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写景美文家乡的槐树

家乡的槐树

美文网纪元黎明围观:更新时间:2016-03-05 10:12:39
家乡的槐树

  家鄉是美麗的,也是永遠值得我懷念的。值得我懷念的很多,其中便有家鄉的槐樹。它是一種崇高的樹,神聖的樹,生命力狂盛的樹。

  記得小時候很是玩皮,和村裏的小夥伴們玩,象群小猴一樣,常常在大熱天爬樹乘涼,可以說家鄉的大大小小的樹都爬過,就是連粗一些的竹子也要爬着玩,卻唯獨沒有爬過槐樹。

  在我的記憶裏,家鄉的槐樹是神聖的,是不可侵犯的。因爲它周身長滿了硬硬的刺,你一不小心,便會被它刺破皮膚、劃破衣裳。曾經恨過它,何以這般“兇狠”,一點兒不講情面。但我從心眼對它産生了一種敬佩之情。看!這家夥誰都不敢欺侮它,那樣子多象一位威風凜凜的将軍,我暗自叫它“将軍樹”。

  槐樹是一種崇高的樹。春天它和柳樹一起報青發芽,把春天迎接;盛夏它便爲我們撐起一把大傘,讓我們這些無憂無慮的孩子在它腳下睡覺、玩耍;秋天它會開出那一束束美麗而芳香的花朵;冬天,它會索性肅光衣肥,光着身子傲霜鬥雪。

  家鄉的槐樹,它伴我度過了美好的童年,它的樹葉便是我們最好的“玩具”,我們會把們撸下來,用線穿成各式各樣的“花卉”、“葫蘆”、“燈”等等,放在鼻子尖下一嗅,居然清香的很呢。有時村裏的女孩們會把它的葉子勒下來,大把大把地撒向空中,嘴裏還一個勁地叫:“天女散花喽!”,“天女散花喽!”望着那翩然翻舞的葉子,我曾經幻想,那一天,我也能長上翅膀,迎風飛翔,那該多麽美好啊!

  在一個秋天的早上,昨晚吹了一夜的大風。我起身散步,發現地上鋪滿了一朵朵的小白花,那綠蒂白瓣,小小巧巧,煞是可愛。我拾起一朵細細察看,竟有絲絲幽香飄來,擡頭一看,那門前的大槐樹頂上,還稀疏地挂着幾朵白花呢。啊,我有一點興奮,有一點激動,連忙問同樣早起卻沒有稍停的母親:這槐樹居然會開花?母親笑着說:槐樹本來就開花的呀。

  後來,我上初中了,讀到茅盾先生的《白楊禮贊》,我覺得白楊樹确實可貴,然我家鄉的槐樹也不比它遜色啊!樹幹是木料,樹葉、樹皮、樹枝,甚至是樹根都可以作燃料,不也是很高尚嗎?無私營地奉獻自己的一身,它活着是爲了奉獻,死去了還是爲了奉獻(MeiWen.com.cn)。

  槐樹有着極狂盛的生命力,而且長勢很快。記得有一次家裏要添個家俱,于是父親決定把屋後的一棵大槐樹給予挖下來,沒想到的是過了幾個星期,從原來大槐樹生長的周圍,一齊長出了幾十株小樹苗來,仿佛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真是“刀斧砍不盡,又有小樹生”,我望着那透嫩的綠枝高興極了。不滿一年,它們便都長得如我的小臂粗細了。母親說:這些小樹都擠在一塊是長不大的,要把他們移植開去。于是說幹就幹,就把他們分開種植,我也親手種了一棵呢。

  多少年過去了,這些樹是否還在呢,但在我的心中它們應該長得更高更大,全都成材了,當然包括我親手種下去的那一棵。

  家鄉,我愛我的家鄉,更愛我家鄉的槐樹!

  家乡是美丽的,也是永远值得我怀念的。值得我怀念的很多,其中便有家乡的槐树。它是一种崇高的树,神圣的树,生命力狂盛的树。

  记得小时候很是玩皮,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玩,象群小猴一样,常常在大热天爬树乘凉,可以说家乡的大大小小的树都爬过,就是连粗一些的竹子也要爬着玩,却唯独没有爬过槐树。

  在我的记忆里,家乡的槐树是神圣的,是不可侵犯的。因为它周身长满了硬硬的刺,你一不小心,便会被它刺破皮肤、划破衣裳。曾经恨过它,何以这般“凶狠”,一点儿不讲情面。但我从心眼对它产生了一种敬佩之情。看!这家伙谁都不敢欺侮它,那样子多象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我暗自叫它“将军树”。

  槐树是一种崇高的树。春天它和柳树一起报青发芽,把春天迎接;盛夏它便为我们撑起一把大伞,让我们这些无忧无虑的孩子在它脚下睡觉、玩耍;秋天它会开出那一束束美丽而芳香的花朵;冬天,它会索性肃光衣肥,光着身子傲霜斗雪。

  家乡的槐树,它伴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它的树叶便是我们最好的“玩具”,我们会把们撸下来,用线穿成各式各样的“花卉”、“葫芦”、“灯笼”等等,放在鼻子尖下一嗅,居然清香的很呢。有时村里的女孩们会把它的叶子勒下来,大把大把地撒向空中,嘴里还一个劲地叫:“天女散花喽!”,“天女散花喽!”望着那翩然翻舞的叶子,我曾经幻想,那一天,我也能长上翅膀,迎风飞翔,那该多么美好啊!

  在一个秋天的早上,昨晚吹了一夜的大风。我起身散步,发现地上铺满了一朵朵的小白花,那绿蒂白瓣,小小巧巧,煞是可爱。我拾起一朵细细察看,竟有丝丝幽香飘来,抬头一看,那门前的大槐树顶上,还稀疏地挂着几朵白花呢。啊,我有一点兴奋,有一点激动,连忙问同样早起却没有稍停的母亲:这槐树居然会开花?母亲笑着说:槐树本来就开花的呀。

  后来,我上初中了,读到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我觉得白杨树确实可贵,然我家乡的槐树也不比它逊色啊!树干是木料,树叶、树皮、树枝,甚至是树根都可以作燃料,不也是很高尚吗?无私营地奉献自己的一身,它活着是为了奉献,死去了还是为了奉献(MeiWen.com.cn)。

  槐树有着极狂盛的生命力,而且长势很快。记得有一次家里要添个家俱,于是父亲决定把屋后的一棵大槐树给予挖下来,没想到的是过了几个星期,从原来大槐树生长的周围,一齐长出了几十株小树苗来,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真是“刀斧砍不尽,又有小树生”,我望着那透嫩的绿枝高兴极了。不满一年,它们便都长得如我的小臂粗细了。母亲说:这些小树都挤在一块是长不大的,要把他们移植开去。于是说干就干,就把他们分开种植,我也亲手种了一棵呢。

  多少年过去了,这些树是否还在呢,但在我的心中它们应该长得更高更大,全都成材了,当然包括我亲手种下去的那一棵。

  家乡,我爱我的家乡,更爱我家乡的槐树!

[!--temp.pl--]