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神游中南海》周沙尘

《神游中南海》周沙尘

美文阅读网武装炼金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8:36:42
神遊中南海

  周沙塵

  在北京故宮西側,有一片聯綿的天然水泊。清朝朝廷的内官稱爲西海子,又稱太液池。這片水泊很早就分爲南、中、北三段,名曰“三海”。據乾隆時禦制《悅心殿漫題》說,“液池隻是一湖水,明季相沿三海分”。足證三海的名兒形成已很久遠了。三海水域的劃分:瀛台以南,新華門以北,稱爲南海;勤政殿以北,萬善堂以南爲中海;西苑門内水閘,爲中海、南海的分界。承光殿以北,五龍亭以南爲北海,金鳌玉棟橋爲中海、北海的分界。它的水源出自玉泉山,從德勝門流入。

  由于三海這一帶有着小山、水池等自然條件,遼代的統治者就選擇這裏作爲遊玩的地方。那時的北海稱爲“瑤嶼”。金代,北海已成了帝王的離宮。宮殿、園苑等建築物已不在少數。到了元代,在新建大都的同時,就把遼、金時代的郊外三海地區,變成了屬于宮殿内部的一處帝王禁苑,水泊賜名“太液池”,并對三海進行了大規模挖掘。挖出的土,堆積成了景山。山成,海也就寬大了,水面南北長2公裏,東西寬200米,成爲北京内城一處最大的風景區。

  三海稱西苑是從明、清時代開始的,當時三海地區在兩代王朝的皇宮之西。明永樂十五年(公元1417年)改建皇城,把元代的故宮包括在内,西苑就成了皇城西半部風景優美的皇家園林。

  太液晴涵一鏡開,溶溶漾漾自天來。

  光浮雪練明全閥,影帶晴虹繞玉台。

  萍藻搖風仍蕩漾,龜魚向日共徘徊。

  蓬萊尺尺滄演下,瑞氣因缦接上台。

  楊榮的這首七律《太液晴波》,寫絕了明代西苑風光。水波蕩漾的三海,平舒在紫禁城的西面,宮殿城樓和山光水色融爲一體,令人感到無限開闊。到了清代,三海更臻完善。中海和南海現存的古迹名勝,大多是清代遺存下來的。

  清朝覆滅以後,中南海曾一度辟爲公園,供市民遊覽。現在團屬中共中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所在地,隻有南海的主體景物區對外開放,一部分暫時用于辦公的地方,則不對外開放。北海公園是北京城内最大的一處公共遊覽場所,早爲人們所熟悉,本文不拟介紹。專對中、南海的文物古迹,風景名勝作些介紹,以供讀者神遊。

  南海

  南海南門即新華門,它的舊址是寶月樓。相傳它是乾隆皇帝爲香妃(即容妃)築的“望鄉樓”。樓七楹,軒敞巍峨,極其華麗。香妃是回族,新疆喀什人。乾隆爲了博得她的歡心,還在寶月樓南面,仿照回族風格,饬工建造市街和清真寺,叫回子營,使香妃倚樓南望,如見故鄉,以慰藉她的愁思。民國初年,樓下開了一道門,叫新華門,袁世凱的總統府招牌就挂在這裏,這一帶被劃爲總統府的範圍,并在此演出“帝制”醜劇。

  現在遊南海,南長街幻號有處便門可以入内。前行數十米,北面水中有一亭子,内有流水九曲,時而有聲,故名“流水音”。

  從“流水音”往西去,就到了清代建築的勤政殿,是光緒皇帝聽政的地方。袁世凱住到這裏後,又改建成西式的大禮堂,作爲接見外國賓客的地方。

  從勤政殿前面折向南行,過一半曲石橋、就到了瀛台,明代稱南台,亦名超台。三面臨水,像個半島。向上仰望,奇峰峭壁,黃宮碧宇飄渺于山林泉石之間,像一座海中仙島,故得名瀛台。過橋後,上一個四十六級的花崗石台階,就到了主景區南台。台上現存建築物是清順治、康熙年間(公元1644~1722年)改建、擴建的。

  主體建築自北而南有翔駕閣,閣北向,爲南台正門。門内西配殿叫瑞耀樓,東配殿叫樣輝樓,南爲涵元門。門内這組四合院,是由南面的主殿涵元殿、西面的慶雲殿、東面的景星殿和涵元門組成的。與主殿并列的左有藻韻樓,右爲绮思樓。香衣殿在樓的南面,殿上有樓名蓬萊閣。殿内設有茶座,臨海品茗,知足常樂。閣前有一奇石,高2.7米,是一塊木化石。有詩句詠其事:“誰知三徑石,本是六朝松。”奇石左右均爲花池,前爲水面,迎薰亭建在海中,以石橋和台岸相連。亭與新華門内的影壁相對。亭内石刻卸啵谌菀簧菭懛饨ńy治者歌功頌德的。“……迹久泥深花最稠,西池原在帝王州”。乾隆這兩句詩,恰好說明皇權擁有者的躊躇滿志。

  在翔駕閣兩側還有一些景物,東有鏡光、仞魚兩亭,迤南爲待月軒。軒後有朝南的補桐書屋,朝北的随安室,靠北的藻韻樓後面是湛虛樓,樓酉有一座舞台,名叫“八韻克諧”。最往北爲長春書屋,屋後有石筍,上刻乾隆書寫的“插笏”兩字。它和藻韻樓的石筍,同爲人工所造,并非天然溶岩。

  人字柳碑位于瀛台的西北岸。據說,乾隆年間,此處有柳樹一株,一日狂風襲來,樹幹傾斜,一枝倒垂着地,有人取它的一根枝條插在地上作爲支撐,日久成活,與本株成人字形,因而得名。乾隆深感奇異,爲它立了這座石碑,并作賦爲序。序說:“西苑南液池北岸,有人字柳者,數百年以上物也。”

  至此,流台造景均已概述。“瀛台”兩字,爲順治帝親筆題額。乾隆曾作瀛台記,描寫瀛台宛如海中蓬萊。瀛台是清皇室遊覽、避暑之地,康熙、乾隆曾在此“聽政”、“賜安”。公元1898年維新變法失敗後,光緒帝被慈禧幽禁于此。光緒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他死在涵元殿。民國初年,袁世凱安排副總統黎元洪在此居住。解放後,國務院有關部門曾在此舉辦過内部小型工業展覽會。公元1975年進行過一次大的修繕。至今,殿閣樓亭,曲廊過門,無不金碧輝煌。

  從瀛台過橋回到北部往西不遠就到了“豐澤園”。這裏面有爲皇帝開辟的一塊“自留地”,不多不少一畝三分,名叫“演耕地”。清代定制,每歲仲春亥日,皇帝就要到先農壇祭祀農神,行禮完畢,還要親自扶犁耕地,做做樣子,以表示對農業生産的重視。“演耕地”就是皇帝去先農壇祭祀農神之前,先在宮中進行演耕的土地。據《翁同龠日記》載,他在光緒十四年(公元1888年)二月二十七日,參加過“演耕”。他記下了那天的情形:“已正一刻,駕至黃幄,少坐”,然後光緒帝脫下長褂,由戶部郎中嵩申進犁,順天府尹高萬鵬進鞭,戶部侍郎孫贻經提筐,翁同龠本人播種,另有老農二人牽牛,禦前侍衛戈什扶犁,“凡四推回返”,預演宣告了事。然後,光緒帝回到特爲預耕搭起的黃幄内飲茶、小坐,回官。

  這架犁,一經皇帝龍手一碰,也就非同凡品,塗上一層“皇威”色彩,迄今仍陳列在故宮大殿中。

  毛主席故居也在“豐澤園”裏面,舊稱“豐澤園”西八所,是一個北京傳統的四合院。毛主席住的是北房,五開間,西面的兩間現陳列毛主席的日用遺物,東面三間是辦公室和卧室。寫字台、毛巾被、拖鞋等遺物,都按原樣陳列。此處清朝稱“菊香書屋”。[!--empirenews.page--]

  “豐澤園”西面有“荷風蕙露亭”。南面正門額石上镌刻“靜谷”兩字,門内有一株連理柏。兩旁有對聯。上聯:“勝賞奇雲岩,萬象總輸奇秀。”下聯:“青陰留竹柏,四時不改茏蔥。”這對“豐澤園”區的描寫,可謂恰到好處。

  上述南海主景區已對外開放,憑票遊覽。我去遊覽那天,人流不息地走來走去,充滿着歡樂!有的漫步海岸,有的在湖上劃船,笑語聲不絕于耳!

  南海現未開放的還有兩景值得一提。海晏堂位于三海的中央,是西式建築。據《北京宮苑名勝》考稱,它是慈禧建築用來款待女賓的。堂中幾榻,都是巴黎生産,模仿路易十五所用家具的式樣。袁世凱竊國後,改名居仁堂,常在此會客。民國十六年(公元1927年),張作霖自稱大元帥時,曾用它作“帥府”。這一組建築中的延壽齋、福壽軒、延慶樓、福祿居等,都是民國年間新建的。曹锟任總統時,在延慶樓辦公,直奉軍閥混戰後,他又被馮玉祥囚禁在這座樓内。

  南海地區還有著名石刻“柏梁作”詩十號。十號,即十方刻石,上面有詩和詩序。四面環水,缭繞如帶的V字廊今已不存,在它南面的用純漢白玉石砌成的“石室”,仍不失爲珍貴古迹。石室内原有一個金匾,故俗稱“石室金匾”。公元1914年袁世凱密中薷摹按罂偨y選舉法”,進行竊國,曾将三個候選人的名字,預先寫好,藏在金匾内,到期啓封,再由欽定的國會議員從那三人中,選出其中一人爲“大總統”。

  到南海遊覽印象最深的是到處古木參天,前人贊美它“翡翠層樓浮樹抄,芙蓉小殿出波心”。但細檢園容,惟獨沒有榆樹。據說是因爲公元1883年那年樹上生了蟲子。一天慈禧經過榆林,有條蟲子掉在她的衣襟上,螫了她的手,她一氣之下,便令人把那些百年古榆一伐而盡。從此南海就沒有榆樹了。

  中海

  從勤政殿北行,直到福華門是中海西岸的陸地範圍。中海原有不少殿閣樓台,建國三十年來,又建了一批現代化建築。但都不對外開放,隻有懷仁堂有時接待首都少年兒童參觀。

  懷仁堂是中海的重要建築。它的舊址早先叫“儀銮殿”,是被八國聯軍放火燒掉的。慈禧逃難回京以後,用了五百多萬元銀洋,在“儀銮殿”的廢墟上建了一座佛照樓。有首宮詞說:“天半燈搖紫電流,玲珑殿閣仿歐洲;卻因一炬西人火,化出繁華佛照樓。”詠的就是此事。民國初年,佛照樓改名懷仁堂,國務院、攝政内閣、北平政分會擴大會議,都曾在這裏辦公。袁世凱死後靈樞曾停在堂内。新中國成立後,這裏專作會場,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和最高國務會議等重要會議都在此召開。堂前陳列的文物很多,有獸首人身銅像12座和景泰藍銅獅、紀念碑以及牛、虎、龍、蛇等12屬相。

  中海的西北岸,還有一座重要建築,叫“紫光閣”,又名“平台”,是明武宗朱厚照觀看操演射擊的地方,台高數丈,後面有淩雲閣。清代沿其舊制,并在殿内懸挂曆代功臣像。每年農曆正月十九日,皇帝來此設功臣宴,大宴群臣。閣内珍藏有地圖、繪畫等珍貴文物。解放後,閣亦完整,内部藏品幸存。

  中海東北岸也有不少名勝和著名建築。

  蕉園,又名椒園。系明代崇智殿的舊址。由西苑門沿中海東岸北行,兩旁槐柳蒼翠,果木蔭森,十步一摟,五步一閣,觀賞不盡,窮極奢麗。清乾隆年間,蕉園是小内監讀書的地方。每年上元節(即農曆七月十五日)又在此舉行“孟蘭盆會”。入夜,無數河燈,浮放水面,瀛台海面,北海水心,燈光萬點,随流漂蕩,蔚爲奇觀。

  萬善殿在蕉園以北的萬善門内,早先叫蕉園,是清順治年間改的名,殿額爲“普渡蕉航”。大殿供奉三大士及十八羅漢。殿後供南海觀音像。後殿名千佛殿,中有檀香塔,塔形八方七級,據說是明代的遺物。殿内各樓館藏有不少帝君像、佛像和神像等,均屬藝術上品。龍王堂有塑像十七尊。系江湖、河海諸龍王,更富神奇色彩。樂善堂集禦制詠蕉園詩雲:

  冰床聲裏過長湖,遠岸人行似畫圖;

  雪覆蕉園松突兀,雲生古殿路虛無。

  南臨太液風鈴語,北望瓊華塔影孤;

  屐齒幾番遊曆處,空林已聽噪歸烏。

  時屆仲冬,而中海地區依舊生機盎然。

  出蕉園東門北行,經過鞏山、最池,再西進入籬門,通過一條幽徑就到了水雲榭。

  水雲榭,即水中涼亭,也是中海的主要建築,位于萬善殿的西門外,環境優美,雲霞倒映水面,小亭宛在雲水之中,故而得名。亭中立有大石碣一方,上刻乾隆手書:“太液秋風”,昔日爲燕京八景之一。

  秋天,風依然那樣輕柔。它吹拂着中南海海濱千萬條低垂的柳絲,袅袅飄搖;它吹拂着中南海的郁郁蔥蔥的林木,如歡似唱。我的思緒中又浮現慈禧砍盡伐絕榆樹的故事,願罪孽深重的曆史人物永遠成爲過去!願中南海的參天大樹,永遠枝繁葉茂,花香果碩,興旺發達。

  摘自:《科學通報》1981年第10期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神游中南海

  周沙尘

  在北京故宫西侧,有一片联绵的天然水泊。清朝朝廷的内官称为西海子,又称太液池。这片水泊很早就分为南、中、北三段,名曰“三海”。据乾隆时御制《悦心殿漫题》说,“液池只是一湖水,明季相沿三海分”。足证三海的名儿形成已很久远了。三海水域的划分:瀛台以南,新华门以北,称为南海;勤政殿以北,万善堂以南为中海;西苑门内水闸,为中海、南海的分界。承光殿以北,五龙亭以南为北海,金鳌玉栋桥为中海、北海的分界。它的水源出自玉泉山,从德胜门流入。

  由于三海这一带有着小山、水池等自然条件,辽代的统治者就选择这里作为游玩的地方。那时的北海称为“瑶屿”。金代,北海已成了帝王的离宫。宫殿、园苑等建筑物已不在少数。到了元代,在新建大都的同时,就把辽、金时代的郊外三海地区,变成了属于宫殿内部的一处帝王禁苑,水泊赐名“太液池”,并对三海进行了大规模挖掘。挖出的土,堆积成了景山。山成,海也就宽大了,水面南北长2公里,东西宽200米,成为北京内城一处最大的风景区。

  三海称西苑是从明、清时代开始的,当时三海地区在两代王朝的皇宫之西。明永乐十五年(公元1417年)改建皇城,把元代的故宫包括在内,西苑就成了皇城西半部风景优美的皇家园林。

  太液晴涵一镜开,溶溶漾漾自天来。

  光浮雪练明全阀,影带晴虹绕玉台。

  萍藻摇风仍荡漾,龟鱼向日共徘徊。

  蓬莱尺尺沧演下,瑞气因缦接上台。

  杨荣的这首七律《太液晴波》,写绝了明代西苑风光。水波荡漾的三海,平舒在紫禁城的西面,宫殿城楼和山光水色融为一体,令人感到无限开阔。到了清代,三海更臻完善。中海和南海现存的古迹名胜,大多是清代遗存下来的。

  清朝覆灭以后,中南海曾一度辟为公园,供市民游览。现在团属中共中央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所在地,只有南海的主体景物区对外开放,一部分暂时用于办公的地方,则不对外开放。北海公园是北京城内最大的一处公共游览场所,早为人们所熟悉,本文不拟介绍。专对中、南海的文物古迹,风景名胜作些介绍,以供读者神游。

  南海

  南海南门即新华门,它的旧址是宝月楼。相传它是乾隆皇帝为香妃(即容妃)筑的“望乡楼”。楼七楹,轩敞巍峨,极其华丽。香妃是回族,新疆喀什人。乾隆为了博得她的欢心,还在宝月楼南面,仿照回族风格,饬工建造市街和清真寺,叫回子营,使香妃倚楼南望,如见故乡,以慰藉她的愁思。民国初年,楼下开了一道门,叫新华门,袁世凯的总统府招牌就挂在这里,这一带被划为总统府的范围,并在此演出“帝制”丑剧。

  现在游南海,南长街幻号有处便门可以入内。前行数十米,北面水中有一亭子,内有流水九曲,时而有声,故名“流水音”。

  从“流水音”往西去,就到了清代建筑的勤政殿,是光绪皇帝听政的地方。袁世凯住到这里后,又改建成西式的大礼堂,作为接见外国宾客的地方。

  从勤政殿前面折向南行,过一半曲石桥、就到了瀛台,明代称南台,亦名超台。三面临水,像个半岛。向上仰望,奇峰峭壁,黄宫碧宇飘渺于山林泉石之间,像一座海中仙岛,故得名瀛台。过桥后,上一个四十六级的花岗石台阶,就到了主景区南台。台上现存建筑物是清顺治、康熙年间(公元1644~1722年)改建、扩建的。

  主体建筑自北而南有翔驾阁,阁北向,为南台正门。门内西配殿叫瑞耀楼,东配殿叫样辉楼,南为涵元门。门内这组四合院,是由南面的主殿涵元殿、西面的庆云殿、东面的景星殿和涵元门组成的。与主殿并列的左有藻韵楼,右为绮思楼。香衣殿在楼的南面,殿上有楼名蓬莱阁。殿内设有茶座,临海品茗,知足常乐。阁前有一奇石,高2.7米,是一块木化石。有诗句咏其事:“谁知三径石,本是六朝松。”奇石左右均为花池,前为水面,迎薰亭建在海中,以石桥和台岸相连。亭与新华门内的影壁相对。亭内石刻众多,内容一色是为封建统治者歌功颂德的。“……迹久泥深花最稠,西池原在帝王州”。乾隆这两句诗,恰好说明皇权拥有者的踌躇满志。

  在翔驾阁两侧还有一些景物,东有镜光、仞鱼两亭,迤南为待月轩。轩后有朝南的补桐书屋,朝北的随安室,靠北的藻韵楼后面是湛虚楼,楼酉有一座舞台,名叫“八韵克谐”。最往北为长春书屋,屋后有石笋,上刻乾隆书写的“插笏”两字。它和藻韵楼的石笋,同为人工所造,并非天然溶岩。

  人字柳碑位于瀛台的西北岸。据说,乾隆年间,此处有柳树一株,一日狂风袭来,树干倾斜,一枝倒垂着地,有人取它的一根枝条插在地上作为支撑,日久成活,与本株成人字形,因而得名。乾隆深感奇异,为它立了这座石碑,并作赋为序。序说:“西苑南液池北岸,有人字柳者,数百年以上物也。”

  至此,流台造景均已概述。“瀛台”两字,为顺治帝亲笔题额。乾隆曾作瀛台记,描写瀛台宛如海中蓬莱。瀛台是清皇室游览、避暑之地,康熙、乾隆曾在此“听政”、“赐安”。公元1898年维新变法失败后,光绪帝被慈禧幽禁于此。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他死在涵元殿。民国初年,袁世凯安排副总统黎元洪在此居住。解放后,国务院有关部门曾在此举办过内部小型工业展览会。公元1975年进行过一次大的修缮。至今,殿阁楼亭,曲廊过门,无不金碧辉煌。

  从瀛台过桥回到北部往西不远就到了“丰泽园”。这里面有为皇帝开辟的一块“自留地”,不多不少一亩三分,名叫“演耕地”。清代定制,每岁仲春亥日,皇帝就要到先农坛祭祀农神,行礼完毕,还要亲自扶犁耕地,做做样子,以表示对农业生产的重视。“演耕地”就是皇帝去先农坛祭祀农神之前,先在宫中进行演耕的土地。据《翁同龠日记》载,他在光绪十四年(公元1888年)二月二十七日,参加过“演耕”。他记下了那天的情形:“已正一刻,驾至黄幄,少坐”,然后光绪帝脱下长褂,由户部郎中嵩申进犁,顺天府尹高万鹏进鞭,户部侍郎孙贻经提筐,翁同龠本人播种,另有老农二人牵牛,御前侍卫戈什扶犁,“凡四推回返”,预演宣告了事。然后,光绪帝回到特为预耕搭起的黄幄内饮茶、小坐,回官。

  这架犁,一经皇帝龙手一碰,也就非同凡品,涂上一层“皇威”色彩,迄今仍陈列在故宫大殿中。

  毛主席故居也在“丰泽园”里面,旧称“丰泽园”西八所,是一个北京传统的四合院。毛主席住的是北房,五开间,西面的两间现陈列毛主席的日用遗物,东面三间是办公室和卧室。写字台、毛巾被、拖鞋等遗物,都按原样陈列。此处清朝称“菊香书屋”。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