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幽静的峡谷——樱桃沟》周沙尘

《幽静的峡谷——樱桃沟》周沙尘

美文阅读网婵心计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8:37:11
幽靜的峽谷——櫻桃溝

  周沙塵

  櫻桃溝,又名暖谷,俗稱周家花園。它位在壽安山麓,從西山卧佛寺酉行,便進入了通往她的曲徑,徐徐前行,來到一處幽靜的峽谷,這就是聞名京城的櫻桃溝,是處避暑勝地。昔日這裏有座明代的廟宇,叫廣慧寺,廟後廟前有果園,其中以櫻桃最多,故而得名。

  進入櫻桃溝,便可聽得溪水瀑瀑,水清見底,兩旁怪石林立,溪上攔水成池,可養魚、遊泳、澆灌林田。撫奇石,觀遊魚,已足使人其樂無窮;而沿溪西北行,山間有野花,溪邊有芳草,這野趣橫生的地方,真使人流連眷戀。

  沿小徑前行,至谷前,就可聽到淙淙争争的悅耳泉聲;尋聲入谷,便見一股清泉瀉流石罅之間,亂石參差,泉水被怪石所阻,分作若幹縷,或伏石而出,或跌石而下,其狀似絲、似帶,紛呈多姿,聲細疾徐,頓挫有韻。清泉甘冽微寒,飲它一口也是莫大的享受。

  山林間有一處山溝,名曰“退谷”。據說這是明末清初的學者孫承澤隐居的地方。他在此著有《天府廣記》一書,流傳于世。孫承澤利用天然山勢,種植松竹。餘樹森先生對退谷的松與竹,頗有見解,他寫道:“退谷的松與竹,雖無廬山那種‘無徑不竹,無蔭不松’的氣派,卻也自有妙趣。傳說裏的金章宗看花台前‘橫拖嶺半’的古松,雖已無處可覓;但是,‘水源頭’側畔的‘石上松’,卻也引人入勝。在‘清泉茶座’吃茶,可以看到兩株白皮古松,爲你撐開兩把翠綠巨傘。再看四周山岩,也間有古松屹立。松占山岩而将谷中一片平地禮讓于綠竹,由于獨得清泉的滋灌,所以長得蔥翠茂密、生意盎然。看着這蒼松翠竹交映的景象,我更覺得‘新松恨不高千尺,惡付應須斬萬竿’這兩句的偏頗。松,挺拔蒼勁,逾百歲而不衰,固然可欽;而竹,又何‘惡’之有?它循乎自然規律,送舊更新,老了。就讓位于新竹,而自己卻又轉到另外的崗位上去,或建舍,或做器物,造福于人類。”而孫承澤種松植竹,建造亭台,卻并非如此;他隻想使這北國的山林變成南國山莊,據爲私有,成爲個人的世外桃園。雖經三百年的滄桑變化,至今山中還有個亭子被稱作“退翁亭”呢。亭系孫承澤所建,他自號“退谷”。

  沿着小路西行北折,又有一片郁郁蔥蔥的松林,穿過松林邊沿的青翠竹林,還有一座小巧的石亭,亭柱上刻着王維的兩行詩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亭子對面的岩壁間有篆文刻石,上镌“白鹿仙迹,退谷幽栖”八個字。據說曾有一騎白鹿的仙人在此停留,這自然是傳說。由此西行,有一座從城裏端王府移來的漢白玉精雕石橋,過橋走一段山路,閃出一處高大的石階,石階末端有座小門,門額上書“鹿岩精舍”四字。踏進小門就是櫻桃溝花園了。明代劉侗、于奕正合著《帝京景物略》中曾這樣描寫過此處的幽靜:“鳥樹聲壯,泉昔昔,不可驟聞,坐久,始曰:‘彼鳥聲,彼樹聲,此泉聲也’。”今人寄水先生則認爲櫻桃溝花園,是以“天然”二字取勝,他寫道:“石階層層變幻,小徑曲曲迂回,數間精舍,半隐于樹蔭之中,幾座土台,微露于石峰之側,翠竹臨風,野花匝地,早春便有燕來,盛夏可聞蟬鳴,無時無處不給人以清新的感覺。”寄水之筆,描繪櫻桃溝,四時皆有美景,晴雨各秉異趣。隻有身臨其境,靜坐片刻,才能識别峽谷中的情趣。

  以上内容由美文網MeiWen.com.cn編輯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幽静的峡谷——樱桃沟

  周沙尘

  樱桃沟,又名暖谷,俗称周家花园。它位在寿安山麓,从西山卧佛寺酉行,便进入了通往她的曲径,徐徐前行,来到一处幽静的峡谷,这就是闻名京城的樱桃沟,是处避暑胜地。昔日这里有座明代的庙宇,叫广慧寺,庙后庙前有果园,其中以樱桃最多,故而得名。

  进入樱桃沟,便可听得溪水瀑瀑,水清见底,两旁怪石林立,溪上拦水成池,可养鱼、游泳、浇灌林田。抚奇石,观游鱼,已足使人其乐无穷;而沿溪西北行,山间有野花,溪边有芳草,这野趣横生的地方,真使人流连眷恋。

  沿小径前行,至谷前,就可听到淙淙争争的悦耳泉声;寻声入谷,便见一股清泉泻流石罅之间,乱石参差,泉水被怪石所阻,分作若干缕,或伏石而出,或跌石而下,其状似丝、似带,纷呈多姿,声细疾徐,顿挫有韵。清泉甘冽微寒,饮它一口也是莫大的享受。

  山林间有一处山沟,名曰“退谷”。据说这是明末清初的学者孙承泽隐居的地方。他在此著有《天府广记》一书,流传于世。孙承泽利用天然山势,种植松竹。余树森先生对退谷的松与竹,颇有见解,他写道:“退谷的松与竹,虽无庐山那种‘无径不竹,无荫不松’的气派,却也自有妙趣。传说里的金章宗看花台前‘横拖岭半’的古松,虽已无处可觅;但是,‘水源头’侧畔的‘石上松’,却也引人入胜。在‘清泉茶座’吃茶,可以看到两株白皮古松,为你撑开两把翠绿巨伞。再看四周山岩,也间有古松屹立。松占山岩而将谷中一片平地礼让于绿竹,由于独得清泉的滋灌,所以长得葱翠茂密、生意盎然。看着这苍松翠竹交映的景象,我更觉得‘新松恨不高千尺,恶付应须斩万竿’这两句的偏颇。松,挺拔苍劲,逾百岁而不衰,固然可钦;而竹,又何‘恶’之有?它循乎自然规律,送旧更新,老了。就让位于新竹,而自己却又转到另外的岗位上去,或建舍,或做器物,造福于人类。”而孙承泽种松植竹,建造亭台,却并非如此;他只想使这北国的山林变成南国山庄,据为私有,成为个人的世外桃园。虽经三百年的沧桑变化,至今山中还有个亭子被称作“退翁亭”呢。亭系孙承泽所建,他自号“退谷”。

  沿着小路西行北折,又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林,穿过松林边沿的青翠竹林,还有一座小巧的石亭,亭柱上刻着王维的两行诗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亭子对面的岩壁间有篆文刻石,上镌“白鹿仙迹,退谷幽栖”八个字。据说曾有一骑白鹿的仙人在此停留,这自然是传说。由此西行,有一座从城里端王府移来的汉白玉精雕石桥,过桥走一段山路,闪出一处高大的石阶,石阶末端有座小门,门额上书“鹿岩精舍”四字。踏进小门就是樱桃沟花园了。明代刘侗、于奕正合著《帝京景物略》中曾这样描写过此处的幽静:“鸟树声壮,泉昔昔,不可骤闻,坐久,始曰:‘彼鸟声,彼树声,此泉声也’。”今人寄水先生则认为樱桃沟花园,是以“天然”二字取胜,他写道:“石阶层层变幻,小径曲曲迂回,数间精舍,半隐于树荫之中,几座土台,微露于石峰之侧,翠竹临风,野花匝地,早春便有燕来,盛夏可闻蝉鸣,无时无处不给人以清新的感觉。”寄水之笔,描绘樱桃沟,四时皆有美景,晴雨各秉异趣。只有身临其境,静坐片刻,才能识别峡谷中的情趣。

  以上内容由美文網MeiWen.com.cn编辑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