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听夏

听夏

美文阅读网符皇围观:更新时间:2016-07-21 10:13:55
屋外,雨又柔柔綿綿地下了。似古美人般的優雅,又似君子般的豪放。

  這仿佛讓我驚訝,難道春又回來了嗎?于是我不禁地望了望年曆,正是

  初夏。

  打開了窗門,我朝着細雨望去。淅淅瀝瀝的雨絲敲打在地上,屋頂上

  ,草叢中,形成了這初夏中最美的一道風景。而面對這樣的美景,我又怎能

  棄之不理呢?放眼望去,這細雨的明現。似柔非柔,似烈非烈,正柔時

  卻夾雜着着一絲剛烈,正烈時卻又隐現出一縷輕柔。這哪兒是雨啊!這

  分明是這初夏的精魂!

  瞧!夏風來了。它使那将舒未舒的柳絮也舞動起來。舞姿柔美豪放,

  似水一般的惬意。詳聽,呼呼地風聲在這雨息中略顯些清晰。它在呼喚,

  呼喚沉寂在春意中的初夏。不一會兒,夏真的醒了。它帶着微笑朝着花

  叢跑去。這一去,使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兒也不禁意間笑了。雨絲漸漸

  細渺,仿佛一根根銀針從天穹一抛而下。霎那間,滴落在小草頭尖兒上,

  潤潤的,涼涼的。這初夏的柔情的雨,使那本是灰暗的草地又變得綠了,

  綠透了山澗,綠透了這空寂的初夏。

  叮咚!叮咚!多麽緒情的滴答聲。轉眼望去,是柔雨落在了荷塘裏的

  清響。徐徐清響交錯着絲絲絮絮的回聲,清幽,寂靜,空寥。這不愧是這

  炎夏中最扣人心弦的天籁之音。

  聽罷,雨也罷了。我跨步走出門外俯瞰這清響的源頭。映入眼簾的則

  是一汪明澈的池水,色澤溇G略帶着絲縷斑黑。稍東些,水面還泛着波波

  磷光,藍天和白雲也在這水中悠悠遊蕩。鳥瞰,池西角處,三面臨牆,無

  風。水面無濤無粼,隻現一輪夕陽染紅了天際。似乎這日火也在水中燒燎

  了起來,燒紅了池角,也燒紅了那似鏡的水面。可這就足以诠釋荷塘夕色

  真正美貌的魂魄了嗎?顯然不能。最柔美的景還得數荷塘的正中處!

  浮眼望去,又是一片水中碧林。若細詳,還有一株株遷客騷人所稱贊

  的白荷蓮在“無窮碧”中亭亭玉立。微風掠過,一株株荷蓮又搖晃起它那

  婀娜的身姿,甚是悠哉,妖娆。随即撲面的又是那荷蓮的一陣清香,香中

  溢滿了澀澀苦風,令人忘乎所以。蓮下,是那比往日更透綠的蓮葉,葉面

  甚大,葉間和葉邊都沾滿了剔透的水珠。若摘下一片放入水中那蓮葉也脫

  俗了往日的綠,變得銀透了。瞰葉下,又是一副美圖。影影約約的魚兒在

  蓮葉的遮擋下遊梭着,斑斑點點,明明現現,使人摸索不出其去向。這樣

  的生活方式,就連我也不得不崇尚啊!

  此身這碧葉中,臨面荷蓮,微風徐來,清香撲鼻,遊魚細石,寂寥無

  聲,何不令人快哉!樂哉!這江南的初夏,這初夏的江南,何處又不洋溢

  着初夏的氣息。

  悠悠忽忽了一下午,夜幕也降臨了。路燈很亮,照明了路面和這靜雅

  的荷塘。水面上又泛起了光,還有星星點點的螢火蟲的光。也湧起了紋紋

  波粼,還有那明月的餘輝。江南!這易碎的江南!在那生意的初夏中流淌!

  我生在如水的江南,我也聽到了江南初夏的旋律,生命。……
屋外,雨又柔柔绵绵地下了。似古美人般的优雅,又似君子般的豪放。

  这仿佛让我惊讶,难道春又回来了吗?于是我不禁地望了望年历,正是

  初夏。

  打开了窗门,我朝着细雨望去。淅淅沥沥的雨丝敲打在地上,屋顶上

  ,草丛中,形成了这初夏中最美的一道风景。而面对这样的美景,我又怎能

  弃之不理呢?放眼望去,这细雨的明现。似柔非柔,似烈非烈,正柔时

  却夹杂着着一丝刚烈,正烈时却又隐现出一缕轻柔。这哪儿是雨啊!这

  分明是这初夏的精魂!

  瞧!夏风来了。它使那将舒未舒的柳絮也舞动起来。舞姿柔美豪放,

  似水一般的惬意。详听,呼呼地风声在这雨息中略显些清晰。它在呼唤,

  呼唤沉寂在春意中的初夏。不一会儿,夏真的醒了。它带着微笑朝着花

  丛跑去。这一去,使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也不禁意间笑了。雨丝渐渐

  细渺,仿佛一根根银针从天穹一抛而下。霎那间,滴落在小草头尖儿上,

  润润的,凉凉的。这初夏的柔情的雨,使那本是灰暗的草地又变得绿了,

  绿透了山涧,绿透了这空寂的初夏。

  叮咚!叮咚!多么绪情的滴答声。转眼望去,是柔雨落在了荷塘里的

  清响。徐徐清响交错着丝丝絮絮的回声,清幽,寂静,空寥。这不愧是这

  炎夏中最扣人心弦的天籁之音。

  听罢,雨也罢了。我跨步走出门外俯瞰这清响的源头。映入眼帘的则

  是一汪明澈的池水,色泽浅绿略带着丝缕斑黑。稍东些,水面还泛着波波

  磷光,蓝天和白云也在这水中悠悠游荡。鸟瞰,池西角处,三面临墙,无

  风。水面无涛无粼,只现一轮夕阳染红了天际。似乎这日火也在水中烧燎

  了起来,烧红了池角,也烧红了那似镜的水面。可这就足以诠释荷塘夕色

  真正美貌的魂魄了吗?显然不能。最柔美的景还得数荷塘的正中处!

  浮眼望去,又是一片水中碧林。若细详,还有一株株迁客骚人所称赞

  的白荷莲在“无穷碧”中亭亭玉立。微风掠过,一株株荷莲又摇晃起它那

  婀娜的身姿,甚是悠哉,妖娆。随即扑面的又是那荷莲的一阵清香,香中

  溢满了涩涩苦风,令人忘乎所以。莲下,是那比往日更透绿的莲叶,叶面

  甚大,叶间和叶边都沾满了剔透的水珠。若摘下一片放入水中那莲叶也脱

  俗了往日的绿,变得银透了。瞰叶下,又是一副美图。影影约约的鱼儿在

  莲叶的遮挡下游梭着,斑斑点点,明明现现,使人摸索不出其去向。这样

  的生活方式,就连我也不得不崇尚啊!

  此身这碧叶中,临面荷莲,微风徐来,清香扑鼻,游鱼细石,寂寥无

  声,何不令人快哉!乐哉!这江南的初夏,这初夏的江南,何处又不洋溢

  着初夏的气息。

  悠悠忽忽了一下午,夜幕也降临了。路灯很亮,照明了路面和这静雅

  的荷塘。水面上又泛起了光,还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的光。也涌起了纹纹

  波粼,还有那明月的余辉。江南!这易碎的江南!在那生意的初夏中流淌!

  我生在如水的江南,我也听到了江南初夏的旋律,生命。……
[!--temp.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