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忆上海》靳以

《忆上海》靳以

美文阅读网狂神围观:更新时间:2015-10-03 08:54:46
憶上海

  靳以

  我對着這個跳動的菜油燈芯已經呆住了許久,我想對于我曾經先後住過八年的上海引起一些具體的思念和憶戀來;可是我失敗了。時間輕輕地流過去,筆尖的墨幹了又孺,濡了又幹,眼前的一張紙仍然保持它的潔白,不曾留下一絲痕迹。我寫,勉強地把筆尖劃着紙面;可是要我寫些什麽呢?首先我就清晰地知道,上海距我所住的地方有幾千裏的路程,從前隻要四天或是五天的時候,就可以順流而下的,如今我若是起了一個念頭,那麽我就要應用各種不同的交通工具,花費周遊世界的時日,才能達到我的目的。但是這樣艱苦的旅程完成之後,對我将一無樂趣,仿佛投火的飛蛾一般,忍受烈焰的焚燒。否則我隻得像一個失去了感覺的動物一樣,蟄伏着,幾乎和死去一般。但是一切是我所企求的麽?每個人都可以代我回答出來的。然而要我在這個小市鎮裏,一切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要先從我們生活的這個年代數回一百年或是二百年,去遙念那個和世界上任何大都市全不顯得遜色的上海,我們往日的記憶,都無憑依了。我先讓你們知道我們穿的是土布衫,行路是用自己的兩條腿或是把自己一身的分量都加在兩個人肩上的"滑竿",我們看不見火車,連汽車也不大看見(這時常使我想到有一天我們再回到那個繁華的大城裏,是不是也同一些鄉下人一樣,望到汽車就顯得不知所措),沒有平坦路的,卻有無數的老鼠橫行,(這些老鼠都能咬嬰孩的鼻子!)沒有百貨店,隻有逢三六九的場,賣的也無非是雞,鴨,老布,陶器,炒米,麥芽糖……

  我們過的是簡單而樸實的日子,我的心是較自由,較快樂的;可是我總有一份不安的情緒。仿佛我時時都在準備着,一直到那一天,我就可以提了行囊上路。許多人都是如此,許多人也是這樣堅信着。從前我們信賴别人,我們不能加以決定的論斷,現在我們用自己的力量,所以我們才可以這樣說。我都不敢多想,因爲怕那過于興奮的情感使我中夜不眠。

  什麽使我這樣惦記着上海呢?那個嘈雜的城不是在我隻住了兩三天就引起我的厭煩而加以詛咒麽?初去的時節好像連誓也發過了,說是那樣的城市再也不能住下去,那些吃大雪茄紅漲着臉的買辦們,那些兇惡相的流氓地痞們,那些專欺侮鄉下人的郵局銀行職員老爺們……可是漸漸地我也習慣了,因爲知道都是爲了錢的緣故,所以人們才那樣不和善,假使在自己的一面把錢看得談了,自然就有許多笑臉從旁偎過來,于是生活就顯得并不那樣可厭了。幾年的日子就在這樣的試驗中度過,一切可鄙的醜惡的隐去它們的棱角,在這個"建基于金錢和罪惡的大城市"中,我終于也遇到些可愛的人;他們自然不是吸吮他人血肉的家夥們,他們更不是依附在外人勢力下的寄生蟲,他們也不是油頭粉面蓄着波浪式頭發的醉生夢死的青年……除開人,那個地方後來也居然能使我安心地住下來了。在嘈雜中我也能安靜下來,有時我擠在熙攘的人群中,張大眼睛去觀看;到我感到厭煩的時節,我就能一個人躲回我自己的小房子裏。市聲盡管還喧鬧地從窗口流進來,街車的經過雖然還使我的危樓微微震顫着;可是我可以不受一點驚擾,因爲我個人已經和這個大城的脈搏相調諧了。

  但是它也和我們整個的民族有同一的命撸谌畟月以前遭受無端的危難。雖然如今它包容了更多的居民,顯露着畸形的繁榮;火曾在它的四周燒着,飛機曾在上空盤旋,子彈像雨似地落下來,從四方向着四方,掠過這個城的天空,飛滾着火紅的炮彈。人并不恐懼,有的還私自祝蹲牛缓昧耍积R毀滅吧,我們不把一根草留給我們的敵人。

  它卻不曾毀滅,而今它還屹然地巍立着,它是群醜跳梁的場所;可是也有正義的手在開拓光明的路,也有高亢的呼聲,引導着百萬的大校瑺懥诉@一切它才更有力地引着我的眼睛和我的心,從不可見的遠處望回去,從沒有着落的思念中向着它的那一面。

  我想念些什麽呢?使我念念不忘的難道是那些仍然得意地過着成功的日子的一些人麽?或是那一座高樓,應該造得成形了,使那個城有了更高的建築,也許又造了一所更高更大的劃破了那被奸污的天空?也許我隻是從利祿的一面看,計算着有多少新貴或是由于特殊環境成爲百萬富翁的人?

  這一切的事,有的是我想得到的,有的我不能想到;但是我總可以确定地說上海是在變,向好的方面或是向壞的方面。真是堅定地保持那不變的原質的該是大多數人那一顆火熱的心,那隻是一顆心,一顆偉大的心。

  我看見過它,當無數的青年男女舍棄自身一切的幸福,安逸的日子,終日地勞作,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我又看見過它,當着那一支孤軍和那一面旗,最後地點綴着蔚藍的天空,河的這一面是數不清的企望的頭和揮搖的手臂,河的那一面,在炮火的下面,在鐵絲網的下面,是年青的人和食品一齊滾進去;我再看見它。

  當着節日,招展在天空的,門前的都是大大小小鮮紅的國旗,好像把自己的一顆熱盏男膹男靥叛Y掏出高高挑起來,還像說:"喂,來吧,試試看,這就是我們的心,我們的意志!"

  假使那時候我能跳到半天空我該看到怎麽樣的一個奇景呵!無數的旗将成爲一面大旗,覆在旗下的心,也隻有一顆大心;這顆心,一直在經曆艱辛的磨折,丢去所有不良的雜質,它是更堅實,更完美的了。在我們的心裏,他是一顆遙遠的燦爛的星子,不,它是一個太陽;在他們的那一面,它是一個毒癌,不是醫藥可以生效的,不是應用手術可以割除的,它生根地長着,不動搖,不晦暗,一直等到我fIJ最後勝利的一天!

  當着那一天到來,朋友們,我将急切地投向你們的懷中:那時我們要說些什麽呢?我們是絮絮地述說着幾年來的苦辛,還是用爲歡樂而充滿了淚的眼相互地默望呢?朋友們,時候迫切了,爲了免去臨時的倉皇,讓我們好好想過一下吧。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九日

  作者簡介:靳以(1909-1959),天津人。長期從事編輯工作和教育工作。著有《聖型》、《猩瘛贰!鹅F及其他》等。近年出版有五卷本《靳以選集》。

  摘自:《沉默的果實》,中華書局1945年12月初版

  (本文來自美文網小編整理發布,爲廣大讀者們提供寫景美文摘抄,名家寫景美文賞析在線閱讀,喜歡寫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錯過。)
忆上海

  靳以

  我对着这个跳动的菜油灯芯已经呆住了许久,我想对于我曾经先后住过八年的上海引起一些具体的思念和忆恋来;可是我失败了。时间轻轻地流过去,笔尖的墨干了又孺,濡了又干,眼前的一张纸仍然保持它的洁白,不曾留下一丝痕迹。我写,勉强地把笔尖划着纸面;可是要我写些什么呢?首先我就清晰地知道,上海距我所住的地方有几千里的路程,从前只要四天或是五天的时候,就可以顺流而下的,如今我若是起了一个念头,那么我就要应用各种不同的交通工具,花费周游世界的时日,才能达到我的目的。但是这样艰苦的旅程完成之后,对我将一无乐趣,仿佛投火的飞蛾一般,忍受烈焰的焚烧。否则我只得像一个失去了感觉的动物一样,蛰伏着,几乎和死去一般。但是一切是我所企求的么?每个人都可以代我回答出来的。然而要我在这个小市镇里,一切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要先从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数回一百年或是二百年,去遥念那个和世界上任何大都市全不显得逊色的上海,我们往日的记忆,都无凭依了。我先让你们知道我们穿的是土布衫,行路是用自己的两条腿或是把自己一身的分量都加在两个人肩上的"滑竿",我们看不见火车,连汽车也不大看见(这时常使我想到有一天我们再回到那个繁华的大城里,是不是也同一些乡下人一样,望到汽车就显得不知所措),没有平坦路的,却有无数的老鼠横行,(这些老鼠都能咬婴孩的鼻子!)没有百货店,只有逢三六九的场,卖的也无非是鸡,鸭,老布,陶器,炒米,麦芽糖……

  我们过的是简单而朴实的日子,我的心是较自由,较快乐的;可是我总有一份不安的情绪。仿佛我时时都在准备着,一直到那一天,我就可以提了行囊上路。许多人都是如此,许多人也是这样坚信着。从前我们信赖别人,我们不能加以决定的论断,现在我们用自己的力量,所以我们才可以这样说。我都不敢多想,因为怕那过于兴奋的情感使我中夜不眠。

  什么使我这样惦记着上海呢?那个嘈杂的城不是在我只住了两三天就引起我的厌烦而加以诅咒么?初去的时节好像连誓也发过了,说是那样的城市再也不能住下去,那些吃大雪茄红涨着脸的买办们,那些凶恶相的流氓地痞们,那些专欺侮乡下人的邮局银行职员老爷们……可是渐渐地我也习惯了,因为知道都是为了钱的缘故,所以人们才那样不和善,假使在自己的一面把钱看得谈了,自然就有许多笑脸从旁偎过来,于是生活就显得并不那样可厌了。几年的日子就在这样的试验中度过,一切可鄙的丑恶的隐去它们的棱角,在这个"建基于金钱和罪恶的大城市"中,我终于也遇到些可爱的人;他们自然不是吸吮他人血肉的家伙们,他们更不是依附在外人势力下的寄生虫,他们也不是油头粉面蓄着波浪式头发的醉生梦死的青年……除开人,那个地方后来也居然能使我安心地住下来了。在嘈杂中我也能安静下来,有时我挤在熙攘的人群中,张大眼睛去观看;到我感到厌烦的时节,我就能一个人躲回我自己的小房子里。市声尽管还喧闹地从窗口流进来,街车的经过虽然还使我的危楼微微震颤着;可是我可以不受一点惊扰,因为我个人已经和这个大城的脉搏相调谐了。

  但是它也和我们整个的民族有同一的命运,在三十个月以前遭受无端的危难。虽然如今它包容了更多的居民,显露着畸形的繁荣;火曾在它的四周烧着,飞机曾在上空盘旋,子弹像雨似地落下来,从四方向着四方,掠过这个城的天空,飞滚着火红的炮弹。人并不恐惧,有的还私自祝祷着;好了,一齐毁灭吧,我们不把一根草留给我们的敌人。

  它却不曾毁灭,而今它还屹然地巍立着,它是群丑跳梁的场所;可是也有正义的手在开拓光明的路,也有高亢的呼声,引导着百万的大众,为了这一切它才更有力地引着我的眼睛和我的心,从不可见的远处望回去,从没有着落的思念中向着它的那一面。

  我想念些什么呢?使我念念不忘的难道是那些仍然得意地过着成功的日子的一些人么?或是那一座高楼,应该造得成形了,使那个城有了更高的建筑,也许又造了一所更高更大的划破了那被奸污的天空?也许我只是从利禄的一面看,计算着有多少新贵或是由于特殊环境成为百万富翁的人?

  这一切的事,有的是我想得到的,有的我不能想到;但是我总可以确定地说上海是在变,向好的方面或是向坏的方面。真是坚定地保持那不变的原质的该是大多数人那一颗火热的心,那只是一颗心,一颗伟大的心。

  我看见过它,当无数的青年男女舍弃自身一切的幸福,安逸的日子,终日地劳作,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我又看见过它,当着那一支孤军和那一面旗,最后地点缀着蔚蓝的天空,河的这一面是数不清的企望的头和挥摇的手臂,河的那一面,在炮火的下面,在铁丝网的下面,是年青的人和食品一齐滚进去;我再看见它。

  当着节日,招展在天空的,门前的都是大大小小鲜红的国旗,好像把自己的一颗热诚的心从胸膛里掏出高高挑起来,还像说:"喂,来吧,试试看,这就是我们的心,我们的意志!"

  假使那时候我能跳到半天空我该看到怎么样的一个奇景呵!无数的旗将成为一面大旗,覆在旗下的心,也只有一颗大心;这颗心,一直在经历艰辛的磨折,丢去所有不良的杂质,它是更坚实,更完美的了。在我们的心里,他是一颗遥远的灿烂的星子,不,它是一个太阳;在他们的那一面,它是一个毒癌,不是医药可以生效的,不是应用手术可以割除的,它生根地长着,不动摇,不晦暗,一直等到我fIJ最后胜利的一天!

  当着那一天到来,朋友们,我将急切地投向你们的怀中:那时我们要说些什么呢?我们是絮絮地述说着几年来的苦辛,还是用为欢乐而充满了泪的眼相互地默望呢?朋友们,时候迫切了,为了免去临时的仓皇,让我们好好想过一下吧。

  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九日

  作者简介:靳以(1909-1959),天津人。长期从事编辑工作和教育工作。著有《圣型》、《众神》。《雾及其他》等。近年出版有五卷本《靳以选集》。

  摘自:《沉默的果实》,中华书局1945年12月初版

  (本文来自美文網小编整理发布,为广大读者们提供写景美文摘抄,名家写景美文赏析在线阅读,喜欢写景美文的朋友不可错过。)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