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上梁山——鲁西南行简》峻青

《上梁山——鲁西南行简》峻青

美文阅读网变身香江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4 08:38:37
上梁山——魯西南行簡

  峻青

  ××兄:

  正當陽春三月,鹧鸪聲聲之際,我應邀去河北省平山溫泉,參加太行筆會;南返途中,又應菏澤之邀,做了解一次魯西南之行。上了梁山,在黑風口當了半天水浒好漢,下得山來,豪興猶在,禁不住提起筆來,給你寫此一信,爲的是請你同我一起,分享一點兒梁山風光,水泊豪情。

  啊,梁山,這有着濃厚的傳奇色彩的地方,在我的童年時代,是怎樣強烈地激動過我的好奇的心,撩撥過我那充滿了浪漫色彩的想象啊。直到如今,隻在一提起梁山泊,我的眼前就會出現一片浩浩碧水,茫茫蘆蕩。在這煙波浩渺之中,一聲響箭起處,幾隻蚱蜢水舟,從那茂密的蘆葦叢中,箭也似地飛将出來。……

  啊,這情景,真夠豪邁浪漫的了。

  嗬,豈止是豪邁浪漫,簡直是富有詩情畫意呢。

  可眼下這水泊梁山,卻大非往昔可比了。往日那浩浩蕩蕩的八百裏水泊,如今多已淤積成平原,變成了良田萬頃。眼下,正是小麥拔節的季節,一馬平川的魯西南大平原上一片嫩綠,那微風吹動着麥浪,也真酷似那綠色的水泊呢。但,蓼兒窪的遺迹,還是到處可見,除去那一片汪洋的東平湖外,這萬頃平原之上,也有不少地方,展現出一片片蘆葦叢生的港汊和塘灣。梁山,就座落在這遼闊無垠的平原之上。從很遠的地方,就可以望見它那青蒼蒼地影子。它雖然不能算是十分高大,但卻可以使人想見當年那八百裏水泊環繞中一山獨峙的險要形勢。更何況,到得山腳下面,仰頭上望那山上岩石嶙峋,陡崖聳立,确是險要雄偉。

  爬山了,我走在那亂石縱橫崎岖陡峭的上山小道上,心裏不禁浮想聯翩,泛起一陣陣懷古之幽情。想當年,宋江、武松、林沖、魯知深等一百○零八條英雄好漢,他們被各自不同的悲慘遭遇,害得有國難奔,有家難投,而最後不得不被逼上梁山,舉起了“替天行道”的杏黃大旗。這山道雖然狹小,但它卻是那百川之總彙:各路英雄好漢,當初就是象百川細流,從四面八方一起彙聚到這兒,從這條小路上,彙集到那聚義廳前的杏黃旗下來的。

  上得山來,第一個去處就是斷金亭,當初火□王倫的地方。下得一個山坡,再向前走不大一會兒,隻覺得突然飛沙走石,狂風大作,耳邊是一片呼呼的風聲,身子被風刮得前仰後合。原來,梁山的險要關隘——黑風口到了。

  真是名不虛傳,這黑風口,果然不同凡響,且不說那地形的險要,光是這風,也令人難以抵擋了。難怪人稱這裏是“無風三尺浪,有風刮掉頭”。

  我們的黑旋風李逵,就鎮守在這黑風口上。

  如今,這兒豎起了一座李逵的塑像。據說是哪一個美術學院師生的傑作。這像塑得很好,李逵豹眼圓睜,鋼須怒張,手執兩把板斧,迎着那呼呼的大風,高高地站在山崖之上,黑風口外,把守住了那通住山塞的要道。

  好氣魄,好威武。真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慨。不信,試試看,誰能夠輕易的從這位黑旋風的板斧底下,進得寨門?

  在水浒的卸嘤⑿酆脻h中,李逵是我深爲喜愛的人物之一。我喜愛他的憨厚忠城,沒有半點兒狡詐。我喜愛他的豪爽直率,不見一絲兒虛僞。我甚至喜愛他那種鹵莽勁兒;不問青紅皂白,劈頭就是一頓板斧。雖然由上而演出過“砍倒杏黃旗,大鬧忠義堂的”鬧劇,但仍不失其天真正直。

  朋友,你不是也很喜歡李逵這個人物嗎。記得,有一次,你我一起在電視屏幕上看真假李逵戲劇時,你不斷地哈哈大笑,連連贊歎說:

  “黑旋風真是鹵莽得可愛,天真得可愛!”

  這黑風口,是通往山上宋江山寨的煙喉之地,有了這位黑旋風的兩把板斧,山寨也就可保無虞了。由此也可看出宋江的用人得當,他也是喜愛和相信李逵的忠沼旅汀

  宋江的大本營——聚義廳,就在黑風口上面的虎頭峰上。這虎頭峰是梁山的主峰,地勢最高之處。四周全是懸崖絕壁,陡峭異常。而虎頭峰的上面,卻十分平坦開闊,當年宋江的聚義廳,就建築在這片平坦的峰頂上。如今,聚義廳的痕迹已不複存在,但聚義廳前面的石頭上,卻還有一個碗口在的石窩,傳說,這就是當年插杏黃大旗,它令想起那面繡着“替天行道”四個大字的杏黃大旗,高高地聳立在碧波萬頃的水泊之上,迎風招展,召喚着四面八方的英雄好漢們的情景。

  啊,朋友,不要笑我太迂腐了吧,别怪我把文學作品當成了史實。梁山泊,真的有過英雄聚義呢。盡管《水浒》是小說,有某些虛構的成分,但梁山泊好漢的那一番遺迹和傳說,都在無可争辯地證明着這一點。豈止是一杆杏黃旗和旗窩呢。瞧,還有那寨牆,這虎頭山四周環繞着的一道道寨牆,它們都是用山石堆砌成的,寬處竟有六、七尺厚,最低處也有一人多高。如今雖然已是斷垣殘壁了,但仍可想見當年的威武之勢。

  還有馬道、練武場、點将台等等遺迹,也都赫然在目。至于活的見證——梁山英雄好漢的後代們,那就更多了。

  那銀山公社的石廟村,就是阮氏三雄的故裏,至今,這個座落在蘆花蕩裏的水鄉中,還有三分之一姓阮的,他們都是那浪裏白條的後代。

  而現在流行于山東、滄州一帶和秘宗拳,也就是浪子燕青所傳,所以它的另一個名字就叫燕青拳。已故武術家佟忠義,就是燕青拳的高手。

  梁山周圍的人們,多有習武的傳統,曆代不乏武林高手,這不能不說是與當年梁山英雄好漢們有關吧。

  人生易老,歲月難留,當年梁山泊的好漢們連同他們的轟轟烈烈的英雄業績,都已随着時間的流逝而煙消雲散了。就是那八百裏水泊,也經不起滄海桑田的變遷,而淤積成平原,不複再有它那往日的浩瀚之勢;但是,那梁山好漢們遺留下來的那種勇于反抗黑暗的官府統治和強暴壓迫的精神,以及他們那神采飛揚的英雄形象,卻永遠傳之于千秋萬代而不衰。

  要不,爲什麽我們的政府把它定爲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拔出款項對梁山進行修整呢。這兒,并非風景勝地,它既沒有泰山的雄偉古樸,更沒有蘇杭的清新秀麗;然而,這卻有着自己的獨特歲月風貌,它會使得那每一個登臨過梁山的人,産生一種傳奇的感受,豪放的情懷。

  也許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吧,近幾年來,到這梁山來參觀、遊覽的人是越來越多了,甚至有一些有關的會議,比如《水浒》研究會,就是在這兒舉行的。

  如今,在梁山腳下的一幢房子裏,建立了《水浒》陳列館。那兒陣列着當年水浒好漢們的遺物——兵器和谷物等。可惜,這些遺物收集的還不多,也許是因爲陳列館還剛剛建立的緣故吧。聽說,有一艘出土的戰般,陳列在濟南。由引可見,政府對梁山文物,是十分重視的。但是,也有不知重視的人:就在我在黑風口李逵塑像下留連之際,忽然聽得對面不遠的地方,響起了震耳的炮聲,我循聲望去,隻見西面的山崖上,随着那咚咚的一排響聲,冒起了一朵乳白色有煙霧。……[!--empirenews.page--]

  煙霧過處,一大片山崖被炸掉了。

  我問一位陪我參觀的梁山縣的負責同志,這是怎麽回事,那位負責同志告訴我,是有人在采石。盡管早在兩年以前,政府就已命令禁止在梁山上采石了,但至今還是有人偷偷地開采。

  這時,我才注意到:在梁山的山麓,有不少的地方,被采石的炸得斑斑駁駁,破破亂亂,有的地方,甚至把一個小山頭也炸平了。如果再不采取有效措施禁止,長此下去要不了幾年,這整個梁山,就将被夷爲平地不複存在了。

  這情況,不能不令人焦慮。

  我仰望着李逵的塑像,心情十分沉重。我不禁想到:當年,宋朝的官兵,幾度進攻梁山,都沒能撼動它一草一木;而今天,梁山好漢的後代們,卻把它炸成了這個樣子。啊!你,李逵,你還在那裏高擎着兩把板斧幹什麽?這采石的炮聲,就響在你的腳下,這炸碎的亂石,就飛舞在你的身邊,爲什麽你還是那麽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你守得住那黑風口嗎?你經得起那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新式炸藥的轟炸嗎?

  啊,朋友,這天晚上,我很久都睡不着,我爲我們那可愛的梁山擔擾,爲那梁山上卸嗟倪z迹,也爲我們那可愛的黑旋風塑像擔憂。也許,我這擔憂是多餘的。因我相信,我們的政府和當地人民,還是會采取有效措施,來徹底制止這種少數人的亂采亂炸的行爲,來更好地保護和建設這梁山的文物古迹的。

  這,也請你放心吧,朋友。

  下次再談。

  順頌

  近綏!

  峻青

  一九八四年一月十四日

  本文由美文網zhaichao.net.cn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上梁山——鲁西南行简

  峻青

  ××兄:

  正当阳春三月,鹧鸪声声之际,我应邀去河北省平山温泉,参加太行笔会;南返途中,又应菏泽之邀,做了解一次鲁西南之行。上了梁山,在黑风口当了半天水浒好汉,下得山来,豪兴犹在,禁不住提起笔来,给你写此一信,为的是请你同我一起,分享一点儿梁山风光,水泊豪情。

  啊,梁山,这有着浓厚的传奇色彩的地方,在我的童年时代,是怎样强烈地激动过我的好奇的心,撩拨过我那充满了浪漫色彩的想象啊。直到如今,只在一提起梁山泊,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一片浩浩碧水,茫茫芦荡。在这烟波浩渺之中,一声响箭起处,几只蚱蜢水舟,从那茂密的芦苇丛中,箭也似地飞将出来。……

  啊,这情景,真够豪迈浪漫的了。

  嗬,岂止是豪迈浪漫,简直是富有诗情画意呢。

  可眼下这水泊梁山,却大非往昔可比了。往日那浩浩荡荡的八百里水泊,如今多已淤积成平原,变成了良田万顷。眼下,正是小麦拔节的季节,一马平川的鲁西南大平原上一片嫩绿,那微风吹动着麦浪,也真酷似那绿色的水泊呢。但,蓼儿洼的遗迹,还是到处可见,除去那一片汪洋的东平湖外,这万顷平原之上,也有不少地方,展现出一片片芦苇丛生的港汊和塘湾。梁山,就座落在这辽阔无垠的平原之上。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望见它那青苍苍地影子。它虽然不能算是十分高大,但却可以使人想见当年那八百里水泊环绕中一山独峙的险要形势。更何况,到得山脚下面,仰头上望那山上岩石嶙峋,陡崖耸立,确是险要雄伟。

  爬山了,我走在那乱石纵横崎岖陡峭的上山小道上,心里不禁浮想联翩,泛起一阵阵怀古之幽情。想当年,宋江、武松、林冲、鲁知深等一百○零八条英雄好汉,他们被各自不同的悲惨遭遇,害得有国难奔,有家难投,而最后不得不被逼上梁山,举起了“替天行道”的杏黄大旗。这山道虽然狭小,但它却是那百川之总汇:各路英雄好汉,当初就是象百川细流,从四面八方一起汇聚到这儿,从这条小路上,汇集到那聚义厅前的杏黄旗下来的。

  上得山来,第一个去处就是断金亭,当初火□王伦的地方。下得一个山坡,再向前走不大一会儿,只觉得突然飞沙走石,狂风大作,耳边是一片呼呼的风声,身子被风刮得前仰后合。原来,梁山的险要关隘——黑风口到了。

  真是名不虚传,这黑风口,果然不同凡响,且不说那地形的险要,光是这风,也令人难以抵挡了。难怪人称这里是“无风三尺浪,有风刮掉头”。

  我们的黑旋风李逵,就镇守在这黑风口上。

  如今,这儿竖起了一座李逵的塑像。据说是哪一个美术学院师生的杰作。这像塑得很好,李逵豹眼圆睁,钢须怒张,手执两把板斧,迎着那呼呼的大风,高高地站在山崖之上,黑风口外,把守住了那通住山塞的要道。

  好气魄,好威武。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慨。不信,试试看,谁能够轻易的从这位黑旋风的板斧底下,进得寨门?

  在水浒的众多英雄好汉中,李逵是我深为喜爱的人物之一。我喜爱他的憨厚忠城,没有半点儿狡诈。我喜爱他的豪爽直率,不见一丝儿虚伪。我甚至喜爱他那种卤莽劲儿;不问青红皂白,劈头就是一顿板斧。虽然由上而演出过“砍倒杏黄旗,大闹忠义堂的”闹剧,但仍不失其天真正直。

  朋友,你不是也很喜欢李逵这个人物吗。记得,有一次,你我一起在电视屏幕上看真假李逵戏剧时,你不断地哈哈大笑,连连赞叹说:

  “黑旋风真是卤莽得可爱,天真得可爱!”

  这黑风口,是通往山上宋江山寨的烟喉之地,有了这位黑旋风的两把板斧,山寨也就可保无虞了。由此也可看出宋江的用人得当,他也是喜爱和相信李逵的忠诚勇猛。

  宋江的大本营——聚义厅,就在黑风口上面的虎头峰上。这虎头峰是梁山的主峰,地势最高之处。四周全是悬崖绝壁,陡峭异常。而虎头峰的上面,却十分平坦开阔,当年宋江的聚义厅,就建筑在这片平坦的峰顶上。如今,聚义厅的痕迹已不复存在,但聚义厅前面的石头上,却还有一个碗口在的石窝,传说,这就是当年插杏黄大旗,它令想起那面绣着“替天行道”四个大字的杏黄大旗,高高地耸立在碧波万顷的水泊之上,迎风招展,召唤着四面八方的英雄好汉们的情景。

  啊,朋友,不要笑我太迂腐了吧,别怪我把文学作品当成了史实。梁山泊,真的有过英雄聚义呢。尽管《水浒》是小说,有某些虚构的成分,但梁山泊好汉的那一番遗迹和传说,都在无可争辩地证明着这一点。岂止是一杆杏黄旗和旗窝呢。瞧,还有那寨墙,这虎头山四周环绕着的一道道寨墙,它们都是用山石堆砌成的,宽处竟有六、七尺厚,最低处也有一人多高。如今虽然已是断垣残壁了,但仍可想见当年的威武之势。

  还有马道、练武场、点将台等等遗迹,也都赫然在目。至于活的见证——梁山英雄好汉的后代们,那就更多了。

  那银山公社的石庙村,就是阮氏三雄的故里,至今,这个座落在芦花荡里的水乡中,还有三分之一姓阮的,他们都是那浪里白条的后代。

  而现在流行于山东、沧州一带和秘宗拳,也就是浪子燕青所传,所以它的另一个名字就叫燕青拳。已故武术家佟忠义,就是燕青拳的高手。

  梁山周围的人们,多有习武的传统,历代不乏武林高手,这不能不说是与当年梁山英雄好汉们有关吧。

  人生易老,岁月难留,当年梁山泊的好汉们连同他们的轰轰烈烈的英雄业绩,都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烟消云散了。就是那八百里水泊,也经不起沧海桑田的变迁,而淤积成平原,不复再有它那往日的浩瀚之势;但是,那梁山好汉们遗留下来的那种勇于反抗黑暗的官府统治和强暴压迫的精神,以及他们那神采飞扬的英雄形象,却永远传之于千秋万代而不衰。

  要不,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把它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拔出款项对梁山进行修整呢。这儿,并非风景胜地,它既没有泰山的雄伟古朴,更没有苏杭的清新秀丽;然而,这却有着自己的独特岁月风貌,它会使得那每一个登临过梁山的人,产生一种传奇的感受,豪放的情怀。

  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吧,近几年来,到这梁山来参观、游览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甚至有一些有关的会议,比如《水浒》研究会,就是在这儿举行的。

  如今,在梁山脚下的一幢房子里,建立了《水浒》陈列馆。那儿阵列着当年水浒好汉们的遗物——兵器和谷物等。可惜,这些遗物收集的还不多,也许是因为陈列馆还刚刚建立的缘故吧。听说,有一艘出土的战般,陈列在济南。由引可见,政府对梁山文物,是十分重视的。但是,也有不知重视的人:就在我在黑风口李逵塑像下留连之际,忽然听得对面不远的地方,响起了震耳的炮声,我循声望去,只见西面的山崖上,随着那咚咚的一排响声,冒起了一朵乳白色有烟雾。……
标签:峻青梁山鲁西南行峻青正当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