燈片,其中大半系此同來的林恺君過過去所拍攝,取景色彩都特别美。

  次日拂曉,有人在高聲嚷着:“看雲海呀!”我急急披衣而起,憑闌觀玩,雲則有之,海則未必。但卻因此使我記起四川峨眉山雲海那種汪洋浩瀚的景象來。

  這時葉開方拿着拍紙簿和鉛筆,在對景勾畫稿,我這才知道葉老還是一位業餘的國畫家哩。

  接着,我們一同訪過昔年數百霧社山胞以生命換來的抗日紀念塔,又參觀了專門教育全省山地青年的農業專科學校,最後在當地領導人物要少白校長的住宅後面俯覽“翠湖”。這是個人工湖,也便是萬大水壩的上遊,“水如碧玉山如黛”這句詩,恰恰爲這裏寫照,風景之美,真夠吸引人。

  這天中午我們到了彰化,看過八卦山大佛,車子徑開台北。返抵北市,正遇着艾琳台風帶來豪雨,街頭積水數尺,低窪地區,盡成譯國。車子開過,浪花四濺,有很多計程車俱因進水而抛錨,在用人力推挽以進,于是我在尋秋歸來,又在這道善之區目擊了另一奇景。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秋在雾社

  伍稼青

  之后,我们离开日潭,经过埔里,去到雾社。

  我于台湾全省所有的风景区,几乎全部走遍,而独未一至雾社,所以这次旅行,以它为第一目的地,日月潭、八卦山都是旧识,却在其次。

  提起雾社,我便想起山胞抗日壮烈成仁的一页痛史。

  车抵“人止关”,使我精神为之一振。这就是当年山胞凭险抗暴后来在这里集体自杀的地方哩。两崖峭立,拔地摩天。下临绝壑,中通一线。这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气势。守住这个要隘,顽强的敌人自难得逞,因此后来日军对付山胞只能不择手段出动飞机轰炸甚至散放毒瓦斯,这种不顾人道的残忍行为,也只有过去的日本军人才做得出。

  从人止关起,山路如羊肠一串,更为险陡。车子须盘旋而上,仿佛黔川道中的铭记钓丝岩。

  约行一公里地,到了“境桥”附近,好!我发现了真正的“秋”的所在。

  原来在这四季如春的宝岛,住在都市里的人们,既听不到秋声,也看不到秋色。我在寻秋,可是走遍台北以至日月潭,始终没有找到秋的踪迹。不图于此荒僻的山乡,却瞥见了她——真正的秋。

  这是一个好几丈宽阔的斜坡,上面满开着秋海棠花。层层密密翠绿色叶片之间,盛开着无可计数的浅红色的花朵。正逢新雨之后,真有一种弱不禁风楚楚可怜之色。此花一各断肠花,旧谓思妇泪所幻化,这且不谈。在江南地方,人家庭园中皆有之,七八月间与玉簪、秋葵同时开放,但这三种花在台湾却并不多觏,尤其在城市里。此际我一眼看到,几乎兴奋得要大声叫喊:“秋在雾社,我已找到了她!”独惜这样一大片“秋”,始终很少有人注意及之。于是她只好自开自落,孤芳自赏。

  水如碧玉山如黛

  雾社,在四山环抱之中,标高一千一百余公尺,据说冬末春初,漫山遍野的樱花和梅花先后怒放。红云万叠,香雪千林,数十里间,美艳如织绵绣。所遗憾者我们来非其时,我所到到只是这两种树木的槎枒老干与成荫的绿叶而已。

  我们在雾社青年服务中心稍稍休息,即驱车至芦山温泉,走过铁线吊桥,在温泉旅社试浴。这是一所日式木造房屋,原是就往日警察休养所所改建,环境倒很幽静。泉水是无色透明的炭酸泉,听说可治胃病,水的温度并不高,依我的直觉,较之四重溪、知本、虎丘、礁溪几处的温泉似有未逮。

  五时回到雾社,过一会,我们同入一食肆小饮,以香菰鸡佐酒。这是雾社名菜,而由我们“五人小组”之一的周锡章君接受领队刘大来君的推介,早在清晨便预先向饭店的老板定下来了的。果然味美绝伦,这是我们这一次旅途中的意外收获。

  晚七时,青年活动中心主任招待我们欣赏雾社、合欢山以及东部横贯公路的五彩风景幻灯片,其中大半系此同来的林恺君过过去所拍摄,取景色彩都特别美。

  次日拂晓,有人在高声嚷着:“看云海呀!”我急急披衣而起,凭阑观玩,云则有之,海则未必。但却因此使我记起四川峨眉山云海那种汪洋浩瀚的景象来。

  这时叶开方拿着拍纸簿和铅笔,在对景勾画稿,我这才知道叶老还是一位业余的国画家哩。

  接着,我们一同访过昔年数百雾社山胞以生命换来的抗日纪念塔,又参观了专门教育全省山地青年的农业专科学校,最后在当地领导人物要少白校长的住宅后面俯览“翠湖”。这是个人工湖,也便是万大水坝的上游,“水如碧玉山如黛”这句诗,恰恰为这里写照,风景之美,真够吸引人。

  这天中午我们到了彰化,看过八卦山大佛,车子径开台北。返抵北市,正遇着艾琳台风带来豪雨,街头积水数尺,低洼地区,尽成译国。车子开过,浪花四溅,有很多计程车俱因进水而抛锚,在用人力推挽以进,于是我在寻秋归来,又在这道善之区目击了另一奇景。

  以上内容美文閲读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