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色五月丁香

色五月丁香

美文阅读网最强丹神围观:更新时间:2017-06-11 10:19:09
色五月丁香

  五月裏,怎麽也愛不夠北方的丁香。
  
  看過玉淵潭的櫻花,單調的花瓣沒幾天就呼啦啦的随風散去,幹幹淨淨無影無蹤,想起來總有些落寞惆怅,因爲那美太短暫了。
  
  也看過植物園裏的蘭花,那漂亮的蝴蝶蘭,杏黃兜蘭,躲在陰暗潮濕裏,妖娆得像誰的情人,再怎麽豔麗可就是不香。
  
  唯獨丁香,那五月的丁香,純真無邪,低調謙虛,光光輝輝的綻放着,據說丁香的花語是——初戀。
  
  于是,我便更喜歡她十分,更愛她百倍。
  
  無論行走在公園路旁,還是穿越在城市之間,或者在遠處暖陽的山坡上,倘若知道我來,她便會追風而至,用那濃郁的芬芳與我做相逢時的擁抱,那太美的滋味,讓我總不舍得與五月告别,我總是看也看不夠她,想也想不倦那香,就這樣累了明眸,醉了癡心。
  
  我那日漸下降的視力,隻要看到丁香就眼前一亮,那像霧像霞的一蓬潔白,那如夢如煙的一串淡紫,到底我和這世間的她有着怎樣的情緣,爲何無論在哪我都能遇到她,而每次遇到她我都禁不住要駐足凝望,思緒飛揚。
  
  我喜歡她小小的四角花瓣,似乎每一瓣都是對季節的思念,據說如果看到五瓣六瓣或七八瓣的丁香,那麽就會偶遇奇緣,與前世失散的情人相遇,爲了這個傳說,許多人都偷偷的在丁香樹下數花瓣,當然這些人中以少男少女爲最多。
  
  我倒是很喜歡看小小的丁香花們結成的長串,像一幫竊竊私語的小姐妹,有的大方,有的腼腆,像十七八歲的少女,羞羞答答,按捺着砰砰亂跳的心兒,怎麽也掩不住誘人的體香,她們手牽着手探出欣喜的頭,在萬千人海中期盼着,隻爲等到爲自己回眸的人出現。
  
  忽然想起一句古詩“芭蕉不解丁香愁”,難道丁香也有愁?
  
  哦,我想會有的。那單純的初戀情人,錯過了真的就很難再見到吧?曾經的記憶是那麽美,總盼望歲月别傷TA,于是就用這一季又一季的盛開來紀念這北方的五月吧。
  
  一下子明白了丁香的芬芳,那該是來自苦寒吧?
  
  所有的花都可以用嬌豔來形容,而丁香卻是堅強的。北風冬季的平均氣溫大約在零下二十六度左右,而丁香花特别耐寒,不易遭受病蟲害的侵襲,生命力極強,這小小的花具有北方人質樸、豪爽、真盏奶攸c。丁香花能吸收空氣中二氧化硫等有害氣體,有改善環境、調節空氣的作用,據說她的花香還有利于睡眠,難怪每次走到她的樹下我都渴望有一個長椅,幻想着靜靜的躺在上面,甜甜的去做一簾幽夢。
  
  北方的春天來得遲、去得快,而丁香花恰在這個時節綻放,彌補了哈爾濱春光短暫的缺憾,或許我瘋狂地愛上攝影也緣于酷愛這五月的丁香吧,每年拍過雪景最盼的就是丁香花開了。
  
  丁香花是哈爾濱市的市花。我拍過紫丁香、白丁香、紅丁香、朝鮮丁香、關東丁香、遼東丁香,還有從小興安嶺、完達山森林裏移栽來的野生暴馬子丁香等,可我卻怎麽也拍不出丁香花的那種精神,那是北方女性的精神,不矯揉造作,不華麗炫彩,陽陽光光,皮皮實實的散發着濃郁的芬芳( 美文網 zhaichao.net.cn )。
  
  如果有錢,我一定建一個自己的丁香園,蓋一座小小書齋,就取名叫“丁香苑”,一個人住在那裏,朝餐露,晚披霞,聽雪落枯枝上的呢喃,等丁香綻放的下一個五月,在歲月的流年裏煮字熬句,祭奠那一季又一季的盛開和等待。

  五月里,怎么也爱不够北方的丁香。
  
  看过玉渊潭的樱花,单调的花瓣没几天就呼啦啦的随风散去,干干净净无影无踪,想起来总有些落寞惆怅,因为那美太短暂了。
  
  也看过植物园里的兰花,那漂亮的蝴蝶兰,杏黄兜兰,躲在阴暗潮湿里,妖娆得像谁的情人,再怎么艳丽可就是不香。
  
  唯独丁香,那五月的丁香,纯真无邪,低调谦虚,光光辉辉的绽放着,据说丁香的花语是——初恋。
  
  于是,我便更喜欢她十分,更爱她百倍。
  
  无论行走在公园路旁,还是穿越在城市之间,或者在远处暖阳的山坡上,倘若知道我来,她便会追风而至,用那浓郁的芬芳与我做相逢时的拥抱,那太美的滋味,让我总不舍得与五月告别,我总是看也看不够她,想也想不倦那香,就这样累了明眸,醉了痴心。
  
  我那日渐下降的视力,只要看到丁香就眼前一亮,那像雾像霞的一蓬洁白,那如梦如烟的一串淡紫,到底我和这世间的她有着怎样的情缘,为何无论在哪我都能遇到她,而每次遇到她我都禁不住要驻足凝望,思绪飞扬。
  
  我喜欢她小小的四角花瓣,似乎每一瓣都是对季节的思念,据说如果看到五瓣六瓣或七八瓣的丁香,那么就会偶遇奇缘,与前世失散的情人相遇,为了这个传说,许多人都偷偷的在丁香树下数花瓣,当然这些人中以少男少女为最多。
  
  我倒是很喜欢看小小的丁香花们结成的长串,像一帮窃窃私语的小姐妹,有的大方,有的腼腆,像十七八岁的少女,羞羞答答,按捺着砰砰乱跳的心儿,怎么也掩不住诱人的体香,她们手牵着手探出欣喜的头,在万千人海中期盼着,只为等到为自己回眸的人出现。
  
  忽然想起一句古诗“芭蕉不解丁香愁”,难道丁香也有愁?
  
  哦,我想会有的。那单纯的初恋情人,错过了真的就很难再见到吧?曾经的记忆是那么美,总盼望岁月别伤TA,于是就用这一季又一季的盛开来纪念这北方的五月吧。
  
  一下子明白了丁香的芬芳,那该是来自苦寒吧?
  
  所有的花都可以用娇艳来形容,而丁香却是坚强的。北风冬季的平均气温大约在零下二十六度左右,而丁香花特别耐寒,不易遭受病虫害的侵袭,生命力极强,这小小的花具有北方人质朴、豪爽、真诚的特点。丁香花能吸收空气中二氧化硫等有害气体,有改善环境、调节空气的作用,据说她的花香还有利于睡眠,难怪每次走到她的树下我都渴望有一个长椅,幻想着静静的躺在上面,甜甜的去做一帘幽梦。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去得快,而丁香花恰在这个时节绽放,弥补了哈尔滨春光短暂的缺憾,或许我疯狂地爱上摄影也缘于酷爱这五月的丁香吧,每年拍过雪景最盼的就是丁香花开了。
  
  丁香花是哈尔滨市的市花。我拍过紫丁香、白丁香、红丁香、朝鲜丁香、关东丁香、辽东丁香,还有从小兴安岭、完达山森林里移栽来的野生暴马子丁香等,可我却怎么也拍不出丁香花的那种精神,那是北方女性的精神,不矫揉造作,不华丽炫彩,阳阳光光,皮皮实实的散发着浓郁的芬芳( 美文网 zhaichao.net.cn )。
  
  如果有钱,我一定建一个自己的丁香园,盖一座小小书斋,就取名叫“丁香苑”,一个人住在那里,朝餐露,晚披霞,听雪落枯枝上的呢喃,等丁香绽放的下一个五月,在岁月的流年里煮字熬句,祭奠那一季又一季的盛开和等待。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