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蒲 公 英

蒲 公 英

美文阅读网器兵千异围观:更新时间:2016-09-29 10:21:29

  在小區花園裏又見蒲公英,黃色的小花,幾乎貼着地面,葉片稀少,它在春天的花園裏如此渺小,不要說和那些開滿枝頭的桃李比,即使和草地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比也遜色不少,甚至還不如嫩嫩的柳葉更讓人矚目,然而對于我卻如此留戀,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注意到蒲公英了。

  靜靜地注視它,想象它會由花朵會變成毛茸茸、一吹飛的球球。小時候我經常這樣做,在故鄉的田野,路邊草叢都有蒲公英的身影,我把它輕輕地摘下來,細細地研究它精巧的構造,然後使勁一吹,看那一個個小傘飛向空中,最終和藍天白雲融爲一體而不見,我知道它終會落地,并生根發芽,我的一吹正是幫了它。然後我高興地跑回家去,那時候媽媽還在,住的屋子是過去的土坯房,雖然村子裏已有了磚瓦房,但我從來沒覺得我們的房子破舊,過的非常惬意。每天我都抓一把麥子灑在院子裏,看雞來争搶,我偶爾會猛的一下子去抓雞試一試,但我一次也沒成功,雞會從地上直接飛到很高的牆上,我想雞是由會飛的鳥馴化來的,我這樣逼迫它們也許有一天它們就又會飛了。不過那樣我就吃不到雞蛋了,我喜歡吃雞蛋,所以我也喜歡撿雞蛋,房子門口兩邊的牆上都各有一個雞下蛋的窩,每天我都看看,然後撿雞蛋,放到麥子缸裏。我最愛吃媽媽的煎雞蛋,曾暗暗下決心長大後要天天吃煎雞蛋。我還特别愛吃炒蘑菇,那時候蘑菇都是野生的,下完雨後就會長出來,我總會在雨後的第二天就去到處找蘑菇,農村的路坑坑窪窪,通向我熟知的蘑菇易生地,在找蘑菇當中我會偶爾看到蒲公英,雨後的蒲公英不再可愛而是可憐了,我摘下它,看看僅剩的小傘,使勁一吹,卻不再飄遠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故鄉的蒲公英比較多,離開故鄉後好像很少見蒲公英了,在城市,我每天上學放學,回家吃飯,再也沒有那麽深刻的關于蒲公英的記憶,它或許一直都在我上學的路邊,隻是我已經不在意蒲公英了。四季的車輪來回碾壓,記憶平整無瑕,直到高中母親去世,才明白刻骨的記憶需要刻骨的觸動,時光不會抹去記憶,隻會抹去那些不在意。成年的我又參加過許多葬禮,看逝者親屬無盡的悲哀,而我卻是更多的感慨,世間一切的擁有都是偶然,失去都是必然。曾經有過許多執着追逐,曾經有過許多傷感、幸福和嗔怒,如今卻是失失得得,落得一身疲憊。徘徊于阡陌,四季輪回無歲月,年年如新,而我卻在流年裏臉上寫滿滄桑。

  春天的田野,我已無力奔跑,但那是孩子的天堂,我想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的願望。我兒時的願望現在早已實現,能天天吃煎雞蛋,可煎雞蛋再也不那麽好吃,現在也明白雞也不會再飛上天空,那個一直喜歡使勁吹出風,幫助蒲公英飛翔的男孩,其實他自己一直都是蒲公英。而我如今卻想做一顆渺小的蒲公英,安安靜靜的成長,也許當我開花結果後,我反而會成爲風。

  在小区花园里又见蒲公英,黄色的小花,几乎贴着地面,叶片稀少,它在春天的花园里如此渺小,不要说和那些开满枝头的桃李比,即使和草地上一些不知名的野花比也逊色不少,甚至还不如嫩嫩的柳叶更让人瞩目,然而对于我却如此留恋,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注意到蒲公英了。

  静静地注视它,想象它会由花朵会变成毛茸茸、一吹飞的球球。小时候我经常这样做,在故乡的田野,路边草丛都有蒲公英的身影,我把它轻轻地摘下来,细细地研究它精巧的构造,然后使劲一吹,看那一个个小伞飞向空中,最终和蓝天白云融为一体而不见,我知道它终会落地,并生根发芽,我的一吹正是帮了它。然后我高兴地跑回家去,那时候妈妈还在,住的屋子是过去的土坯房,虽然村子里已有了砖瓦房,但我从来没觉得我们的房子破旧,过的非常惬意。每天我都抓一把麦子洒在院子里,看鸡来争抢,我偶尔会猛的一下子去抓鸡试一试,但我一次也没成功,鸡会从地上直接飞到很高的墙上,我想鸡是由会飞的鸟驯化来的,我这样逼迫它们也许有一天它们就又会飞了。不过那样我就吃不到鸡蛋了,我喜欢吃鸡蛋,所以我也喜欢捡鸡蛋,房子门口两边的墙上都各有一个鸡下蛋的窝,每天我都看看,然后捡鸡蛋,放到麦子缸里。我最爱吃妈妈的煎鸡蛋,曾暗暗下决心长大后要天天吃煎鸡蛋。我还特别爱吃炒蘑菇,那时候蘑菇都是野生的,下完雨后就会长出来,我总会在雨后的第二天就去到处找蘑菇,农村的路坑坑洼洼,通向我熟知的蘑菇易生地,在找蘑菇当中我会偶尔看到蒲公英,雨后的蒲公英不再可爱而是可怜了,我摘下它,看看仅剩的小伞,使劲一吹,却不再飘远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故乡的蒲公英比较多,离开故乡后好像很少见蒲公英了,在城市,我每天上学放学,回家吃饭,再也没有那么深刻的关于蒲公英的记忆,它或许一直都在我上学的路边,只是我已经不在意蒲公英了。四季的车轮来回碾压,记忆平整无瑕,直到高中母亲去世,才明白刻骨的记忆需要刻骨的触动,时光不会抹去记忆,只会抹去那些不在意。成年的我又参加过许多葬礼,看逝者亲属无尽的悲哀,而我却是更多的感慨,世间一切的拥有都是偶然,失去都是必然。曾经有过许多执着追逐,曾经有过许多伤感、幸福和嗔怒,如今却是失失得得,落得一身疲惫。徘徊于阡陌,四季轮回无岁月,年年如新,而我却在流年里脸上写满沧桑。

  春天的田野,我已无力奔跑,但那是孩子的天堂,我想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愿望。我儿时的愿望现在早已实现,能天天吃煎鸡蛋,可煎鸡蛋再也不那么好吃,现在也明白鸡也不会再飞上天空,那个一直喜欢使劲吹出风,帮助蒲公英飞翔的男孩,其实他自己一直都是蒲公英。而我如今却想做一颗渺小的蒲公英,安安静静的成长,也许当我开花结果后,我反而会成为风。

标签:蒲公英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