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外滩公园之夜》万迪鹤

《外滩公园之夜》万迪鹤

美文阅读网武霸神荒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8:34:49
  外灘公園之夜

  萬迪鶴

  外灘公園我去得很少,我從來沒有夜間去過;上海的公園對于我的印象是不好的,那裏邊所有的人物,我都不歡喜;特别多的是洋太太,洋太太的孩子,領洋孩子的江北娘姨。好一點的地方和好一點的時間,全被他們占有了。外灘公園離洋大人的住宅遠,上面這一類的人物是比較少些。天氣已經很涼了,近中秋的光景,而且是晚間,我第二天一早就要離開上海了。朋友W提議到外灘公園去。我白天裏已經跑得很疲勞了,但他這個提議我很同意,因爲看電影做别的什麽費氣力,而這個時候睡覺又太早了些。

  外灘的景色是很平凡的,難以引起人的注意,銀行和大公司的活動停止了,隻有車輛行人的活動,許多失業者在江灘去去來來的,像遊魂一般。我們進了公園的門,在水門汀的道上走着,聽得見自己的步聲,在裏面走着看不見北面的蘇州河,看不見蘇州河裏的船戶,看不見遊魂般的失者,但是蘇州河裏的水,那種腥臭的氣息傳過來了;那些在生活重壓之下,勞動者的呼聲,也傳過了;這是位置在銀行街前面外灘公園裏最大的特色。

  走了一些路,拐了幾個彎,内面也很整齊,有些花草也都凋零了。高大的法國梧桐,也到了開始要落葉的時候。

  我們坐在那很粗的鐵欄杆旁邊,面對着江心,江面異常寂靜,對面浦東許多工廠的燈光,浮在水裏,我們靜靜地坐着,江風拂面吹來,隻聽得見輕微的波濤,打在鐵欄杆下面的石壁上發出沉沉的歎息。

  我們都靜默着。

  夜色已經很深了,還有許多女的和男的在這個地方徘徊,他們有的牽了手,有的并着肩,她們沒有狂歡,大都是沉默,這中間是些什麽人物?是學生或者是男女店員我不知道,但偷偷地跑到這地方來做生意的妓女卻很有幾個。農村破産的結果,大批的婦女都跑到都市來求生,她們沒有職業大都是過的賣淫的生活,在這個大都會當中,随處都充滿了這些鴿面鸠形者的蹤迹,戲院裏有她們的蹤迹,現在公園裏也充滿了這些人的足迹了,就在我們的背面,燈光斜照着的樹陰腳下,一個萎黃瘦削的婦人,擦了滿臉的脂粉,口裏唧唧哝哝地在和一位着長衫的男子講生意了:那種受饑餓鞭撻而發出來訴苦和乞憐的聲音,使坐在這邊的人都可以聽得見。

  那被糾纏的男子很狂暴地喝了一聲,便走了。

  她又向那一邊走去。偷偷地,帶着罪惡,像影于一樣。

  是這樣一個文明的都市啊!我明天就要離開它了,我到别個地方去,但當我再來的時候,我希望它不要是這樣的一個都市!

  我們坐了二小時的光景,大部分的時間我們沉默着,W在想些什麽,我不知道,我呢,吹着飽含着水分的江風,腦子也有些木然了。

  "走吧!"我說。

  于是他也站起來了。

  回過身來,近中秋的月球在沙遜大廈的屋頂上,在沉沉地往下墜。

  作者簡介:萬迪鶴(1906-1942)。早年留學日本。以寫作糊口。著有《火葬》、《達生篇》、《中國大學生回記》等。

  摘自:1936年3月《夜莺》第1卷第1期

  以上内容美文閲讀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外滩公园之夜

  万迪鹤

  外滩公园我去得很少,我从来没有夜间去过;上海的公园对于我的印象是不好的,那里边所有的人物,我都不欢喜;特别多的是洋太太,洋太太的孩子,领洋孩子的江北娘姨。好一点的地方和好一点的时间,全被他们占有了。外滩公园离洋大人的住宅远,上面这一类的人物是比较少些。天气已经很凉了,近中秋的光景,而且是晚间,我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上海了。朋友W提议到外滩公园去。我白天里已经跑得很疲劳了,但他这个提议我很同意,因为看电影做别的什么费气力,而这个时候睡觉又太早了些。

  外滩的景色是很平凡的,难以引起人的注意,银行和大公司的活动停止了,只有车辆行人的活动,许多失业者在江滩去去来来的,像游魂一般。我们进了公园的门,在水门汀的道上走着,听得见自己的步声,在里面走着看不见北面的苏州河,看不见苏州河里的船户,看不见游魂般的失者,但是苏州河里的水,那种腥臭的气息传过来了;那些在生活重压之下,劳动者的呼声,也传过了;这是位置在银行街前面外滩公园里最大的特色。

  走了一些路,拐了几个弯,内面也很整齐,有些花草也都凋零了。高大的法国梧桐,也到了开始要落叶的时候。

  我们坐在那很粗的铁栏杆旁边,面对着江心,江面异常寂静,对面浦东许多工厂的灯光,浮在水里,我们静静地坐着,江风拂面吹来,只听得见轻微的波涛,打在铁栏杆下面的石壁上发出沉沉的叹息。

  我们都静默着。

  夜色已经很深了,还有许多女的和男的在这个地方徘徊,他们有的牵了手,有的并着肩,她们没有狂欢,大都是沉默,这中间是些什么人物?是学生或者是男女店员我不知道,但偷偷地跑到这地方来做生意的妓女却很有几个。农村破产的结果,大批的妇女都跑到都市来求生,她们没有职业大都是过的卖淫的生活,在这个大都会当中,随处都充满了这些鸽面鸠形者的踪迹,戏院里有她们的踪迹,现在公园里也充满了这些人的足迹了,就在我们的背面,灯光斜照着的树阴脚下,一个萎黄瘦削的妇人,擦了满脸的脂粉,口里唧唧哝哝地在和一位着长衫的男子讲生意了:那种受饥饿鞭挞而发出来诉苦和乞怜的声音,使坐在这边的人都可以听得见。

  那被纠缠的男子很狂暴地喝了一声,便走了。

  她又向那一边走去。偷偷地,带着罪恶,像影于一样。

  是这样一个文明的都市啊!我明天就要离开它了,我到别个地方去,但当我再来的时候,我希望它不要是这样的一个都市!

  我们坐了二小时的光景,大部分的时间我们沉默着,W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我呢,吹着饱含着水分的江风,脑子也有些木然了。

  "走吧!"我说。

  于是他也站起来了。

  回过身来,近中秋的月球在沙逊大厦的屋顶上,在沉沉地往下坠。

  作者简介:万迪鹤(1906-1942)。早年留学日本。以写作糊口。著有《火葬》、《达生篇》、《中国大学生回记》等。

  摘自:1936年3月《夜莺》第1卷第1期

  以上内容美文閲读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标签:外滩公园万迪鹤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